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愛下-第兩百九十五章 託世自涉牽閲讀

Home / 仙俠小說 /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愛下-第兩百九十五章 託世自涉牽閲讀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长孙廷执三人听罢张御所言,心中不觉惊讶,可仔细想了下,又觉理所当然。
因为这个结果不仅可与长孙廷执所言相对应,也可以解释他们所遇到的各种情形。
邓景略作沉吟,道:“若是有此生灵,那多半层境极高,否则我等就不会我等无所感察了。”
张御道:“御以为,此生灵层次,当是在我辈之上的。”
长孙廷执三人对此不曾感到意外,在听得关于这个生灵消息的时候,他们便已然有此等猜测了。
竺廷执看了眼面前那如同凝聚气雾一般的门户,目光似乎深透入其中,他道:“此前我等遇到了这些的纯灵生灵攻袭,并试图同化于我,而今打开了门户,这等上层生灵,会否与我天夏有威胁?”
张御语声平稳道:“若整个纯灵之所乃是一个生灵,那么其所要同化之物便是现世了,但是御以为它不会这般做。
不说我等有诸位执摄在上,它还做不到此事,便说现世之中处处浊潮,这生灵若能克压身躯之中的浊潮已然算不差了,可没有那个胃口再把现世吞下去。。
似若我辈修道人,应该更不感兴趣。最早我等进入此中,所遭受的攻袭也不过是部分纯灵生灵的本能敌视,可那不过是天然排斥了,待我等运用神异力量后,便不再遭遇此事,这已然可以有所证明。”
长孙廷执三人都是以为然,这里的道理也能看明白,因为有着力量层次上的差距。所以这等生灵根本不会来盯上他们,也不会视他们为威胁。
三人各自思考过了一会儿,长孙廷执才是缓缓道:“但若是控制了此物,是否就等于控制了整个纯灵之所呢?”
张御想了下,道:“若能如此,那自是可以的,因为这个生灵相当于纯灵之主宰,而其余底层次的纯灵生灵,当也不过是其延伸罢了,若是能驾驭此物,就算不能全数控制这些生灵,大部分当无问题。
可诸位廷执当也知,上层生灵的话,需得几位执摄出手方能降伏,但若此物不来攻袭我等,诸位执摄也是不会主动出手的。”
长孙廷执点点头,又言道:“上层生灵我等制约不了,但是低一个层次的,想必应该是可以制约的。”
张御知他对于生灵探研方面算是十分擅长,道:“长孙廷执可是想到了什么么?”
长孙廷执道:“只是暂且有一些想法,还待接下来加以验证。”
最开始他的目的弄清楚纯灵之所,并且利用里面的纯灵生灵造成合适真修之间的沟通联络之物。
福星嫁到 小说
现在他已经找到了合适可用的生灵,但是除了这个想法之外,他又有了更多的灵感,想进一步控制里间的其余生灵,好做出更多的成果。
这也不是妄想,因为纯灵生灵千变万化,道理上只需要通过一定的力量引导,那么就能让其变成他所想的模样。
只是这里面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克服,比如纯灵生灵在进入现世之后会有怎样的变化,比如内层、外层的不同情形怎么解决。
再比如浊潮的影响怎么克服,或是这些生灵携带在身,法力会否侵染,会否反过来受影响?大规模的纯灵生灵出现是否导致更多变数等等。
这种种情况都需要他来解决,也就是他玄尊,一人之能足以抵亿万之人,短时间内就能拿出可行的成果,还能对未见之事加以预判,得悉哪些能为,哪些不能为,知道哪条路才是最正确的。
否则放到下面用笨办法一条条去琢磨尝试,哪怕人力物力再是充足,却也要一步步来,那数十上百年也未必能解决此事,运气不好的话,还可能耽搁更久。
张御思索了一下,纯灵之所的现在无疑对天夏是一个大宝藏,或许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说不定能找出更多针对元夏的办法,终究元夏才是眼下的大敌。
他道:“长孙廷执放手去做好了,这里的事我会与首执说明的。”
长孙廷执打一个稽首。转头又往向那座立在大殿之中的门户,道:“下来我等恐怕仍要打搅张廷执一段时日了。”
天夏外层,虚空壁垒之中,裘少郎在自家老祖催促之下,每隔半月就要去一趟墩台,并且还必须在此停留数日。
他很不喜欢此间清冷,而且墩台这地方几度爆裂,他每次到这里都是提醒吊胆,要不是自家老祖的关照,他根本不想到这里来。
傲世神尊
虽然来了天夏只有数十天,可是天夏这座虚空壁垒之内的诸多享用远远胜过元夏,进入了这里,却是如同脱去了枷锁,他可以放纵自己,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只要不去针对天夏,天夏便不会来理他们,元夏更是管不到他们,所以无比惬意。
当然天夏的东西也不是白白给他们享用的,是要用宝材来换的。
好在宝材这东西对于元夏来说没什么值当的,元夏三十三世道,每个世道占据一片星团,其中地星无以计数,宝材要多少都有。
但是因为他道行就这么高,所以运用镇道之宝诸仙渡的权柄也少,不可能一气运送太多过来,导致他每过一个月都要运送一趟。
他嫌弃这太过麻烦,于是在曹管事的建议下,索性将自己掌握的一件上乘宝器抵在了天夏,用此换成兑贴。天夏在元夏的使可拿兑贴随时去往明觉世道换取宝材,再由天夏自己运送回来,如今两边都是省力了。
至于里间的损折出入,他一点都不在乎,只要不耽搁自己的享受,这点点耗损算什么?
他在天夏乐而忘返,一众仆役自然也是跟从。常松这次也是跟随裘少郎前来之人。得来天夏,他也是激动无比,并几次三番问询那雪芝,透露出留下的意愿,但是被告知兑数不够,不可能因为他来天夏就把他留下来。
为了凑足兑数,他只得去其世道弟子的随从那里想办法。
我管漂亮你管帥
奈何这些人人数有限,而且很多都是立下了誓言,只有少数人才得被种下魔物,所以他发现自己到来天夏后发现是被限制住了,这个时候若在元夏,说不定已然凑足兑数了。
为此事,他也是向着同来此间的曹管事抱怨,后者冷笑道:“小子,若是似你一般,人人到了天夏都想着留下,那兑数还有何用?所以这规矩是必不能坏的,固然此刻难以行事,可只要跟随在裘少郎身边,找个机会讨要个百数人口都可,还怕以后做不成此事么?”
常松一想也是,可他还有个担心的地方,道:“我就怕日后太过得少郎看重,让我立誓。这样我便难以摆脱了。”
曹管事冷嘲道:“你以为谁人都可以立誓的,唯有修为到了我这般境地,还需立下大功才得立誓。一旦立誓,就意味着是裘氏自己人,你这般功行岁数根本不值得来拉拢。”
常松没有因为被贬低而动气,反而奇怪道:“曹管事,晚辈记得你是立下过不少功劳的,功行也是足够,可为什么……”
曹管事呵呵一声笑,道:“那是因为立誓法仪是效忠的裘氏,而非是裘少郎,你懂了么?”
常松恍然大悟。
正是因为曹管事裘少郎用的顺手,还得信重,所以才不能让其听裘氏的。听了此言,他心中也大约明白了,自己未来的路数,也应该效仿曹管事才是。
去了这个担忧,他心中也是浮躁顿去,决定沉下性子慢慢积攒兑数,同时尽可能利用在元夏的便利,增加自己的道行功行。
时岁流逝,一晃又是半载,已然到了天夏年末。
张御这些时日来在清玄道宫之中定坐,当中时不时去往纯灵之所,积蓄自身的力量。
这段时日来,天夏局面相对平静,只是这一日,他感应了一丝异样变动。目光睁开,往某处看去,却是诸位执摄又是扶托了一处天地出来。
自与元夏停战以来,诸位执摄扶托的世域差不多是半年一个。
一开始如壑界、屹界等地,都是他主动进入传授法门并加以教化,不过现在随着扶托世域增多,玄廷应对此事已然有一定的经验,用不着回回都是由他来出面了。
但是每一次扶托出新的世域,他都会进去探查一下,看那最后一枚大道之印是否会遗落在此,找不到也没什么,这等事情只能看机缘,根本急不来。就算找不到,能找到其他的大道之印碎片也是好的。
不过这一次,他待看到这个天地时,心中却是略显讶异。
因为此回被扶托出来的世域与以往的那些有些不太一样。
过去那些世域无论怎么变化都是现世之映照,正如天夏为元夏之映照一般,可这一回,或许是连通了纯灵之所的缘故,这导致从源头上有所变化,似乎是两者兼有,且偏向纯灵之所稍多一些,意味这是一处神异力量笼罩的界域。
他其实并不排斥这等变化,反而乐意见到的。因为变数一多,就有可能出现更多通向上境的道途。
不过凡事有利有弊,变数增多的时候,也意味着不需要他们主动去勾连,此世或能自行连通纯灵之所,从而得有上层力量。
过去每一处被扶托的世域,他都会作以查看,这次也不例外。他念头一转,就朝此投入进去了一缕气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