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御獸進化商 線上看-第兩千零八十五章 罵幾句就老實了!展示

Home / 玄幻小說 / 精华小說 御獸進化商 線上看-第兩千零八十五章 罵幾句就老實了!展示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月后作为林远的师傅,十分了解林远的本性。
因此月后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林远为自己提供的情报。
而且在月后之前和林远进行问答练习的时候,林远有把巡礼尸鸟释放出来。
月后对巡礼尸鸟进行了探查与感知,并与林远互相探讨。
最终确定了这只巡礼尸鸟确实来自于一个全新的次元世界。
蝉鸣在作为辉耀使的时候,就十分的有想象力。
并且蝉鸣想象到的东西,之后十有八九都成真了。
这让铁狱一直都觉得蝉鸣有些神叨叨的。
听到月后所说的情报,蝉鸣不由下意识的说道。
“塔典的百年计划名叫沉眠者的苏生,沉眠者的苏生这个计划,会不会与这个充满死气的次元世界有关?”
月后,老人家和铁狱闻言,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塔典的百年计划沉眠者的苏生到底是什么意思,怕是只有塔典的八页才知道。
不过无论如何,塔典筹谋已久的百年计划,一定会对主世界的局势造成影响。
并且这个计划叫沉眠者的苏生,想来应该与死者有关。
塔典这些年一直在主世界各处进行着小动作。
八年前的万邦大会,已经有许多联邦反应了这个情况。
光辉耀联邦知道塔典在主世界各处谋划,便已经有七十多年的时间了。
只是最近,塔典的动作变得越来越频繁。
战争七页更是公然灭掉了幽暗七邦这个拥有五星缔造师的联邦。
占据了幽暗大陆。
据说还把自己代表着塔典八页之一的高塔,搬到了幽暗大陆上。
这种猖狂的行径,说明塔典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隐于暗处。
而是猖狂的把自己摆在明处了。
通过种种变化,想来塔典的百年计划沉眠者的苏生真正实施,应该就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了。
月后所说的这两个情报实在是太过于惊人。
几人都在沉默中,消化着月后给出的情报。
半晌后,老人家说道。
“明天一早召开王廷议会,好好的就唏月给出的两个情报进行讨论。”
几人聊了半晌,老人家站起身来说道。
“老头子我有些乏了,你们也都回去吧!”
说话间,老者的面色十分苍白。
突破境界失败,神火烧坏了身躯与灵魂的本源。
这种伤势在恢复前,身躯与灵魂会在极度虚弱中处于一种如刀搅般疼痛的状态。
能坚持到现在,可以说老者已经有着如同钢铁般的意志力了。
意志力稍差一些的人,绝对无法面不改色的坚持这么久的时间。
铁狱,蝉鸣,月后都站起身来。
铁狱一直都有一件事想要汇报给老人家。
只是老人家身体出了问题,铁狱光顾着着急了。
一直也没有什么机会与老人家说起这件事。
而现在这件事关系着辉耀的情况,铁狱需要老人家拿个主意。
于是铁狱开口说道。
“老人家,夜倾月和天眷别馆的那几位馆主,共同离开了辉耀。”
“与那几位馆主合力,剿灭了皇鲛一族。”
“皇鲛一族到底是海皇八族中的上三族,是汪洋迷宫所承认的海皇一族。”
“我们辉耀的冕下参与到了剿灭皇鲛一族的行动中。”
“汪洋迷宫那边……”
铁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月后给打断了。
“让老人家先好好休息吧,你的疑问由本宫来回答你!”
说话间,月后率先朝着书房外走去。
铁狱看到老人家的状态,再加上听到月后这么说。
索性跟着走出了书房。
蝉鸣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
蝉鸣刚刚已经做下了决定。
如果月后让铁狱跟着自己离开书房的时候,铁狱没有动作。
自己就把铁狱给拉出去。
在蝉鸣看来,铁狱做事和思考问题的时候,有些太较真了。
汪洋迷宫是整片海域最大的势力,是海域实际上的统治者没有错。
海皇八族属于汪洋迷宫承认的眷属也没有错。
不过你也不看看对皇鲛一族动手的主力到底是哪个势力。
风流青云路
那是天眷别馆!
汪洋迷宫世代与天眷别馆通婚。
具蓝莲无意中透露,汪洋迷宫中的统治者全都有一个特点。
那就是怕老婆。
可以说天眷别馆嫁过去的那几名馆主,在汪洋迷宫中极有分量。
当初鲛芒差点害死了血浴之母。
属于伤了天眷别馆最嫡系的小公主。
真要说起来,汪洋迷宫的那几位掌权者见到血浴之母,都要亲切的叫上一声侄女。
汪洋迷宫不被天眷别馆找麻烦就不错了,哪还有可能来找辉耀的麻烦!
蝉鸣与蓝莲相处的不错,蓝莲很喜欢没事的时候来找蝉鸣聊天。
汪洋迷宫对于所有联邦来说都是一个极为神秘的势力。
汪洋迷宫已经有数百年没有现身尘寰了。
之前和天眷别馆一样全部进行着隐居。
这也使得海皇八族明明作为汪洋迷宫的奴仆,却在海洋中越来越放肆,甚至割据领地的原因。
天眷别馆嫁到汪洋迷宫去的三位馆主,一个本体是母老虎,一个本体是母豹子,一个本体是母螳螂。
可想而知汪洋迷宫的主宰者们,婚后过的到底都是什么日子。
母老虎和母豹子也就罢了,只是凶一点,让你往东你就不能往西。
而母螳螂那可是把老公当备餐的主。
说不定哪天早上起来,突然发现腿没了。
而原因只是因为老婆饿了。
离开书房后,月后只对铁狱交代了一句。
“汪洋迷宫的人不会来找辉耀的麻烦。”
狂財神 小說
便让拉乘着凌寒月塔车的霜华白腾和霜华青腾,跟着自己去找林远。
铁狱做事最喜欢知道为什么,是一个认死理的人。
可月后并没有对铁狱把情况说清楚。
这让铁狱不由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把目光看向了蝉鸣。
蝉鸣早就已经习惯了铁狱这样的榆木脑袋,便给蝉鸣细致的讲了起来。
然而这一讲,蝉鸣就发现说完有关夫妻关系这种事情的时候。
铁狱根本没有办法了解,也不明白男人结婚后为什么会出现妻管严这种情况。
见解释不通,索性蝉鸣也不解释了。
铁狱对于想不通的事情,明天在王廷议会上肯定会问。
等夜倾月骂铁狱几句,铁狱就老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