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火上澆油閲讀

Home / 玄幻小說 /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火上澆油閲讀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住手!住手,停、停一下——”
赞颂者惊恐的嘶鸣和呐喊。
当通向归墟的大门从那一道掌心中开启,便有无穷暗潮涌动,宛如海洋的澎湃回音响起,回荡。
不知道第多少次,他想到了自灭,引爆自己的灵魂,连带着眼前的家伙一起,同归于尽。
可源源不断的恐惧和惊悚却在本能的引导之下浮现,阻止他做出最愚蠢的选择,告诉他:如果他自灭了的话,很有可能沦落到比死亡更恐怖的结局之中——
有可能沦落进……眼前的那一片黑暗里!
可是此刻,当深渊狰狞的咧嘴,真正的地狱向着他敞开大门时,他才发现,自己自始至终都别无选择。
“我要坦白!我要坦白!”
他艰难的扭动着自己的脖子,向后,语无伦次的呐喊:“我知道一条暗道,一条能直接去上层的暗道,还有秘库和兵道,牺、牺牲大人是信赖我的!还有公义,公义,我知道他的秘密!我还有作用,我可以立功,你们现境不是喜欢招揽大群么?我也可以召,我也可以爱现境,等一下,不……呜呜呜!!!”
嘶哑的呐喊戛然而止,那一只黑手,已经按在了他的面孔之上。
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了一片死寂。
只有剧烈的心跳回荡在耳边,夹杂着粗重的喘息,还有那些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呼喊着什么的话语。
只能在那些臃肿狗头人的压制下,在腥臭的体味中,呜咽着,绝望的挣扎。
然后,黑暗,涌动的黑暗在他的眼前缓缓升起。
仿佛瞬间坠入了深渊的最底层。
无穷粘稠的漆黑涌动着,如海潮泛起混沌的波澜,当海潮开辟,便有死亡、绝望、痛苦、悲怆、愤怒、怜悯乃至怨憎缓缓升起,凝结为莫可名状的轮廓,彼此重叠,融合,到最后,浮现出冷酷庄严的兽面。
头戴王冠,身披彩虹,尾巴拖曳着燃烧的星辰。
无穷尽的黑暗宛如薄纱一般被掀开,就化为了它面孔上微不足道的妆点,而此刻,庞大如日月的睁开,巨大的瞳孔便仿佛黑洞一般,将眼前的哀鸣的祭品彻底吞没。
正是那一瞬,凝结成实质的粘稠黑暗覆盖了他的面孔。
然后,粗暴的涌入了口鼻之中,带来前所未有的炽热感和撕裂剧痛,令他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无声的哀嚎。
可越是呐喊和咆哮,那些涌入体内的漆黑就越是庞大,到最后,填满肺腑,甚至,仿佛有千丝万缕的触须深入了灵魂之中,冷酷的、残忍的、贪婪的修正着其中的形状,不断的扭曲着那些早已经刻入灵魂里之内的常理和观念,乃至……乃至……信仰!
神級戰兵 小說
绝望的灵魂嘶鸣着挣扎,不顾一切的想要点燃自我。
一轮圣光从苍白干涸的灵魂中升起,来自牧场主的神性和戒律化为了最后的壁障,为他撑开了一隙喘息的夹缝。
“咕……嗬嗬……杀了我……”赞颂者的扭曲面孔从浊流之下浮现,双目猩红,嘶哑的咆哮:“杀了我啊!”
槐诗微微愕然。
嗯?竟然还有反抗的力气?应该说,真不愧是牧场主专属的高级货色么?
还带着防伪认证?
不过,很快他就再不以为意。
不就是个圣光么?看我把它推回去!
槐诗的掌心中,一颗漆黑的心脏从淤泥里浮现,猛然跳动了一下,紧接着,洪流黑暗井喷而出,灌入了赞颂者的面孔。
嘶鸣被淹没。
前所未有的炽热感从他的灵魂中涌现,扩散,滚烫的灼热以及那燃烧的黑暗令他一阵阵抽搐起来,怀疑自己快要在这汹涌的灌注中爆开。
捡到一个末世世界 幻想下的星空
不要,不要!
感受到灵魂在被黑暗迅速的玷污,信仰飞快的崩溃,在绝望之中,他用尽所有力量,试图维持最后的理智,癫狂的吟诵地狱中的圣典:“赞颂吾主,世上……一切……一切主宰……巴哈……至上之神,至上之灵,永恒深渊之主……巴哈……巴哈……”
念着,念着,他的喉咙里就难以再继续发出声音。
只有哀哭一般的呜咽。
当支离破碎的祈祷混杂在一起,已经再难以分辨彼此,到最后,就在他灵魂深处,那一道辉煌的圣光竟然也在震颤中染上漆黑,迅速的暗淡下去。
一片黑暗里,只有狼首巨灵的轮廓在渐渐的升起。
俯瞰着近在咫尺的灵魂。
冷笑。
啪!
一道裂隙从他颅骨中长出的圣诗头冠中浮现,紧接着,纯白的冠冕之上悄无声息的浮现出丝丝缕缕的漆黑。
自内而外的质变。
就在他的背后,纯白的双翼迅速的漆黑,畸变,羽毛脱落之后,浮现鳞片。
黑暗消散无踪,当槐诗松开了手掌,赞颂者便好像没有骨头一样滑落在地上,瘫软成一团,一阵阵的抽搐着,无力啜泣。
一滴嫣红的泪水,绝望的从眼角滑落。
自己和牧场主的链接,竟然断开了?
他已经再感受不到自己灵魂中永恒照耀的那一轮太阳了。
而某种崭新的力量,正在从灵魂中萌发,充斥了牧场主留下来的空隙,然后将它的灵魂修正成崭新的形状。
明明心灰欲死,可偏偏有前所未有的充实和幸福从心头渐渐的浮现,令他的表情时而空洞时而微笑,扭曲成了诡异的形状。
福音圣座中沁人心脾的清香渐渐变成了令人无法忍受的恶臭,辉煌而庞大的圣殿在他的眼中也渐渐扭曲,诡异,丑陋不堪。
曾经自己所赞颂的一切坠入了深渊之中,可他的灵魂却平静的不可思议。
因为名为巴哈姆特的烈日从他的心中升起——
崭新的光芒重新将一切照亮了。
当旧的赞颂者在黑暗里死去之后,便有崭新的自己从这至福的洗礼中诞生,摆脱旧的形骸,领悟了新的真理。
“圣、圣哉——”
宛如婴儿学语一般,磕磕绊绊的赞颂着至上之主,呆滞的眼神中便有新的神采萌发,亮起,渐渐狂热。
再度抬起的面孔之上,口鼻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拉长,如纯白的卷曲毛发迅速的生长而出,就在槐诗愕然的凝视中……
变成了一条西高?
绝了,这他妈的也分类的么?!
他环顾四周,看向周围的信徒,然后发现自己几乎不知不觉都快把常见犬种都凑齐了——只不过绝大多数灵魂驳杂的底层天使,似乎只能转化成土狗,有地位高贵或者是灵魂受到牧场主赐福的征战天使,才能够有品种,而且血统看上去也参差不齐,除了赞颂者这一条纯血之外,其他的都有点串儿。
这……你们至福乐土究竟是地狱还是狗场?
怎么这么邪门?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槐诗挠头,难以理解。
不过,刚刚一番刻意针对赞颂者的改造,也让他对信仰瘟疫的转化有了更深的理解。
疫病的本质,就是大司命神性的延伸,本身就具备着绝强的侵蚀性和转化功能。
而在自己的凝固投影巴哈姆特吞掉了大收割者的深渊之种以后,两份侵蚀叠加在一块,再加上了巴哈姆特这个上位因素的影响,就令槐诗本人的源质具备了强制性将地狱生物成自我大群的效果。
之所以能这么行云流水,除了槐诗打的妙之外,另一方面……就是牧场主接的好啊!
能这么顺利,这都要仰赖于至福乐土的质量拔群,天使们源质充沛,如果是其他参差不齐的地狱大群,可能只能变成人头狗或者是半截狗头人之类的怪东西。
究其原理,就是槐诗这个赝品统治者在强行挖至福乐土的墙角,把属于牧场主的大群强行盖上自己家的戳儿。
然后在地狱里用劣币驱逐‘良币’……
其他量产的征战天使还好,如赞颂者这样的中高层,灵魂里都带着防伪芯片和防火墙,不是换个牌子就能搞定,还必须从内部重新ROOT一遍,彻底清洗掉旧的残留之后,再换成新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赞颂者其实已经彻底死过一次了。
应该说,早在被牧场主转化成食物链的一部分,或者在不断的重生里,他已经死掉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請把這愛踩在足下
槐诗所做的,就是粗暴的将牧场主所施加的影响和赐福全部污染掉,然后换成自己的归墟厂牌。和把一个人拆碎了换个脑子,再重新拼起来没什么差别。
原本的记忆和灵魂能留下多少,全看运气。
反过来说,也只有凝固之后的灵魂才能这么搞,如果是升华者的灵魂活性和结构的话,恐怕搞完这一套也凝固的差不多了……
不得不说,统辖局对于槐诗的警惕实在是有道理的。
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能挖现境的墙角自己洗升华者洗出一整支狗头人大军出来。
而遗憾的是,就算是统辖局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似乎也依旧还远远低估了他的威胁和破坏性。
自从他登陆福音圣座,短短的半个小时不到,感染的大群就已经快要破万了!
还有更多的带菌体还在潜伏期,等着扩散……
万幸的是,这会儿兵荒马乱的,大家都没注意,只要槐诗自己不傻到把这事儿写报告里发上去,应该不会被友军再次提防。
大不了,干脆就取之于牧,用之于牧,白来的炮灰干脆都在福音圣座消耗掉就完事儿了!
想到这里,槐诗看向那些狗头人时的视线都越发的慈祥起来。
这么好的炮灰,不用,可太浪费了啊——
“都吃了吗?想吃点什么的就多吃点嗷,吃点好的。”
这温柔的体恤和关怀引得信徒们纷纷感激涕零,齐声赞颂不止,就连刚刚转化完成的赞颂者都开始在那温暖的话语中流下了忏悔的泪水。
悔不当初。
很快,在一番安排之后,槐诗就将绝大部分士气满点的狗头信徒们全都洒进了善事天传播福音之后。
最后,终于看向了眼前的圣堂。
想见江南 小说
在远方,庞大的建筑在从天而降的烈光中坍塌,浓烟升起。
隐隐的巨响和厮杀的声音不断传来。
就连顶穹之上的昏黄阳光,也浮现出一缕缕浓厚到化不开的血色。
伴随着无数狂热的赞颂,庞大的陨星从更上层的界域呼啸的坠落,将整个区域都化为一片火海。
战争的火焰已经自外而内的渐渐将福音圣座点燃,可在更高处,更深的地狱里,暗潮依然在不断的涌动……
“让我们给火上再添点柴吧——”
槐诗微笑着,大步的走入了礼赞所的圣堂。
就在他的脚下,井喷的黑暗席卷,扩散,瞬间将整个庞大的圣堂都笼罩内,然后,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迅速向内渗透,改造。
伴随着接连不断的轰鸣,牧场主的圣徽迅速的崩溃,坠落。
造像坍塌。
数之不尽的活化乐器在赞颂者痛心的眼神中化为了灰烬,而更多的铁光,更多的炼金矩阵,在阴影之潮中再度塑造成型。
到最后,原本阴森诡异的殿堂内,只剩下一片空白。
只有宛如演奏厅一般的舞台缓缓升起。
而在敞开的顶穹之后,无数线缆和机械迅速的变化和延伸,一枚泛着古老铜光的麦克风,就这样缓缓的降下。
垂落在了槐诗的面前。
“这可真是……前所未有的专场演唱会啊。”
灾厄乐师轻声呢喃。
伸手,握向了近在咫尺的权柄。
敲下了虚空中,第一个音节!
就在那一刻,近乎撕裂魂灵的凄厉尖啸,从礼赞所中轰然升起,顺着遍布整个福音圣座中下层的矩阵和枢纽。
如洪流扩散。
覆盖了每一个角落,蹂躏着每一只耳膜,令一切有智识的生物都不由自主的感受到了颤栗。
尖啸在蠕动,匍匐爬行,苦痛的翻滚和痉挛,在空气之中搅动出一层层有形的波澜。
席卷过宽阔的广场和街道,挤入了逼仄的小巷和夹缝,贪婪的将一切都笼罩在自己的支配之下。
瓦片震颤着破碎,砖石哀鸣着崩裂,无数尘埃惊恐的从大地上跳起,簌簌舞动。而血色的湖泊里荡起了层层涟漪,白骨的高塔震荡不休。
而来自云中君的诅咒和恶意,便在这钢铁的咆哮中,飞向四面八方!
那一瞬间,所有活物的心脏,都整齐划一的跳动了一拍。在肺腑之中,痉挛紧缩,颤栗不休。
感受到冰冷的寒意,渐渐从脊背上升起,如芒在背!
因为有令人癫狂的恐怖音量,在每一个人的耳边炸响,譬如惊雷,阵阵肃杀的雷声上下升腾,宛如震怒的怪物一样,冲撞着天地,席卷了每一寸大地和土壤,深入天穹和九地之下。
如是,带来了来自天国谱系的问候。
“喂,试音——试音——能听见么?”
那个让内脏为之痉挛抽搐的尖锐声音,疑惑的留下一连串的轰鸣:“噗噗,啪啪,怎么没反应?难道要插电吗?总不会是坏了吧?”
轰!
剧烈震颤的铜钟崩裂出一道缝隙,脱离锁链之后,从塔顶坠落。而遍布裂隙的砖石,也在前所未有的共振中,化为了尘埃。
此时此刻,不论是现境还是地狱,不论是升华者还是大群,所有人的心里,就震撼和惊骇之外,就只剩下了唯一的一个想法。
草泥马!
——谁把这逼的自由麦关一下啊!

扣人心弦的小說 天啓預報 起點-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戰爭! 盗贼可以死 灵均何年歌已矣 推薦

Home / 玄幻小說 / 扣人心弦的小說 天啓預報 起點-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戰爭! 盗贼可以死 灵均何年歌已矣 推薦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但凡只消是生存的兔崽子,任由生人照樣妖怪,分會有這就是說一段年光在黑馬的現實還擊之下,入手研究人生、大自然和大地的力量。
切近賢者時光同樣。
擬人而今。
不單是竭助戰的陛下們,就連海內除外的慘境健將們都陷落了笨拙。
劈頭思謀——我是誰?我在何處?我要到哪去?
與,最首要的:他媽的,實情發作了嗬?!
WHY?!
何故他媽的會有這一來多的五階在這裡!
東夏的夸父、俄聯的聖靈圖雷爾、美洲的大千世界偉人·特拉爾特庫特利和西佩託堤克、日本的阿耆尼……
不透亮啊下,殆漫天長入了七零八落之內的五階整套都一經萃在了這一處。
那一片該死的迷霧至關重要紕繆為了搭手巨獸敗露躅。
以至,就連貝希摩斯也僅僅是挑動視線的金字招牌便了。
暗暗所做的悉數,都鑑於不聲不響的完結能力的圍攏,讓源於現境的五根手指假造在一處。
在帳幕的潛伏日後,握成拳!
畋?
不,接觸。
兵燹,下手了!
.
.
兩天前,塌架淡去的堡壘以上。
雪花無期盡的打落,糊塗,漸次遮蔭了冷去的骸骨。
在雪崩一般說來的咀嚼聲裡,槐詩坐在坍的殘垣斷壁上述,靜穆縱眺著近處,隨手撿來的鐵片在手指頭大回轉著。
只在想想時的蓋然性小動作而已。
而當他從構思中再行回來切實的時候,天涯地角的雷動也住了。
通身染血的雲中君回去。
闞槐詩急待的視線,便悶的冷哼了一聲。
履穿踵決。
哎呀都破滅帶來來。
“愛德華呢?”槐詩奇。
“殺了。”應飛舟酬:“煞是廝的就裡太多,生存縱虎歸山,驢鳴狗吠留手。乘勝強壯的時辰,能殺且殺。”
“一番能用的都沒預留啊。”
槐詩唉聲嘆氣,深懷不滿自己怎麼沒留個俘。
沒抓撓,金子天后無愧於是金平明,頸部和滿頭的位置都太限期了,讓人不禁不由一個平平當當就……靡繼而了。
“久留也沒用。”
應方舟上漿著臉上的鮮血,面無神色地剪除該署人裡亂滋長進去的骨刺和走樣團組織,漠然視之的問:“在這一場賭所裡,你還願意能從敵方的隨身刳什麼能誑騙的王八蛋麼?”
槐詩聳肩,怨天尤人道:“卡牌一日遊就這幾分莠,聽閾太低了啊。”
就是時是浩然盡頭的蓋亞新片,來源群慘境的冤家對頭,和會合了通現境一表人材的抵禦,可性質上依然故我是一場掌控在高手中間的賭局。
以現境的財險為籌,以世世代代牌所取代的事象記載為棋子,所實行的一場搏鬥。
雙方都是以事象記實這麼樣的情報體體例沉底,即若是死了也可能逃離好的軀殼,還要敵我有目共睹,罔總體的閒空可讓人役使。
於槐詩這種歡愉用盤外招和別樣心眼的人以來,直是惡夢。
“時日一發悽風楚雨了呀。”
槐詩無能為力:“苦日子,快要下場遼……”
他可沒線膨脹到道靠著金股就不妨在慘境裡三翻四復橫跳的境地,當要相向的是合淵最超級的那一撥對手時,即或是兩條金大腿也少。
他一度酷烈意想,另日煉獄的瘋狂反擊……
“要跑了?”排椅上,伊芙琳老大媽陡然問。
教師爭霸賽
“本來要跑啊,與此同時要跑的急若流星,跑的緩慢,跑出垂直和精。”
槐詩的手指轉著的鐵片驀地一滯,停下了,照射著他的笑容:“只是,在那頭裡……來都來了,安也得先搞上一票大的吧?”
饒要跑,也要啟釁遁才行,這種迎面還沒發功調諧就圮了的情狀免不了太丟份兒了。
因為,得想個智,脣槍舌劍的來上他一炮。
“不怕是搞飯碗也要有資本才對。”
恰舍爾潑來一盆冷水:“想旁觀者清點子,就如斯幾俺,沒事兒稿子可做。老大媽我一把老骨頭了,可吃不消抓撓。”
“這個工夫,只能闡述出天國座標系的觀念破竹之勢了!”
槐詩一拍膝頭,“我輩搖人!”
權時不拘淨土星系哎喲際有過這般邪門的優秀古代,但打天先導起,那即便如此了!
之所以,就在雲中君所張大的妖霧偏下,緣於槐詩的報道經副司務長的轉發,飛向了死後的異域。
“喂?小麗茲在嗎?嘿,別那生嘛,咱們多熟啊!過命的情誼!”
“喂?青帝阿婆在嗎?您老可高枕無憂嗎?這魯魚帝虎想您了麼?想讓您奐指……”
“喂?塔什干麼?哦哦,伏爾甘教育工作者,久慕盛名久仰大名……嘿,劍聖長上也在?適值呀……不然要,咱搞一票大的?”
……
短巴巴五毫秒近,起源槐詩的創議,就業經看門到了每一個宗匠和群系的管理者宮中。
領有人的根本反饋,都是摘下眼鏡美好揉一揉眼睛,後問一問槐詩你有莫搞錯?
可進而,豪門又感想……坊鑣,相似,容許,有搞頭?
而當槐詩攥了和睦籌備好的’大發糕’時,原有還想要拘謹頃刻的各人,都不由得起來意動了。
而舉動當前蓋亞散裝中東夏第三系的群眾,青帝老婆婆一絲一毫從不滿遮羞,公然的訾:
“下手這一來多,你實情想要幹什麼?”
槐詩不暇思索的迴應:“自是是要搞死黃金傍晚那幫狗孃養的啊。”
“呵呵。”青帝獰笑,亳不給面子:“這一來將心心置與公任如上,可像是上臺的式樣啊,槐詩。”
“瞧您說的,登臺,不雖圖這點人情麼?”槐詩淡定答對:“奇蹟,肺腑和公任重複一晃,也不要緊大不了的嘛。”
“情面變厚啦,槐詩。”青帝慨嘆。
槐詩僅僅哂,就同日而語這是嬤嬤表揚和好了。
“可我還有一下事端。”青帝冷聲訊問:“既然如此你都肯定是這是自己人恩怨了,那我為何要幫你?”
“這豈錯您所樂見其成的麼?”
槐詩笑了始起:“既然如此現境和天堂期間的藥桶亟待一條笪以來?那幹什麼這一條鐵索,它可以是我呢?”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
看成聞名攪屎棒,走哪兒哪裡炸,去哪兒哪兒崩的災厄之劍,他可對和諧的搞政天性踏實是太摸底了。
目前的現境和地獄中,難道說不當成緊張的轉折點經常麼?
除此之外祥和外側,再有誰能盡職盡責這一任重而道遠使命呢?
青帝再毀滅一刻。
模稜兩端。
就在結果通訊有言在先,終極笑了一聲:“則還嫩了點,但這幅捨我其誰的姿態,卻些微完美無缺國的鼻息了。”
故,從協議及的那瞬間終了,兩天的流年內,具體現境的同盟都密鑼緊鼓的盤繞著快要趕來的交戰執行始。
一頭,氣焰囂張的陳放雄師,賡續的擾亂人間的海岸線。單,則在鬼祟搞好了轉化的以防不測。
虛位以待著導源天涯地角的訊號。
等待戰役的趕到……
而當今昔,這一隻由現境五指捏合成的鐵拳此地無銀三百兩在朝以下時,便只餘下了一番收場。
裹帶著久久韶光中所積聚的機能,毫不留情的,無止境搗出!
永不精肉也永不白肉,更決不細切做臊子,錯處來額外排遣你,假若在你的前額上開個花生醬商社,紅的白的紫的一股腦流出來……
而更令人魂飛魄散的……是就合的輪轉,成套的現境上手秩序井然偏袒挑戰者們浮的,和顏悅色莞爾。
在她們的手裡,捏了三個合賀年片牌絕不錢均等的拋了沁!
在這轉眼間,數之斬頭去尾的輝光如十三轍那麼,從天而下!
因故,自然界穩定!
【車架·萬化之境】,緣於獨創主的定理結緣一時間轟破了人間的斂,重將星體四處挖沙,將現境的包庇加持在全長進者的身上。
【神蹟木刻·基路伯】,六翼相疊的大安琪兒徽記從宇宙內出敵不意消失,蕩平了通欄人間地獄的歌功頌德和沒頂,防守在伊甸之門前方的四稜蟠著之劍從上空無須徵兆的斬落,刺向了大世界,霎時令遊人如織煙柱從埴噴出。幽深的非官方,居多夜光蟲被焚成燼,跟腳,乾冷的亂叫起。
再後,星辰跌如雨。
廣土眾民間或的輝光從棋盤外圈下降,落體現境和地獄的邊疆區裡面,成了進去自戲本內部的警衛團。
【龍伯衛】、【病院鐵騎團】、【美洲剝皮軍】、【羅剎眾】、【絕地白鳩】……
數之殘編斷簡的夥伴平白無故隱現,令弄臣們的水鏡都被捏碎了。
怒火中燒吼怒。
何以鬼!
收場如何回事?
就為了一下槐詩,俱全現境都他孃的要夭折一波流了?
如此這般急遽又劇的變遷,弄懵了全路人。
礙事困惑。
這他孃的收場是啥子理!
他們何地來的那樣多源質?何地來的這就是說多貯備?他倆何地來的划得來?!
胡和自我所划算出的數額差了那麼著多!
中段的空缺是哪裡來的?!
答卷,是槐詩給的。
確確實實,陛下們的想想地地道道包羅永珍。
顯要歲月汲取了最精確的談定,通曉了槐詩所能致的說服力,與此同時最小境地上集聚了力氣,來意一股勁兒崛起這一災荒。
獨一不注意了的,是貝希摩斯行事’上天山系高階建築’的產費才具有萬般擰……
就如同總終古,總有人會記取,天問一系原來都是襄助一碼事。
也總有人會被貝希摩斯驚恐萬狀的外部所納悶,造成漠視了它的本來面目。
歸因於太過於同牧主和永生之獸如此的留存像似,以至於讓備人都產生了言差語錯,合計這隻怪物是多麼膽破心驚的兵火槍桿子。
可莫過於上,它別是寨主那樣併吞萬物以自有,毋構建過漫絕地鉸鏈的大迴圈,而活命裡雖然龐雜和窮當益堅,但和長生之獸相對而言較,也無比是平淡。
懼的興致是以讓巨的人體越是的長進,而龐大的身體,是為著更好的勁頭和克。
永不住的吞吃,永迭起的成才。
這一具身軀,硬是由無邊源質、有時候和災厄聯結而成的殿宇!
假設已經在魔女之晚體現的最丕的偶爾是白金之海的話,那般它哪怕白銀之海憑仗持續的盛器!
可既是是盛器,那就準定分解……放上的廝,是不妨再持械來的。
似乎揣了的小豬存錢罐、長了四條腿的保險櫃,帶著一鋪展嘴的儲蓄所骨庫相像……這玩意,說是個超巨型放電寶!
而今,憑與天堂老鐵們的打賞和投喂,透過了長長的三天的胡吃海塞往後,重大如山的貝希摩斯可心的趴在了沙場上述。
甩著俘,闞審察前不遠千里的戰鬥。
在它的反面如上,大幅度的光輪如日頭平平常常的焚著,一望無涯盡的源質傾注著,拘捕出驚人強光。
闃寂無聲的輓歌再也奏響。
——聖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