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丹仙 起點-第一百五十一章 巧巧分享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一品丹仙 起點-第一百五十一章 巧巧分享

一品丹仙
小說推薦一品丹仙一品丹仙
不远处一座高崖上,冬笋上人和丁冉正在眺望北边起伏的山峦,若是不能在山地间阻止崔明南下,进入庸国地界后,将会非常棘手。
圖騰領域
山中属于楚地,楚使有什么意外,都是楚人的事,但进入庸国盆地后,就要追究庸国的责任,就算谋划中并没有伤人的打算,但只要在庸国地界上延误了楚使的行程,楚使追究起来,最后的板子还是会落在庸国头上,其中的差别是明白无误的。
正可谓英雄所见略同,当初两人的谋划,不约而同都是四个字——酒色财气,狼山也好、上庸南城也罢,想要找人麻烦,无非就是这些拿不上台面的门道而已。
可这位楚使却连过三关,观弈棋而不贪财,见美酒而不贪杯,被讹诈而不置气,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
前方只放出竹鸢,故此二人暂时还不清楚详情,但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没什么好说的,如今只剩最后一关,二人都捏了把汗,也不知楚使能不能被留下来。
好消息是,色之一关就在前方不远的山坳处,此刻依旧没有见到升起来的竹鸢,说不定就有转机。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忽听马蹄声响,一骑飞奔而来,到得崖下,仰头禀告:“掌柜的、丁大档,巧巧撞上去了,被扶上了车,车驾转道,向着翠林山庄而去。”
得闻此报,冬笋上人和丁冉相视一笑,躲过了酒气财三关,终于还是倒在了色字头上!
翠林山庄是楚国剑修岑无垢置办的庄子,这位剑修七年前出游后,便再没回来过,庄子渐渐衰落,仆婢们等不急了,各自卷了庄中的财物逃离,庄子早已败落下去。
这次为了阻止楚使南下,众人将山庄洒扫一番,剪除杂草灌木,迁入十余家“住户”,算是折腾了一个临时“囚禁”楚使的地方。将来楚使带人来找麻烦,那也是楚人的地盘,楚国剑修岑无垢的山庄,和大伙儿没什么关系。
当然,能不撕破脸还是不要撕破脸,离正月没两天了,最好大家欢欢喜喜过个年,过完年再一拍两散。
崔明主仆的车驾驶入翠林山庄,往正中的主屋而去,停在门前,崔明下车,彬彬有礼道:“巧巧娘子,府上到了。”
巧巧眉头微蹙,扶着车辕下来,方才在马上还英姿勃发,此刻却小心翼翼,但依旧“哎哟”一声,痛呼起来:“崴了足……”
这一声痛呼,叫得驭车的家仆心中一颤:“好家伙……”忍不住下得车来,偷眼观瞄。
原本就是一身猎装打扮的巧巧,此刻大半个身子还在车上,只一条腿伸出来踩在地上,绷得笔直,显得贼长,看得家仆血脉贲张,暗道我滴个乖乖,原来女人不穿裙子会那么好看,此刻只恨不得伸手过去搀扶,碰一碰那蛮腰,挨一挨那长腿。
可惜这种好事自是轮不着他,主人崔明已经出手,将女郎巧巧搀了下来,巧巧继续呼痛,胳膊吊着崔明的肩膀,头挨着他的胸口,折腾了好半天,这才步履蹒跚的往院子里挪。
家仆眼望着巧巧靠在崔明身上各处不停蹭来蹭去,下意识咽了唾沫……
冬笋上人和丁冉使出平生修为,纵跃沟壑、翻山越岭,终于赶到了翠林山庄,正好看到崔明扶着巧巧进屋,两人都不由松了口气。
嬌俏寡婦小妖精金森女士
瞧这样子,今晚是可以消停了。
冬笋上人赞道:“你手下的女娘里头,还得数巧巧,多亏了她。”
丁冉笑答:“巧巧是好,就算他不喜巧巧,也有别的,菜娘丰润、素素纤秀,柳姨成熟、真如稚嫩,茗画有文、九歌擅乐,春夏奔放、冬雪冷艳……总有一女适合他!”
冬笋上人眉头一挑:“冬雪也来了?”
丁冉指了指北边一处院落:“就在那……掌柜的有意,可去探访。”
冬笋上人大为意动:“几次求见冬雪,皆为所拒……”
丁冉笑了笑,却没帮腔:“她就是这么个脾气。”
冬笋上人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国事要紧,国事要紧啊……”
天色已晚,一轮明月升上天空,山幽林静、残雪莹莹。丁冉又看了看依旧紧闭的主屋大门,向冬笋上人相邀:“掌柜的,凝香姑娘备了香茗,不如一起过去弈棋?”
天 唐 錦繡
冬笋又是一喜,顿时将冬雪抛诸脑后:“走走走,老夫慕凝香小娘子久矣,惜乎难见一面,今日沾了老弟的光,有幸了!快快快……”
离开翠林山庄,至翠林岗下时,见到一处临时搭建的竹棚,棚中放着棋枰,边上一位女娘系着披风,正于棚下烹茶。
冬笋笑眯眯随丁冉入棚,对坐之后弈棋品茗,赏雪赏月赏凝香,当真不亦快哉!
棋子刚落了十手,索老三就急冲冲下来禀告:“丁大档、冬掌柜,巧巧没把人留住!”
丁冉和冬笋上人同时起身:“董老大呢?”
索老三道:“压根儿就没同房,甚至都没进内室,董老大干着急,冲不进去!”
美食 供應 商 uu
丁冉点头:“再探!”
看不上巧巧?这竖子自视清高到什么地步?冬笋上人顿时为巧巧抱起不平来,又问丁冉:“为之奈何?”
丁冉道:“掌柜勿忧,咱们镇之以静,还是那句话,总有一女适合他!”
正说时,又一人下山禀告:“丁大杠、掌柜的,楚使没能下山,柳姨出手了,端着水将他泼了一身,拉进宅中换衣了!”
丁冉问:“董大准备好了么?”
那人道:“董大已然跟过去了,准备看准时机就冲进去。”
丁冉点头:“再探!”又向冬笋上人道:“掌柜的放心,柳姨的手段,只要他解了衣衫,必不至让他又逃了去,奸夫的身份,定要给他坐实了!”
冬笋上人又重新落座,看了看凝香,见凝香冲他翻了个白眼,心头更是火热,向丁冉道:“就怕他狗急跳墙,董大他们怕留不住人,丁老弟不如一道上去,必要时也好相助一臂之力?”
丁冉大笑:“那行,冬掌柜在这里听我的好消息就是!”
等他走了,冬笋上人连忙去拉凝香的手,被凝香一巴掌拍开:“你个老东西,想要做甚?”
躲躲藏藏间,冬笋上人终于抓住一只素手:“凝香,老夫想死你了……”
凝香嗔道:“这荒郊野外的,别……”
冬笋上人渴慕眼前娇滴滴的佳人已久,哪里忍耐得住,早将国事抛诸脑后,当即拉过来抱在怀中,可着劲的疼爱。
凝香欲推还就,和冬笋上人你侬我侬起来,正情深意切之际,一驾马车忽然自山上疾驰而下,经过竹棚前时,猛然刹车——
停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