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笔趣-319、黃色炸藥出世(求全訂)讀書

Home / 其他小說 /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笔趣-319、黃色炸藥出世(求全訂)讀書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赏鉴……”
“本候看看,若是可以,替你举荐几名温卷的考官,还是可行之事。”
白贵怔了一下。
接手王维递来的宣纸。
他细观。
诗赋、书法,虽然还未臻至摩诘居士的大成,但在此时,绝对有一流的实力,参加进士科有一定的几率能够中举。
倒不是他刻意贬低王维,而是能中进士科的人,都不容小觑。
有些人未曾名传后世,并非是他们的诗词水平不如当世的诗人,而是有志于宦途的,往往鲜少写诗,因为诗词言志,唐宋虽说文字狱不严重,但因诗词被贬的人,不在少数。
所以懂得做官的人,往往韬光养晦,不会刻意写诗。
“诗赋甚好,等回长安之后,本候会为你举荐的……”
白贵又耐心看了几篇赋,然后将其折好,放在袖中,笑了笑,说道。
王维十几岁名动长安,二十一岁就中进士。
这样的人即使不用他举荐,日后也必然会名动四方。
故此他举荐,反倒能收获一份名望。
举荐贤达之士,亦是增加名望的一种方式。
“维谢过林邑候。”
王维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连忙道谢。
他出身世家大族,晋阳王氏,并不缺人扬名。但一般人扬名,和林邑候替他扬名,这其中的差距可就大了去。
“可惜……”
他目光扫过白贵身后的两位公主。
都是天香国色,有着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
金仙公主和林邑候的事情,他还是略有耳闻的,不敢奢望,故此剩下的另一个公主,玉真公主,就成为他所希冀的人儿……。
长安士子无一不想复制白贵的成功之途。
大家都对娶公主,做驸马都尉避之不及,但若是能与公主花前月下,还是很多人所期盼的事。
但此刻他观这一幕幕,玉真公主整个人的魂似乎都被林邑候牵了去,他再努力,也是枉费。
……
有了白贵对王维的举荐。
这一次,今科考试中,王维成功中举,因善音律,故此在吏部关试之后,任职太常寺下太乐署的太乐丞,从九品官员,专门负责朝廷的礼乐。
朝廷对王维这种诗人的定位,还是很清楚的,虽名满长安,但与白贵、张九龄这种有宰辅之才的人就相差比较远了,不然按照他少年及第,应该去的是秘书省,任校书郎。
校书郎可是在秘书省工作,在政事堂见宰相的机会不少,有时候甚至能够面圣。但太乐丞就差得远了,看似同为九品官,可机会和前途却远远不能相提并论。
超级修炼系统 夜不醉
皇宫,禁军校场。
”陛下请看此物……“
”此物是我在炼丹之余,炼制出来的火药,改进了药王炼制火药的许多纰漏之处。体积更小,威力更大,有此物,吐博和突厥等蛮夷之邦,决不是我大唐之敌。“
白贵一身道袍,走在校场上,对李隆基指着空地上的一个炸药包,介绍道。
“哦?”
七味
“白卿改进了火药?火药此物,朕也见过,只是有些新奇罢了。”
李隆基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自从药王孙思邈发明黑火药之后,黑火药就大多用在爆竹上,每年元旦佳节等节日的时候,能够燃烧爆竹,听个响声之外,就没其他用处。
可根据刚才白贵所说的话,这火药竟然能够降服吐博、突厥等国?
这就让他好奇了起来。
校场上。
有兵卒接近拳头大小的炸药包,手里举着火把,点燃引线之后,就立刻跳进一旁早就挖好的沙坑之中。
轰隆!
巨大的爆破声响起。
砂石四溅,一个深坑出现在了校场上。
“此炸药……真乃军国利器!有此炸药,何虑于异国?!”
“白卿……白卿,真是立了天大的功劳!”
李隆基在惊慌之后,恢复了镇定,神色越来越亮,忍不住说道。
不谈这炸药能够用来惊马等额外用途,仅是这庞大的爆破力,就足以让铁骑闻风丧胆,城墙被摧枯拉朽的摧毁。
“此丹药乃是臣在炼制外药时,研究出的余物。”
“想要制作此炸药,就得采集上好丹砂……,其造价昂贵,但臣有把握,在几年内,定然能缩小此炸药的造价,不过按照臣的判断,此物即使稀少,但交战之时,使用此物,足以改变局势。”
白贵沉吟了一会,斟酌用词说道。
他回益州,着手攻打吐博的时候,不可避免要使用到炸药。所以黄色炸药这件事根本隐瞒不住,消息迟早会传到长安,传到李隆基的耳朵中。
所以与其引起李隆基的猜忌,还不如一早就道出黄色炸药的存在。
但他却没有和盘托出,保留了一部分。
那就是黄色炸药,造价奇贵,必须要上好丹砂,才能造出。
一者,可以借李隆基这皇帝的力量,搜罗上品丹砂,炼制外药服用。二者,也是自保之道。
如果黄色炸药在唐军中普遍装备的话,那么唐军对于番邦,基本是武器代差的碾压。
一汉当五胡!
军事统帅固然照样重要,但不可避免的……地位会相应下滑不少。
简单来说,本来打异国,需要名将,但现在武器厉害,打异国不需要上升到名将这个层次,普通将领就可。
另一方面,功劳太大,赏无可赏……。
如果是普通的工匠发明黄色炸药这种利器,大不了奖赏一个爵位,世袭爵位。但白贵的身份不同,他发明了黄色炸药,赏赐就不可能这么简单。
举个例子,普通百姓救驾,一般赏赐就行。大臣救驾,势必位高权重。
“白卿说的不错,是朕想多了……”
“这等厉害的炸药,怎么能造价不贵……”
李隆基叹了口气,点头认可道。
一分价钱一分货。
这是朴素的认知常理。
他也不例外。
有如此威力的炸药,决不是简单就能造出来的东西。
“朕会命人在各地采集丹砂,只希望白卿多多制造此物。对了,炼制后的外丹,给朕一份,朕也想修修长生之道,总不能让你和金仙独享……”
李隆基扫了白贵一眼。
他没那么容易骗。
白贵说的话,他相信一部分,就是黄色炸药造价贵,但采集丹砂,这么多的丹砂,估计和白贵最近练的外丹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