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修仙就是這樣子的-第一百章 劍,豈是如此不便之物推薦

Home / 仙俠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修仙就是這樣子的-第一百章 劍,豈是如此不便之物推薦

修仙就是這樣子的
小說推薦修仙就是這樣子的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浓雾笼罩,雾桥翻滚,四下皆是茫茫一片,冒尖的三座高峰半遮半掩,好似仙境中描述的隔世孤岛。
[你已中毒,经判定,致幻,感官敏锐降低,精神-10、耐力-10]
红色诡云阻路,翻滚着发出怪叫。
陆北停下脚步,落在廊雾县的河岸口,望着红云中密密麻麻的光点,双目如电绽放金光,将其内景光看了个清清楚楚。
金光来得快,去得也快,堪堪落地的佘儇只觉心弦一颤,便再也察觉不到什么。
不等她开口,陆北指了指身后,说道:“云中的怪鸟身披蛇鳞,羽翼半秃,是蛇龙教炼制的一种毒蛊,后面皇极宗的追兵赶至,你选哪一个?”
“我不想和臭男人交手。”
佘儇轻灵起身,挥拳破开阻路空气,速度更上一层,势如流星般冲入红云之中。
追击的九名皇极宗弟子,管事黄贺有先天修为,但佘儇丝毫不担心陆北,清楚这货属牲口的,单是拳脚蛮力就能把先天境修士治得服服帖帖。
轰!
黄贺从天而降,炮弹般轰然落地,方圆三丈之内的青砖腾空而起。随其冷哼一声,劲气爆发,所有悬浮半空的青砖一瞬爆碎,混杂潮湿泥土撒落在地。
“姓丁的,你倒是接着跑啊!”
黄贺狰狞出声,一副反派BOSS出场的标准画风,只可惜身后的小弟不给力,呼哧呼哧赶至,喘的跟狗一样。
“原来是皇极宗的黄老板,有礼了。”
陆北抬手指向红云方向,佘儇大杀四方,每一秒都有大片秃毛毒鸟凌空坠下:“玄阴司办案,皇极宗可有兴趣联手,到时候功劳算你一半。”
“办案?!”
黄贺嗤笑一声,他一不瞎二不傻,佘儇在半空对着空气连连输出,如果这也算办案,那他和身后的兄弟每晚在红袖阁奋勇杀敌,岂不是功在社稷,利在千秋?
笑死人,不要脸也得有个限度。
“姓丁的,是非善恶自有公道,再怎么胡搅蛮缠也没用,黄某不想落个以大欺小的骂名,乖乖随我回去认罚。”黄贺嘴上说着不想欺负人,脚下不停,面带森然冷笑朝陆北大步走去。
“唉,丁某好话说尽,黄老板执迷不悟,那就得罪了。”
陆北无奈朝黄贺走去,都看到了,他以理服人,对面蛮不讲理包庇罪首,他出于自保才无奈反击,事后皇极宗可不能颠倒黑白反将污名扣在他头上。
相隔五丈,两人默契加速,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极速撞在一起。
伴随震天巨响,无边气浪朝四面八方滚滚铺开,县门前的青砖石地湖面般荡开波澜,一块块青砖抛至半空,猛地爆成粉碎。
浩瀚之力余势不止,七八名皇极宗弟子挥舞气墙阻挡,惊得快速后退。
轰!
恰似寒光遇驕陽
一抹身影砸至脚边,嵌入砖石地面,崩开一道道枝杈裂纹。
惜花芷 空留
记名弟子看清自家管事被一拳放飞,倒吸凉气,后退步伐更快三分。
“怎么会!不可能啊?”
黄贺傻眼从坑中爬起,目瞪口呆望着徐徐而至的陆北,先天境打抱丹境,为什么是他被一拳抡翻了?
他可是体修啊!
见黄贺匪夷所思的表情,陆北好心为其解惑:“色是刮骨钢刀,黄老板腿软脚乏,腰虚无力,丁某劝你回去修养两天,避开自家小姨子,免得以后再丢人现眼。”
“呸,你是不知道先天境有多持久,别说我小姨子,就是大姨子来了也……等会儿,我哪来的小姨子?”
身坠幻境,黄贺的战斗素养没有下滑,但思维反应绝对跌了不止一层,自觉颜面大失,摸出一对拳刺戴上,身形陡然消失,加速冲拳,刹那间出现在陆北身前。
锵!!
金铁交鸣,火花迸射。
陆北持刀挡住拳刺,以快打快和黄贺战至一处,光影交错,身形捉摸不定,打得黄贺有力无处发,几次运气不稳,憋屈得险些咳出血。
这小子有问题!
黄贺抽身后退,警惕望向陆北,速度比他快、力量比他强,偏偏招式诡异,每一击都卡在他发力的关键节点,不上不下就很难受。
修罗神帝 小说
“我知道了,你是妖修!”
“不错,黄老板好眼光。”
陆北余光瞥见佘儇将红云清理只剩最后一小片,不再藏拙,单手引刀而上。
金、木、水、火、土,无色光轮在他脚下铺开,而后风、雷两柱从天而降,一经交汇,瞬间化作五行八卦的阵图,将黄贺定在正北方的坎卦上。
坎卦为水,阳数为二。
前有危,后有险,进退两难。
凶。
刺目白光冲天而起,黄贺只觉无可匹敌的剑意撕碎空虚而来,生死之间,他咬破舌尖,吐血浸湿拳刺,大喝一声,将烧至滚烫的拳刺笔直轰出。
强光一闪而过,五行八卦图消散,余威化作狂暴猛兽,横扫而下涤荡八方,震得几名皇极宗弟子扑倒在地。
黄贺双膝跪地,散乱长发披下遮挡面庞,双手止不住颤抖,一片片破损的精铁散落四周。
陆北听到身后呼唤,收起直刀直冲而去。
用刀释放‘御剑术’听起来不靠谱,实际上一点毛病都没有。
剑,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你击败了黄贺,获得50万经验]
[你击败了刘涛,获…
[你……
“这些人是谁,我有击败他们?”
……
陆北离去之后,皇极宗弟子挣扎着爬起,在满目疮痍之间找到黄贺,几颗疗伤药喂下,后者当即喘着粗气清醒过来。
“怎么回事,我这是……”
黄贺摇头晃脑,看清身旁几人眼睑红纹,眼眸猛地骤缩起来。
他挥手拍开罡风,逼退几名形色诡异的弟子:“怎么回事,你们脸上是什么东西?”
“管事,你在说些什么呢?”
“是啊,管事,贼人朝南面去了,我们是追还是不追?”
“贼人?南面?”
黄贺身躯一振,晦涩记忆苏醒,当即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坏事了,我竟成了奸贼的帮凶。”
“管事,你这是?”
“滚,都离我远点!”
黄贺一掌推开众人,身躯呼啸而起,一头扎入白茫茫的雾气,直追先走一步的陆北、佘儇。
“可恨,想我黄某一世英名,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他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下毒之人当场撕成碎片,再想陆北将他一顿胖揍,脸色彻底黑成锅底。
被人打了,还要说声谢谢,还是玄阴司的狗贼,有够憋屈的。
行至半空,黄贺察觉到了什么,将一颗避毒珠含入口中,运转功法的同时冷笑连连:“原来就是这种毒素害我失了心智,可笑,真以为黄某会连栽两次?”
给我化!
黄贺一头扎进白雾,眨眼间消失不见。
河边,树后。
|_Ő)
|◡≖)✧
“居然能打醒?”
花魁VTuber由宇霧 學校不教的性教育
“准确来说是疼醒的,黄老板体修,底子厚,换成法修肯定还在梦里。”
陆北拍拍佘儇的肩膀:“佘姐,炮灰上路,你带我跟上,记得隐匿气息,别被发现了。”
言罢,他一跃跳在佘儇背上,双手环抱脖颈,两条腿锁住细腰。
“你干什么?”佘儇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怕高,抱紧点免得掉下去。”
陆北无奈道:“抱丹境御风而行动静太大,你是先天,不用法术也能带我一起飞,而且你还有敛息的法门,由你来追再适合不过。”
这就是你骑我身上的理由?
“换个姿势,太难受了。”佘儇干巴巴开口。
“抱前面?”
陆北探头看向佘儇侧脸:“说实话,那更不雅观,最避嫌的姿势是你躺平,我御剑飞行,我觉得你不会同意,刚刚就没说。”
“……”
佘儇嘴角抽抽,拳头捏了又松,松了又紧,忍住让金鳞细蛇给陆北来一口的念头,身躯缓缓升空,隐身后至追黄贺而去。
她隐了,陆北没有,远看就是一个人抱着空气在雾里飞。
……
廊雾县的雾气浓郁无比,雾气来源的失落之地更加夸张,不论湿地丛林,还是河道湖泊,都被挥之不散的乳白色浓雾沉浸。
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极低,只能看到白色汹涌翻滚,从四面八方吞噬而来。
[你已中毒,经判定,致幻,感官敏锐降低,精神-10、耐力-10]
修为:21370/22370
生命:20870/21870
陆北面色凝重,不开玩笑,跌幅十分严峻,作为一名强迫症晚期的修仙人,深感不安。
“佘姐,搞快点。”
陆北收臂环腿,紧了紧先天境飞行器。
恕他直言,佘儇什么心思,他一清二楚。
早看出来了,姓佘的没安好心,一直想方设法占他便宜。
之前湖底游泳的时候,姓佘的想白嫖他初吻,他大晚上踹门的时候,姓佘的又刚好在泡澡,诸多巧合刻意为之,他有得赚不吃亏,才一直装傻没拆穿。
就在今天,姓佘的还佯装不知,偷偷摸他胸口。
眼下就更简单了,故意放慢速度,为的就是他多抱一会儿。
背后背着一个滚烫的人儿,佘儇胸闷气短,压低声音道:“前面突然停了下来,他该不会又中毒了吧?”
“中了也没关系,黄老板是先天境,暂时还能维持清醒,半天不动应该是找到入口了。功劳是他的,咱们不能抢,待会儿再进去。”
————
新年新气象,祝大家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