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我的細胞監獄 ptt-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約定鑒賞

Home / 懸疑小說 / 精华都市小说 我的細胞監獄 ptt-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約定鑒賞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当莉莉雅的‘血条’被清零时,韩东一直都注视着她发生死亡的位置。
虽存在等级差距,
但他并不相信莉莉雅这样强大,且位于母世界间的中位王者。
而且还是植物类、天生便具备卓越生机的类型……或许‘血条’属于古德曼【真正领域】的一种影响表现。
但韩东坚信,莉莉雅绝不会就此死去。
就算在某种规则层面被判定死亡,但她绝对还尚存一息。
啪咔~肉糜飞溅!
撬棍将韩东的肉体完全敲碎,就连「借神-惡心影」也被强制解除。
唯一剩下的脑袋摔落在地的那一刻,
韩东依旧将目光注视在莉莉雅死去的位置,甚至能隐约嗅到空气间那淡薄的玫瑰香气。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
向莉莉雅死去的位置传达两者间的「约定」。
……
古德曼正提着公文包向着韩东的头颅走来,
走到一半时猛然一愣……也将视野投向血条清零,本应死去的莉莉雅位置。
居然有一颗新生花芽破土而出,缓慢生长,有一种要生长出成熟玫瑰的感觉。
“嗯?血条清零,依照黑山程序的设定,个体必然「完全死亡」……就连个体的意识都会自我认定死亡的事件发生,不可能复活。
真是奇特的生命,可以试着收藏起来~培养为不错的下属。”
古德曼同样不太理解莉莉雅为何能‘重生’,虽过程缓慢,却让他十分好奇。
蹲下身子,准备将这一株新芽装进公文包,带回去继续培养。
然而,
就在他伸手触碰到新芽时,
却发现新芽底部,居然生出数十米长的根部~而且,其中一条根须已连接至韩东的头颅。
借着在古德曼被新芽吸引的这段时间……
这条根须钻出土壤,快速发芽开花,形成莉莉雅的头颅~紧紧与韩东贴在一起。
……
一分钟前。
血条归零,本应完全死亡的莉莉雅,
居然凭借着无尽的杀戮意念,强行撑着意识不散,不断在内心否决着‘死亡’……若这件事发生在平时,她或许早就接纳死亡,也没有这样强烈的意志来阻挡死亡的降临。
但现在,
她的心间却有一个「执念」,一个绝对不能死去而必须要亲自履行的执念。
从降生于曼陀罗斯世界时,莉莉雅就是【孤独】的。
她那无与伦比的天赋,又伴生着与生俱来的杀戮欲望,
以至于没有任何一类植物生命能接纳她,就连播种她的父母,也最终将她驱逐初生的花园区。
无论是哪一个成长阶段,她都无比寂寞。
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理解她。
曾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玩伴’,与她几乎有着相同天赋的「御花之君-诺斯.卡文迪许」……可对方却完全不与她交好,也不愿正面分出胜负,也随着她被收押在监狱而愈发生疏。
然而,
就在一小时前。
英雄聯盟之史上最強
一位青年的到来,却带给她数千年都从未有过的感受,
理解、认同以及赞扬,
甚至还给予她一些认知层面的提升,短短几分钟的交流就完全打开她的心扉,互相成为【知己】,
这算是她自诞生以来的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莉莉雅不愿死去的执念十分简单,因为她一直都记得与韩东定下的「约定」。
如果判定必然死亡,就一定要死在一起。
……
用无穷无尽的杀戮意志对抗着规则层面的死亡。
即便所有的玫瑰与肉体、灵魂都一并散去。
但莉莉雅的意识却得到保存,甚至通过‘播种生殖’的能力,土壤深处保留下一颗种子。
当韩东拼尽一切,通过疯笑入侵古德曼的大脑,完全吸引对方的注意时。
莉莉雅的意识控制着种子进行「生根」,吸收着星球间的能量,使根须尽可能向外扩散。
来自于‘血条清空’的死亡规则依旧在产生作用,只要她的意识抵抗有所下降,出现任何的漏洞,就将迎来彻底死亡。
能苟活已是极限,根本不可能提供协助作战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完成「约定」。
当韩东的头颅抛飞出去,丧失所有的幸存机会时,她知道……这就是实现约定的时刻。
通过分散出去的根须,捕捉到韩东头颅的位置,
莉莉雅竭尽全力,构建出一颗完美的拟人头颅,两者贴在一起,深情凝视着韩东的双眼,
人生的最后一刻,
莉莉雅面部竟然流露出从未有过的真切笑容,
这份笑容间看不到半点‘孤独’,饱含着她曾经从未有过的‘幸福感’。
如新生嫩叶般的嘴唇轻轻蠕动,说出最后一句话:
“让我们一同死去吧。”
韩东只是默默注视着对方,用微笑来回应。
「唇间相贴」
满是尖刺的藤蔓舌头在韩东嘴里钻动着,划破皮肤,释放出最浓烈的毒素。
此时,
相隔数十米的古德曼,由于将‘时间影响’关闭,无法通过时间静止来阻止这一过程……只能已最快速度赶来,但已慢了一步。
嗖!
即便他爆发前出来的速度,已完全无视常规的物理学规则。
依旧慢了一步,
大量玫瑰花已在韩东头颅表面绽放开来,整颗脑袋已化作肥料,眼瞳灰如死寂,没有任何生机反应。
“不!你绝不能死!”
古德曼很清楚事情的严重性。
由于韩东的肉身被毁,一旦脑袋在死去~这样完美的死灵载体就将完全消失,存在于韩东体内的残页很有可能强制飞回S-01。
不计代价,
“就算无法让你复活,也要保证死尸的完整性!一旦让无主的残页飞回S-01,再想要回收就太过麻烦了。”
重启黑山基地的时间装置,
百米级的时间场呈半球形扩开,这种时间回溯无法影响‘绝对死亡’,只能作用于韩东被敲碎的肉体。
伴随着头颅滚回,
散落满地的肉糜也重新开始组装,形成完整的肉体。
时间回溯至韩东被提在半空中的时刻。
只是,
提在古德曼手里的韩东面如死灰,生满着玫瑰,没有任何生机表现……只是一具相对完整的尸体罢了。
……
【死亡】
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
这次迎来的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根本不存在感悟一说。
韩东曾做过无数种关于‘真正死亡后倒地什么样’的假设与猜想,
认定为无尽的黑暗袭来,意识因不复存在也无法思考。
在黑暗的包裹中,渐渐忘记时间与空间,渐渐回归最初的物质形式,实现「从1到0」的最终过程。
但是……
韩东却在黑暗间隐约感受到一种柔软的触感,还有温暖的液体漫过全身……这种温暖,黏稠的舒适液体好像在哪感受过。
顏值即正義
就好像孕育在某种宫体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