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討論-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叮囑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精彩都市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討論-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叮囑讀書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要赔偿!
窦诞和诸葛明朗两人听了之后面色一变,李景隆的话他算是听出来了,分明是准备向遮娄其王朝索要赔偿,说实在的,这样的事情大夏还真的干过。
当年大夏皇帝还没有登基的时候,就曾经向李渊索要过粮草,只是那个时候,众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大家为了争夺江山,向李渊索要粮草,就是为了削弱敌人的力量,但那个时候也是为了针对李渊,而且那个时候,李煜手下,除掉岑文本勉强算是文人之外,其他的人,或是商人,或是盗匪,甚至是女人,根本无人察觉到其中的影响。
现在不一样,大夏是一个国家,甚至可以说,威震天下,远到波斯,谁不知道大夏的威名,现在大夏取得了胜利,就开始找别人索要钱财,似乎是一个丢面子的事情。
“殿下,此举是不是有些不妥当,我大夏煌煌天朝,击败了对方,让对方臣服于大夏就可以了,现在却要向敌人索要钱财,传扬出去,似乎有些不妥当。”窦诞苦笑道。
“是啊!殿下,此举传出去,恐怕朝廷的那些的大臣们也会感觉殿下毫无仁德之心。”诸葛明朗也出言说道:“臣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不久之后,遮娄其王朝肯定会派人前来求和,甚至想我大夏的藩属,这个时候,向遮娄其王朝索取钱财,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不如此,两位难道有办法,为孤获得钱财吗?你可知道那是多少钱?非千万银币,甚至更多,这需要将我朱雀王府所有的钱财都搬空不可。”李景隆摇摇头,面有苦涩。
大夏远征天竺,所耗甚多,想要填补这一切,是何等的困难,一切都是落在朱雀王府头上,李景隆的财政就会崩溃。虽然他也察觉到找遮娄其王朝索要,似乎有些不妥当,但刀子砍在别人身上,总比砍在自己身上的好。
超級基因戰士 子彈匣
窦诞和诸葛明朗两人听了之后,顿时不再说话了,维持了自己的宽仁之道,那大家接下来就是要勒紧裤腰带,什么事情都不干,这种日子日子可不好受,毕竟接下来的日子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完成,大家的日子还长着呢!
“殿下所言甚是,恐怕也只能如此了,虽然名声不好听,但好歹我们可以将朱雀国治理的很不错,这对殿下有好处。”诸葛明朗想了想说道。
“既然殿下已经做出了决定,臣就安排人去遮娄其王朝,找他们索要钱财。”窦诞也只能点点头,他猛然之间响起,若是朱雀王朝没钱,要么找老百姓要,要么就是找自己这样的世家大族要,到时候,窦氏不支持,谁还会支持呢?为了保护窦氏的利益,还是让别人出这些钱财吧!
“那就这么办,让那个谁,慕,慕无恙去,这个人是一个人物,让他去遮娄其王朝,索要白银三千万两,黄金一百万两。”李景隆挥舞着手臂,大声说道。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李景隆就决定马上执行。
窦诞和诸葛明朗两人相互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色,他们担心并不是李景隆想到了办法,而是这个办法是不是符合李煜的要求。他们甚至还有些后悔,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让李煜将这些钱财都带回中原,自己这边虽然有些困难,但不会如此冒险。
李景隆却不在乎两人的想法,他收拾了一番,径自去见李煜,不管结果是怎么样,只要是自己想出了办法,就要去做,哪怕是做错了,只要做了,才说明自己已经努力了。
中军大帐前,李景隆看见了向伯玉,正在静静的站在大帐前,他正在惊讶的时候,向伯玉迎了上来,说道:“殿下,陛下说了,只要殿下来了,就不必通报,直接进去就是了。”
“父皇知道我要来?”李景隆很惊讶,但很快就明白还过来,自己不管是什么时候来,李煜都会在大帐内等下去,想到这里,他心中一阵激动。在他心中,自己的身份地位是很尴尬,生母是李秀宁,但李秀宁的身份和李煜之间的关系一直怪异的很,甚至有人猜测自己并非李煜的儿子,这让他很尴尬。但现在才知道,李煜对他的关心并不比其他皇子少多少。
向伯玉并没有说话,只是让李景隆进去,自己仍然站在一边。
李景隆进入大帐,只见大帐内灯火通明,大帐中间一团篝火上,还有一只山羊架在上面,羊油滴下,正散发着香气。而李煜却是披着一件大氅,坐在几案后面,正在阅读着奏章,神情专注。
“儿臣拜见父皇。”李景隆不敢怠慢。
“不错,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快点。”李煜将手中的奏折丢在一边,指着一边的马扎,说道:“坐吧,你我父子两人好久没有在一起说过话了。”
“都是儿臣不孝,让父皇担心了。”李景隆看见李煜准备站起来,赶紧上前搀扶,李煜也没有拒绝,只是顺势站了起来。
父子两人在篝火旁边坐了下来,李煜从一边递过一把匕首,自己也取了一把,招呼李景隆在烤全羊身上割下一块羊肉,吃了起来。
“朕在外面太久了,也该回去了,周王监国的时间也到了,朕已经下旨,让齐王监国了,但国中大事,还是要处置。常年不在国中,难免有些事情要处置,专门靠着奏折,还是不行的,所以这天竺还是要交给你。”李煜解释道。
“有父皇在,大夏稳如泰山。”李景隆赶紧说道:“倒是天竺这边,儿臣担心自己能力不足,恐怕会坏了父皇的大事。”
“能有什么事情,事情再多,兵马在手,平了就是了,等朕灭了吐蕃,你这边和中原的联系就加深了。”李煜不在意的说道:“你既然来找朕,相信想到办法了,说说吧!怎么平复朝中那些大臣的言论。”
我為防疫助力
李景隆知道考验来了,当下正容说道:“儿臣打算等进入曲女城之后取其府库钱财,先分与将士,然后派人前往遮娄其王朝,向其索要赔偿,索要白银三千万两,黄金一百万两。这钱钱财,一部分填补府库钱财,一部分送到燕京。”
李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这个计策是你想出来的?还是窦诞、诸葛明朗教你的。”
“是儿臣想出来的,两位先生认为此举有失大国风范。”李景隆老老实实的说道:“但儿臣认为这是最佳的办法,这样一来不仅仅削弱了敌人的实力,也壮大了自己。”
李煜听了点点头,脸上顿时露出欣慰之色,说道:“你能这么想,朕很高兴,说明你已经成熟了,朕也可以放心将天竺交给你。古往今来,世人都说穷兵黩武,这样的王朝不会有好下场,实际上,若仅仅是穷兵黩武,自然是没有好下场的,但若是能取敌人的一切,来反哺自己,壮大自己,这样还叫穷兵黩武吗?当然,战争一旦失败,那就不妙了,兵者,国之大事,一定要慎重,没有把握绝对不能发起战争,除非,像现在这样,遮娄其王朝失败了。”
“儿臣谨记。”李景隆听了赶紧应道,脸上露出喜色,因为他知道自己通过了李煜的考验。
“你说的不错,我相信,窦诞两人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因为,他们都是读书人,都是世家大族,心中残忍,但面子上却很不会做,这些人很虚伪。”李煜吃下一块羊肉,轻笑道:“这些读书人都是这样,但身为一国之主,却不行,没钱许多事情都做不了,没有钱,就得看那些文臣的脸色,你看父皇,行军打仗在乎这些人吗?因为朕手中有钱。朕的将士每次出征,都能获得胜利。”
“儿臣明白了。”李景隆连连点头,事情还真的是这样,李煜每次打仗,那些文臣们都只是奉命行事,不敢在这件事情多有劝说,归根及底,就是皇帝手中有钱。
“当然,这不是让你不听那些臣子们的,只是让你不能偏听,我大夏的皇帝,哎,日后你我相见一面就困难了,这天竺的一切就看你的。”李煜拍着李景隆的肩膀,说道:“朕相信你母妃的眼光,诸葛明朗只有一个女儿,他会为你考虑的。”
“诸葛先生的确不错,有能耐。”李景隆脸上露出笑容,对于李秀宁为自己选的王妃,他还是很喜欢的。最起码诸葛明朗能力还可以。
“他是很不错,但有的时候,也不能轻易的相信对方。作为上位,应该听从双方的意见,你出身军旅,我不担心你的性格,但担心你的眼光。”李煜有些担心,说道:“若像历朝历代那样,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王爷,吃喝玩乐,地方上的事情都交给下面的臣子,朕不用担心,但你日后是一个开国皇帝,朕就有些担心了。”
李煜对李景隆还是给予了殷切的希望。生怕对方在万里之外出了问题,只是自己鞭长莫及,无法照顾这边的一切。
“儿臣也是如履薄冰,不敢有一日懈怠。”李景隆苦笑道。他也知道自己责任重大,心里面不敢懈怠。
“算了,任何时候都有第一次,朕也是第一次当皇帝,你是朕的儿子,朕相信你一定是一个好皇帝。”李煜看出了自己儿子的紧张,顿时拍着对方的肩膀,说道:“都说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等诸葛氏来了,就成家吧!你母妃在万里之外,恐怕参加不了,朕就替她主持了,等你成亲了,朕才回中原。”
“儿臣谢父皇。”李景隆脸上顿时露出喜色。
“回去休息吧!明日还有一场厮杀呢!”李煜挥了挥手,让李景隆退了下去。
李景隆大帐之中,窦诞和诸葛明朗早就等候多时,两人脸上还有一丝担心之色,两人知道,这是大夏皇帝在考验李景隆,但李景隆能不能通过,两人还不知道,两人的富贵都绑在李景隆身上,李景隆一旦出了事情,两人也不好受。
“殿下。”等到李景隆一进大帐,两人赶紧迎了上去。
李景隆看着两个心腹一眼,脸上露出喜色,朝两人点点头。
两人脸上的喜色更浓了。
“好了,两位,回去准备一番吧!明日恐怕还有一场大战。”李景隆安慰道:“对了,诸葛先生,父皇准备等我成亲之后再返回中原。”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窦诞听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复杂之色,他知道李煜留在这里实际上是为李景隆站台的。
傾世瓊王妃 夢境橋
“虽然如此,但我总感觉到,自己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李景隆长叹道。在这个时候,他的心是空荡荡的,正是如同李煜所想的那样,李景隆还没有做好准备。
“殿下英明神武,一个小小的天竺,只是限制了殿下的才智。”窦诞轻笑道。
“也许吧!”李景隆握紧拳头说道:“不过,我相信,肯定不会让父皇失望的。”
窦诞和诸葛明朗两人见状,脸上顿时露出欣慰之色。
而这个时候,大夏军营中,将士们也开始擦拭自己的兵器,准备明日大战的事情。
城内的阿裘等人也是一晚上都没有睡觉,明日之事牵扯到众人的身家性命,虽然到现在为止,大夏兵马还没有任何变化,好像没有发现一样,但作为心里有鬼的阿裘和阿罗那顺两人却是很紧张。
王宫的戒日王也没有像眼前一样饮酒作乐,而是仔细看着阿裘派人送来的投降程序,企图在里面寻找一丝不一样的踪迹来,好让自己的心能安定下来。
“陛下,有什么问题吗?”王后看着戒日王,有些好奇。
“总感觉大夏皇帝不会这么轻易上当。”戒日王很老实的说道:“他要这么轻易的上当,恐怕早就被人射杀了,也不会等到我们了。”
“那这个计划?”王后迟疑道。
“我也不知道,总感觉有些不妙。”戒日王望着美艳的王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