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醫路坦途笔趣-868 我曾來過分享

Home / 都市小說 /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醫路坦途笔趣-868 我曾來過分享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说实话,成年人的世界很的很不容易,特别是在高速发展的国家里,你一个不小心,第二天醒来,就别人甩在了后面,你追也追不上。
其他行业不好说,医疗特别是外科行业,尤其明显,真的,有时候击倒一个人的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往往一句话,就能让一个人倒下。
医疗圈有句特别著名的话,还必须用魔都的土话来说:就算唔手把手的教,侬也拎不清的!
这句话是魔都一个特别著名的脑外科名宿说的。
张凡手把手的给三乙医院的副院长教,每过一个重点,三乙院长就好像有一种忽然戳破了一层膜一样的痛而爽的感觉,可等手术所有的重点都结束,眼看着手术要结束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是什么都会了,可又好像什么都不会了,脑袋里面竟然有一种空空旷旷的感觉。
这种手术,如果当场让他单独再做一遍,他没有一点点把握能做下来。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梦里自己能大杀四方称王称霸,可尿憋醒后,仍旧发现自己连个抬枪的力气都没有。
“会了吗?”要缝合了,张凡轻声的问了一句。
“会了?我会了吗?”三乙院长茫然的也在问自己。
外科医生到了顶级后,珍贵就珍贵在这个地方,有些手术方式,人家敞开了让你看,你也未必能学会。
如果按照教课书上的说法,绝对就是医生需要大量的手术经验去积累,然后去突破。
而现实情况是,你这辈子就定在这里了,能打破这个屏障的机会估计都不会有了,不是谁都愿意让你去练手,也不是谁都能天天给你请飞刀来教你,而且也不是所有的飞刀都愿意手把手的来教你。
除非医院愿意花大力气培养你,你也有股子韧性,然后医院派你去上级医院,在当地医院,你有头有脸,人人尊敬你。可到了上级医院,你甚至连坐的位置都没有,就这么咬牙努力,或许才能有一点点收获。
所以,成年人的世界不容易的。
手术进入缝合阶段,这个时候在观察室的医生们才反应过来,这群大佬不是来找茬的,也不是来站台子的,而是来学习的。
手术最精华的东西他们看不懂,可缝合他们还是能明白的。为了让自己有点存在感,有的人好像自言自语,可声音大的整个观察室都能听到:“厉害啊,张院的持针器就像是有磁力一样,你看,针头都在持针器上转圈!太厉害了啊!”
手术室的气氛很诡异,懂的人是真懂了,慢慢回味着,所以不说话。而不懂的人也要装着懂了,也不说话。
至于有什么事,绝对不会拿在台面上来说的,不能露怯。
“张院,下午还有一台手术吗?”程主任看到张凡已经开始脱手术手套了,就笑着走了过来,一边帮着给张凡解开衣服上打的结,一边笑着问。
“是啊,还有一台,程主任我记得这种手术在附属医院很多。”手术结束了,张凡就比较平易近人了。
“呵呵,我们是按照指南上走的,你这种方式我们用的不太熟练。不过我看了一下,你这种方式手术时间缩短差不多一个小时不说,出血量损伤程度还小了很多。你怎么没在骨科年会上做个报告,让指南用你的这种术式呢。”
“实在是今年太忙了,顾不过来啊!”张凡实话实说。
可听在别人耳朵里,就是他在吹牛逼。
“也是,也是,哈哈,张院,明天回趟咱自己的医院吧,你当年在医院的好些人都想念你呢。现在也该回来看看了。我们科室还留着当初你们聚餐的照片呢!”
老程鸡贼鸡贼的。
张凡楞了楞,“时间上估计不宽裕……”
“就是回家看看,有什么宽裕不宽裕的,来吧!”
“好吧!”张凡点了点头,既然来了,就留下点东西吧,三乙医院的底子还是薄了一点,没见业务院长这会已经宕机了吗!
其他主任一看,不乐意了。“张院,我当年也在医科大上过外科的,你们骨不连的那一章还是我上的,你也必须来我们科室一趟。”
“呵呵,杨老师,这样,咱们都汇集在一起行不行,我也有点话想说。”
“行!”
大小姐渴望悠閑地生活
下午的时候,手术的助手全都换成了三甲医院的各大主任了,也不知道达成了什么交易,反正三乙医院的主任虽然不高兴,可也没跳起来反对。
张凡看到手术通知书的时候,还是签了字。
……
“他又来干什么?想让我见他?做梦!我都快成学校的历史罪人了,你还让我笑脸迎接这个罪魁祸首?”
临床医学院的院长看到校长,没想到校长火气这么大。
不过想想也是,医学类本来就一般的不能在一般了,结果这个本校的毕业生回头还把唯一一根独苗给挖走了,仍谁当校长都会火冒三丈。
“不是挂名了吗。”
“挂名也不行,就是糊弄人的,你知道不知道,我去首都开会,我都抬不起头。”
“领导怎么不能这样想,您看啊……”临床医学院的院长苦口婆心的劝着校长,校长都被张凡差点气出心梗了,劝说很艰难。
医科大中,“老师,张凡来兰市了!”
“这小子又来干什么来了,难道要挖咱生化组?咱生化组可不像是结核组那么没骨气,扔个骨头就摇着尾巴跟着走了。今年中庸生化的国家项目一共投入了多少钱,他要是能给一半,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生化组里,李老头听张凡来了,本来要去外地讲课的他,也不想去了。
“听说去给三乙医院当抢手去了。今年不是有个三甲名额吗。三乙的请张凡来做骨科手术。”
“呃!这个货,一直是这样,学习差的要死,就算当了院长也就做做简单的手术,我们这种高科技,他听都听不懂,这个货……”老头本来以为轮到自己了,结果人家是来捞钱的,这把老头给气坏了。
其实张凡也不是没想过,挖人这个玩意就和吃兴奋剂一样,会上瘾的。特别是立竿见影的感觉,真的,就像是男人吃了大力丸一样。
可张凡也清楚,真把211的学校惹急了,总经理也得出来帮着人家学校说话。
下午的手术速度更快,因为三甲的几个主任上了台子,竟然比张凡他们自己的团队做的更快,也更好。毕竟一个省会的顶级医院中的主任,可不是随便就能勾兑的。
不过这种术式的难度还是挺大的,程主任手术快结束的时候,叹了一口气,“这术式还是有点难,张院要不明天早上再做一台吧。”
“行,可以。”张凡也感觉出来了,上手术的几个主任还是没有彻底掌握。
当初张凡做这个术式的时候,水潭子的大骨科主任看了一台手术,就会了。有时候,这种事情真的没办法说。人家牛逼,是有道理的。
而茶素的骨科医生,比如王亚男,张凡手把手的教,不会了就骂,骂哭了,流眼泪也要下了手术再说。许仙都让张凡折磨的没了脾气。
猴子不进一会炼丹炉,他还是个猴子。有时候这个平台真的太重要了。
晚上,因为三乙医院的手术都做完了,而且三台手术很成功。三乙医院的院长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结账相当的利索,张凡都没出手术室呢,直接就把钱转给了王红。甚至还专门用私人身份给张凡送了一幅画。
这种事情,王红不敢做主,张凡刚出手术室,就被王红拉到了一边,“这里的院长给您送了一幅画!”
“什么画啊!”张凡的意思是什么画啊,能抵十个人来飞刀的费用?
也就现在张凡收入高了,要是按照以前,别人给他一幅画,说抵钱,张凡能和他着急。
“驴,一头毛驴,说是私人送给您的,他说晚上估计没时间说话了,就提前给您送了过来。其他的费用也结算了。”
张凡听完后,瞅了一眼王红,王红以为自己说的不雅致,可就是画的一幅驴啊。
下了手术,因为人太多,还要商讨明天的行程,还要去看昨天手术后的患者,是真没时间。
等一切弄完,三乙院长邀请茶素团队赴宴,又让其他三甲医院的主任作陪。
说实话,这种业务招待,真的累,张凡都开始羡慕在一边猛吃海喝的王亚男他们,一场招待下来,张凡觉得自己脸上的肉都是僵硬的。
清晨,酒店门口就来了好几辆奔驰,肃省最好的医院骨科主任亲自来酒店接张凡。
“休息的怎么样,按说你这个级别,用奔驰有点不伦不类,不过政府专用的红旗车,我没哪个牌面啊,人家不给我借,你就将就一下。”
见面后,程主任笑着和张凡打趣。
毕业的时候这个医院呢已经是当地最大的最厉害的医院了,几年没回来,现在再看,医院面积也大了很多,规模也上了好几个层次。
汽车缓慢的进入医院,张凡看着医院的门头,忽然想大喊一句:我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