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笔趣-第兩百九十七章 穢機可收拾熱推

Home / 仙俠小說 /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笔趣-第兩百九十七章 穢機可收拾熱推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透过那一层迷雾,可以看到上百个蹲伏在那里的灵性生灵,那些浓烟就是从其身上的孔洞之中冒出来的。
这令他不禁想起那个巨大的纯灵生灵。
而眼前这东西,他透过遮挡的迷雾,可以看到每时每刻都有人往外显的炉膛之中添加各种黑褐色的矿石。
而这些东西则是吞噬的其中的精华灵性,而排挤出的残余灵性力量则以其为中心,向外辐射出去,并形成了百数个稳定的灵性池,形成了一种有序的循环,而不像野外的那些灵性一般散乱飘渺。
有序的环境则是可以被正常利用的,城市之中小工厂和居民点分布,很明显就是围绕这上百个灵性生灵而展开的。
不过这只是在他眼中是如此,在寻常居民的眼中却不是这样的,在他们看来,驰车也只是驰车,只是金属木料皮革的包裹,不存在什么灵性变化,而眼前这些巨大的灵性生灵,也只是一个个冒着浓烟的工厂而已。
“道师先生。。”身旁有声音响起。
张御看看去,见是方才与他说话的那名中年男子,此刻面带笑容,带着一丝自豪感说道:“这是我们临惠市的辐灵工厂,我们城市之中的各种动力都是依靠它,它就好像城市的心脏,而那些向外辐射的管道则便是血管,也就是这上百家辐灵工厂,才撑起了城市近千万的人口。”
或许是逐渐接近了城市,也可能是刚才祝仪起了作用,这个刚才与他说话还略显结巴的男子精神变得高亢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样忐忑不安。
张御道:“你是工厂的人?”
中年男子不自觉抬了下胸膛,道:“对,我是恩仁辐灵工厂的采买员,这次受委托去虞南市。”他忽然心有余悸道:“这一趟路可真不好走……”
这一刻,他好像又变成了此前那个谨小慎微的人,在念叨了几声,道:“先生知道的,离开城市聚集地总是让人不安……”不过他很快振作起来,道:“但总算又是回来了,还要多谢道师先生给的祝仪。”
安意淼 小說
张御在过来之时,其实并没有看到所谓城市,入目所见都是一片荒地,对于这个情况他其实有所猜测,也没有贸然开口去问,有些东西可以慢慢了解。
随着驰车逐渐接近车站,车上的乘客神情也变得慢慢轻松了起来,在下车之前,接连有几个人上来跟张御进行道谢并道别。
待驰车停下之后,他与一众乘客出了车站,这里的人流逐渐多了起来,看到他身着道袍,有许多对他致敬行礼,可也有许多人躲在远处观望,目光躲躲闪闪。
他还注意到,车站之内有一些明显是维持秩序的卫队投来不善的目光,但并没有上来做什么。
一剪相思 小说
这几种不同的态度让他若有所思,目光一扫,就来到了车站一边售卖店中,并买到了一份这个城市的地图。
地图上对于整个城市的布局有着详细的罗列,一眼之后,他便留意到了一处标注为“道庐”的位置。
如无意外,这应该就是厉道人等五人传下了道法之后,这些修道士在凡间推动出来,也是方才那些称呼他为道师的原因。
他决定第一站去这里看看,修道人掌握力量,当能了解各种各样的情况。
他能察觉到,那股力量对自己形成了一定的干扰,不过自身伟力并不曾失去,有些地方不能一望便知而已,这没什么妨碍,大不了自己亲自勘察就是了。
反正他只是气意到此,并不会耽搁他正身做什么,总能寻到合适的时机回转的,而且此法世域的发展也令他很感兴趣,其中的长处天夏或许也能加以吸收。
他转身而行,出了车站,只是一步之后,就来到了地图上标示的道庐之前,地图上只是一个小点,但出现在面前的却是一个巨大的穹顶建筑,但是外表却很朴素,只是粗粗打磨的十二根高大石柱于正面一字排开。
可以透过正门直接望到内里,里面是一个占地颇广的广场,此刻出入之人非常之多,而多数人衣着简朴,皮肤粗黑,有些手和头面之上还带着来不及擦干净的污渍,看得出多是底层之人。
最強複製 煙雲雨起
他与人流一同走入进去,见广场后方有十几名身着道袍的男女正拿出一张张符纸,点燃之后投入一盆盆符水之中,并分发出去,喝下去的人面上很快多了一丝红光,对着那些着道袍之人致谢之后,放下一枚硬币,便脚步飞快的离开这里。
这些人排成了六条长队,显得非常有秩序,只是这么多在一起,难免语声嘈杂,但似这一点也没有影响到那个着道袍之人。
张御见这些忙的不可开交,便等候在了一旁,没有上去打招呼。他也没有贸然插手,因为他清楚,有些事惯性很大,贸然改变既有的处置方式并不是妥善的方法,就算要帮忙,那是在问清楚情况之后的事了。
而这些男女道人却是一直忙碌到了深夜,当中很少停下,即便到了晚上,依旧很多工人模样的人过来找过来。
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工作的晚,但显然第二日还要很早上工,有的人甚至想累到想一头栽倒在大厅的空地上,但是这些人显然很尊重这些道师,又被同伴一把搀住,勉强振奋起精神离开了。
这些男女道人倒是不见任何疲累,他们此刻才是留意到了张御,有一名中年道人上来一礼,道:“这位道师,我们方才未曾见到阁下,实在是失礼,还望勿怪。”
张御见礼数都是天夏那一套,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也是回了一礼,道一声无碍。
中年道人道:“此间风大,请阁下到里间一叙。”
百戰學霸
张御称谢一声,跟着其人来到了后厅,这里的摆设同样很朴素,没有多余的装饰,请了张御坐下后,一个年轻弟子端了两杯车水上来,并询问张御是否需要进食,张御婉言谢绝之后此人也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了一旁。
方才对话之中,已是这个中年道人名唤巍桉,这刻此人打听道:“张道师来临惠市不知需做什么,可有我们需要帮衬的地方?若有尽管开口,不过张道师此番若是想在此处长驻,恐怕来的不是时候啊。”
张御道:“为什么这么说?”
巍桉叹了一声,道:“情形很复杂,一言两语说不清楚,简单的说,是那些工厂主并不欢迎我们。”
那一个年轻弟子这时忽然不忿插嘴道:“还能是什么?我们妨碍到他们赚钱了呗。”
张御问了几句,通过巍桉等人的回答大致弄明白了这里的事。
因为整个天地被庞大的灵性所包裹,得以出现了各种灵性生灵,寻常人通常是察觉不到这些生灵的,可一旦有了认知,则很可能会被其同化。
上层统治者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故这两百多年以来,便就有意识的开始隐瞒灵性生灵的存在。
而一群感应天生敏锐又能守持自身之人,则是利用灵性生灵打造出了一批可为人所利用的灵性造物出来,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灵性造物的推广,这使得整个世界的人口在过去这两百年中翻了几倍。
可寻常人虽然不知灵性生灵,却不等于寻常人不会受到影响,特别是灵性无时无刻不在侵染着他们,使得许多人低沉消极,一副郁郁模样,而当侵染到一定程度,仍旧是有被灵性同化的可能。
腹黑少爷 汐悦悦
这其中在各地驻守的道师起到了相当关键的作用,因为符水可以洗练去灵性,保证大部分人能存活下来,这使得他们一度受到各个国家得推崇。
但现在不同了。
“据说上面研造出了一种药,只要服下就能洗练灵性。”那年轻弟子撇嘴道:“当然为了隐瞒真相,他们只说只要服下就能享受快乐,有振作情绪的作用。还有人鼓吹什么这东西将来会像盐一般,成为一种生活必需品。”
张御点首道:“难怪了。”道师只是象征性的收取一点费用,用以维持日常消耗,许多底层人并不需要去服药,这意味着上层失去一笔财源,自便成了碍眼之人了。
那年轻弟子道:“就是这样。以前那些上层人待我们恭敬得很,现在有了代替品后,恨不得我们能远离他们的视线。”
巍桉道:“市里最近在讨论取缔道庐,不止我们这里,南方几个城市据说也是如此。可是没有了我们梳理化解灵性,只靠一些药物是起不到多大作用的。”
年轻弟子对张御道:“老师和他们说了这里面的利害,可是他们认为我们是危言耸听。”
巍桉叹道:“过两天我再去试试吧。”
年轻弟子愤愤道:“他们不会在乎的!老师,他们自认已经有了自己的武力,哪怕没有我们自己也能做好这些,我们在只会妨碍到他们赚钱,他们正迫不及待把我们赶出去呢,依我看,还不如早点,管他们死活。”
巍桉摇头道:“不能这么想,要是真出事,他们也是不会有事,他们可以倚仗财力去到别的地方,但是那些工人和寻常市民却是走不掉的,到时候受到最大伤害的仍旧是他们。”
张御思索了一下,道:“巍道师,道庐中的人都在这里了么?”
巍桉道:“有几个今日不在。”
张御道:“那此刻能否把他们唤来呢?”
巍桉看了看他,虽然不知道张御要做什么,但是他能感觉这位来历不简单,或许能给事情带来转机,他想了想,道:“好,我这便去唤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