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定河山 風雪雲中路-第八百零五章 提前傳給你如何?鑒賞

Home / 歷史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定河山 風雪雲中路-第八百零五章 提前傳給你如何?鑒賞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下去做知州也好,做知府也罢,说白了施政地方,都是需要钱来支撑的。你兴修水利得有钱,赈抚灾民得有钱,给府州县的各级吏员、差役发俸禄,也得有钱。没有钱是真的玩不转,古今都是如此。尤其是在葭州,这种如今十室五六空,大多数百姓都还在外逃荒的州县。
钱帛多少得给一些,至少要够他安抚返乡灾民的。那些如今已经是一贫如洗的灾民回乡,官府至少得能借贷出种子来。以便灾民可以准备今年的春耕,并渡过今年的春荒。没有钱,要耽误今年收成的。所以黄琼多少都得给拨付一些钱粮,否则刘昌到任也是一样玩不转的。
会穿越的道观 古夏扬
刘昌上任,新任官员也陆续到位。黄琼在接到返京圣旨后,便开始打点行李。原本监押楚家人,除了留在黄琼身边几个妇人之外,其余早在二月初一,便分别押送京城和宁夏府。黄琼还给张迁写了一封信,要求他对押送到宁夏府的楚家男丁,既要适当照顾,又要严加管。
说白了就是不许死了,更不许跑了。而对于押送楚家女眷前往京城的人,黄琼也同样要求路上不许跑了,不许死一个,更不许欺辱这些女人。这些女人,一定完整无恙的押送到京城。在这些女眷被押往京城时,黄琼还给刚出月子的那个,还有两个待产孕妇准备了一辆驴车。
其余事情,黄琼在离开西京之前,也快刀斩乱麻处理差不多。唯一还留着尾巴,便是庆阳府袭爵一事。那个庆阳长子,黄琼这段日子没有少找其谈话。可无论怎么苦口婆心,这个家伙却始终沉默不语,摆明了是在以沉默相抗。对待其母虽说不再恶语相向,可也是冷眼相待。
午夜陽光
慢慢的,黄琼对这个家伙也有点失去耐心了。原本在次子死活不愿意袭爵的情况之下,打算从庆阳府诸子之中,另选他人袭爵的。只可惜,还没有等他挑选出合适的人选,让他返京的圣旨便已经下了。为了避免这个家伙留在西京无人管束,黄琼干脆一并将其带回了京城。
黄琼的行李并不多,所部又都是骑兵,按理说这行进速度应该不慢。但随行的人群之中,有着四个孕妇,却让他不得不放慢速度。除了蔡氏与李氏,还有张巧儿三人之外,从宁夏府跟在黄琼身边,便一直盼望着怀孕的董千红,终于临离开西京之前,被李大夫查出有了身孕。
有了这四个孕妇随行,黄琼的行动速度,自然快不到哪里去。虽说有些归心似箭,可最终还是选择了慢行动。毕竟四个妇人的肚子里面,可都是他的亲生骨肉,那一个他都不舍得出什么意外。所以黄琼不仅行进放缓速度,而且叮嘱李大夫给四个女人,每天好好诊一次脉。
从二月初十离开,一直走了二十多天才返回京城。进了京城,虽说很想马上回到自己住处,去见自己的老婆孩子。可最终还是硬下心肠,先进宫去见老爷子。否则,老爷子搞不好又要张牙舞爪的要动家法了。先安排人带着蔡氏诸女,去与皇宫只有一墙之隔,现在所谓的西苑。
自己则进了宫,在专门出来迎接他的高无庸引导之下,来到了温德殿面君。等到黄琼走进温德殿,刚要行大礼的时候,老爷子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他免礼。老爷子不用他行大礼,可黄琼又那里敢真的就当真。规规矩矩的按照定制,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才起身。
见到黄琼此次打了胜仗回朝,依旧还是不骄不躁,表现依旧很沉稳,老爷子很是满意点了点头。走下御阶,来到黄琼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番黄琼,微微的点了点头:“此次一别大半年,你小子瘦了,不过也更加的成熟和稳重了。你此次统军西北,平叛表现朕很是满意。”
“不过月余时间,我朝自开国以来最大的部族叛乱,就被你如此轻易的平定下去。所耗军费,只有当初预料的三成半,朕心甚是欣慰。你搞出的那个蒙旗制度,更是让朝中有识之士赞不绝口。虽说表面上,朝廷耗费了一些钱帛,但实际的分化瓦解效果,却远超过羁縻制。”
臭 小子
靈魔
“并将青塘吐蕃十几万控弦之士,最终为朝廷所用。彻底解决了自前唐以来,西部最大边患问题。更为本朝向吐蕃腹地延伸,拉拢吐蕃腹地贵族归顺朝廷,埋下了一个伏笔。此功,甚至不亚于直接开疆扩土,可谓是居功至伟为。朕派你出任这个制置大使,原本是在赌一把。”
“想着让你积一些功绩,以便为更上一步做好铺垫。却没有想到,你在西京表现如此惊艳。再加上后来的肃贪,整肃二路官场,更让朕感觉到,朕没有看错人。朕总算找到一个,可以托付这江山黎民之人,没有愧对列祖列宗。只是对待庆阳郡王的事情,你是不是有些急躁了?”
黄琼在进宫之前,便已经预料到老爷子肯定对此事不满。不过,虽说老爷子语气之中,有一些埋怨。但黄琼却还是坚定的道:“回父皇的话,庆阳郡王在封地作恶多端不说,身为老一辈的郡王,却全无长辈风范,带头在西京宗正寺闹事。按照祖宗家法,就是一个夺爵圈禁。”
“所谓箭射出头鸟。庆阳郡王自己拼命再作死。如果儿臣不处置,朝廷对这天下宗室将再也无法约束。但正是考虑到天下宗室的感受,所以才只是夺了他的爵位,却保留了庆阳一府的爵位。虽说夺了庆阳郡王的爵位,可还是按照定制将其郡王爵降为郡公,继续传承下去。”
“而那位老郡王,儿臣也没有赶尽杀绝,只是让其为理宗皇帝守陵。儿臣如此做,也是wield敲打那些为非作歹的宗室。让他们知道,朝廷不是没有办法处置他们,只是一直顾念着亲戚情义才没有动手罢了。如果再继续作死,父皇就算仁心宅厚,不忍心按照祖宗家法圈禁治罪。”
異能神醫在都市 小說
“可夺了那些作恶宗室的爵位,在其子孙中挑选贤良之人袭爵,却不是不可能。这样处置,也让父皇和朝廷,处在进退有余位置上。也是向天下宗室昭告,若是不想提前将爵位让出来,就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之前朝廷不是处置不了他们,只是父皇顾念着天家的情分罢了。”
“若是还继续仗着自己宗室的身份胡作非为,朝廷有一百个办法来处置他们。儿臣如此做,也是杀一儆百。儿臣也不愿意如此处置自家的亲戚,但问题是如今宗室弊病丛生,儿臣不得不如此做。不找一个鸡杀了,震慑一下那群猴子,朝廷今后在天下宗室之中便将威信全无。”
听到黄琼的回答,老爷子沉吟了良久,总算点了点头。其实,如今天下宗室,已经到了不整治不行的地步,老爷子比谁都清楚。但老爷子却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或是不知道该如何整治。对于黄琼这个即便处置了违法宗室,又保留了一定余地的做法,老爷子还是赞同的。
只是自从黄琼,处置了庆阳郡王的风声传出来之后。虽说那些宗室不敢与他硬抗,可弹劾他的奏折,却是如纸片一样飞向老爷子这里。让老爷子这边的压力有些大。他今儿这一问,其实是在让这个儿子,帮着自己下这个决心。老爷子在处理日常政务上,还算是相当果断的。
唯有处理宗室事情上,却是拖泥带水的很难下决心。任凭那些宗室胡作非为,却是只下旨训斥而已。对老爷子现在这个做派,黄琼其实也有些不可思议。若说老爷子顾念亲戚情分,黄琼打死都不信。当年夺爵、圈禁了两个郡王的时候,可没有见过他这么念亲戚情分过。
只是老爷子现在为何对这些宗室,一再的退让,甚至可以说是忍让,黄琼却是一直都搞不清楚。就像去年,陇右、陕西的几个宗室,相互勾结糊弄朝廷的事情,直到自己这次处置庆阳郡王之前,老爷子也没有拿出一个处理办法。再这么下去,黄琼担心那些宗室愈加的猖狂。
而朝廷,对这些宗室也愈加的无约束力。这次黄琼对那个庆阳郡王,老账新账一起算,就是为了不如如今的这种局面,再继续下去。老爷子点头之后,黄琼心中一块石头算是落地了。他知道,对宗室的真正处置权,其实还是掌握在老爷子手中。自己在西京,其实是越权了。
如果老爷子不认可他的这个处置方式,推翻自己所做的那些决定。不仅自己对宗室的整治,将会彻底付之东流。而且自己这个储君,也将彻底的名誉扫地。便是将来自己真的继承了大位,恐怕也无法驾驭这天下局面。不仅宗室不会服从自己,就连文武百官也一样不会理自己。
老爷子点头,也就意味着同意了自己这个处置方案,自从处置庆阳郡王之后,黄琼心里面一直悬着的大石头,才总算是放下。只是老爷子随后的一句话,却是让黄琼愣住了:“阿九,这次你在陇右与陕西的表现,足以说明朕没有看错人,也足以担当这统带万民的重担。”
“自从当年淮阳之乱后,朕执掌天下到今年,已经整二十年了。虽说自认为也算是勤政,可总归还是才干有限。二十年,天下治理成这个样子,若不是选了你,朕都不知道日后,该如何向列祖列宗交待了了。朕累了,也倦了,朕更不想做唐玄宗,那种先明后暗的昏聩之主。”
“况且,朕如今已经是上了春秋的人,每日里处理政务已经感觉到力不从心。若不是你母亲,想法为朕调养,朕恐怕早就已经倒下了。你去陇右这段时日,朕一直在想是不是该让出这个位置,做一个太上皇,享几年轻福,也好多陪陪你母亲几年,朕这些年最对不起就是她。”
“你的才干,朕还是相信的。如果说之前在郑州,你处理政务还显得稚嫩,显得有些经验不足。此次陇右与陕西之行,已经完全证明你已经逐步成长起来了。这江山社稷,朕交给你也放心了。阿九,既然你现在已经成熟,完全可以担当大任。朕现在便将这大位传给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