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我要做秦二世 線上看-第1040章諸子百家,終究是忍不住參與了其中。熱推

Home / 歷史小說 / 人氣都市异能 我要做秦二世 線上看-第1040章諸子百家,終究是忍不住參與了其中。熱推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我要做秦二世
唇亡齿寒。
这个道理魏王懂,但是以洛阳与魏国大梁的距离,一旦他表态,他就唇而不是齿了,魏国就是亡,而不是寒。
大秦储君嬴高,凶名赫赫,天下谁人不知,纵然是他一国之君,手中掌握的军队,都没有一个大秦储君多。
对于嬴高出现在三川郡的消息,魏王只能眼睁睁看着,祈祷韩王能坚守住,这样一来,会让嬴高与秦王的东出之心减弱。
这样,魏国有可以保存一段时间了。
此时此刻,魏王以及魏国的行事,已经可以用苟延残喘这个成语来形容。
他们已经失去了王族的勇气与尊严。
一个王族越是失去了血勇与抗争的精神,这个国家,这个王族都已经腐朽,就算是一个盛世,一个大世,他们也将毫无作为。
若是盛世,他们也许还能够苟存,但若是大世争锋,必将会成为伏尸。
………
三川郡。
洛阳。
“储君,靖夜司传来消息,魏王没有动静,赵王下令让李牧整军,让廉颇入宫将邯郸的防卫交给了廉颇。”
听到司马师传来的消息,嬴高嘴角浮现一抹笑意,他对于赵王如此作为并不意外,上天对于赵国极为的厚爱。
一个善于进攻的李牧,一个善于防守的廉颇,战国四大名将,赵国占据其二,由此可见,赵国的武德充沛。
“如今我大秦东出,最大的威胁便是赵王以及赵国,有关外老营以及万胜军牵制李牧,便已经足够了。”
嬴高肃然的看着众人,语气在瞬间变得凝重,断然下令,道:“大军立即出发,向着新郑方向推进,这一次不用任何的计谋,直接以大军压境。”
“诺。”
“同时派遣使者前往新郑,向韩王递交战书,让靖夜司以及黑冰台,乌木崖等人将战书的消息宣扬出去。”
嬴高嘴角的笑意越发灿烂,朝着范增等人,道:“孤要告诉整个天下,我大秦东出,韩国将要灭国。”
“诺。”
这一次,嬴高没有誓师。
因为他心里清楚,只要蟒雀吞龙旗树立,只要他出现在军中,便是对于军心与士气最大的振奋。
这便是嬴高厮杀无数次而诞生的自信。
………
由于是嬴高刻意宣传,再加上这些年,黑冰台与靖夜司以及乌木崖在中原大地之上的不断渗透,消息几乎在第一时间便出现在了天下。
诸国王族,贵族以及诸子百家都得到了消息,这个时候,嬴高的这一道战书,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彻底将本身就不怎么平静的中原大地,再一次掀起风浪,特别是诸子百家与天下贵族反应最为强烈。
反倒是六国王族最为平静。
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王族,清楚地知晓自己的宿命,要么吞并对方,要么被对方吞并,在这个时代,王族是最没有选择的。
他们只能伴随着国家的兴盛与衰落而兴盛与没落,这个时代,家国情怀很重。
楚地。
“巨子,现在大秦东出,人屠嬴高再一次率军而至洛阳,这一次韩国绝没有幸免于难的可能,我们是否要帮助韩国?”
对于墨家而言,他们的思想决定了他们对于战争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现在的墨家已经不是当初的墨家了,齐墨被嬴高攻破不得不隐藏转移,至于秦墨已经全部都被秦国吸纳。”
楚墨巨子眼中浮现一抹冷漠,他心里清楚,秦墨之所以彻底入秦,也是因为嬴高设计,派遣万胜军参与其中围剿。
现在整个墨家,唯一健全的便是属于楚墨了,但是相比于秦墨与齐墨,他们楚墨传承的是教义,是文化信仰而不是技术与游侠。
四角關系II笨拙的darling
这个时候,楚墨巨子心中也是纠结无比,若是不出头,楚墨将会人心离散,分崩离析,而一旦出头,整个楚墨都将会成为大秦的眼中钉肉中刺。
“立即联系齐墨的人,同时公开表达我们的立场,我墨家希望秦韩能够罢兵,希望中原大地呈现一片和平。”
“诺。”
点头答应一声,楚墨弟子公厘琅自然是清楚,楚墨的态度没有人会在乎,这个天下,终究是强者说了算的。
“同时联络诸国,对抗暴秦方是正道!”一念至此,公厘琅心中有了决定。
齐地。
稷下学宫。
此刻人声鼎沸,对于大秦出兵一事进行斥责,无数的儒家士子纷纷奔走相告,天地间一股反战的气息正在弥漫。
诸子百家,终究是忍不住参与了其中。
“储君,靖夜司传来消息,楚墨以及儒家士子正在不断地奔走,他们呼号天下,想要止战,希望我大秦退兵,天下七国并存。”
司马师虽然在禀报消息,但是他的嘴角依旧是有一抹冷笑浮现,他心里清楚,大秦朝野上下都志在东出。
而且嬴高与嬴政都是霸道的主,志在天下一统,而不是分崩离析,对于此,嬴高绝对不会接受。
“哼!”
闻言,嬴高冷哼一声,朝着司马师等人冷声,道:“我大秦威压天下,已经成为七雄之首,早已经不是当初可比。”
“当年在孝公之时,一家教派威压一国的情况绝对不会在发生,他墨家想要找死,孤不介意成全他。”
此话一出,整个幕府一下子变得安静无比,所有人都清楚,在当初,因为墨家的威逼,不得已之下,孝公亲至十万大山。
而现在的大秦,早已经如日中天,而墨家三分,秦墨已经被嬴高收服,而齐墨被嬴高击破,实力大减,光是一个楚墨而已。
“储君,此番楚墨与儒家士子出手,只怕是天下的风向将会骤变,舆论对于我大秦不利!”这一刻,范增眼中满是凝重,他比蟒雀军的诸将更清楚舆论的恐怖。
“时代已经变了,这个天下注定只有我大秦一个国家,也只有父王一个声音,诸子百家不想断绝传承,那就应该看清楚局势。”
嬴高喝了一口茶水,语气变得冰冷无比:“特别是儒家的人,孤不找他们的麻烦已经很不错了,这一次他们却要找孤的麻烦,当真是不知死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