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第386章 邪神內核熱推

Home / 玄幻小說 / 都市小说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第386章 邪神內核熱推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
小說推薦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简单的交流之后,现场再次沉默下来。
“李肆,你不会还在怀疑我们两个是病毒吧?”慕少安忽然问道。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有点怀疑,但问题不大。”李肆坦然道,之前那病毒虫大的操作实在让他大开了眼界,所以在无法获得更有力的证明的前提下,他肯定要有所保留。
“那么也就是说,你不但不打算跟我们走,也不打算让我给你的历史之书杀毒,更不会邀请我们前往大荒天河的历史了?”
慕少安眯了眯眼睛,李肆就觉得这个家伙杀气凝重得不可思议,与之前那个病毒所演化的慕少安相比,何止是天壤之别。
“所以,若是我不同意,你还会强制?”
絕世全能
李肆颇为好奇。
“没错,我的时间有限,耐心有限,我不可能一次次的过来给你擦屁股,我要么就不来,既然来了,那当然是要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李肆呲牙一笑,这年轻人太霸气了。
“好!”
李肆一扬手,他的历史之书就在他手中徐徐展开,而在他身后,一座座坟墓铺开,大荒天河的历史入口,就在此处。
然后,李肆就看着慕少安,够胆子你就来,只要踏足他的历史之书,再籍此进入大荒天河,就等于被他的历史法则给二次历史固化。
结果,慕少安真的毫不犹豫的踏进历史之书,转眼出现在墓园之中。
而墓园里,一座属于慕少安的坟墓也就这么自动浮现,就此,他成了大荒天河历史里的一个无法挣脱的旁观者。
但就在李肆都佩服这家伙的胆气的时候,冷不丁的一道七色神光竟是强行冲出墓园,冲出历史之书,是那个被时间之主李败类祝福过的天空之矛,行,这玩意是个bug,既然拥有大量的时间法则,那么就别想固化它。
但这天空之矛才一落地,地上就又掉出一根肋骨,紧跟着,肋骨化作慕少安。
而再看墓园里属于慕少安的那座坟墓,肉眼可见的塌了,荒芜了,最后就留了个寂寞。
历史固化,居然失效了。
“你的历史之书已经被我杀过毒了,虫大在里面留下的1092019281个病毒模因虫卵已经被我全部销毁,至于大荒天河的历史,虫大暂时还没有破解,你今后小心些,如果可以的话,建议你去一趟现实,你所有疑惑都会在那里得到解决。”
简简单单一句话说完,慕少安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以天空之矛开路,直接走了。
而那个胖子张扬更是一句话不说,直接走个干净。
只留下李肆在风中凌乱,玛德,欺负我这个老年人吗?
——
“噗!”
慕少安吐出一口鲜血,旋即又往嘴里扔了一大堆仙丹,至此,他脸上黑色的老人斑才迅速消退。
而在一旁,张扬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从他身体中挖出一条条的虫子,这种虫子只有头发粗细,但却非常长,一根就有十几米,且极其坚韧,也得亏了张扬的剑气早已达到九级真实,不然还真的搞不定。
“那家伙,就是个邪神!偏偏还一脸正经人的样子,玛德,老子这次算是打了眼,阴沟里翻船了。”
慕少安靠在石头上,已经恢复了一些气力,但目光里仍然是心有余悸。
“千万别告诉我说,虫大这次又赢了?”
张扬皱着眉头,将最后一条虫子挑出来,再以九级真实所化的十万亿倍高压剑气毁尸灭迹。
“是的,虫大赢了,我这次失策了。”慕少安苦笑一声,太丢人了,他与虫大对决那么多次,从来就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这一次真的是被虫大给算计得一世英名都沦丧了。
“怎么回事儿?”
“李肆,应该就是命运之母预言里的邪神,至少八成是,病毒虫大应该早在很久以前就在你的小号里埋下了钉子,引而不发,你上次找到了这个李肆并与他建立了联系,所以病毒虫大就同步知道了,然后它就尝试着偷偷的,瞒天过海入侵大荒天河,顺便拿下这个李肆。”
“但是,它吃瘪了,损失惨重,它很可能发现了李肆就是邪神的本质,所以这一次才布置了这一个计中计,套中套,盖中盖……特么的,这虫大把我的性格都给利用上了,它是故意演了这一场戏,故意让我们当面揭穿,然后,我自然会进入李肆的历史之书中杀毒,就这样,我特么的就被李肆的邪神内核给污染了。”
神 級 透視
“咳咳,这次算捡了一条命,但未来很长时间我都得蛰伏了。虫大接下来肯定要对命运三傻动手,你帮我通知一下。”
“等等,李肆的邪神内核,他不是人族吗,为什么会有邪神内核?”
“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百晓生,不过咱哥俩在气质这块拿捏得还不错,应该成功给那个老头子留下了年轻人好霸气的印象,再加上咱们狂拽酷炫的离去,他应该很好奇。”
“所以你就让他去现实?”
“废话,不去现实怎么办,这么大个儿的邪神粽子咱们一辈子也没见过啊,丢过去让李败类头疼好了,不过只要李肆去了现实,李败类应该能弄死他,这玩意,唉,我心里没底啊。总之,这坑太深了,咱们明哲保身,眼不见为净。”
“凑,你不是嫉恶如仇,眼里不容沙子的杀毒猎人吗?”
“我退休了还不成?别废话了,闭关,高挂免战牌,表哥,可不是我吓唬你,你的分身小号战术已经落后了,这一次虫大就能利用你的分身小号进化出了螟蛉病毒,明天不知道会怎样呢,这是时间道火的本质,时间不可回溯,事物日新月异。所有试图躲进过去,躲进历史,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在历史里称王称霸的,最后都一定会被拍死在沙滩上。”
“这就是时间法则的残酷之处,也是李败类的强大之处,但是,他也别得瑟,至多两个长河纪元,他要不想死,就得退位,然后就得乖乖去做一个注定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我们在历史的垃圾桶里等着他,到时候叫上林远,咱们正好凑一桌麻将。”
张扬就看着慕少安,难以置信,“所以你真的怂了?”
“不怂还能怎样?虫大给李肆演的那场戏,九成九都是真的,人族文明已经攀上了最高峰,接下来至多两三个长河纪元,衰落就将不可避免,而且你看看虫大,它的手段越来越诡异叵测,越来越难以防范,但这是它的力量吗,不,这代表着它汲取新的知识,新的信息的速度非常快,效率非常高。”
“病毒是文明的肿瘤,只要文明还在发展,病毒就永远不可能消失,看着吧,虫大还会继续进化,还会更加强大,你我再不急流勇退,未来的结局定然是要被病毒给斩于马下的。”
“至于李肆的邪神内核,我觉得,更像是上上一个时代的病毒,但具体怎样,我还真无法推测。”
“不给李败类留个消息?”
做飯給早苗的神奈子和諏訪子
“用不着,李肆若去了现实,必死无疑。他若不去现实,那么就无法影响现实,大家相安无事,说起来,我更喜欢看到虫大和李肆狗咬狗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