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坐忘長生 txt-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反目成仇鑒賞

Home / 仙俠小說 /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坐忘長生 txt-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反目成仇鑒賞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玄乙没想到紧要关头,柳清欢一反之前很好合作的态度问出这话,还是如此节骨眼上,实质上已经等同于威胁。
“目的?”他夸张地哈哈了两声,咬牙切齿地道:“还能有什么目的!自然是为了杀死薛祖兽,为了从这鬼地方逃出去!”
“我们几个可能是,但你……不是。”柳清欢笑着摇头,看了眼其他人,目光似有若无地扫过妖修椶。
除了椶,其他人都退到了通道这头,金烬更是一副随时准备跑路的姿态。
“打从一开始,你应该就是故意被薛祖兽吞下肚的吧?进来前,你就特地深入了解过薛祖兽,不仅寻找到了其天敌噬星芥子蜂,连通往薛祖兽心核的路径都探听得一清二楚。”
柳清欢抱着手好整以暇地道:“道友可以继续硬撑,反正急的不是我,你说是吧?”
“青霖,难道你不想逃出去了吗!”玄乙厉声喊道。
“想啊。”柳清欢云淡风轻地道:“哦差点忘了说,星门已被我和大师建好了,只需安上最大那颗空晶石,随时可以开启。”
所以说,他要走,随时都可以离开。拖到现在还没走,只是他想看玄乙到底想做什么,才一路跟了过来。
玄乙独自抵挡着在通道内横冲直撞的巨虫,通道狭窄,但巨虫显然极为习惯此地环境,即使身形庞大也爬得飞快。
因此只要他略微分神,对方的口器便能在他身上戳出一个血洞,而他那把能吸取生机的魔剑此时却全无作用,因为巨虫的甲壳又厚又硬,在他失去法力的情况下根本无法突破。
没有了谈判的筹码,玄乙心中大恨之余,却拿柳清欢没办法。
椶在他身后一脸焦急,想帮忙帮不上,只能劝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就说了吧,你找薛祖兽的心核到底要做什么!”
巨虫口器再次从头顶直贯而下,玄乙就地一滚,方才艰难躲过。
他神色阴冷地道:“你们想知道,好!薛祖兽的心核吞食之后,不仅能增加寿数数千载,还有机率获得和它一样的天赋能力!”
其他几人心下都不由得一震:薛祖兽的天赋,那不就是……
嘶哑的声音响起,却是孳骨先开口:“创造虚空?此等大能,我等凡身也能拥有?”
玄乙抹去嘴角的鲜血,嘲讽笑道:“呵!薛祖兽可不是只此一项大能,想想它那庞大的身躯,悠长无比的寿命,再想想它体内的腹中天。”
他突地疯狂大笑:“以身为天地,享天地同寿,不死不灭,无人能敌,哈哈哈哈!”
柳清欢皱眉看着对方,就见玄乙双目血红地扑向再次冲来的巨虫,身形腾空而起,闪过横扫而来的口器,在其头颅正中猛力一蹬,竟将那块地方踹得凹陷下去。
巨虫大怒,虫躯开始发红,背上甲壳分开,两侧微微抬起!
玄乙心头一凛,借力再次跃起,身形如弓般反射而回。这时,耳边却有极其尖锐的嘶鸣响起,如一把利刃狠狠贯穿他的身体!
然而其他几人却听不到这个声音,只看见玄乙全身剧烈一颤,突然从半空坠落,耳鼻眼口霎时间鲜血狂涌,倒在地上僵硬的抽搐。
柳清欢脸色一沉,就听金烬不解地问道:“他怎么了?”
他没看明白,但面对如此诡异的一幕,连忙又退得更远了些。
“可能是音杀!”在柳清欢眼中,他能看到两道呈椎形的空间波动,从巨虫打开的翅膀下如利剑般刺向玄乙。
“哦,那我们……要去帮他一下吗?”金烬小声问道,他虽然不满玄乙,但看着对方死在眼前,好像也……
柳清欢淡淡道:“现在还不需要,玄乙没这么弱。”
只见玄乙硬是强撑着抽搐的身体从地上爬起来,他被彻底激起凶性,竟以燃烧神魂的代价,激发了手中魔剑。
几道诡异的纹路出现在玄乙脸上,面对再次冲过来的巨虫,他露出噬血而又疯狂的狞笑。
然而不等他动作,背后却突然多了一双手,一股巨力猛地袭来,将他推了出去!
而他的前方,就是巨虫那狰狞的口器,只听“噗”的一声,口器刺入玄乙胸口,瞬间对穿对过!
大篷的鲜血喷射而出,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目光随之移到那个走出来的人身上。
椶,据说真身是一株天枢银盏,乃玄乙的至交好友,此时也是将其推到巨虫口器上的人。
玄乙艰难扭头,难以置信地道:“为……什、么?”
修煉 小說
椶看着他,冷冷一笑:“当初你设计引来薛祖兽,造成我木栾界遭此大劫,害我界无数生灵惨死,就该想到今天!”
“我以为……”玄乙喃喃道。
“你以为!”椶眼中爆发出刻骨的恨意:“你不会真的以为凭几句道歉,我就原谅你了吧!”
他怒吼道:“木栾界是我的出生之地,是我的界面!我呕心沥血建造多年,才有今日光景,却被你挥挥手就毁了,我恨不得吃了你的肉!”
其他人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还能见到一出好友反目成仇的剧码,就见玄乙喷出一大口鲜血。
他双手握住刺入心口的口器,仰天长啸:“啊!”
此时的玄乙已无半分人修模样,整张脸都扭曲了,爬满了黑色魔纹。
寵 奴 的 逆襲
下一瞬,口器被他硬生生拔出,一旋身就朝椶扑过去!
作为草木妖修,椶本身的战力并不高,但好在他早有防备,袖中飞出几根藤蔓,如灵蛇般缠上玄乙,迅速将其捆住。
“从你得到那把魔剑,改修魔道开始,你就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好友了!要不是还要你带着寻找到薛祖兽心核,你以为我会忍你这么久!”
椶冷笑道:“而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守可摘星程
那几根藤蔓越缩越紧,无数根闪烁着乌光的粗长尖刺竖起,尽数刺入玄乙的身体!
然而,椶显然低估了一个人面临死亡的威胁时会爆发出多大的潜力就见黑红色的魔火轰然腾起,瞬间将藤蔓焚烧成灰,玄乙挣脱了束缚。
椶终是露出骇然之色,他想后退,但玄乙比他更快,眨眼间已到近前,对方那张疯狂的脸清晰印在他骤缩的双眼中!
王的倾城丑妃
“不……”
这一瞬,椶悲哀地想到,忍耐这么多年,竟然还是没能亲手杀了对方,自己反倒马上就要死在对方手上,何其可悲!
不过下一刻,一道金色剑气从上而下,如同疾电一般,将玄乙劈得往后飞出!
椶跌坐在地,大惊之后是狂喜,他转过头,就见那位道魁手中握着轩辕剑,缓缓朝前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