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笔趣-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這個世界的惡意相伴

Home / 科幻小說 /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笔趣-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這個世界的惡意相伴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高文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琥珀颇为紧张,跟着气氛的转变,她开口时的声音也下意识地压低了很多:“你知道了?那夜女士的警告是什么意思?”
“我们对抗魔潮的计划,”高文抬起眼皮,注视着琥珀的眼睛,“你还记着我们对抗魔潮的所有方案中最核心的部分是什么吗?”
“最核心的部分?”琥珀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虽然她并非技术上的核心人员,但至少对于这件事笼统的概念她还是了解过的,“应该是那个心智统一场吧……我记得是基于反神性屏障的‘反相’状态,把神经网络中的混沌思潮抽取然后再怎么怎么,反正最后就能挡住魔潮了……”
“没错,心智统一场,基于对神经网络中的非指向性思潮进行操纵而制造出的防御屏障,”高文慢慢点了点头,脸色阴沉的有点吓人,“夜女士的警告不是别的,正是这一点!”
琥珀怔住了,一时半会似乎还没把这背后的逻辑理顺过来,足足过了好几秒钟之后她的脑筋好像才恢复运转:“你是说我们把神经网络中的‘非指向性思潮’转化成心智统一场的过程?夜女士警告中提到的‘对思潮大规模操纵’指的是这个?等等,那不对啊……非指向性思潮这东西跟指向众神的‘思潮’又不是一码事,而且咱们的反神性屏障都用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出什么问题啊!”
“没错,反神性屏障这项技术是安全的,非指向性思潮这东西操纵起来也是安全的,单纯进行到这一步并不会影响到众神的‘运转’,”高文注视着琥珀,嗓音低缓,“但问题出在另一个环节……我们用非指向性思潮去抵挡魔潮,很有可能会招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琥珀眼睛瞪得很大,直勾勾地看了高文半天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要不你还是说通用语吧——我这脑子你是知道的……”
“最终忤逆,”高文直截了当地说道,“用非指向性思潮去抵挡魔潮会引发最终忤逆!”
琥珀:“……啥?!”
“我们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魔潮来自宇宙深处’!”高文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心绪强行平静下来,并把自己那可怕的猜想详细解释出来,“非指向性思潮也是思潮,虽然它没有指向众神,但是它的另一端却切切实实指向了凡人,那东西相当于是大量凡人的潜意识延伸!
“你明白么?如果我们把神经网络比作是一个有成千上万的凡人联合而成的‘大脑’,那么神经网络深处的‘非指向性思潮’就相当于是这颗大脑的‘潜意识’,这份潜意识也是众生意识的一部分,尽管它混沌,多变,没有明确的神志,但它仍然百分之百属于尘世众生对世界认知的一环……到这里你应该能反应过来了,你还记得最终忤逆的生效条件么?”
“最终忤逆的生效条件……”琥珀终于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她的脸色也如高文般精彩起来,“当凡人的认知超出这颗星球,开始直接与宇宙空间接触,众神就会因自身的‘信息闭环结构’被破坏而失控疯狂,这个过程就是最终忤逆……”
“没错,凡人挣脱星球束缚,跳出‘神话知识体系’的行为会触发最终忤逆,”高文慢慢点了点头,“而一直以来我们都受限于惯性思维,认为只有发射载人飞船,让宇航员进入太空才会导致这个结果,我们在这方面的思维惯性太强,以至于几乎忽略了这件事背后的本质——如果最终忤逆的生效条件就是‘凡人的认知越界’,那哪怕没有人进入太空,只要越界行为发生了,众神照样失控!”
琥珀的呼吸已经隐隐急促起来,高文则在略作停顿之后继续沉声开口:“一切的关键都在于‘认知越界’,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只有凡人的主动行为才会导致这种越界,但世界是变化的,宇宙不是一幕静态的舞台,不会因为凡人循规蹈矩就始终纹丝不动,魔潮作为一种在群星间往复震荡的‘原始波动’,它本身肯定是一种‘越界信息’,而且是一道会主动降临大地的越界信息……”
琥珀轻轻吸了口气:“即使我们在星空前止步,星空也会扑面而来……”
“是的,星空会扑面而来——而基于非指向性思潮的‘心智统一场’一旦与魔潮接触,就等于凡人集体拥抱了群星间的奥秘,最终忤逆会瞬间发生,这正是夜女士想警告我们的东西,”高文慢慢握紧了手指,“关键不在于‘操纵思潮’,关键在于操纵思潮去做什么……”
“等等,那不对啊,”琥珀这时候好像又想到了什么,“那过去一百多万年里龙神帮助塔尔隆德抵挡魔潮又是怎么回事?按你刚才的推理,思潮一旦接触到魔潮中所蕴含的‘群星真理’不是立刻就会导致神明受到污染么?那龙神怎么没事?”
天才醫生混都市 東流無歇
“这也是我们此前的思维盲区——以及龙神恩雅自己的思维盲区,”高文苦笑着摇了摇头,“思潮的一端是凡人,一端是众神,我们常用‘锁链的两端’来形容这个状态,来说明凡人和众神一样,都是心灵钢印的受害者,但实际上这两端的‘状态’还是有区别的。
“神明那一端,是思潮投影之后所形成的‘结果’,当众神成型的时候,这份投影所包含的‘信息’就已经完成闭环了,就相当于已经闭上了眼睛,除非像龙族完成成年礼或者阿莫恩、弥尔米娜那样脱离神位,这个闭环状态才会解除。换句话说,‘神明’这种存在是根本不会主动从现实世界吸纳新信息的,祂们只会接收来自凡人的信息。
“而凡人那一端,则是投影的‘起源’。尘世众生处于不断的变化中,凡人群体的思维直接与现实世界相连,因此这一端从事实上是不可能闭环的——它永远保留着输入新信息的能力,并且会把这些新信息传输给众神。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理解,在一个具备‘输入-输出’功能的系统中,输出端已经输出的结果是无法改变的,只有从输入端注入的信息,才有可能导致整个系统的污染……”
高文详细地说完了自己的整个推理流程,他本以为琥珀可能还需要多思考一会才能理解他的意思,却没想到对方反应过来的速度比他想象的更快。
天子 小说
琥珀在他话音落下之后便点了点头,紧接着思考了不到两秒钟,她便语气古怪地咕哝起来:“用你的话说,就是在凡人和众神组成的这个系统中,凡人是更有主观能动性的一方是吧?所以不管整个系统是朝好的方向变化还是朝坏的方向变化,最终都会首先从具备主观能动性的那一方开始——而心智统一场的生效点,就在全体凡人身上。”
高文语气沉重地点头说道:“有时候我还真希望你总结我以前说过的话时能别这么精准,因为每次你这么精准的时候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事。”
琥珀相当娴熟且坦然地用脸接住了高文的调侃,她连表情都不带变化的:“你先别忙着夸我,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决这天大的麻烦吧——那要真按你说的,岂不是魔潮到来的时候咱们不管干什么都死定了?心智统一场一旦和魔潮接触就会引发最终忤逆,那岂不就是说不挡的话会死在魔潮里,挡一下就会死在众神手上?那要这么说的话,那帮诺依人怎么……”
高文苦笑着看了琥珀一眼:“你忘了么?诺依人……已经成年了。”
琥珀:“……我勒个……”
高文心中泛起一声叹息,他想这世界上最大的讽刺和天坑恐怕也不过如此了,这就好像是在考试前做了万全的准备,背过了所有的公式,记住了所有的单词,熟读了所有的课文,甚至把每一本书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已经烂熟于心,你信心百倍地踏入考场,然后铃声一响就看到老师推上来一架单杠,表示第一场我们考引体向上……
当然这个比喻可能不是那么精准,但虽不中亦不远矣……
“所以,抵挡魔潮的前提条件是必须首先完成成年礼……这事儿竟然是有先后顺序的……”琥珀终于从错愕与心中骂娘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她眨巴了两下眼睛,表情比哭还难看,“诺依人之前发那么多资料过来,里面怎么一句都没提醒呢……”
“他们又不知道咱们的情况——更何况他们提醒了有用么?”高文摇摇头,“魔潮一年半之后准时到访,又不会因为诺依人提醒了一下,魔潮就在半路上歇歇脚等咱们考完试再来,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严格且冷酷地按照自然规律在运转着,如果有哪个文明被碾碎了……那也就被碾碎了而已。”
極品透視神醫
“这可不像是你平常会说的话啊,”琥珀忍不住看着高文的眼睛,“难道连你也要泄气了?那个……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哪怕你泄气了那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是人力对抗自然秩序,反正我肯定会跟你站到最后,在我心里你已经算是这个世界上做到最好的人了……”
高文有些意外地看了琥珀一眼,似乎是没想到这个往常遇上什么事情都第一个跳出来嚷嚷着要分行李跑路的家伙会突然冒出这么几句,但他很快便笑着伸出手去,胡乱揉了揉琥珀那本就有点乱的头发:“那我真是谢谢你的支持了,不过你放心,我还不至于因为这点困难就放弃。我只是突然更加清晰地认知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从知己知彼的角度看,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抵御魔潮的事情仍然会继续下去,我们仍然会继续生产投射装置,仍然会改造神经网络,仍然会推进母星屏障计划,奥古雷那边的魔潮观测装置也不会停工,哪怕我们刚才所讨论的一切都是事实,这些事情也不会停下来——一分一秒都不会停。”
琥珀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那夜女士的警告……”
“我们会积极准备应对来自众神的冲击,会在最终启动屏障前的这段时间里寻找转机,”高文表情很认真,“只要屏障还没有激活,只要魔潮还没有抵达,哪怕就还差最后二十四小时,最终忤逆都不会发生,我们就还有机会。
“我们可以在造好屏障之后选择不启动它,但我们起码还有这个‘选择’的机会,而不是压根就不造屏障——否则万一回头发现最终忤逆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却因为中间的踟蹰犹豫而浪费了建造屏障的时机,这才叫死不瞑目了。”
看着高文仍旧明亮的双眼以及仿佛永远都不会放弃的神情,琥珀心中突然有一种感觉,就好像……眼前这个人是永远都不会被什么东西打垮似的。
而她心中刚才那份因“最终忤逆”的阴影而浮现出来的压力似乎也受到了高文这份坚定的鼓舞和影响,不知何时烟消云散了。
胖子的韩娱
随着心中阴影的消退,迟滞的思绪也再度活络起来,琥珀好像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这么一想的话……夜女士的‘异常之举’会不会就是在想办法解决这个‘最终忤逆’的问题?”
“很有可能,”高文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既然祂会向咱们传达这份警告,就说明祂也不希望这一季文明在成功抵御魔潮的前夕却死于最终忤逆,姑且不论这是出于祂自身的意愿还是出于起航者留下的‘指令’,祂暗中出手帮忙的可能性都是有的,但我们无法确定祂会帮到什么程度。”
“帮到什么程度么,”琥珀摸着下巴陷入沉思,“咱们之前讨论过,祂不大可能直接出手把当世众神乱棍打死,但祂在‘信仰枷锁’上动手脚的可能性不低,而这方面是神权理事会的工作重点……祂到底会干什么呢……”
“不要在这方面钻牛角尖了,”高文看琥珀似乎已经完全沉浸在这个问题里,忍不住出声打断了她,“夜女士自有祂自己的安排,我们也不能把所有希望都放在一位古神的出手帮忙上——而且祂不是已经向咱们发出了邀请么?或许答案就在这场邀请里,至于在这之前,我们应该先着眼于手头能解决的问题。”
琥珀甩了甩头,把想不透的问题暂时甩到别处:“说的也是。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这些事情要跟提丰、白银以及塔尔隆德那边说明么?关于心智统一场和最终忤逆的猜想要不要公开出去?我总觉得既然咱们能想到这个,别人恐怕迟早也会想到……”
“没错,他们迟早也会想到,哪怕没有夜女士的警告,聪明人也是从来不少的,”高文正色说道,“正好,提丰那边已经给出了明确的回复,想来白银和塔尔隆德方面的权衡应该也差不多了,那就干脆把他们都召集起来吧,让我们一起来面对……这个世界的恶意。”
(月末三天(29,30,31每晚20点~24点)求月票~~~
另外,感谢热情+壕粉丝的支持,v群内的读者在月末上盟可以领周边啦,另外还有起点高级VIP账号以及官方发放的150京东卡~详情请进V群咨询群主及管理员后再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