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日月風華 txt-第一零三四章 血色長歌分享

Home / 歷史小說 /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日月風華 txt-第一零三四章 血色長歌分享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双方的勇士所剩无几,秦逍虽然大开杀戒,这片刻间又斩杀十数人,但图荪勇士依旧有四十多人,而贺骨这边,仅剩下三十人上下。
空气似乎静止,这一刻双方勇士都停了手,站在同伴身边,握着沾血的战刀,凶狠地看着对方。
河水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数百具尸首堵满了河道,残肢断臂不计其数。
这就是人间地狱。
秦逍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有人扶起了莽德勒。
莽德勒脸色煞白,两只肩头空空如也,不但两臂被砍,一只脚也被砍断,这时候也根本没有机会包扎治疗。
“告诉可…..可敦,我没有….没有辱没贺……贺骨勇士之…..之名…..!”莽德勒失血过多,声音虚弱,眼见也是不可能活得了。
秦逍当然知道这位碎骨者的都尉已经竭尽全力。
他无愧于贺骨勇士之名。
“拜托…..!”莽德勒拼力抬头,看着秦逍,目光中充满了期许。
秦逍点点头,他当然知道莽德勒的托付是什么。
莽德勒嘴角泛起一丝笑,身体一沉,就此死去。
贺骨勇士们知道还不是悲痛的时候,对面的敌人还没有杀绝,胜负未分。
秦逍握紧手中虎骨刀,看着对面的图荪勇士,贺骨的勇士们自发地以秦逍为中心,站在他两边,一个个都是握紧兵器,准备进行最后的搏杀。
图荪人也知道很快就能分出胜负,当分出胜负之时,还能有几人如现在这般站着?
“杀!”
浓重的血腥味,让秦逍的双眸也是赤红,杀性勃发。
神樹領主
双方同时吼叫起来,挥舞着兵器冲上去。
“可敦,敌方首领被着甲勇士斩杀。”一名兵士飞奔到可敦面前,跪倒在地禀道:“莽德勒都尉已经战死!”
虽然大军后撤,但两边其实还是派出了几个人靠近打探决斗情况,时刻回来禀报。
“莽德勒…..!”挛鞮可敦身体一震,俏脸黯然。
莽德勒是她的心腹战将之一,正因为莽德勒的忠心耿耿,可敦才会将铁宫卫队碎骨者的指挥权交在他的手中,而多年以来,莽德勒没有出过任何差错,就像一条忠诚的猎犬般守卫着铁宫。
可是他现在已经战死,对可敦来说,失去了一个可信的爱将。
一边的贺娄泰感慨道:“可敦,莽德勒无愧贺骨勇士之名,他和那些勇士的威名,将世世代代传下去。”
可敦望着嘎凉河,没有说话。
“报,可敦,着甲勇士勇猛无敌,图荪人已经所剩无几。”很快,又有人来报:“着甲将单刀至少斩杀三十多名图荪人。”
听到此言的众人都是显出震惊之色。
贺娄泰只以为探子说错了,皱眉道:“你说什么?向….向恭独自斩杀三十多名敌手?”
可敦向他介绍过秦逍,而他也看到秦逍着甲上阵,探子口中的着甲勇士,当然只能是可敦介绍的那位向恭。
“回吐屯,确实是三十多人。”来人道:“他着甲杀敌,我们看的很清楚,不会有错。”
贺娄泰怔了一下,周围诸人更是吃惊。
所有人都知道,契利汗既然派人出来决战,自然都是最剽悍的勇士,正如贺骨派出的两百人,都是部族中最勇猛的壮士。
一人斩杀三十多名剽悍的勇士,简直是匪夷所思。
挛鞮可敦美眸之中也显出震惊之色,但唇角很快轻轻上扬,抬头望向天幕。
天开始暗下来。
“我知道他是天神派来的保护者。”可敦檀口喃喃道:“他是派来保护贺骨的使者。”
并没过多久,嘎凉河那边的厮杀声忽然静下来。
那条河道,本来充斥着嘶吼和参惨叫,但这一刻却突然都停了下来。
两军十万之众,寂然无声,天地之间只有萧萧风声。
两军都盯着嘎凉河。
嘎凉河中,依然站立的不足十人,片刻之后,只见到那几人互相搀扶着登上了东岸,这一瞬间,所有人都知道,贺骨勇士胜了。
贺骨军中,将士们已经拔出腰间佩刀,高高举起,山呼海啸的欢呼声响彻天地。
左右两翼的锡勒人显然也知道结果,齐声欢呼。
只是三千不死军牵着自己的战马,如同木桩一般,毫无动作,更无声息。
可敦再不犹豫,一抖马缰绳,战马向前驰出,将士们纷纷让开道路,贺娄泰翻身上马,带着一队骑兵跟上保护。
挛鞮可敦策马到得秦逍身前,连上秦逍,两百勇士只有七人回来,而且数人还受了伤,那七人赤膊的身体满是血污,秦逍的战甲也早已经被鲜血染红,但黑巾未去,只有一双眼睛露出来。
“他们都死了!”秦逍抬头,看着马背上的可敦,简单而平静道。
可敦回头吩咐道:“来人,赶紧带他们下去疗伤。”看着秦逍眼睛道:“多谢你,你先歇息,回头我和你说话。”
秦逍也不多言,躬身行了一礼,早有骑兵上前搀扶着伤兵下去。
“收回勇士们的遗体。”可敦吩咐道。
贺娄泰立刻下令兵士前去收回尸首,而对面的图荪人很快也派了人下河收尸。
收尸队都没有带兵器,等到天黑下来,双方各自收回了自己人的尸体,只是不少尸体身首分离残肢断臂,想要收回全尸却也不容易。
两军很快也都点起了火把。
可敦在护卫的保护下,骑马屹立河畔,而对面的契利汗也终于在护卫的保护下来到了对岸。
尸首虽然已经收回,但嘎凉河中的血水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道,那股闻到甚至能让人呕吐窒息。
“你赢了!”契利汗终于开口道:“可敦,着甲勇士是什么人?他的勇名将在草原传唱,我希望知道他的名字。”
可敦摇摇头,道:“他和其他一百九十九名勇士一样,都是贺骨的骄傲。”
契利汗没有废话,翻身下马,吩咐道:“来人,下甲!”
契利汗终究是一条汉子,胜败已分,也是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候,他并没有逃避。
身后两名护卫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帮着契利汗脱下了精致的战甲,摆放在地上。
“契利汗言而有信,确实是草原勇士。”可敦点头道。
契利汗看着嘎凉河,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才横臂于胸,躬身向可敦行了一礼,二话不说,翻身上马,兜转马头,拍马便走。
没过多久,便听到图荪军中号角声响,数万大军开始缓缓后撤。
重生之微雨双飞 夏染雪
贺娄泰低声道:“可敦,我军暂且不能退,派出探子叮嘱他们的行踪,等他们真正撤走,我们再撤军。”
可敦微微颔首,道:“原地驻营。”犹豫一下,才吩咐道:“派人去向真羽人和步六达人表示感谢。”
黑夜如墨,锡勒三部的兵马都没有轻举妄动,俱都是原地驻营。
在确定契利汗真的撤走之前,锡勒联军并没有着急撤退,甚至在河边依然部署了兵马,而且大批的探子过了嘎凉河,打探契利大军的动向。
虽然决斗取胜,但契利领着数万大军远道而来,大军压境,如今却铩羽而归,还是让人觉得不踏实。
营帐连绵,可敦召集麾下商议过后,又和贺骨汗亲自巡视了一遍营地,这才问清楚秦逍所在帐篷,独自前来探望,只是掀开帐篷,却发现帐内空无一人,蹙起眉头,边上已经有人禀道:“可敦,向恭去了真羽军那边,留下话来,如果可敦前来,告诉您他去去就回。”
可敦抬头望向南边,真羽军也在那边扎营,火光点点,可敦轻咬了一下饱满的嘴唇,嘟囔道:“你还真是左右逢源!”
真羽军中,乌晴塔格正闭目养神。
这一阵子事情一桩接一桩,她几乎没有好好睡一个安稳觉,疲惫不堪,如今契利大军撤走,她才微微松口气,打听到秦逍安然无恙,也是长出一口气。
今日一战的结果,她自然清楚,亦知道秦逍单刀诛杀三十多名敌手,贺骨勇士能够取胜,秦逍功不可没。
她知道秦逍的能耐,不过能够一战杀死三十多名剽悍的图荪勇士,其中更有不少屠狼士,这还是让塔格颇为震惊,心中始终在寻思,秦逍到底是何方神圣,他的武功到底有多恐怖?
“报,塔格,有人求见!”账外传来声音。
法醫 小說
塔格只以为有军情,立刻坐起身,道:“是谁?”
“是我!”帐门掀开,火光之下,一张熟悉的脸庞率先出现,不是秦逍又能是谁。
惡魔校草
塔格显出欢喜之色,正要迎上,忽然想到什么,一张脸立刻沉下去,冷笑道:“你来做什么?被那头母狼赶出来了?不会啊,你今天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她怎么舍得放你走。”
秦逍此时已经换上了一声毛袄,钻进帐内,道:“塔格不欢迎我吗?”
“来人,将他拉出去。”塔格挥挥手:“你既然效忠那头母狼,又何必跑回来?”
后面真有两名护卫进帐,准备将秦逍拉出去,秦逍回头瞪了一眼,道:“塔格是在开玩笑,我有重大事情要向塔格禀报,你们跑进来做什么?出去。”
那两人对视一眼,随即看向塔格,见塔格冷着脸不说话,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退出帐去。
秦逍这才走过去,一屁股坐下,看着塔格美丽的脸庞,轻声道:“塔格,你瘦了!”
“有什么重大事情赶紧说,我没空和你啰嗦。”塔格也是一屁股坐下,侧身对着秦逍,没好气道:“说完了赶紧滚回她身边,她没看到你,只怕很着急。”
红楼春 屋外风吹凉
秦逍苦笑道:“塔格以为我留在那边,是因为看上了可敦的美色?”
“你不用否认?”塔格斜睨了秦逍一眼,淡淡道:“我承认,那女人不但是一头狼,还是能诱惑男人的狐狸,那双眼睛天生就是勾引男人的利器,你…..哼,你好色如命,被那女人勾上两眼,哪有不入套的。”她咬了一下嘴唇,脸颊微红,道:“她……她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连命都不要去帮她?”
秦逍看着乌晴塔格,已经感觉到了浓浓的醋意,柔声道:“我不是帮她,而是帮你们。塔格,我留在她身边,不是好色,而是…..有一个天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