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第一零二九章 忌憚熱推

Home / 歷史小說 /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第一零二九章 忌憚熱推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心下感叹,也终于明白为何锡勒人能在漠东生生不息至今。
锡勒和大唐的骨子里有同样的品质,也许在没有外敌的时候,自己人为了争权夺利会互相攻击,可是遭逢外寇入侵,他们同样都能够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而联合起来。
这是流淌在血脉之中的品质,却非所有民族都拥有的品质。
秦逍只希望锡勒人和大唐永远不要成为敌人,这两个民族一旦发生战争,必将是尸骨如山。
秦逍心中感慨,但贺骨人却都是振奋。
贺骨与步六达本是盟友,但双方的结盟是为了对付真羽人,谁也不敢保证图荪人大军压境之时,步六达会出手相助,而且步六达远在黑森林,得到消息再经商议出兵,这场战事只怕已经结束。
但步六达人终究还是赶来了,而且派出了他们最精锐的不死军。
强援赶到,可敦虽然心中欢喜,却也是生出忌惮之心。
察敦夜袭过后,到今天也不过第四天,从铁山派出最快的马,日夜兼程,中途不眠不歇,赶到黑森林的步六达汗帐,至少也要两天以上的时间。
而步六达接到消息之后,肯定还要召集各帐首领商议,然后再派兵支援,短短四天根本不可能抵达。
可敦精明过人,知道在贺骨汗帐肯定有步六达的耳目,遭受袭击之后,肯定有人立刻放鹰通传消息,而步六达接到消息之后,当机立断,迅速出兵,这支不死军也必须日夜兼程马不停蹄,才有可能在这个时间赶到。
也就是说,步六达那边自始至终一直派人在监视贺骨汗帐,而且暗中早就建好了情报输送。
但可敦随即使释然,必将在黑森林那边,贺骨也没有少安排耳目。
不死军清一色皮胄在身,腰佩马刀,手持长枪,背负弓箭,而且面上清一色戴着铁质的骷髅面罩,看上去狰狞异常,宛若地狱来的一群恶鬼。
步六达作用黑森林,拥有大量的木材,就像贺骨人擅长锻造贺骨刀,步六达人制造弓箭的技术也是当世顶尖,不死军的每一名战士,都是绝对合格的弓箭手。
真羽的骑兵,贺骨的刀手,步六达的箭手,漠东最强的三支军团此刻布阵于嘎凉河东岸,面对来势汹汹的图荪大军。
契利汗显然也没有想到争斗百年的锡勒三部竟然在这一次抛开了部族的恩怨,共同抗敌。
中路的贺骨军精锐尽出,甚至将部族中的青壮全都抽调过来,自然是一块硬骨头,而真羽部上万名骑兵严阵以待,实力自然也是不弱,至于锡勒联军的右翼,虽然只有六七千人,但这其中的三千不死军,那是真正的硬骨头,要从右翼突过去展开包抄,除非不死军全军覆没,否则图荪兵马根本不可能越过雷池一步。
之前真羽军及时赶到,契利汗自然是看在眼中,意外之余,却也早就看出锡勒联军右翼薄弱,和手下部将做了部署,主攻中路,而联军左翼的真羽军,不用急着突破,只需要让他们陷入苦战,托住真羽军无法向中路增援。
他的致命杀招就在联军右翼。
决战开始,猛攻联军右翼,以最快的速度突破联军右翼防线,尔后迅速包抄,联合中路兵马共同摧毁贺骨军,只要将贺骨军击溃,那么这场大战胜败就已经决定。
如果此战能够同时击溃贺骨和真羽两路兵马,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如此一来,不但可以迅速占领铁山,而且真羽部元气大伤,铁瀚便可以引军东进,攻占铁山的大军便可以与太阳汗的主力兵马两面攻向真羽部,也许在短时间内就能诛灭锡勒三部中的其中两部,一旦达成,步六达部也就不足为虑。
他计划的很好,但步六达不死军及时赶到,这让契利汗瞬间明白,自己的如意算盘可能要泡汤。
自己麾下虽然已经超过五万兵马,但锡勒联军此刻的兵力已经不下四万人,在兵力上并不处于绝对的优势,这一战一旦打起来,鹿死谁手还真是尚未可知。
他神情凝重,可敦的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平淡,高声道:“契利汗,你远道而来,如果只是为了一副战甲,我可以保证,一个月之内,我会派人给你送去一副精铁打造的绝好战甲。铁山是贺骨的圣山,也是锡勒人祖先留下的土地,我们是锡勒的子孙,当然不会让外人登上我们的圣山。你刚才有一句话说的并没有错,锡勒和图荪都是放马牧羊的草原人,我们之间本不应该血流成河。多少年来,我们之间并没有发生过你死我活的惨烈之战,可是如果契利汗非要破坏和平,锡勒人也绝不会退缩。”
虽然锡勒三部横亘在前,但图荪大军的实力不在锡勒联军之下,契利汗依然有底气,笑道:“战甲自然要,可敦可愿意跟我一起走?”
“契利汗如此执着,我很感动。”可敦妩媚一笑,抬手用马鞭子指着嘎凉河面:“既然要迎亲,契利汗就带着你的迎亲队伍渡过这条河,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陪同契利汗一同过来的千夫长塔塔博尔听得可敦语气之中带着挑衅,凑近低声道:“契利汗,他们的兵马比我们少,陷在直接杀过去,必能大获全胜。”
“我只怕过河不成,他们万箭齐发,到时候死伤惨重。”契利汗淡淡道。
塔塔博尔嘴唇微动,没有说话。
他毕竟也是久经战阵之将,虽然粗勇,却也不是没有脑子。
嘎凉河的冰面肯定是被破坏过,现在肉眼可见只是薄薄一层,战马踏上去,立刻便会陷入水中,一旦全军冲锋,结果只能是后队挤前队,人仰马翻,而且对面的锡勒联军严阵以待,无数弓箭手蓄势待发,分明是要趁着图荪骑兵过河的时候,立刻射杀。
虽然以图荪大军的实力,最终冲到对岸不是问题,但在登上对岸之前,肯定是死伤惨重。
在之前的计划之中,贺骨军全部动员起来也不过两万之众,再加上他们的汗帐遭遇袭击,士气低落,图荪大军杀到,就像是雄狮撕咬受伤的猎狗,征服贺骨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让图荪人意想不到的是,短短几日之间,锡勒人竟然能够迅速调动起来,真羽和步六达竟然也出并及时赶到参战。
这与事先的计划完全不同。
虽然在兵力上还略占上风,但这一战到底谁能笑得最后,没有任何人能说清楚。
只有贺骨军在对岸,图荪军就算付出惨重代价,也会毫不犹豫地渡河。
但此刻对方阵型完整,此刻图荪军渡河而战,遭到袭击,阵型必然散乱,局势反而对图荪军大大不利。
可敦见得塔塔博尔向契利汗低语,娇媚一笑,大声道:“契利汗,看来……你麾下的勇士是不敢过河了?”
“可敦想要将我们阻挡在贺骨境外,但嘎凉河西岸五十里地之内,依然是贺骨部的领地。”契利汗也是笑道:“我军脚下的土地,正是你们贺骨部的领地,你要将我们敢出去,应该是你来渡河。”
“不错,你脚下的土地也是贺骨部领土。”可敦含笑道:“所以你们现在是客。草原人对待客人都很热情,也会礼让客人,既然你是客人,就该让你们先。”
塔塔博尔跃跃欲试,握刀在手,低声道:“契利汗,那头母狼一直在挑衅,我们杜尔扈的勇士不能被人嘲笑。我愿意带人先冲过去。”
“情况已经有了变化。”契利汗神色依然镇定,低声道:“锡勒人是来拼命的,我们未必能够取胜。”瞥了塔塔博尔一眼,更是轻声道:“你可知道,如果战败,会是怎样的后果?”
塔塔博尔一愣,契利汗轻叹道:“如果这次真的战败,大汗这么多年的心血,可能就会葬送。一头受伤的雄狮,会让徘徊在侧的鬣狗们生出觊觎之心,甚至…..会将雄狮撕成碎片。”
塔塔博尔瞬间明白过来。
一諾傾城
如今的杜尔扈部,当然是草原上最强壮的雄狮。
宇崎醬想要玩耍
也正因如此,太阳汗才敢出兵侵入漠东。
契利汗统帅三万主力大军前来,再加上诸部想要在此战中表忠心获得利益,狐假虎威前来助战,这才凑出了五六万人,可是这支大军中至少一半不是真的甘心跪倒在铁瀚的脚下。
即使是契利汗直率的三万兵马,真正的杜尔扈兵马并不多,亦是从各部征调。
腹 黑 少爺 小 甜
如果这场战事失利,图荪军受到重创,那么所有人的怨恨都将投向铁瀚,铁瀚在漠南的统治必将受到动摇,威严扫地,甚至诸部会纷纷起事,只凭借杜尔扈本部兵马,根本不可能应对整个漠南诸部的叛乱。
契利汗能够成为铁瀚的重要臂膀,并非愚蠢之徒,看得深远,知道这一战如果胜了,铁瀚的声威自然如日中天,一统大漠的野心很可能真的会实现。
但同样,一旦失利,很可能会给杜尔扈部带来灭顶之灾。
这是一场豪赌,要不要过河,对契利汗来说当然是一个极其艰难的抉择。
“听闻锡勒勇士骁勇善战,今日锡勒三部的勇士全都到来,还真是很热闹。”契利汗大笑道:“可敦邀请我渡河,但我知道,一旦渡河,我们必然是兵戎相见,结果也将是血流成河。”顿了顿,才道:“可敦,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可顿是否赞成?”
可敦问道:“契利汗有什么想法?”
“既然都是勇士,总要分个胜负。”契利汗道:“不过没必要全军厮杀,我有一个可以流血少,但能够分出胜败的好办法。”
———————————————————-
ps:第三更搞出来了,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