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逆天邪神-第1934章 噩夢深淵(上)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逆天邪神-第1934章 噩夢深淵(上)展示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逆天邪神
只要夏元霸亮明自己和云澈的关系,绝对会瞬间将刚才那个要收他为亲传弟子的中位界王吓得屁滚尿流。
但他不想。在这个新的世界,新的起点,他要以自己的双脚,踩着自己的脚印,一步一步的去成长。
“好!”云澈自然尊重他的选择。从夏元霸的眼神中,他看到了深隐的炽烈。随着他霸皇神脉的逐渐觉醒,对力量的渴望,还有与之相匹的骄傲也愈加浓重。
他相信用不了太久,便能听到夏元霸完全依靠自己闯出来的威名。
“元霸,这个给你。”
云澈的手中,是一枚折射着微弱红光的玉石……赫然是他身上最后的一枚乾坤玉。
“它叫乾坤玉,将它佩戴在身,将来若是遇到不可解的危机,无论身在何地,它都可以在短短数息之内,将你传送至帝云城。”
三枚乾坤玉,一枚给了云无心,一枚给了君惜泪,这一枚,他选择留给夏元霸。
如此空间神物,等同多了一条性命傍身,无人可以拒绝。夏元霸却是直接摆手:“不用不用,神界的空间穿梭起来有多难,我可是见识过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该浪费在我身上,还是留给无心吧。”
“而且,”夏元霸神态认真道:“若当真哪天我死在神界,也是我命运或实力不济,我全都认。”
这一次,云澈却没有顺他之意,而是将乾坤刺以玄气牢牢粘附在他的腰肋之上。
“元霸,我知道你接下来的道路必定步步铿锵与无畏,但我不希望你去过于决绝的搏命。若你将来当真有什么事……我会一生难安。”
“……”夏元霸张了张口,终是没有再拒绝这一枚乾坤玉。
云澈微笑起来:“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姐夫吧。”
“啊?”夏元霸对这句话的反应大过先前所有,神态明显的激动起来:“真……真的可以吗?姐夫……呃,姐夫,你是不是……已经不那么恨我姐了?”
“恨?”云澈目光转过,淡笑一声:“我没有资格恨她,永远都没有。”
“??”夏元霸全然不解。
他到来神界的这些时间,已是知晓了姐姐的“一切”。毕竟夏倾月的这个名字,在神界当真无人不知……他知道姐姐是月神帝,知道她当年曾数次要手刃云澈,知道她不惜亲手毁去蓝极星……
还知道,是云澈,亲手将她……终结。
今次相见,他没有再称云澈为姐夫,不是不愿,更不是怨恨,而是觉得……自己已无资格。
“她留给我的不是恨意,而是永远都还不完的债。”
无法向夏元霸解释太多,他拍了怕夏元霸的肩膀,无比认真的道:“元霸,今后,无论何时何地,务必善待自己。你记住一件事,你从未亏欠过任何人,但这个世界,却欠你太多。”
云澈离开,夏元霸怔立在原地,心弦久久颤荡,一双虎目亦是久久朦胧。
云澈虽然没有完全言明,但他的话语,已足够让夏元霸明白,他的姐姐,并不是传闻中那个残忍无情的恶人……
那沉重的心结与愧罪,在太过剧烈的激动中烟消云散。
…………
天玄大陆,流云城。
萧门的清晨,一如既往的安宁。
萧泠汐正静静的整理着一件件的衣物。这些衣物看上去有些陈旧,偶见破损,但都一尘不染。
而这些,都是云澈年少时所穿。如今云澈已为云帝,所着皆极尽华贵,再也用不到这些,萧泠汐却从未舍得丢弃,反而会经常拿起出翻叠整理一番。
当年,将这些穿在身上的云澈,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云澈。
而今,他已站在了这个世界最高的地方,不需要再依赖于她,也无法像曾经那样时刻相伴于身边。从他带着云无心一起踏走神界,又是近一年的时间未有相见。
这时,她的手停了下来,心中忽有所觉,下意识的转过身来。
视线之中,云澈便站在那里,脉脉的看着她,或许已经静立在了那里很久。
“小澈。”萧泠汐轻唤出声,但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瞳眸中的身影已是快速临近,然后将她轻轻的抱在胸前。
“啊……”萧泠汐一声轻吟,短暂失措后,双臂轻轻拢住他的后背:“你回来了……和无心的神界旅程结束了吗?”
“还没有。”云澈回答,他闭着眼睛,紧紧抱着她,手臂轻轻的收紧着。
“欸?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吗?”萧泠汐有些担心的问。
云澈摇头:“没有。就是……忽然特别想你,所以就回来了。”
“……嗯。”萧泠汐没有多问什么,很轻的应了一声。
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会在下一刻给予你怎样的“惊喜”。
怀中的女子,陪伴他一起长大的“小姑妈”,是始祖神的转世……
他一个凡人,竟让始祖之神重损自己来予以成全……
或许,这是始祖神创世以来,整个混沌世界发生过的最荒谬之事。
他无法说出任何契合的言语,唯有将萧泠汐牢牢的抱紧,再抱紧……
随着始祖意志的沉睡,她将再不会出现那些恍惚的“梦境”,也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是始祖神……只是最纯粹的萧泠汐。
这一世完结之后,始祖神将进入下一世轮回。与始祖意志相融之后,“萧泠汐”将成为她始祖人生中很微小的一段记忆,云澈的存在,也将只是天地之间稍微特别那么一些的微尘,再不可能如此世一般对他。
而自己这一世完结之后,则会永恒消弭。
龙神古籍上记载着一句话,随着轮回井的崩灭,“世间再无轮回”。
随着诸神时代的覆灭,“轮回转世”也早已断绝。他当年的“轮回”,是始祖神力催动轮回镜所促成的特例。
随着始祖意志的沉睡,这种“特例”也不会再现。
那么……
这唯有一世,他定要给始祖神……不,是他的泠汐最无憾的陪伴。
…………
又是一年匆匆而过。
而这一年间,神界发生的最大的事,莫过于云帝宣布立双后,以池妩仸为魔后,同时……追封逝去的夏倾月为神后。
同时宣布暂缓帝界之修建,倾诸界之力,重建月神界。
只有昭告,没有任何一字的解释,却无疑引发了无数的猜测与传闻。
而这一年,对众月神和月神使而言,简直像是一场许久都未能醒来的梦。
数年的潜藏,他们迎来的不是云帝的追杀降罪,而是将他们邀回……先帝被追封为神后,月神界的重建,更是如他所宣告的一般,真真正正的倾注着所有可调用的力量。
云澈亲自选择了一个最为合适的星界,重建的速度之快,倾入的人力、资源之巨,都大到了远远超乎所有月神想象的程度。
短短一年,新建的神月城虽无法再现曾经的当空月芒,但已现出清晰的轮廓。
与之同时,这一年的时间,云澈几乎有近半都在这新生的月神界中,用自己的眼睛默默看着它逐渐现出记忆中的轮廓。
…………
太初神境,无之深渊。
叮!
空间崩断,但响起的,却只是一瞬的轻鸣。
君惜泪缓慢折身,背后的无名剑未有出鞘,但周围百里空间却尽是无名剑芒。
在太初神境的这些年,她的玄力几乎未有进境,但对极道剑气的驾驭,却开始步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玄妙境界。
目睹着她无痕断空的一剑,君无名脸上现出久久不散的宽慰笑意。
他面色红润,目光清澈,比之去年,竟像是仿佛又年轻了许多。
君惜泪身影落下,来到君无名身前:“师尊,我终于……真实的碰触到你说的那个境界了。”
“呵呵,”君无名微笑着:“你碰触此境,只用了不过三千余载,比之为师当年不知胜出几许。泪儿,今生能得你为传人,是为师毕生之大幸。”
“不,能遇师尊,才是弟子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君惜泪拜下身来。
“能看到刚才的一幕,无憾之余,为师唯有万谢上苍。”他垂下眼眸,笑意未减:“我们师徒,也到了该告别的时候了。”
“……!!”君惜泪猛的抬头,双眸瞬间染泪:“师……尊?”
君无名抬起手臂,他的肌肤不见苍老,反而覆着一层晶莹的微光。
倾注他一声意志的剑意在此刻犹若实质一般的涌出,似乎知道自己即将彻底弥散于天地之间。
“无需悲伤,”君无名微笑道:“为师会走的毫无遗憾。这几年,一直在这里陪着我这个老头子,我走后,你也终于该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人生……要如你对剑一般执着,一般炽烈,不要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
双膝跪地,君惜泪已是泣难成声:“弟子……谨遵……师尊教诲……”
一阵风吹来,却是带着不该出现于此地的躁动。
君惜泪满心悲戚,并无察觉。
但这股异常的风却没有在拂过后消弭,而是在卷动中愈加激荡,随之,竟带起空间的战栗。
君惜泪愕然抬眸,盈满雷光与剑芒的瞳眸之中,清晰着映出一道又一道细微的空间裂痕。
“!?”君无名安若古松的神情也在这时出现了变动。
轰隆!
轰隆隆!!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空间的动荡只持续了短短数息,紧随而至的,竟是恐怖绝伦的空间爆鸣!
这是太初神境的世界,这是临近无之深渊的空间!
视线在震荡中扭曲,空间裂痕如疯了一般的崩开蔓延……这骤然袭至的可怕异象,是几乎只会出现于神帝之战的空间灾难。
也是在这时,君惜泪才骇然察觉,这突然出现的异变,竟是从无之深渊的方向辐射而至。
“快退!!”君无名一阵低喝。
牧野蔷薇 小说
君惜泪如梦方醒,一股玄气带起君无名,以极快的速度远远遁离……但后方,空间崩塌的却愈加剧烈,如滚滚欲噬万灵的浪潮,死死的跟随于他们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