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獵天爭鋒-第1184章 神秘的星主府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獵天爭鋒-第1184章 神秘的星主府閲讀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商夏没有想到他在元平界这一呆居然就过了将近半年的时间。
在将他的经历向冯紫英大致讲述了一遍之后,商夏便迫不及待的向他询问起这半年来星原城的变化,特别是在诸葛湘身陨之后在星原卫当中可能引发的一系列变故。
不过冯紫英的回答却令商夏多少感到有些失望之余,但又隐隐感到有些庆幸。
失望的是预想当中因为诸葛湘的身陨而在星原卫内部引发的混乱并未出现。
佟玉堂在与刑星天返回星原道场之后,很顺利的便从贺英蕊的手中接过了星原卫的掌控权,一切顺利的都如水到渠成一般。
就连原本作为诸葛湘手下最为忠心拥护者的刘九真,似乎都对佟玉堂接掌整个星原卫并未显露出太多的抵触情绪,甚至还从原本的队主直接胜任成为了营主。
只是原本他所在的星原卫第一营,如今却直接被调整成为了第三营,而由胡灵华担任营主的原第三营则调整成为第五营,余下各营依次顺延。
原本排名最后的第七营则直接升为第一营,营主自然由新任卫主佟玉堂亲自兼任,而原第七营营主刑星天则降为第一营第二队主,同时作为大观星师还掌控着星原道场的观星台。
小农民大明星 小说
经过调整之后,整个星原卫的编织并未有太大改变,不过七大营卫排名前四的营主均由六阶真人担任,整个星原卫共计三百四十三位披袍人,其中修为达到六重天的真人共有六位,分别是四品道合境真人佟玉堂,三品外合境真人贺英蕊,二品内合境真人刘九真,一品域成境真人田默然、冯紫媛、刑星天。
而之所以让商夏又感到有些庆幸的则是,在他从不同的人口中得知了越来越多关于星主、星原道场,以及各方各界之间的秘辛之后,深知星原卫主之位更迭的顺利进行,没有在星原道场内部引发大规模的混乱,对于目前星原道场周边各方各界之间有多么重要。
正是因为星原卫内部权力更迭的顺利进行,使得佟玉堂在完成了对整个星原卫,进而对整个星原城,乃至于星原道场的掌控之后,原本隐匿在虚空当中的星原道场才能够很快再次出现在星空当中,并重新开启与各方各界之间开辟的虚空传送通道。
“当然,明显的变化也不是没有,就像是你能从外部虚空进入这里所见到的,如今的星原之地不可能任由他人随意进出了,只能通过那条固定的虚空通道,在星原卫的眼皮子底下自行进出。”
冯紫英最后才向商夏说道:“还有便是星原卫内部披袍人的更迭今后门槛儿也会越来越高,现有的人员不算,今后但凡有新的披袍人补充进来,修为的门槛将一律定在五重天往上。”
狂女重生:妖孽王爺我要了 小說
商夏闻言不由惊诧道:“那也就是说,任意一支星原卫的七人队卫,在合击阵势成型之下,都有着匹敌六重天的力量?”
冯紫英点了点头,道:“话虽这样说,可在实际的斗战过程当中,一支普通的队卫能够正面匹敌一位六阶真人的可能性极小。”
商夏点了点头,自然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合击阵势演练的再纯熟,错非是事先摆开阵势进行伏击,否则在正面遭遇的时候,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比一位真正的六阶真人应变更为迅捷的。
不过商夏心中仍有疑惑实在难解。
“为什么佟玉堂接任卫主之位会这么平静?难道诸葛湘担任卫主百余年的时间当真就这般失败?连一个忠心于他心腹都没有?之前不是还曾将以刘九真为首的原第一营营卫囚禁在观星台下的地牢第三层么?”
商夏想要从冯紫英的口中得到更为详细的过程。
冯紫英摇了摇头,道:“具体情况便是连我也不知道,但据说佟玉堂返回星原道场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进了星主府,待得他出来之后,星原卫的所有营主和六阶以上的真人便默认了他继任卫主之位。”
“星主府?”
商夏神情愕然,道:“星原道场创立者星主的府邸?你对那里了解多少,有没有进去过?”
冯紫英摇头道:“星主府就在星原城正中央,你也曾数次往来星原城,可曾有过注意那座府邸?”
商夏闻言脸上不由露出怪异的表情,因为他此时忽然发现自己对于星主府的记忆似乎并不清晰,总感觉仿佛笼罩着一层迷雾。
只听冯紫英继续道:“据说星主府除去星主本人之外,仅有星原卫的七大营主有资格进入,但能够进入星主府内部真正核心之地的却仅有卫主本人。”
“佟玉堂在返回星原道场之后,便是直接进入了星主府,并进入到了核心之地,所以由他继任卫主之位才没有引发任何波澜。”
商夏犹自不解道:“那卫主星袍呢?诸葛湘身上的卫主星袍可是在我这里,没有了卫主星袍……”
冯紫英直接打断了商夏的言语,道:“佟玉堂的身上披着星袍,我亲眼所见。”
佟玉堂纵使顺利继任星原卫主,并得到其他营主和六阶真人的认同,可也是必须要与所有的披袍人见上一面的,总不可能普通的队卫连卫主本人是谁都不知道。
商夏连忙追问道:“既确定佟玉堂身上的星袍不是假的?先前佟玉堂联合其他人围杀诸葛湘,那些人身上披着的可就是仿制的星袍!不是说星原卫三百四十三人,三百四十三件星袍,从不会多一人也不会少一件么?
冯紫英摇头笑道:“这怎么可能有假?佟玉堂继任卫主之位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主持所有三百四十三位披袍人演练合击阵法,联合星主府、观星台撬动整座道场本源,令星原之地重新出现在虚空之中。他身上披着的星袍若是假的,又或者是仿制的,就算能瞒得过我们这些普通队卫,难道还能瞒得过其他六阶真人,瞒得过三百四十三位披袍人共同演练的合击阵法?”
商夏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他从星主化身载体手中夺下来的那张卫主星袍可也不是假的。
殘王罪妃
冯紫英当然也不信商夏在这件事情上说谎,于是便又提出了一种可能:“或许是因为佟玉堂进了一趟星主府的缘故,星原卫虽然三百四十三位披袍人不会变,却并不意味着星主府中便没有多余的星袍存在。”
“而且有一则在星原卫内部的传言你或许还不知道,据说当初诸葛湘在成为为主之前,与佟玉堂均为星原卫营主,而且因为卫主之位二人还曾是竞争的关系,甚至佟玉堂还曾一度在二人的竞争当中被看好,但最终却是诸葛湘先一步跨入了四品道合境,这才抢先一步继任了卫主之位,之后佟玉堂在心灰意冷之下便解下了星袍退出了星原卫。”
这个时候商夏心中忽然一动,道:“你说那座星主府当中,是否还有其他的六阶高手藏身在其中?星原道场创立千余年以降,担任星原卫主的六阶高手怎么也有三五任吧,这些前任的卫主以及以往曾经担任过营主、队主的六阶真人,他们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