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新書 txt-第671章 借荊州推薦

Home / 歷史小說 / 精品都市小說 新書 txt-第671章 借荊州推薦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江陵(今湖北荆州市)是一座水城,城内遍布水道,城南则有万里大江浩瀚奔流,江潮拍打石头堆砌的古老堤岸,长长的码头一直伸到江心。太平时节,江陵是长江航运的枢纽,从西往东缓缓驶来的巴蜀航船一日千里,自东逆流而行的扬州吴船,则需要纤夫拉拽才能顺利靠岸。
但随着魏国南征的战争打响,公孙述自顾不暇,往年来自益州的粮船没了踪影,而江陵的官府存粮,多被田戎带去当阳前线,只留给南郡太守程汎一个空空如也的粮仓——连老鼠都看不到一只!
南郡虽然是“翼江王”田戎的地盘,但公孙述也派了名义上的太守来监督,但即便田戎不在城中时,所留亲信也对程汎不太恭敬。诸如现在,他们就天天催程汎向益州请援,就算公孙述派不出兵,粮食总该给点吧?
可程汎的去信都石沉大海,正值青黄不接的时节,硕大一个江陵城粮食紧俏,柴米价值都快赶上香料了,程汎急得跳脚。就在此时,却惊喜地得知,一批来自“友邦”的粮船,正从云梦泽靠近江陵……
“一共十艘大船,船上装满了荆南湘关的稻米,足够江陵再撑旬月了!”
所谓湘关,便是汉国控制下长沙郡洞庭湖水关,早在春秋战国时,长沙就是远近闻名的粮仓,号称“长沙,楚之粟也。程汎感动得只赞:“古时诸侯以邻为壑,今刘皇及冯公孙,则是与邻为善啊!”
程汎立刻同意江防放行,让十艘船畅通无阻在江陵码头停靠,自己更亲来迎接。
閻王大人使不得
远远望去,船上尽是素服摇橹的民夫,然而汉船靠岸后,那些看似无害的白衣素服者,却一拥而下,迅速占领了码头。等他们扯开素衣,里面竟是水牛皮甲胄,田戎亲信试图顽抗被杀,程汎则被这群汉兵横剑控制住,直到一位身材魁梧的将军来到他面前,满脸愧然地作揖道:
“程太守,属下莽撞,实在是冒犯了!”
此人正是汉征西大将军冯异,而程汎太守在短暂的惊愕后,颇为愤怒地说道:“冯将军,成、汉两国本是盟邦,公孙皇帝与刘皇帝歃血同心,共抗第五伦。眼下魏军攻成家甚急,冯将军不在前线与翼江王一同御敌,却带着大军浮江返回,卑鄙偷渡,袭我江陵空虚……”
冯异让人给程汎松绑,但他感觉自己被骗了,气得指着冯异骂道:“难怪刘秀为汝定将号为‘征西’,果然觊觎江陵多时,之后莫非要趁机继续西进,与魏国平分巴蜀?莫非不知唇亡齿寒的教训?”
冯异满脸委屈:“诚如太守所言,大汉不能无成家庇护上游,荆南、江夏则仰仗于南郡、江陵之蔽,正因如此,我才来救江陵啊!”
“将军管这叫救?”
冯异让人取来几面质地粗糙的五色旗及信件,将田戎欲火线投魏的前因后果告知程汎。而码头押来的田戎亲信,也证实了此事为真,程汎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田戎已被我令虎牙将军擒拿,其兵卒由汉军缴械,但思虑江陵仍在其亲信手中,冯异这才昼夜驰上,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听冯异如是说,程汎态度大变,也不管真伪,只朝冯异道谢:“万幸!若是冯将军晚来一步,本太守恐将变成田戎投魏的献礼。纵侥幸生还,江陵要害之地一失,汉、成联络将断,程汎辜负公孙皇帝重托,也无颜再活,只能投江自尽了。”
他说话间眼珠直转,抬头看向江陵城墙上:“冯将军替公孙皇帝平叛,保住了江陵,本太守自然感激不尽,但汉兵在城头插火德炎旗,又是何意?”
虽然冯异有正当理由,但程汎仍担心汉军趁机夺取江陵,这让他如何回成都交差?
程汎的担忧并非多余,刘秀和邓禹早就有西图巴蜀以“二分天下”的战略,冯异正是这套战略的执行者。只是过去几年一直没合适的机会,如今趁着田戎投魏,当然要大作文章!
冯异笑道:“事发突然,江陵及南郡各县,多为田戎党羽控制,难免会蜂起投魏,既然公孙皇帝忙于守卫汉中,无暇派兵东来,大汉身为友邦,见邻舍起火当立刻救援,不仅要救,还得帮着守,岂敢有辞!”
“更何况,当年襄阳之战,联军就败在令出多门,指挥不一上。如今岑彭南下在即,为免重蹈覆辙,南郡地界成、汉军民,当由我统一调度,如此才能保住江陵,驱逐魏寇!故而自今日起,江陵及南郡诸县,大汉炎旗与白帝旗并列,好使敌寇知道,两国犹如一体!太守以为如何?”
这话说得漂亮,程汎一时间竟找不到反驳之言。
而到了次日,冯异已经完全控制江陵,汉军自云梦泽上走水路源源不断抵达,拿下了江陵的姊妹城“郢县”。
当一条来自西边的汉船登岸汇报,说江陵西门户,也是长江隘口夷陵已夺取后,冯异又来郡守府见了程汎,通知他这一喜讯。
“大江水道安全了!”
冯异说着,将一封盖有他“汉征西大将军”的信交给了程汎:“为免产生误会,使二主猜疑,两国绝好,还要烦劳程太守西去成都,与公孙皇帝说明情形。”
农门悍妇宠夫忙 余加
冯公孙大义凛然:“江陵、夷陵及荆北南郡九县,仍为公孙皇帝辖境,冯异只是暂借以御敌,待击退魏军后,立刻择日归还!”
见程汎迟疑不接,冯异只道:“程太守,难道信不过冯异么?”
程汎对辖境相邻的冯异是颇为信赖的,毕竟冯公孙早年就以守诺出名:十多年前,冯异还是新朝颍川郡郡掾,外出巡视属县,被绿林军抓获。刘秀要冯异投降,冯异则表示:“老母尚在城中,若降必为新吏所诛。如能放我归去,安顿老母后,冯异一定重新来投。”
刘秀放了冯异,绿林军中其他人都觉得是上当了,断言:“冯公孙一定去而不归!”
没想到冯异说到做到,不但自己投降刘秀,还劝说所监五县,尽数投汉,让刘秀得以轻取半个颍川,实力大增,为之后昆阳大战埋下了伏笔……
这便是冯异早年的守信好名声,其在镇守江夏荆南期间,也与程汎相处颇为愉快,冯异身为汉“大司马”,却为人谦逊有礼,二人书信礼物往来江上不绝,南郡饥荒时甚至还会送点粮来救急。
所以在程汎眼中,冯异一直是“老实人”的敦厚长者形象,可这印象,在其偷袭江陵后,却彻底垮了。
“冯异貌似敦厚质朴,实则也有智囊藏于心中啊!”
但程汎也知道,眼下事情由不得自己了,江陵是对方嘴里的肉,随时能咽下去。问题在于,见了公孙述,程汎要如何交差?
“冯将军天下信士,急公好义,我岂敢有疑?”程汎用几乎哀求的语气说道:“江陵巨都、南郡大郡,幅员千里,率土之滨数十万人,既然是借,可否请汉皇陛下,亲写国书,再由我送去成都?”
冯异思索后,竟解下了他的列侯印绶,递到了程汎手中。
“陛下远在万里之外,而南郡军情火急,国书来不及写了,此冯异所佩列侯通印,若公孙皇帝不嫌弃,便暂时作为借南郡的抵押信物罢!”
……
程汎凄凄惨惨地乘着一艘小帆船往上游去了,发愁到了成都如何交差。
而他前脚刚走,冯异就任命了“汉南郡假守”,来管理江陵的治安。
蜀山刀客 小说
站在江陵城头望去,能看到这座水城昔日的繁荣:除却大江边上数不清的楚、汉王宫外,路边沟渠石垒,渠外邑宇逼侧,大小里闾层层叠叠望不到尽头,更有许多食肆旗帜高扬。
冯异早就听说,江陵城是荆州最大的城市,人们早上穿新衣服进城,晚上就被挤破,繁盛之时,城内的几条水道塞满了船只,根本无法调头。
然而经过多年战乱、蜀军掠夺、田戎这军阀割据盘剥后,江陵却呈现出一片凋敝景象,人口较新朝时起码少了一倍,粮食多被田戎征走,郊区种田的百姓都面有菜色,而里闾中门户紧闭,偶尔开了一条缝,江陵人心惊胆战地看着外面列队巡逻的汉卒,生怕他们像七年前蜀军入城时一样大肆抢劫掳掠。
“江陵虽然插上了大汉炎旗,但此地被田戎经营多年,人心不附,须得尽快安定下来。”
汉军中各路人马良莠不全,但冯异偏就是军纪最严明的一位,他封存了田戎宫室府库中的财宝,一毫不取,又告知军中:“战后论功分发田戎宫室财货丝帛,在此之前,不得骚扰百姓,不得擅入民家索取,违者严惩!”
農門醫女 蘇逸弦
很快就出了一桩案子:一位和冯异同乡的颍川籍贯屯长,因为太阳晒,就抢了路人头上的斗笠来戴,冯异以为斗笠虽贱,但抢掠之实已成,竟毫不留情将其斩首,于是军中震栗,趁机发财的心思顿减,江陵人也稍稍安心,街上行人渐多。
而与此同时,冯异的部下四出,控制了更远的县,其中拿下江陵北门户“枝江县”的校尉派人来回报,告诉冯异:“数日前,魏将岑彭遣偏师走白起袭西陵故道,欲突击江陵以西,在临沮县为成家上庸太守贾复所阻,魏军偏师遂退,贾复听闻将军已取江陵,遣人来言,说仰慕汉皇已久,愿为将军守北门户!”
“好一位贾君文。”
冯异多年前就听说过贾复陇西退吴汉、横行乱丹阳的事迹,不由赞道:“贾将军,有折冲千里之威啊!”
贾复和魏军交锋见血,又表现出欲投奔大汉的心思,是可以依靠的友军,与那田戎自然大不相同,冯异让校尉回复贾复,希望他能够早日来江陵相见,共商大计……
然而不等江陵彻底稳固、贾复来见,冯异得知了一个坏消息。
虎牙将军铫期将田戎南送的同时,还捎来一份急报:
魏军主力,抵达当阳!
铫期不敢直接与之交战,撤离长坂坡,烧当阳桥而退,现在正往江陵方向撤退。
“何其速也。”
比起预料中魏军五月初南下相比,整整提前了十多天,这显然会打乱汉军的布置。
冯异暗暗心惊:“六年未曾交手了。”
“岑君然,汝锋锐更利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