優秀都市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星空無跡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優秀都市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星空無跡閲讀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摄魂的那番话,加上魏卓的死亡,被祖安扯出了很多隐情。
在天外星河凝炼出元神,晋升为至高的几位神王,由于没浩漭的本源加持,他们元神的蜕变,似乎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
摄魂极强,连阴脉源头的意志都能覆盖,可依然没把握能胜过林道可。
所以他还是需要本源,和他的元神相结合,再次提升个人的战力后,才去千鸟界迎战林道可。
如今的浩漭至高,一部分在迟勋界,并有浩漭妖殿至尊坐镇。
另一部分在浩漭,祖安合道临天山脉,和神魂宗一直交好,显然不会是目标。
韩邈远契合浩漭灵气,有他在暗中照看着,想杀魏卓也不容易。
檀笑天,钟赤尘和龙颉,要么在明光族的圣地,要么在灰域,也不太好下手。
看来看去,似乎也就此刻在暗域中,参悟暗域寒冰法则的纪凝霜,是摄魂的一个很好的选择。
可因为纪凝霜和他的那层关系在,该是让神魂宗颇为犹豫,迟迟没有做出决定。
直到魏卓遁离浩漭,依循“雷霆神池”魂魄的指引,要去那方被大魔神贝尔坦斯限制的星空禁域。
于是魏卓被杀!
经祖安一分析,虞渊也茅塞顿开,心里却立即不舒服。
世人皆知他和纪凝霜极为亲密,神魂宗即便缺本源,也不应该向纪凝霜下手!
“摄魂……”虞渊皱眉冷哼。
“纪大剑仙年龄还小,她和宇文皓是不同的,便是暂时失去了本源和神位,她顶多也只是跌落自在境而已。”祖安见虞渊脸色阴沉,当然知道他不痛快的来源,“我猜神魂宗那边,也没有想轰杀她,只是要拿到她的本源,让摄魂能和林道可放心一战。”
“也不行!”虞渊喝道。1
“没真正发生的事,你不必太介怀。”祖安看出他心情不佳,不由劝说了几句,又道:“这都是我的凭空猜测,事实如何谁也不知道。以现在的局面来看,摄魂很快就会去千鸟界了,所以……”1
他整了整羽冠,轻咳了一声,道:“你全力对付韩前辈即可!”
韩邈远出浩漭前,曾明确地说过,待到林道可、檀笑天任何一个回来,他祖安就会被剥夺神位。
他太老了,一旦失去了这席神位,恐怕很快就会寿终正寝。
他没更多的时间等待,也没更多的时间去筹备,所以跌境以后想再重返至高,对他来说有点不切实际。
既然撕破脸了,又明知道已无退路,他目前能做的就是赌虞渊和神魂宗赢。
只有韩邈远陨落身亡,他才能保住他艰难获得的神位,才能继续端坐临天峰,观浩漭人间烟火,顺便看一看天外的是非。
“放心吧。”
咧嘴灿然一笑后,虞渊朝着韩邈远又递出一剑。
一道绯红色的剑光长河骤然凝成,在飞向韩邈远的途中,液体的绯红光河,忽然被他注入浓稠血能和魂力,迅速化作剔透的红晶。
依然是“启天剑阵”!
暴綠的推特短篇集
蓬!
固态红晶般的光河炸裂,万千碎小的红晶,变作璀璨的剑刃。
虞渊的魂念意志,一一附在红晶般的剑刃,和流传甚广的剑决沟通,再经过神剑剑魂的协同,立即交织为光球。
他的魂力、血能和灵力急剧流逝,而他脚下的斩龙台,则是喷涌出精粹的力量,注入他的四肢百骸。
呼呼!
斩龙台大肆敛取星空异能,洗涤炼化以后,化作内部小天地的精元灵力。
当这件至高神器发威以后,“玄黄道旗”化作的龙卷风,便难以从附近的星海内,汲取其它的星空异力。
“我从浩漭带离的灵力是够用的。”韩邈远轻啸道。
丝丝缕缕的天地灵气,由“玄黄道旗”中飘逸而出,注入到韩邈远体内,飞射向他掌握的玲珑宝塔。
“我执掌人族多年,为了浩漭付出一切,挪用一部分灵气并不过分。”
韩邈远看向幽瑀、祖安还有秦珞,体内的四肢百骸,在短时间被灵气灌满,黄庭小天地的灵气磅礴的已在外溢了。
“韩邈远!”
一束束眩目的剑光中,传出千千万万的厉喝声,一团硕大的绯红光球,隐隐将“玄黄道旗”和韩邈远一并笼罩。
凌迟日月星辰,撕碎虚空的霸烈剑意,蓦地充塞了那方星空。
喀嚓!喀喀!
偌大一方星空,如完整的玻璃镜面,被剑意一点点震碎。
“源血的味道!”
“玄黄道旗”化作的龙卷风风口,韩邈远将七层的玲珑宝塔托起,盖在了他的头顶,看着如毡帽一般。
这位独揽人族大权数万年的领袖,用力吸了一口气,仿佛已知虞渊的心脏,经过了源血的缔造,闻见了生命本源的气味,目显异色道:“妖凤应该盯着你才对。”
“源血?”
赤魔宗的秦珞,眼若烈日般神光湛湛,不可思议地凝望虞渊的胸腔,仿佛想将视线透过去。
哗!
七层的玲珑宝塔,在韩邈远头顶轻轻旋转,质地化作纯白如玉的色泽。
旋即,便从中飞出羽毛、彩霞、树枝,还有各个朝代的玉玺和帝王冠冕,神秘的地形图,流转着道则光晕的毛笔,陨灭至高的神位和宝座。
韩邈远的这座玲珑宝塔,仿佛变成了浩漭的百科全书,内含众多天地奇妙。
轰!轰轰!
一阵阵响彻万古的轰鸣,环绕着那座微缩的玲珑宝塔,让人觉得韩邈远如在沟通着过去,预测着将来,并要主宰现在一般。
蓬!
血与魂凝炼的红晶,竟被这种奇妙韵律震碎,那些剑宗先贤开辟的剑道真诀,也被漫天的神奇之物冲击溃散。
剑芒交织的球形光团,慢慢地撕裂开来,如另外一个浩漭的土崩瓦解。
“启天剑阵也是我呕心沥血的杰作,我通晓它暗藏的剑道至理!虞渊,你小看我韩邈远了。”
头顶玲珑宝塔的韩邈远,破掉“启天剑阵”却没念战,反而沉向龙卷风的风口。
“玄黄道旗”旋动着,当着虞渊和秦珞、祖安的面,慢慢地消失无踪。
他在破掉威力惊天,华丽至极的“启天剑阵”之后,不仅没乘胜追击,还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不知飘然去了何处。
“漫天星空,已无他的踪影。”
祖安指尖沁出一滴血,按在了“观天宝镜”内,他以秘法探察了一下,皱着眉头说:“绝不在浩漭!如果是在外域星河,除非和灰域类似的星空禁域,不然就算他是韩邈远,我也能知晓他的方位。”
“他为何不肯战到最后?”秦珞感到费解。
先前,从那座玲珑宝塔飞出的神奇之物,让秦珞都目不暇接,如见证了浩漭的崛起之路,无数至高强者的诞生和消亡。
祭出众多所藏的韩邈远,连“启天剑阵”都破掉了,而且似乎还犹有余力。
继续战斗下去,韩邈远未必会落败,可他偏偏果断收手了。
秦珞想不通。
“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他向来又稳字当先。”祖安指了指幽瑀,“他不清楚幽瑀和阴脉的真实想法,或许也担心天启、太始已在赶来的路上。还有,妖凤既然向深黯星域下手,就说明无暇去管此地。”
“他还害怕深渊巨蜥,溟沌鲲,和那两位十级的异族战士能来助战。”
“而他的身旁,却没什么助力可用了。”
默默看了韩邈远多年的祖安,猜到韩邈远的抽身远去,是因为顾虑虞渊有太多力量可用,怕拼到重伤阶段时,被那些后续赶来的强者围住。
真到了那时,他想走都走不掉了。
“星空禁域。”
虞渊的魂念、气血和斩龙台契合,脑海观想着韩邈远的身影,试图借斩龙台的力量,看看能否将韩邈远找出。
大婚晚辰,律师老公太腹黑 倾妩
可惜,他也毫无所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