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星門笔趣-第363章 銀月之謀(求訂閱月票)看書

Home / 玄幻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星門笔趣-第363章 銀月之謀(求訂閱月票)看書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李皓迅速从空中落下。
心中泛现无数念头。
假的银月!
月亮,居然是假的,谁敢相信?
不止如此,这月亮,还在抽取神国信仰之力,也就是大道之力的一种,对方也许一直都在研究大道宇宙,只是因为非道脉修炼者,所以不得其门……
“不对!”
李皓陡然心中一惊,不对,绝对不对劲,道脉的事,自己一群人知道不久。
可对方,却是一直在研究信仰。
没有道脉,不是神灵,李家人怎么吸收信仰之力?
“不对……李家人就算冒充神灵,有了信仰,没有道脉,也无法吸收……这么说来……”
“对方有道脉?”
李皓心中惊骇,对方有神灵,有道脉,而且对道脉还有所了解才对。
神灵?
再次抬头,看向虚空,又想到之前月神女王修炼,忽然那些静滞的信仰之力,随之而动……
李皓有些恍惚,微微摇头。
这其中必然有关联!
还有,如何冒充月亮,而不被发现?
这月亮,恍如真实。。
李皓使劲捶了捶脑袋,为什么会这样?
哪里出了偏差?
月亮,神灵,道脉,大道,李家人……
为何忽然觉得,一切都好复杂。
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郑宇这群人,红月帝尊,真就是整个银月最大的威胁?
他眼神闪烁一番,迅速朝远处飞去,那边,月神还在修炼,他已经可以感知到一些神灵在修炼了,而且,实力也在增强。
不止如此,大道宇宙中,也有一些星辰颤动,那代表,神灵的本命星辰出现了。
李皓迅速前行。
有些事,他不太明白,也觉得无法理解,如今,也许只有这些神灵,才能给自己解惑。
……
映红月几人的气息,都在强大,不断的强大。
就在此刻,映红月脸色微变,体内,一股气息动荡了一下,他脸色微动:“走,李皓来了!”
众人都是一惊。
李皓来了吗?
不敢迟疑,虽然月神和他进步都很大,可此刻,未必能斗赢跨入合道层次的李皓,众人也不多说,迅速起身,纷纷朝一个方向遁逃而去。
这时候的李皓,在他们眼中才是真正的反派。
而这一刻,后方,李皓的身影已经隐约浮现,看向前方,声音震荡而来:“映红月,女王陛下,我又不会轻易杀了你们,何须担心?多日未见,见面聊几句,不好吗?”
无人理会。
一群人,迅速遁逃。
三大组织这边,那千余人的弱者,此刻只能被放置在一尊神兵之中,随着众人一起遁逃,而身边,红袍和黑袍修士,各有十多人。
这么多人,几乎都具备了不朽之力,可遇到李皓,却也只能遁逃。
“映红月……我很想和你聊几句,就这么不愿意吗?”
前方,映红月一如既往的风度翩翩,只是手中少了一柄扇子,少了一些往日的潇洒。
此刻,踏破虚空,轻声笑道:“李皓,聊天倒是很乐意……不过面聊就罢了!若是不嫌弃,开通我们的通讯体系,我倒是不介意陪你聊一阵!”
话落,几人同时出手,震荡虚空,虚空破碎,阻拦李皓的步伐。
映红月声音再起:“李皓,你的最大敌人,也非我们,纵然一路追杀,你就笃定能吃下我们?若是伤到了哪里,被人捡了便宜,这就不好了!”
此刻,女王也是冷哼一声:“李皓,这是神国区域!”
换句话说,在这,她可以动用更强战力。
虚空中,都是信仰之力。
若非此刻还没完全消化银月之力,她都不准备逃跑,而是留下来,去对付李皓。
第一次和李皓见面,她曾轻松战胜过李皓的。
“真不听话!”
后方,李皓叹息一声,忽然,消失不见。
众人不但没有安心,反而更紧张了,加快了步伐,迅速遁逃。
就在此刻,忽然,一尊神灵陡然惨叫一声。
本来女王身边剩下的神灵就没几位了,这时候,一尊战力不弱的神灵,惨叫声传来,下一刻,身上神力溢散。
女王见状,瞬间明悟。
下一刻,暴怒无比,怒吼一声:“李皓,你敢!”
李皓,入皓星界,斩碎了一位神灵的本命星辰。
而神灵,几乎都是独道,一道独享。
和其他人族不同,神灵只有一道,一道斩碎,哪怕不死,一身实力也消散一空了。
这时候,映红月也微微皱眉。
自由出入大道宇宙的李皓,太麻烦了。
身旁的飞剑仙也好,昊天山主也好,都不由皱眉,有些忐忑,因为他们也修炼了新道,新道,如今倒是成了阻碍,李皓不会也能斩杀他们的本命星辰吧?
女王气息越发强盛,怒不可遏!
当初,西方神国,神灵一堆,而今跟着她的神灵,却是只有数位了,现在又有一位星辰破碎,气息散乱,这么下去,西方的神灵,即将彻底退出舞台。
她愤怒无比!
有心留下,和那魔头一战。
她实力比之前更强大了,而映红月也不弱,加上身边还有二十多位来自红月和郑家的不朽,这样的战力,真的还用惧怕李皓吗?
他再强,也只是刚入圣道。
一群不朽……堆也堆死他了!
“映红月……联手,杀了他!”
女王愤怒无比,她担心剩下的几位神灵,也会遭遇不测。
映红月微微皱眉,女王愈加愤怒:“你遇到他,每一次都是如此吗?难怪你会一败再败!”
映红月摇头,叹息一声。
很快,又笑了笑:“女王非要尝试一下……也不是不行!只是……我担心,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哼!那也不能不战而逃,数十位强者,还怕了他一人不成?”
这时候的她,觉得自己再吸收一些银月之力,就能跨入圣道了。
哪怕不如李皓,差距也不大。
还有这么多不朽,还用担心李皓的?
身旁的那些黑袍和红袍强者,也有些迟疑,迟疑之中,倒是也有几分跃跃欲试……真的不敌李皓吗?
他们可都是老资格的不朽存在!
片刻后,映红月止步了。
女王心思不定,一心要留下鏖战李皓,其他老人,也各自动了心思,再逃,恐怕就要散了人心了。
他其实不太喜欢这样的组合。
人心不齐。
大家各有想法。
可惜,他也没办法,大家刚融合,他还没那么快,能将所有人的人心收服。
强如李皓,天赋绝顶,遇到了新武人,想收服人心,也是一步步来,一点点来,直到他彻底做到了击杀圣人,战天城的那些人才被他说服了。
可想而知,收服人心,到底有多难。
……
片刻后,李皓赶到了。
对面,数十位强者,凌空而立,隐约成阵。
几乎都具备了不朽之力。
很强!
李皓没有直接上前,在远处停下了脚步,默默感应着虚空中的信仰之力,此刻,信仰之力,不断汇聚,李皓微微凝眉。
又看了一眼月神,月神冷漠无比,看向李皓。
李皓忽然道:“我有一个疑问,可否为我解惑?”
“……”
大战当前,他忽然如此说,众人都是一怔。
月神更是冷冷看着他:“你又有何阴谋诡计?李皓,既然我们不走了,就敢和你一战!你怕了不成?”
“闭嘴!”
李皓呵斥一声,皱眉:“等我说完!”
他皱眉道:“我就问一点,神灵……是否具备多条道脉?还是只有一条道脉?我曾研究过不少神灵的尸体,只有一条道脉,并无多余的道脉……”
女王大怒!
而剩下的三位神灵,也是纷纷脸色难看起来,研究多位神灵尸体……这话,一听就让人愤怒。
而映红月,倒是眼神闪烁了一下,轻声笑道:“若是按照你所谓的新道,皓星之道来说,神灵天生道脉,的确只有一条。”
“月神也是如此吗?”
女王冷笑:“你想杀我?不可能!我之道脉,不在你所谓的大道宇宙之中,而是在外……看到了吗?银月,便是我道!”
虚空银月,就是她的道。
道脉不入大道宇宙,可见其特殊。
李皓默默盘算了一下,不对,你有道脉,还是肉身道脉,我第一次找到肉身道脉,就是你的,只是没有激活,没有修炼,被遮掩了。
所以,你的道脉,还在大道宇宙之中。
而你,不止一条道脉!
可神灵,天生地养,又只有一条道脉,这就不对了!
多条道脉的神灵……还算天生地养吗?
当然,眼前这位是二代月神,也许特殊一些,说不定也具备了其他人所具备的道脉。
只是……是这样的吗?
对面,数十位强者,没有主动攻击,只是被动等待,可李皓,却是止步不前了。
他看向映红月,又看了看女王。
最后看向那些来自飓风城和红月宇宙一方的强者,这些人身上,红月之力都很浓郁,这红月宇宙一方的强者,到底是来自红月宇宙,还是红月之力太多,转换而来的新武强者?
目前,李皓还没绝对的答案。
女王好像有些不太耐烦了,冷哼一声,身上一股银月之力弥漫而来,陡然,一掌主动拍向李皓!
其他人不敢,那她就来先战李皓!
也让众人看清楚,李皓实力到底如何?
真的能匹敌数十不朽?
李皓倒退,任由掌印袭来,破碎虚空,甚至瞬间落入身上,砰地一声,留下一道印记,女王一怔,其他人也是愣了一下。
女王而今大概有日月八九重战力,也不算弱了。
可是……李皓不是跨入合道了吗?
怎么会轻易被对方一掌打中?
而此刻的李皓,轻轻抚摸了一下受伤的地方,抓取一些残留银月之力,轻轻嗅了嗅味道,那姿态……让女王眼皮子颤动,这李皓,有病!
色中恶魔!
又想到当日和李皓鏖战,被李皓摸遍了全身,她更为愤怒,咬牙切齿:“李皓,你堂堂天星领袖,如此无耻,让人作呕!”
映红月则是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李皓。
而李皓,仔细闻了闻,感受了一下,笑了笑,轻声道:“女王陛下,我能问一问,芳龄几何吗?”
“混账!”
轰!
女王大怒,手中浮现一柄权杖,一杖朝李皓打来,强悍无比,银月之力愈加浓郁,四周,一些信仰之力汇聚而来,此刻,甚至爆发出了圣道之下的极限之力。
这样的战力,一些不朽巅峰都要骇然。
四面八方,此刻,亿万苍生好像在祈祷,一瞬间,神国区域,祈祷声如黄钟大吕,震荡天地,冥冥中,好像亿万人联手,要诛杀李皓!
信仰之力!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是蠢蠢欲动,这李皓……感觉……也没那么强大。
女王一人,就有压制对方的意思。
就算不敌,也差距不大。
既然如此……也许真的可以留下李皓。
女王也是同时怒喝一声:“一起出手,将这混蛋诛杀在此!”
一瞬间,有人冲出。
大家都有些激动。
这李皓……真孤身一人前来,而且战力看起来也不过如此,既然如此……说不定今日真的可以诛杀他在此。
之前,此人显得极其强悍,大家都有些畏惧。
没想到,只是水货,样子货罢了!
连映红月,都微微皱眉。
李皓就这样?
不可能的!
如果只是如此,李皓哪来的勇气,敢孤身一人前来,还主动追杀诸强?
尽管心中疑惑无比。
可眼看着其他人杀出去了,映红月也不能干看着,瞬间消失,很快出现在女王身边,也是一拳打出,战力倒是不弱。
一瞬间,李皓被人围住了。
而身后,黑豹有些警惕,眼中闪烁凶芒,可它战力也只有刚入不朽的程度,这里任何一人,也许都能匹敌它,它只能等待时机,给予一人必杀一击。
而李皓,也不出剑,只是不断和女王交手,一次接连一次,女王越战越是兴奋。
好像回到了第一次,压制李皓的时候。
那时候的李皓,她完全可以压制住。
若非最后九师长分身雷霆一击,她也许都能在那一次斩杀李皓。
四面八方,所有攻击全部席卷而来。
强大的能量,破碎了虚空,让虚空陷入了混沌之中。
一位位不朽强者,都极其的兴奋。
而李皓,只是任由他们攻击,身上很快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眼看着就要将李皓彻底围拢,困杀在此,众人愈加兴奋起来。
而这时候,李皓,陡然眼神一变,看向女王,忽然道:“你不对劲……”
女王一怔?
心中暗骂一声!
死到临头了,还要装神弄鬼!
你自己找死!
李皓眼中再无戏谑,陡然抬头看天,此刻,隐约有所明悟,看向女王,这人……是人族!
瞒天过海!
李皓脸色肃穆,映红月察觉到了一些不妥,刚要后退,李皓身上陡然剑气纵横天地,一声厉喝:“斩!”
一剑贯穿天地!
这一剑,比之前何止强大十倍!
趁此机会,黑豹瞬间杀出。
众人都是一惊,还没来得及消化,忽然此刻,虚空破碎,一瞬间,另外一剑斩破苍穹而来,九师长!
是的,来自战天城的九师长。
众人大惊!
不止如此,就在这时候,槐将军万千枝条,贯穿天地,还有数位金甲强者,同时从虚空中打出一击,一尊尊强悍的妖植,纷纷出手!
轰!
这一刻,天地好像彻底破碎,苍穹裂开,大地撕裂。
“啊!”
惨叫声瞬间传荡而来,一位位强者,痛苦哀嚎。
李皓面无表情,只是一剑接连一剑,斩向两人,一人是女王,一人是映红月。
至于其他人……这群家伙,想什么呢?
我之所在,战天城所在。
什么孤身一人?
杀这些家伙,他懒得浪费精力。
两位圣人,外加数十其他强者出手,一瞬间,情况逆转,轰隆隆,一位位强者,被瞬间打爆,叫声传荡天地。
李皓一剑斩下,咔嚓一声,将女王手臂斩断!
女王此刻也是惊骇无比,骇然失色,怒吼一声:“你敢杀我?”
话落,一股强悍的银月之力,从空中席卷而来,女王再次调动银月之力,怒吼一声:“你别逼我彻底解封!”
李皓抬头看天。
眼神闪烁了一下。
女王……知道吗?
没想到,连自认自己是月神转世的女王,都只是棋子,你所谓的调动银月之力……根本不是你调动的,而是有人,一直在跟着你,监控你罢了!
平日里无所谓,你真要完全抽调,破碎封印……不可能的!
真悲哀啊!
而身旁的映红月,早就疯狂后退,抓住了飞剑仙和昊天山主,迅速倒退,想要逃走,李皓眼中精光闪烁,一剑杀出!
剑气弥漫天地,不止如此,这一瞬间,一枚枚神文浮现,化为一个个李皓,从四面八方浮现。
一条星河落下,环绕天地。
将四面八方封锁!
就在此刻,映红月微微变色之下,一咬牙,忽然,一股强悍的红月之力爆发而出,不止如此,他头顶八道血脉之力,陡然齐聚,震荡天地!
气血冲天!
而李皓体内的气血,也微微颤动了一下,剑气动荡了一瞬间,映红月已经趁着这瞬间消失,声音传荡而来:“李皓,此刻杀我,可不是什么好想法……”
李皓一声轻笑,忽然,一剑洞穿四方!
咔嚓一声!
虚空中,忽然,一枚神兵炸裂开,一连串的惨叫声传出,李皓轻笑道:“我帮你清除一些累赘,你们三人,继续游荡,这些累赘,我帮你解决了!另外……多谢你给我提供一些好处……多找点人来,还有,再复苏一些天地,最好能让一些弱小点的圣人走出来,杀了他们,我分你一点好处!”
此话一出,那些惨叫的人,都是心中一惊。
而正在遁逃的映红月,脸色微变。
就在这时候,一声闷哼,响彻天地。
女王看着李皓一剑穿透自己的咽喉,带着一些不可思议,带着一些疯狂:“你在逼我?”
这一刻,银月之力席卷天地!
李皓忽然抽剑而走,退后了一大截,笑了笑,有意思!
女王见他退走,眼神凶戾无比,此刻,只想和他同归于尽,压根不想收手,可是,之前抽调的银月之力,忽然有些不受控制,消散了许多。
她心中一惊!
怎么又无法控制了?
看李皓好像被镇到了,她心中骇然,也不敢表露,急忙遁逃,此刻的她,好像无法和李皓同归于尽,而李皓的声音却是在她脑海中浮现:“你的银月之力,会失控的,不要想着和我同归于尽,你……做不了主!”
什么?
女王心中一惊,李皓知道?
“跟着映红月他们……你们实力不够,再吸引一些强者过来,让映红月想办法,复苏一些天地,禁忌海都已经活了,一直压着,何必呢?我会再去找你们的!”
女王再也顾不得这些了,此刻唯有骇然,迅速遁逃,跟着映红月三人一起消失在原地。
而剩下的人,却是一个没能走掉。
此刻,被一位位战天城强者诛杀在原地。
一股强大的红月之力,开始弥漫开,而李皓,疯狂汲取这些红月之力,至于什么不朽之力、本源之力,他看都没看,只是汲取那些红月之力。
“其他的,你们的!”
李皓说了一句,一瞬间消失。
钻入了皓星界中。
身边,还跟着黑豹。
此刻,一进入皓星界中,大道雷霆反应速度比以往更快,一瞬间,汇聚成了大道雷霆,疯狂劈下,红月之力不断挣扎。
轰隆隆!
一股股大道之力,蔓延而来,李皓也不管这些,盘膝而坐,开始汲取红月之力。
一个个窍穴,再次被他开启。
李皓露出笑容,真好。
这些携带了红月之力的强者,才是最好的礼物,这么多不朽,携带的红月之力很多,此刻,大道之力汇聚,李皓开窍速度极快。
要不不修炼,一修炼,就得顶他三五年才行!
第二轮的36条道脉,被一条条开启,原本就开启了五六条,此刻,瞬间开启到了10条,没一会,就是15条,一直开到了接近20条左右,大道雷霆才消失不见。
李皓笑了起来。
“真好!”
20多位不朽,蕴含的红月之力真不少,只是可惜,如今自己实力强大了许多,开启道脉,消耗能量更多。
若是之前,也许一次就能帮自己开个几十条道脉了。
太多了!
这时候,他也捋清一些线索了。
“女王,只是傀儡……她不是真正的月神转世!不是二代月神!她只是平凡的人族……只是有人借她代替了自己,真正的月神,也许还活着!”
“空中那轮假月,未必是假的,也许……就是月神本体?”
“那封印中的呢?”
李皓想了想,也许,也是。
一分为二了吗?
有可能。
神国女王,自认为自己是神灵转世,还能操控银月之力,只是有人赋予她的罢了,她其实只是对方用来迷惑所有人的傀儡罢了。
月神,银月第一神灵。
我说,怎么这么弱小……而且,总是那样易怒,因为人家的确很年轻,年纪轻轻就有了强大的实力,受到了万人追捧,当成了神灵对待,能不飘吗?
真正的月神,绝对不是这样的。
之前,大家都觉得,她因为复苏,遗忘了一些过往,所以也没人在意,可现在……李皓断定,此人不是真正的月神,她还有其他道脉。
“所以,李家人和月神,有一些牵扯,甚至是合谋,谋划谁呢?谋划天下吧!”
甚至,红月的帝尊,都在他们的谋划中。
此刻,也许红月帝尊都不知道,真正的月神已经出去了,他头顶的银月,只是对方一部分本体吧?
“月神,也许……找到了大道宇宙!”
李皓看向宇宙深处,也许,某一个地方,就有一颗大星,和张安一样,这些人,都已经进入了皓星宇宙。
李皓眼中凶光闪烁!
大道宇宙,是我的。
银月之地,也是我的。
我不允许任何人,涉足大道宇宙,自己的老师,自己的朋友,自己的老大,都在此地沉眠,一旦大道宇宙发生动荡,彻底破碎了一些星辰,也许,那些人就彻底失去了复生的机会。
他们可以复生的!
人体道脉不止一条,只是他们的主星辰都炸裂了,可是,道脉那么多,这无数小星辰中,也许就有他们体内其他星辰。
他们,是可以复活的。
可一旦在这地方,被人涉足,破碎了无数星辰,那就可能彻底导致他们失去了复苏的机会,这也是李皓如今不太愿意,乱破碎一些星辰的原因。
别把自己人给弄死了。
“月神的本命星辰一定在浩瀚宇宙中……甚至……那所谓的先知神,到底是留下来监控女王的,还是其他?他的本命星辰,一直没有出现过……”
李皓心思浮动。
很快,身边有人声响起:“那些家伙都被诛杀了,刚刚若是全力以赴,还是有希望留下其他几人的,哪怕不能杀,也可以俘虏他们……为何……放他们走?”
九师长有些不解。
映红月可是李皓最大的仇人,结果,李皓并未全力以赴去追杀他,只是杀了其他人,包括女王也是,只是杀了追随的几位神灵。
现在,还有4人逃走了。
李皓,为何手下留情了?
李皓回头看向九师长,忽然道:“李道恒,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九师长一怔,许久,开口道:“很有天赋的一个人!从小到大,他都压我一头,我来战天城……就是因为想远离他!”
他轻叹一声:“他什么都比我强,也是李家我们这一代,最有天赋的!连剑尊,都曾亲自召见过他,他的天赋很强很强,我觉得,不会比那郑宇弱!”
“和他在一起,我很有压迫感,所以……当我绝巅的那一日,我就离开了剑城,来到了战天城,希望离他远一点,在战天城,找回信心,找回自我!”
李皓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他可能也是天王了……”
“对,不是可能,是几乎一定!”
九师长点头:“郑宇都行,若是他是背叛者之一,他有能量,没有沉眠,不可能没成天王的!”
李皓心中微动,可是,之前在镇星城遗迹,留下剑意的人,未必有天王之力。
难道……分身?
若是如此,分身居然都能留下不灭的剑意,此人就极强了。
“李家很多强者吧?除了跟随剑尊离去的一些,应该还有其他强者吧?”
“当然!”
九师长点头:“很多,剑尊就算带走了大部分人,留下的人,圣人起码有多位,天王也许也有……”
李皓沉默了一会,忽然又道:“九师长,我问你,若是剑尊离开,红月帝尊闯入,这封印,剑尊可以从外界开启吗?”
“星门都关闭了,肯定不行……所以封印应该剑城开启的。”
李皓吐了口气:“你说,是不是李道恒开启了封印?”
“什么?”
“他开启封印,封印了一位帝尊!”
李皓轻声道:“你觉得,这种事,他做的出来吗?”
九师长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能做出来,他胆子很大,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李皓眼神闪烁一会,又道:“若是一位帝尊,死在了银月世界,银月世界,会不会更强大?”
“那当然!”
甜爱鲜妻:帝少别太猛 小说
九师长点头:“帝尊强大无比,若是能将一位帝尊斩杀在银月世界,原本银月世界不太完善,也会瞬间完善!帝尊之力,若是顶级帝尊,其实都要超过整个世界之力,只是,这位红月帝尊,大概率不是顶级帝尊,也许只是堪堪进入这个层次,否则,封印难以封印对方十万年……”
李皓吐了口气,笑了:“还有,帝尊存在,会让世界自我诞生一些危机感,会出现天意,也可能会诞生大道宇宙,对吗?”
“这个……”
之前其实有过一些猜测,天地沉寂多年,也许就是为了孕育天地大道。
只是,没有证据罢了。
而此刻,李皓有了许多想法,开口道:“十万年前的银月世界,就算夺取了,就算成为帝尊,是不是也是最弱的帝尊?”
“大概……是吧?”
九师长无法确定道:“这个不好判断,不好说,因为距离帝尊太遥远了……”
李皓又道:“可若是诞生了天意的银月,诞生了世界大道的银月,吞噬了一位帝尊的银月,这样的小世界,还算是小世界吗?再炼化这个世界,是不是就成了顶级帝尊了?”
“大概……是吧!”
李皓笑了:“好大的魄力,好大的野心!”
李皓感慨:“此刻,我倒是有些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李皓感慨一声:“九师长,你比起你哥哥,差多了!郑宇更是!那红月帝尊,也是如此!这些人,野心再大,也只是想着,成为帝尊罢了,郑宇一生追求的,大概就是帝尊层次了……”
可有人,居然不是这么想的。
吞噬一个小世界有什么意思?
成为最弱的帝尊有什么意思?
我要养成!
养成新道宇宙,养成天意,养一个强大的,甚至不弱于新武主世界的世界出来,吞噬一位帝尊,稳固天地,再去吞噬世界!
那时候,纵然不如新武世界,差距也不会太大了。
再执掌新道,脱离新武控制,成为万道之主,哪怕比起人王,也不差丝毫了!
李道恒?
是你吗?
若是的话,那就真了不得了!
耗费十万年岁月,不是废物,也许人王他们,只是离开了数年而已,混沌时间错乱,也许在他看来,数年时间,成为了顶级帝尊,不弱于人王,也许……还能去红月世界分杯羹呢!
九师长隐约有些听懂了,不敢置信道:“你的意思是……”
“我只是猜测罢了!”
李皓笑道:“现在,还没足够的证据,但是,可以将你哥哥,往更厉害的地方去想!李家的人,剑尊亲自召见过,会那么无能吗?十万年都不出现……会吗?也许……人家一直都在默默看着呢!”
他笑了起来,看向宇宙星空深处,喃喃道:“也许……只是之前一直没能找到大道宇宙,当我找到的时候,他就进来了!”
九师长心中一惊,也有些骇然,朝宇宙深处看去,脸色凝重:“你是说……他修了新道,进入了皓星界?”
李皓心中微微一动,点头:“也许是,他可能重修了!如此说来,也许……他自废了战力?镇星城遗迹中,可能就是他本尊……”
想到这,李皓轻声道:“我才入合道,他呢?我应该是极限……但是,若是能得到天意加持,也许可以打破这个极限,但是需要天意强大……”
会是自己猜想的这样吗?
若是,这人比什么风云阁那位后裔,可要了不起的多。
比郑宇,也要更有能力的多。
连帝尊,都被他玩弄了。
红月那位帝尊,未必是剑尊封印的,剑尊若是有这个时间封印人家……一剑杀来,说不定就给杀死了!
越是了解这些顶级帝尊,越是能明白,他们有多强大。
一般的帝尊,比如力覆海爷爷那种,绝对不是剑尊这些人可比的。
李皓笑了,看向九师长:“映红月,会不会是李道恒的血脉?”
“嗯?”
九师长皱眉:“不可能吧?”
“若是……他何必杀你父母,剥夺血脉,凑足八大家血脉之力……”
也有道理。
李皓微微点头,“就算不是,映红月,也有可能是李道恒的棋子……”
说到这,李皓笑了:“这么说,我的仇人又多了一个。”
九师长沉默无声。
李皓吐了口气:“而月神,银月第一代神灵,第一的神灵……我想想……天帝和种子的关系吗?或者人王和苍帝的关系?神灵取代天意,成为种子,成为苍帝……而另外一位,成为天帝,成为人王!”
“而封印若是他启动的,银月本尊却是在其中充当封印,那代表……也许可以通过银月的本尊,自由出入封印!”
九师长微微皱眉,看向李皓,总觉得李皓想太多了。
李道恒……自己那个亲哥哥,真有如此厉害?
自由出入封印?
联手了月神,月神成为种子,成为苍帝,而自己那哥哥,希望成为人王和天帝这样的存在?
而李皓,却是愈加笃定这一切。
还有,歌谣,也许就是他传播出来的。
郑家,只是表面上的棋子罢了。
郑家的存在,一方面是为了给新武一个交代,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迷惑红月的帝尊……
星空剑,也许就是他带出来的!
只是还有一点,他为何要在孙鑫面前暴露自己?
在那位天星军副帅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呢?
若非如此,谁会知道,李家有人参与了其中?
这一点,如今还无法得到解释。
孙鑫当时不过是不朽罢了,李道恒,有必要在这位面前暴露身份吗?
或者说……越是真实,越是不会惹人怀疑?
以对方的性格,将假的银月置于空中,那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也许……就是对方的性格。
想到这,李皓开口道:“你哥哥,是否一直喜欢看人笑话?”
“什么?”
李皓想了想,开口道:“就是说,有时候做了一些事,大家不知道是他做的,但是他会主动告诉一些人,却是让人无可奈何……就是这种行为,你明知道他做的,却是没办法揭发他的那种。”
九师长走神了一下。
回忆起来一些往事。
许久,点点头:“嗯!小时候,他比我厉害,比我天赋强的多,却是总喜欢装弱,有一次……和一些玩伴私下斗殴,他把所有人都打了一顿,大家都知道,都看到了……可最终,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被惩罚了,长辈们告诫我们,不要总是欺负他!因为那时候,他很弱,可我们都知道,他比我们厉害……大家都很憋屈,可解释了,家里人也不会听的,不会相信……”
明明所有人都吃了亏,都被他揍了,结果,挨罚的却是其他人,而他,却是大家安抚关心的对象,这一点,九师长记忆犹新。
叹息一声,又道:“后来,他借口奋发图强,很强了,比我们都强,又把大家揍了一顿,这一次,长辈们还是没有惩罚他,因为……他说,他奋发图强,就是为了亲自报仇!长辈们又夸他,有仇必报,武道必争,不愧是李家好男儿!然后……玩伴们,还有我,又被家里收拾了一顿,这么多人,居然打不过一个病秧子……我父母都说,你帮着外人欺负你哥哥……”
那是何等的委屈!
李皓吸气:“多大的时候?”
“七八岁吧!”
“……”
李皓咋舌:“这手段……厉害啊!先是暗中打你们一顿,接着明面上打你们一顿,你们还被家长打了两顿……也就是说,被打了四次,却是一点没办法……”
九师长讪讪,是的,就是如此。
所以……他到了绝巅,剑城都不留了,直接走人,和那位在一起,太难受了,从小到大,他都是反面教材,而他的哥哥,却是所有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可是,小伙伴们,都很讨厌他,可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一刻,李皓笑了:“若是如此……他作出这种事,倒是正常了!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参与了其中,但是,我只是一个陪衬,真正的主角,是郑家人……也借机掩盖了许多东西,厉害!”
这一刻,他确定了。
李皓迅速盘算了一下,有些事,你确定了没用,说出去都没人信。
你去找郑宇,找红月帝尊,和他们说,人家当你是白痴。
李道恒?
我们知道!
小角色罢了!
还算计我们?
开玩笑!
我们一个帝尊,一个半帝,会被他算计?
怎么可能!
“郑家的少爷拖后腿……”
李皓忽然笑了:“郑宇不会这么说自己的,不会自认自己拖后腿的,可实际上,在你哥眼中,他就是个拖后腿的,拖所有人的后腿!自信、自傲、自满、自大!这样的郑宇,天赋又强,很适合成为明面上的反叛军首领!当所有人这么认为的时候,你说,最后,你哥出面收拾了残局,是不是大家都会感激他?也许……回归了新武,连人王都得刮目相看,因为大家都觉得,他忍辱负重,最终翻盘,拯救了银月,拯救了新武……”
九师长怔神:“他背叛了……”
“他若是说,他被控制了,之后脱离了控制,忍辱负重,击杀了郑宇,解决了红月帝尊呢?知情者全部死了,谁能证明他真的背叛了?”
九师长走神了一瞬间。
许久,点头:“若是他真的解决了郑家,解决了红月帝尊,让银月再次复苏,让星门开启,回归了新武,大家会感激他的!拨乱反正,不愧是李家麒麟儿!”
这一刻,他有些相信了,因为,那是他哥哥,从小到大,他都是如此做的。
所有人,都会夸他的!
只是,此刻,心情愈加复杂了。
若是按照李皓所说,自己那位兄长,甚至比帝尊都要可怕……怎么可能呢?
“那……李家其他人呢?”
他忽然问了一句,李皓轻声道:“死了啊,死光了!”
“什么?”
“被他杀了啊!”
李皓平静道:“多正常,李家人肯定是知道一些情况的,包括封印的事……”
九师长愣了一下:“不可能……”
说罢,忽然道:“若是都死了,你……外界的李家血脉,如何来的?”
“第一,他留下的血脉。”
李皓笑了,“第二,随便弄个李家人带着星空剑走出,又不是都知道情况。”
“第三,剥夺一些死人的血脉,随便弄个人,转换一下,对强者而言,很难吗?”
“第四,也许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李家血脉,只是星空剑上残留了一些剑尊气息,转换了一些人,真正的李家血脉,为何无法操控星空剑?”
“什么?”
九师长再次一怔:“星空剑不是一直在你手中……”
“我用星空剑,和血脉无关!”
“……”
九师长彻底懵了。
李皓笑了,龇牙咧嘴:“若是如此,想必,李道恒也很意外,星空剑,居然被人使用了……”
这一刻,李皓笑的开怀:“我老师,真厉害!”
和你老师有啥关系?
李皓却是笑而不语,因为,我用星空剑,从一开始,就是因为五禽术啊!
五禽术,能用星空剑,至今李皓都没想明白。
为什么呢?
这和血脉无关!
老师也能用张家的刀,不能说老师有张家血脉,五禽术,打破了一些血统的限制。
五禽术,对应了五种势,对应了五行大道……
也许和大道有关!
种种念头,再次浮现,李皓看向五行区域,有些想念了,老师,你何时能复活呢?
若是你还在,也许我会更轻松一些呢。
还有,大道和势,应该会有更紧密的联系,李道恒一直不能找到大道宇宙,也许和势有关,也许对方之前根本没在意势的出现。
直到自己和老师,用势,进入了大道宇宙。
势,源于天地!
道,源于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