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星門 ptt-第359章 當面復仇(求訂閱月票)鑒賞

Home / 玄幻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星門 ptt-第359章 當面復仇(求訂閱月票)鑒賞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皓星界中,大道星河震荡了一会。
李皓从星河中走出。
身上气息,比之前更强了。
整个人,也愈加缥缈出尘,36道彻底融合,形成了一把小剑,如今的他,算是正式跨入了合道一重。
而合道层次,每一次进步,甚至可以细分很多小境界。
当然,这些李皓都不在乎了。
不单单是这36条道脉,刚刚战斗的时候,李皓开启了许多窍穴,一部分窍穴自动关闭了,可还有不少窍穴和道脉,都完成了开启。。
接下来,他要寻找第二个小循环,继续寻找36条道脉出来,完成下个阶段的修炼了。
或者,继续进行360道脉的大循环,开大循环窍穴。
不过,大循环彻底完成,太过耗时耗力,还不如小循环先完成,如此一来,每个阶段,都会有一次小蜕变,两者也说不上谁好谁坏。
战力上,都会有所增加。
看个人选择,以及必要程度。
对李皓而言,这个时候,可能开启小循环更合适一些,因为大循环的开启,每一轮完成360个窍穴,才有战力提升,可小循环,开一条道脉,就会有一些战力提升。
他刚走出,眼神微动,朝不远处看去。
力覆海和边缘地的红杉好像都在修炼什么。
他转头看去,心中微动。
下一刻,力覆海也感知到了李皓的存在,瞬间睁眼,一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李皓跟前,牛眼中露出笑意:“侯爷出关了?恭喜!”
“小关卡突破罢了。”
李皓笑了笑,他不是真的从日月进入了合道,实际上,原本他就有合道之力,所以提升也没太大。
当然,这也的确是一个大境界的提升。
“合道层次,任何时代,都属于强者了!”
老牛继续恭喜,也不管李皓的谦虚,又道:“侯爷,我看肉身道好像无人执掌,无人主修,都只是辅修,不如老牛我凝肉身大星,稳固肉身道域?”
“……”
李皓心中微动,他都没提这茬,力覆海居然要主动去换道。
心中想了一会,李皓开口道:“也行……只是肉身重要,妖族也好,人族也好,都很重要!如今大家还没迫切的需求,可以后……”
“老牛懂的!”
力覆海点着大牛脑袋:“日后必不会限制他人修炼肉身一道,一道广阔,星辰无数,老牛也只是主修,并不会霸占一方。”
李皓看了它一会,许久才道:“你随意便好。”
力覆海笑,不再说话。
取得了李皓的认可,这就够了。
以后是以后的事。
总不能强行剥夺我的修炼权利吧?
谁让你们来的迟呢?
而李皓,又看了看远处的红杉,心中又是一动,那家伙在钻研混沌?
说实话,混沌一道,他都只是刚接触。
很弱小!
随便选择一个区域当成主修之道,也比现在的混沌一道要强。
这红杉……有意思。
当然,混沌应该不会弱。
只是李皓并非专修此道,他只是统修,道脉开启后,一般不会专精去修,若是有人专心去修一道,成就应该也不会差。
红杉居然没有选择木系或者生命系,倒是有些意外。
至于这家伙选择修新道……那倒是不太意外了。
他也没说什么,踏空而去。
片刻后,落入战天城中。
城中,军士们已经回归,几位强者都已回归。
这时候,九师长上前,递来了一枚储物戒:“只有郑宏远的一些血肉之力,不朽之力……并无其他宝物,他的九节鞭,也被打碎,并未佩戴储物戒,可能留在了镇星城遗迹中。”
李皓微微点头,这倒是有可能。
只是……这些不够。
他看了一眼虚空,开口道:“之前杀死郑宏远,并未彻底剿灭对方,对方本源大道,此刻是否已经彻底沉寂消失?”
之前,大家已经没什么余力了。
李皓,也难以呈现对方本源大道,现在他就疑惑一点,这人死了一段时间了,对方的大道,还在原地吗?
九师长开口:“人死后,大道会残留在死亡之地……只是,此地是皓星界,是否将对方本源大道排斥出去,还是其他,我们也不清楚。”
李皓点头:“试试吧,对这种人,要斩尽杀绝,不能留下任何后患!”
“我觉得……此刻断绝他道,也许会引起那红尘,也就是郑宇注意,他现在也许只是怀疑,可一旦断绝郑宏远之道,他必然知道……”
现在,郑宇未必肯定,也许有些感知,可一定不会清晰。
一旦断道……天王之道断掉了,而且还是他父亲,那一刻,他百分百会知道的。
李皓笑了:“怕他发疯,强行走出来,然后红月帝尊出现,天下大乱?”
李皓忽然露出一抹冷笑:“那他出来好了!出来,第一个死的就是他!红尘……郑宇!我就要此人愤怒,疯狂,若是他因为他父亲死亡,选择走出,我等着他走出来!”
一切的一切,都是这群混蛋。
袁硕他们的死,原因也在于这家伙。
若非郑宇一直谋求二次复苏,若非他组织了四国入侵,若非他要屠杀天地,提前复苏走出……李皓一方,何必在那时候强行攻打无边城?
他谁也不恨……可郑宇这群人,仅次于映红月,甚至追上了映红月,让他无边的厌恶!
对红月帝尊,反而没太大的厌恶。
本就是敌人,人家就是来入侵的,立场问题,干掉就完事了,何必厌恶什么?
可这郑宇,李皓就是憎恨厌恶他!
感知不到,我还觉得白杀了,就要你感知到才对。
李皓轻声笑道:“不但让他感知到,我还要让他看到,他父亲的血肉,骨头,力量,全部被我们吞噬……我要让他知道,他的父亲,他的二哥,都是我杀的!而下一个……就是他!”
李皓说的云淡风轻,九师长却是脸色微变,开口道:“修道修心……”
“我心平和。”
李皓平静道:“九师长无需多说什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昔日,有人劝我,不要因为仇恨,成为杀戮的机器,其实我早就明悟,我不会坠入杀戮,可我需要杀戮,需要报复,需要我心长平!我非圣非魔,我乃江湖武师,杀人偿命,有能力就复仇,没能力就放弃,就这么简单!行走江湖,生死看淡一些,何曾有坠入魔道之说?”
劝诫,不需要。
他知道,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不会失控,他对自己所做一切,都很清楚,都很明白。
可这样的话语,却是让九师长微微变色。
此刻的李皓……说的极其的平静,越是如此,越是让人觉得可怕。
袁硕他们死后,李皓变了。
变成什么样了?
道心清明,无牵无盼,此刻,李皓才有些大道无情之意,我只是修道者,世间万物,除了复仇,好像其他不值一提了。
而李皓,已经消失,声音传荡而出:“我尝试具现天王之道,诸位助我一臂之力,斩断其道!必有本源溢散,杉岐、帝卫二位此次阻敌有功,非圣人,可汲取本源,杉岐若是能进入圣道……也为妖植一系,增一位圣人!”
远处,红杉木顿时狂喜!
斩断一位天王之道,必然有大量本源之力溢散而出,哪怕不如当年,哪怕被郑宏远几乎耗空,可天王就是天王,它只是一位不朽。
果然,赌对了。
机会,来了。
若是此次能进入圣人层次,再去换道,也许很快,它也可以跨入合道层次。
它迅速出现在原本的战场上。
而李皓,探查了一番,思索一阵,四周大道之力汇聚而来,好像扫荡虚空,天王之道,并未彻底崩断,还在不在这,他也不确定。
探查一番再说。
探查一阵,并无什么发现,李皓皱眉,难道不在这?
消失了?
不游泳的小魚 小說
对本源大道,他也不是太了解,比如新道修炼者死亡,道脉若是没破碎,那道脉是否还会留在原地?
谁知道呢。
可能在,可能会闭合和皓星界的联系,哪怕现在,李皓也无法彻底确定。
“或许……被排斥在外了……在皓星界外,镇星城遗迹方向……”
李皓心中微动,也许对方死亡的那一刻,就被排斥出去了,之前杀吴鹏,对方刚死,大道倒是留在了原地。
想到这,他瞬间以自身为通道,开启通道,消失在了原地,其他几人,纷纷跟着走出。
此刻,大荒之地,混沌正在消退。
不过,并未彻底消失,虽然比之前消退了一些,依旧存留在原地,只是淡薄了许多。
镇星城遗迹上方,李皓几人纷纷出现。
李皓探查天地,默默感知着,忽然,眼神微动,露出一些笑容。
下一刻,他一挥手,大道之力弥漫四方,渐渐地,一条粗大无比的通天大道,好像呈现在眼前,蔓延向无边无际的黑暗,也许尽头就是本源宇宙。
可这本源宇宙……此刻却是切断了和他们的联系,哪怕走到尽头,也只是无尽的虚空和黑暗,已经无法再次回归本源宇宙。
众人看到这条大道,都深吸一口气。
老乌龟沉声道:“也就本源宇宙消失了,否则,以这家伙的大道强度,恐怕能跨入天王后期了……”
可惜,没有本源之力增幅了。
要不然,战力更加可怕。
这时候,那若隐若现的大道之上,好像浮现出了一人,人影有些虚幻,正是郑宏远,郑宏远死了,但是只是常规意义上的死亡。
大道还在……若是本源宇宙能接入,或者有人愿意付出大量的本源之力,大道还在,此人还是可能复活的。
断绝其道,只有世界之主才能复活了。
也就是说,断了他的道,对方想复活,只有新武人王和苍帝才能复活此人,可是……怎么可能呢?
李皓笑了!
而这一刻,那大道之上的虚影,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好像从冥冥中清醒了,看到了李皓一行人,一股冥冥中的声音传荡而来:“我肉身、精神皆已陨落……赶尽杀绝吗?”
大道呈现,印记复苏,这不是好事。
虽然得到了片刻的清醒,可这代表,对方还没打算放过他。
李皓什么也不说,此刻,一柄小剑呈现在手中,一步步走向虚空,这一刻,他声音平静:“我曾答应过一些人,新武强者,非叛变者,纵然作对,也要尽量保留其道,而这……不包括你!”
“李皓……你在放出一位准帝的魔性!你断我道,吾儿绝不会……”
“幼稚的可笑。”
李皓轻笑一声:“郑宇吗?我……正在等他呢!和他一直没有谋面,很是遗憾,希望今日……能看到他。”
话落,一剑斩下!
轰!
苍穹动荡,一柄大剑贯穿天地,一声惨叫从冥冥中传荡四方。
这一刻,一些新武强者,都能感知到什么。
……
飓风城。
忽然,红尘眼睛睁开,下一刻,飓风城瞬间消失。
……
武林盟。
二长老陡然睁眼,七长老也是脸色微动,朝远处看去,朝虚空看去,外面,那复苏一些的守护妖植,也喃喃道:“大道震荡,有强者大道震动……发生了何事?”
上一次有这样的感受,还是无边城那边出现了一些动荡,当然,那时候李皓只是杀了一位圣人,断了一位圣人大道,感知还没现在这么明显。
此刻,郑宏远死的时候,其实感知不大,只是天地震荡,可现在,随着大道本源正在被斩断,他们都感知到了一二。
这时候,忽然,外界有人声音传来,一人直接走入武林盟,手持一枚天幕宝镜,直接悬浮在空,声音响彻全城:“奉银月侯之令,送上天幕一枚!”
“是非曲折,尽在天幕!郑家反叛,侯爷诛杀郑家之主郑宏远,断其大道,郑宇化名红尘,也许会来……也许不会,诸位……好自为之!”
话落,人已消失。
而此刻,天幕之上,忽然浮现出李皓的样子,一剑,两剑,三剑……
全城抬头看去。
虚空中,一条粗大无比的大道,呈现在所有人眼前,此刻,一道虚影疯狂挣扎,却是无力,被一剑接连一剑,斩断大道一部分。
“郑家主……”
几位长老脸色大变!
这大道……天王!
果然,那位跨入天王层次了,可是……天王啊,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有人不敢置信!
有人怒道:“李皓这……这是……他有证据吗?就敢乱杀无辜,他敢杀我新武天王……轮得到他来杀郑家主……”
只是,无人应和。
众人都呆呆地看着。
这一刻,都有些怔神。
怎么会呢?
这可是天王啊!
惨叫声,好像不断传来,大道不断震荡,有些彻底崩断,却是还无法崩断的迹象,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一刻,不止是武林盟,还有张家的定天城,也一样在播放这一幕。
……
镇星城遗迹上空。
一剑接连一剑地斩下,大道不断崩断,却是依旧还存在。
就在这一刻,虚空震荡,一瞬间,一座巨大无比的城市,直接浮现在虚空之中,下一刻,一道人影浮现在大城之上。
很年轻。
很冷漠!
红尘的分身浮现了,他看向天地之间的李皓,声音平静无比:“李皓,开条件!”
他知道,李皓一直没斩断大道,是在等自己。
既然如此……他来了。
二哥郑功死的很快,大道断裂的很快,他没来得及去救援,加上张安阻拦,郑功彻底陨落,而今,他看到了父亲的大道,正在崩断。
只要不断……就还有救。
等到星门开启,或者自己成为帝尊,都能救活他。
一旦大道彻底断了……指望人王去救吗?
开玩笑!
虚空中,李皓屹立,看向那人,这也是第一次看到郑宇,第一次看到飓风城,他露出一些笑容:“天下人那么多,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为何非要杀我呢?红月帝尊都还活着,你杀了我,又能如何呢?”
红尘背负双手,屹立大城之上,看向他:“你是新时代的变数,若是你是我,你也会如此做,说这些何用?你开条件便是!”
李皓笑容灿烂:“你能给我什么?你一个囚徒,自己都不敢走出来的囚徒,你说,你能给我什么?能源石?神兵?还是其他?我想要你自杀,换你父亲大道保留,你愿意吗?”
“不愿。”
红尘回答的平静,“我只会复仇!”
说罢,又道:“我可以给你的,还有很多,能源石、生命之泉、神兵、武技、战法,包括本源之力、不朽之力,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他已陨落,并无任何威胁……”
李皓笑了,“你知道,我为何等你来这吗?”
红尘微微皱眉,看向李皓:“你非要如此?”
“是!”
李皓点头,笑了:“我要你和我一样……亲眼见证这一切!当然,你未必会在乎,在乎更好,不在乎……也不错,我心情舒畅了就行。”
“你会因此付出代价。”
红尘只是看着他,语气依旧平静:“你击杀了他,那是你的能耐,你断其道,在我面前断道,便是恶意挑衅,你要付出比之前更惨重的代价!”
“李皓……如此做,只会让人觉得你格局太小,王者……不是如此……”
轰!
一声巨响传出,一声惨叫响彻天地!
一剑洞穿了天地,斩断了大道,郑宏远惨叫声在虚空中疯狂传荡,轰隆隆……天地变色,本源断裂,大量的本源之力瞬间被红杉、帝卫吸收。
而李皓,一脸的平静,看向远处的红尘,红尘虚影微微颤动了一下,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看着李皓。
而李皓,歪着头,看着他,笑了:“可惜,杀郑功的时候你不在,没看到!格局是什么?王者是什么?红尘……不,郑宇,你父亲死了,开心吗?”
李皓露出笑容:“你父亲说,你有大帝之姿,我杀了他,会放出你心中的魔……我好期待,期待……你和我交手的那一刻!”
说话,长剑瞬间杀破苍穹!
红尘分身低哼一声,一拳打出,天崩地裂。
天地已经复苏一些,此刻,他的分身也不弱,然而一瞬间,长剑贯穿,天地震荡,一座大城直接镇压而来,红尘脸色微变,瞬间消失在原地。
飓风城也随之瞬间消失,红尘声音传荡而来:“李皓……你会付出代价的!”
“废物!”
李皓没有追赶,只是冷笑一声:“你本尊不敢走出,我就看不起你!你爹被我当着你的面杀了,你因为忌惮一位帝尊,不敢走出来……你这种废物,让我付出什么代价?若是我有你的能力,谁敢当我面杀了我爹,杀了我师父,纵然天地破碎,我也要让你生不如死!郑宇……你也配称魔?难怪只是在银月混迹,你这种人,连魔都称不上,一辈子也就如此了!”
李皓傲立虚空,冷笑连连:“空有强大伟力,走出本尊,杀我如探囊取物,我以生命为赌注,赌你走出来,真要如此,你还算个人物!”
可惜,没有。
一尊半帝,亲眼看着自己父亲大道被斩断,只要愿意,瞬间走出,就能击杀李皓,阻拦李皓斩断他父亲大道,只是,可能会导致封印破碎,帝尊出现。
可一位被封印多年的帝尊,也许……也就那样。
这样,对方也没敢一搏。
这一刻,附近众人,心情复杂。
是啊!
郑宇……没敢走出来。
李皓,也是胆大包天。
刚刚,只要对方愿意走出来,李皓都未必有机会逃到皓星界,这家伙,是真的拿自己的性命在赌,结果,郑宇没出来。
只是放了几句狠话。
力覆海嘀咕一声,“我就说……十万年都没能赢的家伙……算个屁!”
若是对方真有能耐,真会走出来的。
不是莽撞……而是,父亲就在眼前,生死一瞬间,一个弱者,当着你面杀你爹,你都不敢走出来,这样的家伙,如何成道?
大不了先杀李皓,再想办法和那位破封而出的帝尊一战……人家被封印这么多年,搞不好……也就和你相当呢。
“这就是准帝?”
李皓笑声传荡四方,仰头看天,笑容灿烂,看向天幕,这一刻,笑容出现在天幕之上:“郑家背叛,郑宏远我替你们杀了!郑宇跨入准帝之境……看来……不过如此!真想见识一下,真正的新武准帝,如何强大,郑宇这样的准帝,倒是丢了帝尊之名!”
“诸位新武前辈,定要以此为耻,当着你面杀你爹,你都不敢出手……何其可笑!”
这一刻,几座古城,安静到死寂。
忽然,好像没了精气神一般。
新武准帝……
不会的……真正的新武准帝,不是这样的,这一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郑家郑宇,丢尽了新武颜面,哪怕当个叛徒,都嫌丢人!
一位准帝强者,父亲被一位圣道击杀了,还是就在他面前,往前一步,就能阻拦,对方却是没有!
真该死啊!
混蛋!
……
而李皓,笑容愈加灿烂,放声大笑:“该断不断,若是不想救人,就不要来!偏偏还要一点脸面,来了,亲眼看看,又不敢出现……他若是不出现,断情绝性,还有几分魔道之心……又虚伪,又怯懦,真是个……废物!”
李皓放声大笑!
受到記憶喪失的伯爵大人的溺愛 這是虛假的幸福嗎?
这一刻,他觉得,准帝也不可怕,帝尊也不可怕!
这银月世界的老古董……正如力覆海所言,没几个值得害怕的。
都是废物!
难怪,十万年了,还是如此。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群人,让自己的父母死了,朋友死了,老师死了……
真是……让人愤怒啊!
就在此刻,后方,忽然天地震荡了一下,动静不小,但是也不算太大,还没对方大道断裂来的强大,可李皓转头看去,露出了一些笑容。
此刻,红杉木恢复了本尊,本尊瞬间胀大几倍,气息动荡,这一瞬间,李皓丢出了无数能源石,对方疯狂汲取。
眨眼间,气息稳固了一些。
只是,还有些衰弱,倒是比九师长稍弱一些,可是,好像也勉强跨入了圣道,这位早就是不朽巅峰,只是因为本源断绝,也没什么办法提升。
今日,汲取了一位天王的本源之力,倒是勉强跨入了圣道。
只是……而今进入圣道,动静不大,蜕变也不明显,不过也算是进入了其中。
红杉木大喜过望,不等境界稳固,就急忙化出人形,一拜到底,恭敬无比:“多谢侯爷成全!”
“你自己争取来的!”
李皓笑了笑,看向不远处的帝卫,此刻,帝卫身上也是金光闪烁,原本只是绝巅的帝卫,之前几次,已经进入了不朽层次,只是不朽刚入罢了。
这一刻,好像又更进一步了,还算不错。
算下来,大概也算是不朽中后期了,日月五六重的实力。
而这时候,一座大城浮空而来。
城中,一位位强者展露踪影,纷纷高声大喝:“恭喜侯爷,晋级合道!”
无边城。
这些人,都来了。
李皓露出一些笑容,声音传荡:“同喜才对!诸位也有提升……只是,而今我跨入合道,天地层次极限已入合道,诸位当尽快跨入合道层次,与我同战外敌!”
他入了合道,这些人就算进入不了合道,也能进入日月九重了。
可惜,到现在,也只有赵署长进入了日月七重。
其他人,强一点的,现在朝日月六重进发,比如林红玉几人,可距离七重,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这时候,李皓又道:“之前,斩杀九位圣人,战果何在?”
一瞬间,林红玉飞身而来,瞥了一眼远处的红杉木,眼中露出一抹喜色,但是也没展露出来,很快,将一枚储物戒交给了李皓。
而李皓,深吸一口气道:“今日……共享胜果!九尊圣人遗留,希望诸位,能有机会,更进一步!另外,今日复苏蒋盈李几位道友,机会已至!诸位……把握机会,天地自然复苏越来越快,混沌一旦消散,二次复苏瞬间到来,也许,我们面临的便是郑宇的疯狂报复!”
九位圣人遗留!
此刻,李皓都要分享出去,一瞬间,众人都是大喜过望。
而这一刻,李皓也瞬间消失。
一瞬间,消失在原地。
众人还在疑惑中,没多久,苍穹撕裂,这一刻,李皓却是接来了猎魔武卫军几人,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没说什么,只是有些羡慕。
这些人,距离很远的,显然,李皓是通过皓星界,直接撕裂虚空,去接引他们而来。
与此同时,李皓正要分享胜利果实。
忽然,眼神微动。
远处,虚空震荡。
他脸上,忽然露出一些笑容。
众人都是一怔,很久没看到李皓露出如此真挚的笑容了,李皓最近,笑容其实很多,可是……总觉得有些虚假。
可这一刻,好像笑的很真挚。
就在此刻,虚空不断震荡。
一条黑色大狗,疯狂破碎虚空,气息好像很强悍,可感觉了一下,大概也就日月三四重的样子,又不算太强悍。
“汪汪汪!”
一条黑色大狗,鼻子抽动,跨越了千山万水,兴奋无比,朝这边赶来。
而李皓,也朝那边看着,默默等待着。
片刻后,一条大狗钻破了虚空而来。
一瞬间,扑到了李皓身上。
砰地一声,差点撞的自己脑袋炸裂,有些疑惑地看着李皓,李皓,身体好硬啊!
李皓哈哈大笑,这一刻,笑的好像要掀翻天地!
“你这狗鼻子……很灵!”
“我刚杀了一些圣人,要和大家分享,你就来了……黑豹,你居然出关了!”
“汪汪汪!”
黑豹也很欢喜,它这一次,闭关很久,可也有了收获,它找到了新时代妖族的道脉,也开辟了一些道脉,否则,也不可能具备日月之力。
妖族,一直找不到自身道脉所在,黑豹一直跟着李皓,跟着袁硕一群人,大家对它也没隐瞒,这狗子闭关很久了。
这一次,居然出关了。
“汪汪汪……”
李皓欣喜无比,黑豹也是,叫唤了一阵,又四处张望了一下,狗眼中有些疑惑,闭关很久了吗?
大家都好厉害!
可是……有些人怎么不在了?
李皓亲近的人少,它也不多,一个是李皓,接下来便是刘隆,然后才是袁硕,刘隆,那是它武道的启蒙者,甚至算是老师。
它修炼至今,一直都在修炼刘隆的《九锻劲》,而今,九锻劲一道,也许,黑豹才是最强者。
它四处张望,李皓知道它的心思,拍了拍巨大的狗脑袋,笑了笑:“他们……沉眠了呢。”
“汪……”
黑豹愣了一下,好像明悟了什么。
下一刻,陡然仰天长啸,发出了狼嚎一般的吼声,吞噬天地!
一股强悍无比的吞噬力,从它体内爆发而出,吞噬虚空,啸声充满了杀意,不断咆哮,一次接连一次!
远处,几位强者,心中都是微微一动。
天狗一脉,擅长吞噬之道。
天狗帝尊也好,镇妖使狡也好,都是吞噬一道的强者,而今,这黑狗,血脉很杂,却是吞噬力极强,倒是有些出人预料。
不会,又要出一位顶级大妖吧?
而力覆海,也是一声叹息。
这一脉……乃是我水力一族,一生之敌!
玛德,这狗子,我都以为死了,怎么又出来了呢?
好在,这狗子擅长吞噬一道,倒是不会和自己抢肉身一道。
而黑豹,长啸一阵,脑袋拱了拱李皓,不再吭声。
之前的喜悦,却是消散一空。
以后,不闭关了。
李皓也笑了笑,拍了拍黑豹的脑袋,从银城走出,就带着这狗子,到了如今,也就剩下这狗子了,老师一直说炖了算了,没想到……最后老师倒是先走了呢。
“入城,提升!”
李皓瞬间入城,其他几位强者,也瞬间进入。
一会功夫,一道道气息,动荡古城,圣人之躯,直接被李皓打散,各种力量渗透而出,其中,混沌气息最为浓郁,而李皓,也是直接吞噬,红杉木也是大喜过望,疯狂吞噬起来。
一群人,消失在了原地,李皓也并未急着进入镇星城遗迹中,那里,也许还有一些好处等着他去收取,先消化了之前所得再说。
……
飓风城。
红尘屹立不动,四周,一尊尊强者浮现,很多很多。
一位位强者,一声不吭,死寂无比。
这一次,居然折损了三位圣人,这还不算,那李皓,疯了!
直接当着红尘的面,挑衅他,羞辱他,甚至亲手杀了郑家的家主,这一刻,所有人都是大气不敢喘。
而红尘,沉默了一会,眼神有些冷厉,看向众人,低沉道:“你们说,刚刚我若是走出去,是先杀了李皓,还是那红月帝尊,先破封而出?”
下方没人敢说话,沉寂了一会,一位圣人硬着头皮,开口道:“大人不必理会那李皓的挑衅,只要大人执掌天地,执掌大道……老家主必然还有机会复活!此刻走出去,一旦放出了红月帝尊,生灵涂炭,银月覆灭在即,大人也是为了整个银月……”
红尘沉默不语。
又有人小心翼翼道:“如今天地复苏速度加快,只要天地稳固一阵,圣人便可走出飓风城,那时候……屠了李皓一系所有人……”
红尘没有说什么,许久,开口道:“李皓……疯了!我还清醒,他却是疯了!如今天地复苏一些,不朽本尊已经可以走出,派人去西方,寻找映红月……保护映红月!”
“什么?”
“映红月危险了!”
红尘好像恢复了冷静:“他和月神,都是封印的关键!一旦天地复苏到了,足以让我走出,那时候,李皓若是无法抗衡我,必然会杀映红月和月神,释放红月帝尊!还有银城封印……飓风城,要挪移到那边!李皓已经彻底疯狂,他居然逼我走出飓风城……”
众人见他不再提及其他,倒是松了口气。
只是……李皓……真的敢主动释放红月帝尊吗?
而红尘,再次开口:“他的大道宇宙,居然挪移了战天城进入其中!战天城能容纳数千万人,此人,也许存了同归于尽之心,将一些人挪移进入战天城中,哪怕封印破开,红月那位,也未必能轻易找到大道宇宙行踪……他越来越危险了!”
众人都是心中一震!
也是啊!
红尘忽然道:“李皓想坏我道心,却是不知,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底细!他依仗的,便是那大道宇宙……若是吾等能进入大道宇宙之中,便是他的死期!神灵……倒是可以合作一二了。”
说罢,又看向远处,眼神愈加冷厉。
李皓……你真以为,奈何不得你吗?
你杀了郑功,杀了我父,更加让我坚定了道心,也许,我该去和那位红月帝尊谈一谈了。
一瞬间,古城消失在了原地。
而此刻,城中诸强,都安心了一些,强者很多,圣道气息浓郁,只是,都有些无奈,如此强大的飓风城,却是没办法奈何李皓,也是憋屈。
……
同一时间。
张安游走天地之间,好像并未受到任何压制,穿梭虚空,却是提前一步赶到了银城。
站在封印下方,抬头看天,他好像看到了封印的存在。
盯着上空看了一会。
眼中,好像浮现出一条条红线,只有八大家人才能看到的红线,此刻,却是呈现在了他眼中,八大家,也得会受至尊约束。
沉吟片刻,张安精神攀升,沿着一条红线迅速攀升精神。
很快,眼中浮现出一片浩瀚星空。
一瞬间,一尊强悍的存在,睁开双眼,看向这边,而张安,只是看了一眼,并未在意,只是四处看了一会,很快,看到了虚空深处的一座古城。
剑城!
那座古城,好像已经死寂。
张安看了一会,眼中闪烁光辉,片刻后,好像明白了什么,很快,不等那位帝尊出声,精神力瞬间消失。
而红月帝尊,刚要出口,微微皱眉。
走了?
此人……是谁?
银城下方,张安微微皱眉,四处看了看,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临走的时候,眼中依旧带着一些凝重,还有一些疑惑。
剑城……可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