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 ptt-壬字卷 第二十七節 暴風雨前的寧靜和安逸(8)相伴

Home / 歷史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 ptt-壬字卷 第二十七節 暴風雨前的寧靜和安逸(8)相伴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真的?冯大哥真这么说?”
邢岫烟的话一下子让簇拥在藕香榭湘云正厅里的女孩子们都抬起了目光看着她,看得素来淡然的邢岫烟心里都有些发慌了,连忙一侧首,把话题交给妙玉。
“真的,冯大哥是方才在栊翠庵里喝茶时当着小妹和妙玉姐姐说的,不信,你们问妙玉姐姐。”
栊翠庵里喝茶?
就在湘云、探春、惜春以及站在一边儿的鸳鸯、紫鹃等女也都把目光转到妙玉身上时,黛玉的心思却落到了邢岫烟提到的栊翠庵这个词儿上。
冯大哥怎么会去栊翠庵?
黛玉印象中冯大哥和妙玉之间关系很淡,几乎没有往来,即便是见了面也没什么话,怎么会突兀地去栊翠庵了?
而且妙玉的性子很孤僻,等闲人是不受欢迎的,黛玉印象中,除了岫烟外,包括自己在内的其他园子里的姑娘们进栊翠庵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至于妙玉奉茶,只怕就更难了。
其他人可能不了解,但是栊翠庵里的花销开支黛玉却是清楚的,甚至比自己的潇湘馆更大。
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姐姐名义上是修佛慕道,但在黛玉眼里就纯粹是富贵闲人借了一个槛内人的名头罢了。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那饮食上的讲究尤胜于自己,品茶一道更是注重,花销更大。
便是僧衣也不过是借了青、白、灰、蓝几种素淡色泽,在质料上都是苏杭绸缎或者松江细棉布,脚下鞋履也都是京师城里有名的青云坊定制。
拿这位姐姐的话来说,她自小就习惯了,贾家饮食还算合口,但衣衫上不太喜欢粗麻厚布这类质料。
连紫鹃都在背后嘀咕说这些方面太过讲究,是姑老爷自小就惯出来的。
黛玉也隐约知晓一些缘故,父亲一直因为没把妙玉她们母女纳进门,觉得有些亏欠,所以在花销上就从未亏待,不仅仅是妙玉,就是自己那位至今还在苏州尼庵中住着修行的不算庶母的庶母,不也一样锦衣玉食,养尊处优么?
每年花销都要数百两银子,都是林家在支付,那也是当初父亲临终前交待给了冯大哥的,冯大哥和自己大略提及过,但没细说,就是怕自己操心或者不悦,只不过自己从不在乎这些罢了。
上 境
迪巴拉爵士 小說
估摸着自己这位姐姐也是跟着庶母有样学样,自小就养成了如此,只是就这样的,还能算修佛慕道的出家生活么?
众人目光一下子汇聚到了妙玉脸上,妙玉脸上也掠过一抹不自然的表情。
其他女孩子可能都以为是妙玉性子孤僻怕生,有些不适应,但黛玉却觉得只怕不仅仅是如此简单。
妙玉奉茶了,是不是也有一些其他意思在里边了,可自己这几年里和她提过多次,她都是断然拒绝,不过这一年来似乎拒绝的态度就没那么坚决了,黛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现在看来,可能自己这位姐姐应该是心意有些变了。
其他人没有黛玉那么复杂微妙的心思,她们的注意力都被那一句“订了婚也未必就没有变化”这句话给吸引了过去。
妙玉有些心虚的瞥了一眼黛玉,发现妹妹低垂着目光似乎在想什么,心里越发不自在,但是面对着湘云、探春她们的急切,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把方才的情形讲述了一遍。
“妙玉姐姐,你是说冯大哥的语气很肯定?”探春眉峰深锁。
她是个有主意有定见的人,对冯紫英更为信赖,冯大哥这么说,那就不会有差错。
虽说上一次冯大哥也说过这类话,但是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各家私事,冯大哥纵然是顺天府丞也不可能干预这种事情。
只是都这等情形下了,冯大哥还言之凿凿觉得有变故,探春也有些拿不准了。
只是拿不准又能如何?对于她们这些闺阁女子来说,父母或者说长辈的议定婚事就是定板,在无任何回旋余地,除非像宝琴那样的变故,但那又是任何人都不愿意面对的了。
宝琴能有缘遇上了冯大哥,让冯大哥娶了她,可湘云如果遇上这种事情,哪里还能遇上这样的良人?
“嗯,冯大哥虽然说是也许有,但是小妹听得出来,冯大哥语气很肯定。”邢岫烟语气也很肯定。
湘云强作笑颜,“岫烟姐姐,你无需安慰我了,我能承受得了,这种事情怎么还能有挽转余地?除非是孙家主动退亲,可……”
虽然她也知道岫烟不是那种喜欢夸大其词的性子,但是自己婚事到现在怎么看都是死局了,哪里还能有什么变化?
退亲悔婚的事儿她没想过,而且也不是什么好事,自己两个叔父都一门心思要让自己嫁给孙绍祖,觉得孙绍祖日后能飞黄腾达,而且这中间还有镇国公家在其中牵线搭桥,可以说这就是铁板钉钉了,她想不出还有什么变故可言。
“可冯大哥的确是……”
邢岫烟还有些不甘,但史湘云打断她的话头:“冯大哥也不是万能的,这种事情他也预料不到,……”
李纨进门时正好听到了史湘云提及冯紫英,又一眼看到了是邢岫烟在和史湘云说话,心里也是一突。
她回去好好洗了一个澡,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这才起床换了一身衣衫过来。
素云应该是看出来一些什么了,没办法,胸腹锁骨间各式瘀痕,还有肚兜带子也断了一根,里衣里的种种,都无一不说明了一些什么。
纵然素云未经人道,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在山上跑,自己身体对贴身侍婢都不是秘密,现在走路姿势都有些异样,隐私之处更是异于寻常,加上那该死的斗篷上更是弹痕累累,根本遮掩不住。
不过李纨还是没和素云多说什么,倒不是要刻意隐瞒什么,只是觉得时机未到,姑且先让她怀疑担心一阵吧。
这种事情本来隐瞒也隐瞒不住,除非从今以后自己和冯紫英一刀两断再无往来,但做得到么?
李纨自己对自己都没信心,无论是哪方面,李纨都发现也许自己未来需要仰仗对方。
在老祖宗和公公婆婆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宝玉身上,对兰哥儿选择性无视的情况下,在未来荣国府还面临着长房和二房的争夺大战情形下,李纨突然发现冯紫英所说的也许没错,这荣国府弄不好就真的是分崩离析,大厦将倾了。
“哟,你们俩这是在争什么呢?岫烟,云丫头心情不好,你不让着点儿?”
李纨故作镇静,还主动和邢岫烟说话,以示自己的泰然。
邢岫烟多半也是觉察出了一点儿什么来,但是并不确定,所以李纨必须要先下手为强,气势上压倒对方,让对方觉得是她自己误解了。
邢岫烟还真的被李纨这一手先发制人给镇住了。
对方显得很坦然自若,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惊惶和急促不安,难道自己真的是误解了她?
想起手上那黏糊糊的东西,邢岫烟恶心之余也觉得无法释疑,那等腌臜东西,还能是什么?
可见对方这般轻松淡定的气势,再联想到这么多年李纨守节的表现,据说老爷太太都曾经表过态说可以让她改嫁,都被李纨断然拒绝了,若真是要偷男人,哪用得着如此?
“大嫂子,没争什么,我只是和云妹妹说冯大哥的观点,这是冯大哥先前在栊翠庵喝茶时当着我和妙玉姐姐说的,可云妹妹始终不肯相信,……”
邢岫烟把来龙去脉说了,李纨却是心中一动。
先前自己和紫英欢好之后,紫英便对宝玉娶牛家女不以为然,还说了一句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言外之意贾家似乎就蕴藏着莫大风险。
自己深问,他却不肯多说,只说京中今明两年京中局面都不好,没准儿会有大变故。
这又说孙绍祖和史湘云的已经订婚的亲事也可能有变故,这变故究竟从何而来,指的是一桩事儿么?
难道贾家史家都要牵连进去,或者还有王家?薛家怕是不可能,宝钗宝琴都嫁给了他,薛蟠薛蝌都有了正事儿做,而且也被紫英盯着,但贾史王三家……
李纨并非对外界事务一无所知的女子,父亲给她信中就提到了金陵那边的种种。
父亲在心中提到金陵当下躁动不安,江南民意对朝廷的许多政策十分不满,南京七部里边成日里都能听到攻讦内阁的声音,连父亲这个已经致仕了的南京国子监祭酒都经常能听到,而且这段时间也有人经常登门来拜访,而且都是江南士林中有名有姓的角色,言外之意也是大有借重父亲名声的意思。
父亲虽然有些文才,在国子监担任祭酒时间也有几年,但是却和南京官场上那些文臣们不太合拍,否则也不至于才五十来岁就被迫致仕了。
现在又有人想要把父亲拉回去,父亲自然有些意动,但这背后似乎又有些隐藏着的东西,父亲再说对这些方面不敏感,也还是嗅出了一点儿味道来,所以一直没有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