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蓋世》-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不要也得要!熱推

Home / 玄幻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蓋世》-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不要也得要!熱推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荒大人。”
妖神绿柳呈一条淡绿色涓涓溪流,从另一端飞逝而来,他悬停在老猿和虞蛛之间,满脸忧色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以竖眼望着虚空中的巍峨凤影,看着那头初露狰狞的小棘龙,被至高妖凤抓着脖颈猛\撞着源血大陆界壁。
砰砰砰的界壁溅射着血芒电光,小棘龙的龙鳞不断碎裂,龙头血流不止。
可妖凤曾说过的,那些异兽突破到十级的关键,他们这类妖神获得永生的秘密,和这头小棘龙息息相关。
然而现在,她分明是要置小棘龙于死地啊!
“荒大人。”
一声低沉的兽吼,从雄阔的白色天虎方位传来,这头没有变化为人,妖躯占据一方星河的蛮虎,似乎知道一旦妖凤发疯了,就会变得不可理喻,没办法再做交流,于是也询问老猿发生了什么。
因为,他麾下的那些妖军,还有几头异兽中的王,都被妖凤的举措弄的心寒了。
那么宠溺着小棘龙,任由小棘龙大快朵颐,突然又痛下杀手,情绪如此不稳定的妖凤,搞的很多兽王心慌慌的。
兽王们很害怕这样的妖凤,怕自己毫无预兆地,也被妖凤给打杀了。
另外就是,那些兽王因为仰慕妖凤,又听妖凤说找到了助异兽突破血脉界限的方法,才万里迢迢地赶来,甘愿被妖凤调动。
妖凤明确表态过,它们血脉的进阶,和这头小棘龙的成年有关。
麥可 小說
但现在,她分明又要杀了这头长势不错的幼兽。
这是何意?
“我哪里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数万年以来,她的那些奇怪想法,我都没看懂!”
老猿吹胡子瞪眼,自己也没有想明白,沉吟了一下,喝道:“不过有一点你们错了,她是天底下最护犊子,最护短的家伙!真正得到她认可,真正忠于她的大妖和妖神,她全部是倾尽力量去保护,而不是随意牺牲。”
“而这头小棘龙,或许从头到尾,也没有被她真的当回事。”
“一开始,可能就是准备将她养大了,然后再……”
荒神咳嗽了两声,忽然转移话题:“你们想想那头老麒麟,没有她为其不断续命,麒麟早就死了。在韩邈远想牺牲老麒麟的时候,她是怎么做的?她找上了宇文皓,要杀宇文皓给麒麟续命。”
“麒麟在天外落难,太始不是被她杀的重创,昏迷以后逃回的千鸟界?”
“只要真正入其凤眼,被她在乎者,她是万万不会拿去牺牲的。”
老猿虽然一向和妖凤不对路,但还是做出了中肯的评价,因为在这方面,妖凤和韩邈远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为了浩漭的前景和稳定,韩邈远是谁都可以牺牲,宇文皓,季天瑜,顾星魁。
所有的人族巅峰,只要让韩邈远觉得不利于浩漭的发展,阻碍了浩漭的进步,他便会无情舍弃。
妖凤是相逆的。
老麒麟明明没了朝气,明明早就该死了,她就死保不放。
类似的案列也有许多,但凡是她认可相中的,谁敢拿去牺牲,她就是把世界搅的天翻地覆,让浩漭山河碎裂,她都不会罢休。
“几万年了?你总算为我说了一句话。”
如坐落在九天星河的巍峨凤凰,阴冷残忍的目光,似乎始终落在老猿和虞蛛身上,此刻她抓着小棘龙在疯狂冲撞界壁时,还有余暇回应一句。
一众妖神不禁抬头去看。
哗!
她那巨型的紫色羽翼内部,又有一只手忽然伸出,宛如精美的刻刀,突然刺向笔直如矛的小棘龙心脏部位。
一片片紫金色龙鳞,被那只手轻轻拍碎,明亮紫色神刀般的手,瞬间穿透进去。
一柄柄刀刃,在小棘龙的胸腹收拢,然后缓缓地握紧。
等重新化作巨大的手掌以后,她这只手的掌心内,多出一颗紫金色的鲜活心脏。
那头之前跋扈骄傲的小棘龙,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那颗还在跳动的紫金心脏内部,无数细密交织的血脉晶链,如万千紫金色神电,耀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
所有的大妖,兽王,亦或者绿柳、荒神,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这颗泰坦棘龙幼兽的心脏,吸引了所有人和兽的注目,让他们的心脏也跟着急剧跳动,让他们鲜血和兽魂颤抖。
谁也没有想到,至高妖凤竟如此的狠辣绝情,对先前还宠溺有加的小棘龙,说打就是打,说杀就是杀。
当真是一点都不含糊!
她一边抓着小棘龙蜿蜒千万里的龙躯,将其化作长矛利刃,去捅刺源血大陆的界壁,一边还剥出了龙心。
杀龙又诛心。
这一幕残忍血腥的画面,不仅震慑了诸天星河的异兽和大妖,让界壁内一众天魔也傻眼了。
没人知道妖凤为何要如此。
可他们却突然意识到,最近数万年以来,漫天星河捕杀巨兽者,已经从大魔神贝尔坦斯,变成了浩漭的至高妖凤。
连早已成年且全盛时期的溟沌鲲,都被她拿捏着,按在浩漭的海域动弹不得。
已知的,几头同样凶暴的星空巨兽,则是被她切割以后蚕食。
区区一头尚未成年,且没有得到完整生命序列奥秘的小棘龙,她内心一旦有了决定,杀起来还真是切瓜砍菜般轻松。
此刻,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挖出了小棘龙的心脏以后,她一定是要吞下去,用来填充她所需的血脉奥义。
大家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她,虽然也贪婪那颗紫金色龙心,却因为敬畏她的恐怖战力,谁都不敢胡来。
带玉 小说
然而……
那颗鲜活跳动着的,让所有大妖和兽王热血沸腾,却不敢有一丝奢望的泰坦龙心,她竟然没有自己服用。
她握着那颗心脏的手,一点迟疑都没,便将其递给了虞蛛。
“这是给你的。从一开始,就是打算给你的,就当做是你封神的贺礼吧。”
她的那只手,和手心内的紫金色心脏,就在虞蛛的眼前停住了。
她说话时的声音,竟然透着紧张和不安,似乎生怕虞蛛不肯接受,生怕虞蛛不给她这个面子,辜负她的这番厚爱。
围绕着源血大陆的数十万大妖和兽王,还有几位妖神,界壁内的大魔神,血色界壁中的虞渊,包括冰岩表层的纪凝霜。
全部一脸的呆滞。
没有人和兽,想过她会如此的无私,想过她会将天地间最珍贵的至宝之一,就这么拱手相让。
她的紧张和不安,更是令人觉得反常,觉得匪夷所思。
她可是此方世界的至强,妖殿说一不二的至尊啊!这可是参与了龙族覆灭,将神魂宗赶出浩漭的妖凤啊!
虞蛛何德何能,能得到她的厚爱和大爱?
老麒麟一辈子也没这样的待遇啊!
“原本想着,等她成年了以后,等里头所有血脉链条涌现至强奥秘的。可她太没用了,辜负了我的期望。所以,这颗龙心还不是最好的形态。但也没关系,还有另外一头活着的小棘龙。”至高妖凤啰里啰嗦的,像是一个嘴碎的老妇女。
但听到这番话的人和妖,却纷纷领悟了她话里的深意。
她是想将小棘龙养大,等小棘龙成年,将龙心内隐藏的血脉奥妙全部展现以后,再挖出小棘龙的龙心,将其交到虞蛛的手中。
她所谓的纵容小棘龙,任由小棘龙随意吞吃血食,根本就是想等小棘龙成年了,将龙心送到虞蛛的嘴里。
而不是为了她自己……
她这是该多疼爱那个丑丫头啊!
“我……”
受宠若惊的虞蛛,轻挽腰裙的两手,随意地搓揉了一下,呆呆看着那只巨手中鲜活跳动的紫金心脏。
她感觉到了,这颗泰坦棘龙幼兽的心脏,必然能促进她血脉蜕变和战力的提升!
只是,这个从天而落的馅饼,大的过于不可思议。
落下的也很是莫名其妙。
她犹豫着,不断地搓着手,可硬是不敢去接。
——她怕妖凤害她。
“傻不愣登的丫头。”
妖凤明明是不满地低骂,可所有人都听出了她话语内的宠溺,这和她对待小棘龙是截然不同的。
“我给你的,不要也得要!”
轰!
那座恢弘壮阔的巨大紫色宫殿,从源血大陆另一端星河飞来,遥遥朝着虞蛛罩落,“就在里面给我吞食消化了它。”
老猿微微变色,识趣地避让开来。
绿柳早一步就逃了。
紫色宫殿就此落了下来,将她握着紫金龙心的那只手,将虞蛛,一起给盖在宫殿里头,“没吃干净就不许出来!”
咻!
她的那只手抽回,顺势按向小棘龙僵硬着的龙躯,抓着小棘龙的龙尾。
一手龙颈,一手龙尾,无穷妖能灌注进去,顷刻间将小棘龙炼为一件锋利兵刃。
如隐隐化作人之体态,却有一对巨型紫色羽翼的她,以两手握住一杆紫金色的长矛,再次刺向源血大陆的界壁。
喀嚓!噗噗!
冰岩连番碎裂炸开,血色天幕般的界壁,也被刺出一个个血窟窿。
久攻不下的此方屏障壁垒,因她形态的调整,因小棘龙泰坦之躯的诡变,终于被她给成功捅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