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從茅山開始-第二百五十二章:好夢術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從茅山開始-第二百五十二章:好夢術閲讀

諸天從茅山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茅山開始诸天从茅山开始
天降血雨。
万物同悲。
随着长生天被黄天吞噬,草原上的所有部落民众,同一时间悲上心头,这感觉,就好似有至亲之人离世一样。
“回来!”
张恒伸手一招。
闵王的令牌飞回到了他的手上,嘴里念念有词:“冥冥之念,必有其因,硕硕之行,必有其果,转因移果,转果移因,三山守魂,龙虎护心。”
念完,张恒手持令牌躬身下拜:“请因果转移。”
轰隆隆…
北荒城上。
正在城墙上观看校场点兵的闵王,突然福至心灵。
一抬头。
只见自己头顶有霞光万丈,照耀八方。
昂!!
下一秒。
一条幼小的三爪青龙自闵王身上飞出。
飞至空中,吞吐霞光。
每吞一口,青龙的鳞片便厚实几分。
只是片刻,身长九丈的青龙便长到了百丈,鳞片也由青转金,从三爪青龙化为了三爪金龙。
“大家快看,闵王身上有龙。”
“是青龙,不,金龙!!”
“万岁,万岁,闵王万岁!”
看到闵王身上的龙影。
在场的将士们欢呼雀跃,越发坚定了对闵王的信仰。
在众人看来,闵王一定是天意所钟之王。
要不然,身上怎么会有金龙浮现,这是上天对闵王肯定啊。
天都在肯定闵王。
他们又有什么好猜疑的,这样的王,自当誓死追随。
“气运!”
闵王身边也有高人。
一名看着七老八十,病恹恹的老头站在闵王身侧,开口道:“应该是张真人那边得手了,草原上,注定长生部落当兴,而对中原来说,草原兴龙是为大祸。”
“彼之英雄,吾之仇寇。”
“张真人此去,斩天,斩人,斩国运。”
“气运交织,草原难兴,此消彼长,中原气运便会大涨,你承担了这份气运因果的,必将获得苍天钟爱,顺风顺水。”
听到此话。
闵王喜不自胜,恭敬的再问道:“魏老,都言塞翁失马,祸福难定,今日我身上有龙影飞出,父王与其他兄长那边…”
魏老摆手:“不必多虑,我擅运势,自运术大成之后,只有张恒与法海我看不穿,杨盘我看错了,除此之外,谁未来有多大造化,我早已心如明镜。”
“以运势来说,你命格金紫,贵不可言,必将先为王,再为皇,此为天数,合该你掌九五。”
“现在,又得中原天意垂怜,帝星闪烁,命格纯紫,哪怕是你的父王,也压不住你的崛起了。”
闵王吃了一惊:“父王尚且在世,我的帝星便已闪烁,这不是两龙相见,大凶之局吗?”
魏老解释道:“大凶,也是大造化,如无意外,你的父王应该还有5一10的帝命,如今帝星偏移,转至你身,失去了帝命庇护,三年之内,其让你必将陨落。”
闵王闻声。
嚎啕大哭:“父王啊!”
只听哭声,不见眼泪,目光中夹杂着喜色。
魏老将一切看在眼中。
心中暗叹道:“果然帝王,真是无情。”
想完又想:“诸葛卧龙,你没想到我没有死吧,我又从地狱里爬出来了,现如今,我已经辅佐真龙,被你夺走的一切,我会再夺回来的。”
病恹恹的老者。
正是诸葛世家前任家主,曾经的钦天监监正诸葛长运。
与诸葛卧龙的争斗失败后。
本来他是想往草原去的,因为在他的推算中,草原将有真龙兴。
结果走在半路,被杨盘拦了下来。
杨盘言:‘天命在闵王。’
诸葛长运不信,言:‘闵王一时之王,下场惨淡,非永恒之王。’
结果杨盘提出要与他赌斗。
连斗三场。
一赢两败。
不得已,只能愿赌服输,跟随杨盘来到了闵王府,化身成了散修魏老。
结果不看不知道。
在他的预想中,可登帝位,却要惨淡收场的闵王。
此时帝王之气之浓,居然已经到了烈火油烹之际。
帐下也是人才济济,将星如雨,谋士如云,一个个的都命格非凡。
问一问。
原来这些人都是杨盘从天下间,为闵王四处搜罗来的人才。
其中最小的今年不过八岁,上应破军命格,是未来的绝世猛将。
这样的人,让魏老自己去找,命星自晦之下他也找不到。
杨盘却一口气带了十几个回来。
让魏老忍不住怀疑。
莫非,杨盘才是运术的真正传人,他是假的。
没理由啊。
真是怪哉。
“成了…”
北荒草原之上。
张恒看着闪烁的闵王令牌,心里松了口气:“改天换地,斩杀国运,果然不是人干的事,也就是长生部落尚未统一草原,加身天命,不然这一剑斩下去,恐怕我连转移因果的机会都不会有,直接就在气运的反噬下被天雷击死了。”
斩灭长生部落的气运。
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
也是长生部落没有天命加身,不然一个不好,他也会像昔日的天公将军一样,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不过这么做是值得的。
斩灭了长生部落的气运,二三十年后,合该的北骑南下,横扫中原的命数便改变了。
不管怎么说,张恒都是中原人。
哪怕这里是异界,他也不想看到中原被异族统治。
大松再怎么不好,也是自家人,自家事。
改朝换代不是不可以,但是肉要烂在锅里,不能被狼给叼去。
“中原人!”
“你好大的胆子!”
天空划过三道流光。
落在地上,化成了一名萨满巫师,一名背着弓箭的青年人,还有一名手持金刀的壮汉。
张恒只看一眼。
就知道是谁来了。
大巫师图门宝音,神射手哲别,还有金刀护卫虎必来。
“你们来晚了,长生部落的气运,已经为我所斩,你们的散仙老祖,也已经成了过眼云烟。”
张恒笑着说道。
“杀了他。”
图门宝音气的不想说话,招呼着众人便开始动手。
张恒对此丝毫不惧。
只是一边与三人招架,一边望着四周,猜测着:“铁木合去哪了?”
长生大汗铁木合。
是临行前,杨盘要他特别注意的存在。
在杨盘的话语中,铁木合才是长生部落的第一高手,只是他身为部落大汗,见过他出手的人不多而已。
现在。
大元帅木黎华,骑将军蔑勒,第一勇士速别额台,尽皆战死在了边荒大营。
祖地内的两位散仙,连带着长生部落的气运也都被他所灭。
这时候。
铁木合没理由不出现,只让三名手下来。
所以张恒一边与三人交战,还要一边提防可能藏在暗处,等着他露出破绽,发动雷霆一击的铁木合。
“嗯!”
回家路上撿到的老婆閨女、居然是龍
张恒一剑逼退虎必来。
下一秒,左侧的空间一阵波动,危机感自心中而起。
这个感觉他太熟悉了。
昔日和赵太祖的武道意识降临体交战时,盘龙棍每一次破开空间,便会给他这种感觉。
想也不想,张恒一剑扫出。
叮!
果不其然。
有一箭破开空间而来,直指他的心脏。
蟲姬傑拉多
“又是无视空间!”
张恒看向数里外,站在一处祭坛上的哲别。
“哪里走!”
眼见张恒要攻向哲别。
虎必来与大巫师挺身而出,为哲别挡住了张恒。
“这是什么法术?”
张恒与图门宝音交手几个回合。
发现图门宝音的法术很怪。
他是那种半战士,半法师的存在。
近身战斗力,大概跟九尾妖狐差不多。
一对一,以张恒现在的实力,应该很轻松就能斩杀他。
可他的法术,又有点让人摸不到头脑。
好似是各种负面诅咒。
失准,衰弱,反应速度下降,无力,病痛,头晕眼花…
只交手几个回合。
张恒身上就被施加了十几种负面诅咒。
虽然每一种负面诅咒的效果都不大,和累计在一起起码减了他两成战力。
“打团的支援型巫师,有点意思啊!”
张恒一剑荡开哲别的一支羽箭,舍弃了一旁的虎必来,率先向图门宝音杀去。
虎必来见状,赶忙挥刀抵挡,将图门宝音护在身后。
“咦,守护性法则?”
张恒想要利用速度,甩开虎必来。
可是他发现,不管虎必来上一秒在干什么,只要他想,下一秒就可以出现在图门宝音面前,将金刀转换成招架动作。
打了几招。
张恒有点明白过味道来了。
虎必来的金刀法则,不是进攻,而是守护。
现在,图门宝音便是他要守护的人。
受此法则影响,他可以迅速切换转斗状态,时刻去招架他的攻击,而且招架必定成功。
“有趣。”
“我走南闯北多年,你们这样的组合,我还是第一次见。”
图门宝音会削弱对手,哲别是远程无视空间。
虎必来则是百分百招架。
三者合一,就像一个乌龟壳,让张恒有种无从下嘴的既视感。
因为他相信。
哪怕舍弃图门宝音,去攻击哲别,面对的也是虎必来的招架。
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他攻击谁,而是如何打破虎必来的守护。
“你守护别人的时候,能百分百招架打向守护目标的攻击。”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我攻向你呢,你能不能守护自己,百分百招架?”
张恒并不郁闷,反而露出兴奋之色。
“剑化万千,剑河浩荡。”
张恒一剑出,万剑出。
虎必来一看张恒杀向自己,再次挥舞起金刀抵挡。
可惜,他还是慢了一步。
双刀舞如车轮,抵抗着剑道长河,可终究是守不可久,久守必失,身上很快便被三把飞剑所洞穿。
“世间没有什么是十全十美的。”
“如果有,就是你还没有找到他的弱点。”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的百分百招架,不能作用在自己身上,你的存在看似是无懈可击,实则你便是破绽所在。”
找到弱点。
张恒立刻调转方向,开始向虎必来杀去。
虎必来苦苦支撑。
一时间,场面从虎必来守护图门宝音与哲别。
变成了图门宝音和哲别联手,帮助虎必来分担压力。
但是这有用吗。
剑刃尖尖,日月圆圆。
当职责是守护别人的人,反倒要被别人守护时,结局便已经可以预见了啊。
“休要放肆!”
张恒一剑割伤了虎必来的胳膊。
没等再接再厉,哲别便蓄力稍许,射出了一道青芒。
张恒定睛一看。
看到的不是羽箭,而是一条张牙舞爪,向自己飞来的青龙。
“来得好。”
张恒抽身速退。
一边退,一边掐诀念咒:“九天之雷,随我指引。”
轰隆!!
剑尖一指。
一道雷霆从天而降。
击打在青龙身上,打的它血肉消散,化为了一根平平无奇的羽箭摔在了地上。
“梦之道,在于一心。”
张恒举起宝剑,喝道:“梦界降临!”
咔咔咔…
梦界降临了。
虚幻的梦界,一点点的侵染现实。
很快,周围的场景便发生了改变,变成了郭北县。
“这是哪?”
虎必来三人一脸懵的看着四周。
他们此时就站在郭北县的大街上,周围人声鼎沸,叫卖声,呼喊声不绝于耳,好似刚才的战斗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梦中。”
图门宝音不愧是部落巫师出身。
很快便察觉到了自身所在,低语道:“我曾听闻,中原之地人杰地灵,其中有一种法术,名叫梦术,可以将人拉入梦界,难辨现实,一旦找不到出路,甚至要被困死在里面,这应该就是了。”
唰…
张恒突然现身众人一侧,挥剑攻来。
虎必来赶忙举起金刀招架。
结果招架住了才发现,这一剑轻飘飘的,根本就是假的。
“嗯…”
图门宝音正要说话。
突然间,身后的菜贩用萝卜顶了他一下。
图门宝音回头一看,萝卜插在自己腰上,鲜血横流,这哪是萝卜,分明就是一把剑。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图门宝音左手捂着伤口,右手挥舞着手杖,一杖将小贩打死,喘息着说道:“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他,也可能都不是,大家小心。”
一听这话。
众人瞬间紧张起来。
郭北县再怎么说也是个县城。
十几万人还是有的。
这十几万人中,每一个都可能是张恒所化,他们留在这里那还能有好。
“杀!”
哲别双目中满是杀机:“将所有人都杀了,看他拿什么迷糊我们。”
说做就做。
哲别拉满弓弦,抬手就是连珠三箭。
第一箭。
射向天空,似乎想撕裂昏暗。
第二箭。
射向大地,欲要引爆这方梦土。
第三箭。
射向人群,箭头化为龙卷风,旋转着,好似要将所有人吞噬。
“没用啊。”
三箭出。
哲别很快发现,他的箭破不开天空和大地。
守護之羽
至于人群那边,被他羽箭所化的龙卷风撕碎的人,摧毁的建筑,也会在下一秒恢复过来,这根本就是无用功。
“怎么会没用?”
虎必来走到哲别身边,举起刀,一刀就砍在了哲别的手上:“这不是很有用吗?”
偷名 小说
“啊!”
哲别惨叫一声,持弓的右手与弓箭丢落在地,一脸不信的看着虎必来。
“你看看我是谁?”
虎必来摇身一变,化成了张恒的样子。
哲别大惊,下意识的退到大巫师图门宝音的身边。
结果图门宝音举起手杖。
就像敲打顽固的老玉米一样,狠狠的打在了哲别的头上:“你还是不长记性啊!”
哲别如受雷击。
身体摇摇晃晃,扑倒在地。
入眼,跟他一起来到梦界的虎必来与大巫师,赫然都是张恒所化。
“原来是这样!”
哲别明悟过来,欣喜非常,连赞道:“好梦术,好梦术。”
说完。
头一歪。
倒在地上没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