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鳳凰神殿看書

Home / 玄幻小說 /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鳳凰神殿看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缓缓凌空而起的那座紫色宫殿,一块块如精铁般的墙壁、砖瓦、屋檐,皆流逸出绚烂的神辉。
浩瀚无尽的妖能,从恢弘宫殿边沿荡漾而出,令所有妖王兽王本能地想要膜拜。
大面积的古老妖纹,和兽族先祖的图腾象征,加上诸多与血脉相关的纹路阵列,在此宫殿的墙壁相继浮露。
如绿柳,白色天虎般的妖神,凝望那座宫殿时,都有种面对先祖的怪异感。
绿柳以一根指头,压着眼角去细看,如看到一条如他般的绿幽巨蛇,在星河内著名水域炼化天外的溪河。
他顿时醒悟出,他某一位先祖的所有血脉奥秘,早已被至高妖凤参透以后,拓印在这座传说中的凤凰神殿。
“她,她这是被送到凤凰神殿了?”
绿柳蓦然想到这一出,绿色竖眼满是惊诧,下意识地去寻找老猿。
“虞蛛这丫头……”
退避到白色天虎身旁的老猿,龇牙咧嘴地惊叫着,老猿一边叫,还一边摇晃着毛茸茸的胳膊,道:“小白,你跟随她那么多年,可曾见过她将谁领进过这座凤凰神殿的?”
天虎摇了摇头。
和妖神殿不同,这座名为凤凰神殿的紫色宫殿,与至高妖凤永远是挂钩的。
凤凰神殿出现于何处,妖凤的本体真身就在何处,绝大多数的时候,凤凰神殿都漂泊在外域星河,且几乎不会固定。
但,诸天星河的异族强者,藏隐着的星空巨兽,还有九级巅峰的异兽,只要是看到这座凤凰神殿,便知道是妖凤来了。
还是她的本体真身!
见到凤凰神殿,也就相当于见到了至高妖凤。
坐落在浩漭大世界的妖神殿,供奉着所有成就妖神者,妖族的一些重要议会,也会在妖神殿内举办。
包括一些特殊的,传承血脉的仪式,同样是在妖神殿中完成。
那座永远不动的妖神殿,很多身份尊荣的妖王,都是有幸进入的。
然而,代表至高妖凤本身的凤凰神殿,就连白色天虎都没有进去过。
数万年以来,荒神所知的唯一进入其中者,还是死去的老麒麟。
那次,也是因为老麒麟在天外征战中受了重伤,伤的几乎就要死去了,才被妖凤带入了凤凰神殿。
本该死去的麒麟,奇迹般地在凤凰神殿活了下来,走出时还被注入了生命精能。
这件事老猿是知情的,就连新晋为妖神的天虎,都没有耳闻。
而眼前的虞蛛,则是在老麒麟之后,第二个被至高妖凤弄入凤凰神殿者。
“搞不懂,真是搞不懂啊!”
抓耳挠腮的老猿,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妖凤对虞蛛的厚爱大爱,是老猿一辈子也没见过的。
也在此刻!
令所有人敬畏的庞大凤影,忽然落入到一根根巨大的图腾柱,如将自己分散了。
旋即就见那些先前怎么也无法刺入界壁的图腾柱,沿着被洞穿的界壁血窟窿,一根根地进入源血大陆内部。
轰!
界壁内的血腥世界,突然变得碎片化,许许多多的血色烟云,如被图腾柱肢解一般,化为凌乱而无序的一簇簇。
步行天下 小說
站在斩龙台上方,连番抵抗阻挡的虞渊,顿时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失控了。
从那杆紫金色长枪刺透界壁起!
以小棘龙炼化的那杆紫金色长枪,内藏的血脉奥秘,结合这具神奇龙躯,化作了另类的神兵利刃。
而且,还是能够被至高妖凤利用,无比趁手的利刃。
有此物在手,内藏的金锐道则,被妖凤的力量和妖能升华,变得那么的锋利,阳脉辛苦构筑的血色界壁再也抵挡不了。
哗!
在源血大陆的内部虚空,因妖凤血能精炼的图腾柱,凝做道道粗阔的紫色幽电。
旋即,再收拢成一道稍稍小点,有着人之形态,另有一对宽阔紫羽的神秘妖影。
变成了,虞渊曾在此方星河偏僻一角,所见过也战斗过的,五官无比精美,组合在一起却令人觉得处处别扭的那个人形的妖凤。
她一只手提着小棘龙化作的紫金长枪。
小棘龙的一条条龙筋,变成这杆长枪内的血之脉络,灌注她的妖能以后,变幻出她领悟的血脉法则。
她的这道妖影,比界壁外的小了一大截,可依然占据了源血大陆的半边天。
她那两只宽阔羽翼,紧紧贴着外层冰莹的血色天幕,竟将里头一部分血色烟云的秘术破解,并抽离着内藏的血能。
血色异界中的虞渊,入目所见的,则是巨型的立体血纹阵列的瓦解。
阳脉耗费无尽岁月刻印的血之秘术,在她以那杆长枪穿透,在她进入源血大陆时,似乎已被彻底攻破。
虞渊长叹一声,知道苦守已没意义,立即借助斩龙台,瞬间脱离那方血色界壁。
“它,需要耗费很多的力量,去封禁阳脉的灵智。所以,它不能时时刻刻地,注入寒能到此方界壁。”纪凝霜在冰莹界壁外,眼见出自浩漭的至高妖凤,已从外面到了内部,不由替那股地底的极寒解释。
虞渊自然是清楚的,点了点头,道:“我们回来吧。”
话落的时候,他又出现于里德,格雷克,还有那些外域天魔的强者中央。
他也和这些大魔神一般,仰头看着占了源血大陆半边天空的妖凤身影,看着所有被破开的血窟窿,又迅速地愈合如初。
里德满脸苦涩,“还是走不掉。”
夜魔族的弗莱克,先看了看虞渊,又再次看向血色天穹下,那道令人窒息的妖影,震惊道:“难道是她封闭了那些被她洞察的窟窿?”
“似乎是如此。”格雷克颓丧地说。
“为何?”弗莱克大呼小叫,“难道,只是不让我们离开?外面的荒神,天虎,她怎么不一并放进来?”
呼!哗哗哗!
源血大陆的界壁天幕,愈发变得透亮了,遮蔽外界视野和感知的血雾,很快就消散一空,也让荒神,白色天虎,绿柳,还有从远处赶来却不敢靠近的蔺竹筠,和一众的兽王,都能清楚地看到内部场景。
“这是何意?”
妖神绿柳表示看不懂,因为那蠕动着将血窟窿堵住的力量,分明是妖凤自己的。
攻破了源血大陆的界壁,打穿了一个个血窟窿以后,她为何要再次封闭此界?
不应该传唤大家进去吗?
数十万的妖军,浩浩荡荡的兽群,只要沿着那些血窟窿涌入此方世界,什么里德,弗莱克,格雷克,众多的天魔和血魔族分支,还不都是要被冲溃击散?
她召集了那么多的妖和兽,弄出如此大的阵仗,不就是为了这一刻?
明明胜利在望,明明可以一次性地,解决源血大陆所有天魔,可她竟然停下了。
绿柳想不明白。
“她……”
荒神撇了撇嘴,刚欲变化为妖躯沉落下去的他,也在那些洞口愈合以后,急匆匆停下了血脉的剧变,道:“我说了,她做的任何事情,都没逻辑和理性可言!我和她多年不合,就是因为她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
雄壮的蛮虎一声不吭,也是看不懂,内心也在腹诽。
可他却敢想不敢说。
“呵。”
在源血大陆内部,仿佛听到那些妖神嘀咕的她,以巨型羽翼背对着外部星空,连转身也没有地冷哼道:“我传唤你们过来,让各大星河的异兽聚涌,只是让你们给我将他们赶入源血大陆。”
“这种琐事,自然是应该让你们来做,我当然不会亲力亲为。”
“另外,我也是为了让你们看看!看看诸天星河中,无穷的域界天地内,谁才是万兽之王!”
“你们只需看着就好,我压根不用你们来做什么帮手,你们就只是打杂的。”
“……”
妖凤的这番话,如在狠狠地羞辱老猿,也让晋升为妖神的绿柳脸色难堪。
喊我们过来,就是帮你打杂,帮你驱赶这些家伙进源血大陆?
不是打架,不是浴血厮杀,你喊我们干什么?
專屬戀人
荒神和绿柳在心里暗暗咒骂。
反倒是那些外域的兽王,被她如此霸道的风姿给深深地折服了,觉得能统领兽群,能掀翻此方天地法则者,就应该是她这般的人物!
凭什么,永远都是天魔、星族、暗灵族,修罗,女妖族般的智慧生灵主宰星河?
凭什么不是异兽?
凭什么是大魔神贝尔坦斯,操控着这方世界的局势,随心所欲地做决策,而不是它们崇拜的至高妖凤?
突然!
那座恢弘的凤凰神殿,有一道道神辉在更高的空中交织,发出万兽的低吼,并衍化出一个由大妖和异兽,奴役天地苍生,让浩漭人族,让修罗和天魔,让女妖和星族服侍兽王和大妖的新奇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面,妖族和兽群才是主人,有美丽的星族女子为它们梳理毛发,女妖为她们吟唱歌曲,修罗战士则成了它们的仆从。
这是一个妖族和兽王们,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世界,可如今却清晰地展现了出来!
展现在它们的眼前!
那是至高无上的妖凤,在这座凤凰神殿烙印的宏图大志,是她的夙愿和追求,也是她血脉天道最终的形态!
她是要打造出一个,由她和她座下妖族和兽王统治的世界,取代现今的格局!
吼!呜嚎!嗷嗷嗷!
数十万大妖和天外的兽王们,因这一幕画面而沸腾,它们发出震天动地的咆哮,仿佛向众生宣告,它们信仰的万兽之王终将改天换地,取代贝尔坦斯而成为此间至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