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bxx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 ptt-1672 暗較閲讀-d4h0p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不要露出这种不符合人家气质与形象的表情。”再度发出了无奈的叹息声,段青随后也有些意外地挑了挑自己的眉毛:“不过……难道你所继承的那些记忆没有这方面的答案?”
“我还以为所谓的兽潮背后,真的是神山那边的势力在作祟呢。”
他歪了歪自己的头,视线也落在了远方的兽潮曾经存在的方向:“如若不然,本来可以说得通的许多事情,现在又变得说不通了。”
“这个世界上可不是所有的答案都会如你所愿。”伸展开自己的腰肢,娜希娅再度做出了只有薇尔莉特才会做出的撩人动作:“正是因为存在这样的意外情况,我那已经为数不多的好奇心才能得到满足呢。”
冷少的純情丫頭
“……”
“不要灰心,这个世界上说不通的东西还有很多。”
平息的风在两个人的耳边不停萦绕,察觉到这份沉默的娜希娅随后也缓缓地回过了自己的头:“解决逻辑上没有理由的存在,正是我们解决问题的关键——你们这些人以前不也是一次又一次地用这样的方式,将一个又一个未知之谜探索出来的么?”
“当然,只不过这种推理失败的心情,一时间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出现。”歪了歪自己的脑袋,段青叹息着将自己皱起的眉头再度收了起来:“而且现有的情报和信息已经用得差不多了,如果还对不出想要的答案,情况可能也会变得非常困难——”
兵痞蘇秦
啪。
拍打的声音随后响起在了段青的背后,与之相伴的还有薇尔莉特借着娜希娅美丽的面庞展现出来的如花笑靥:“不要总是一副愁眉莫展的样子啊,这种时候就需要勇敢地靠导师,将哭声大胆地放出来!”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想趁着好不容易出来这一趟的机会活动活动,顺便看我出丑对不对?”于是段青也叹息着望起了对方:“说吧,你还有什么办法?”
“根据娜希娅先前留下的‘遗产’,兽潮的来源与呼伦族本身是脱不开关系的。”笑着比了比自己的拇指,娜希娅随后也将自己那半开玩笑的神情收了起来:“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也有了眉目。”
“因为传承神使记忆的关系,娜希娅的记忆在传承的前后变得有些模糊。”她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似乎正在诉说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问题:“我需要找到娜希娅生前的住所,那里应该留下了相应的线索才对。”
“呼伦族现在对我们成见很大,而且因为战斗刚刚结束的关系,他们现在对部族内部的防守非常严密。”段青情不自禁地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想要在这个时候进去对这些东西进行查证,根本就是难如登天啊。”
“放心,就算你现在让我真的登天我也可以做到。”摆出了一个有力的姿势,薇尔莉特控制着娜希娅的身体摆出了一副自信的面容:“而且我们的态度不是在先前的时候摆给他们看了么?”
愛在有情天
“我说到做到。”
指了指远方连成一片的白色帐篷,这位女子咧着嘴巴大大方方地笑了笑,逐渐传来的脚步声随后也打断了段青捂着脑袋刚刚想要发出的叹息,将格德迈恩逐渐接近的模样显现了出来:“呃,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刚才看到那么大的动静,所以就赶紧从聚落那边赶了回来……”
妃傾天下:世尊太無賴 江離
“居然还能赶回来?你比那个没心没肺的朝日东升强多了。”垮了垮自己的肩膀,段青声音无奈地回答道:“而且那些人也早就退走,已经用不着担心——唔。”
“你是从营地里赶回来的吗?”似乎刚刚才想起了什么,段青随后冲着大盾战士露出了自己略显疑惑的面容:“你没有看到那些里北军的出现与归来?”
“没,没有啊。”同样愣了愣神,气喘吁吁的格德迈恩闻声抬头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我只是听到了动静,没看到有大批部队出入于聚落内外。”
諜影風雲 尋青藤
“看来我们需要解决的谜团又多了一个。”微微地松了一口气,段青转身望向了娜希娅所在的方向:“原本还没有觉得有多特别,但随着调查的越来越深入,这些不和谐的地方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多了。”
“只是看待的眼光不同,你们很快就可以适应。”甩了甩自己的手腕,娜希娅转身再度向着帐篷走去:“以前是朋友,现在是敌人,你们需要一副找茬的目光。”
“不要告诉我你们现在还没有这个觉悟。”说到这里的她向着聚落所在的方向指了指:“呼伦族马上就会成为你们前进的最大阻碍,他们会用尽所有的方法铲除你们。”
“我说的对么?大盾先生?”她转头望向了格德迈恩,然后在后者逐渐低落下来的神情中轻摇着自己的脑袋:“你的交涉一定碰了壁,不然也不会在他们离开之后才有机会接近,对吧?”
“呼伦部族已经拒绝了我代表那苏族所作出的所有请求。”目送着对方那婀娜的背影消失在了帐篷之内,凑近过来的格德迈恩叹息着回答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他们就已经将我们的声望拉到了最低点了……你请来的这位大神,好像什么都能看得透呢。”
“不要小瞧薇尔莉特的智商,她毕竟也是活了这么久、经历了无数苦难与折磨才活到现在的NPC之一。”明白对方指的是什么,段青那原本想要说出的评价也随着某种情绪的出现而变得越来越轻微:“不,现在能不能称之为NPC也不一定,不过……”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轻描淡写地将这个话题略了过去,段青随后也将肃穆的表情重新摆了出来:“将其他人都叫回来吧,还有那苏族的残存势力,我们需要商讨一下今后的作战计划。”
“就把这当做是我们最后的努力了。”点着头转身向前方走去,格德迈恩的回答声中却是多出了几分低沉的意味:“虽然以现有的情况来看,我们接下来可以获胜的希望微乎其微……”
閃婚前妻要嫁人
“别急别急,我们的底牌还没有用尽呢。”笑着打断了对方的话,段青向着忽然闪现在附近的一道金光示意道:“看。”
“我们又有一张底牌可以翻了。”
嬌女謀
**********************************
段青所说的最后一张底牌的确份量够重,最后这道金光的出现也成功地让原本蠢蠢欲动的呼伦族彻底安静了下来,他们不断地派人骑着马在这片先前分配给那苏族的临时营地外围不停地来回打转,但最后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在金光笼罩的那名龙族女子面色冷漠站在草地中央的景象中缩了回去——距离段青进入呼伦族已经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属于芙拉的身影也终于重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依旧以一副毫无感情的模样面对着所有人的这位龙族的女士只是稍微展示了一波自己的力量,便让整个紧张的局势彻底凝固在了无声无息的某个尴尬的状态当中。
“我只是察觉到了这边的能量异常,所以赶回来看一看而已。”
这是她用漫卷的狂风卷走其中一队想要接近的骑兵之后回答段青的话,回答的内容也让这位灰袍的魔法师哭笑不得。
正如段青先前所预见到的一样,属于那苏族迁徙队伍的临时营地与呼伦族聚落之间的紧张气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明显了,原本应当在大战之后重新变得更加团结的场面也随着诡异气氛的发散而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不断来回巡视的部队与越来越频繁出现在四面八方的更多呼伦族的骑兵。一金一白两道金光不时在这片区域的内外来回闪烁的景象随后也成为了阻挡这些汹涌湍流的最后一道闸门,将原本理应发生的冲突镇压在了各种还未来得及完全取消的散乱当中,借着这个机会取得片刻喘息之机的段青随后也放开了自己略显紧张的情绪,按部就班地开始布置起了己方的行动计划:“好了朝日东升,参军的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了,抓紧时间准备一下,接下来的……干嘛?你在担心没有架打?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架以后多得是!你马上应该就能等到机会了。”
“问题在于我们的守备兵力和可以拿得出手的战力都非常有限,即便是有芙拉和薇——娜希娅这样的存在,想要在钢铁洪流的冲击下保全性命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需要自行想一些办法来度过这段危机时刻,比如说挖一些战壕或者布置阔剑地雷之类的……怎么?不相信?别忘了我可是炼金师!机关枪火箭筒我都能用魔法模仿改造出来,区区地雷算的了什么?”
“我知道那苏族和瓦布族在最后的那场能量冲击中还是损失很大,但现在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让队伍里能打仗的都站起来,先把我们这个营地周围的警戒工作做好,我可不想让你们在睡梦中丢掉脑袋——唔,苏尔图不在的话,他们可以找苏塔尔或者力巴尔之类的人报道,若是真有人希望我们来带头,那就找灵冰去吧。”
“卢芬表态了没有?没有?他们还抱着与呼伦族搞好关系的侥幸心理么?我倒是非常理解他们商会一贯的行事作风,毕竟像呼伦族这样的大客户可不是想得到就能得到的,但问题是你们现在连命都不一定保得住,还要那些所谓的关系做什么?”
“若是他们不愿意跟我们站在一队的话,那就让他们现在就走好了。”
说出了最后的这句话,站在广袤草地之间的段青随后叹息着放下了自己手中的一块通讯用的魔法石,不知正在思索着什么的他茫然的目光也在手中的石块上驻留了良久,耳边却是响起了属于娜希娅遥遥传来的询问声音:“怎么,还想研究它的构造?”
“我知道这里面使用了空间传送技术,但可以将如此强大的传送技术刻画在这么小的石头上,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下意识地收起了目光,段青只好顺着对方的话回答道:“当然,我现在是没有那个本领学会这些东西了,也没有时间和余力来学习它。”
“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学会。”属于娜希娅的声音也再度响起:“只不过是把你身边现在纠缠着的东西甩开而已。”
“要是事事都有这么简单的话就好了。”发出了一声苦笑,收拾起心情的段青随后也向着声音的来源走去:“若不是你非要拉着我来搞这些奇怪的实验,我这会儿还不知道被那些人拉到哪个角落里去忙碌了呢。”
“所以说你应该好好感谢我,是我强行将你拉离了世俗的苦海当中。”笑着站起了自己的身,孤零零站在广袤草原当中的娜希娅拍打起了自己沾染着各种粉末与草屑的双手:“只要‘神使’的名声还在,你今后的麻烦也一定会少很多。”
“算了吧,难道你还想说自己与眼前这份紧张的局势没有半点关系?”段青没好气地跟上前来:“要不是我死命拦着你,你这会儿说不定早就冲进呼伦族族内了吧?”
“我又不是找他们的麻烦,我只是想去找回‘娜希娅’自己的东西而已。”
淡淡的魔法能量随着娜希娅双手之间一连串动作的汇聚而沿着某个方向汇聚流动,很快便消失在了随风拂动的野草之间:“而且我现在的适应力与实力都没有完全恢复,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那你就不要挑衅他们啊,先前那群人过来‘抓’你的时候。”眺望着不远处的草原周边依然还在环游伺望这里的成队骑兵,段青摸着鼻子低下了自己的头:“而且现在还要大摇大摆地在这种杳无人烟、易攻难守的地方活动,还非要叫着我一起在这里露面,就差脸上写着‘快来打我’四个字了!”
神醫鬼王
“他们肯定看不懂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手指之间的粉末在空气中勾勒出了一个个看上去像是符文一样的图案,娜希娅声音得意地回答道:“至于为什么要带上你——当然是希望你能好好看,好好学了。”
“喂喂,不是吧?你要我学你的符文魔法?现在?这个时候?”
“怎么,有什么问题?”
斜着眼睛望着段青那张颇为吃惊的脸,娜希娅似笑非笑地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只有在压力倍增的关键时刻,你的学习动力才会变得迫切,更何况有我这位美若天仙的老师给你做示范,你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下一个地脉点的法阵就由你来画,我来监督。”
她转过了身,那青葱一般的手指也向着草原的前方颇有气势地挥舞了出去:“画不好的话——”
“就罚你今晚给我做一顿烤肉大餐,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