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uhw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討論-第467章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推薦-tnlmg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在面临未知的事物时,好奇心总会占据魔导师的任何情绪,旺盛的求知欲,是每一位高阶魔法师的优秀品质。
麦迪文仔细端详着方桌前的水晶碎片,细心感受水晶内部的温润能量流动,和神乎其技的魔法纹理。
“这真的是从燃烧军团高塔传送引擎中扒下来的水晶?”麦迪文眼中满是疑惑,他是整个艾泽拉斯最了解军团之主萨格拉斯的人。
在作为守护者那漫长的二十年内,萨格拉斯一直在跟麦迪文做着不同程度的信息交换。
麦迪文是萨格拉斯观察艾泽拉斯的眼睛,同样的,麦迪文也在窥视萨格拉斯脑海中的知识。
总是麦迪文洞察了燃烧军团的大部分学识,乃至艾瑞达人的圣光水晶科技,他也无法理解眼前水晶残片中包含的知识。
这些纹理很特殊,它的能量流动方式,纹理内隐藏的数据算法和制造它的工业科技,都在表明,水晶来自不同于燃烧军团文明的世界。
罗文知道麦迪文看出了端倪,不然他不会问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
總裁的重生小影後 亦兮1c
“我也觉得燃烧军团不会使用如此特殊的科学技术,这充能水晶很奇妙。”罗文接话道。
麦迪文暂时收起自己近乎狂热的眼神,用魔导师的另一大特质专注,压下心中的求知欲。
“我们世界存在的六大能量流动,无法契合水晶内部的能量运作方式。这就是最大的疑点。诚然燃烧军团远征万界,但他们毁灭的国度,皆是泰坦创造的秩序文明。而泰坦依托宇宙本源之力创造的世界,没有一个脱离于宇宙六大能量。圣光,暗影,自然,死灵,邪能和奥术,这才是泰坦们创世的基础。这水晶不同于任何一种能量。”
“虽然这很难让人信服,但我们必须大胆的进行猜测,水晶来自于其他宇宙。这也是最合理的解释。”麦迪文为眼前的光能水晶,下了定义。
不愧是站在人类魔法文明金字塔顶端的魔导师,麦迪文的智慧已经超脱出了奥术学术的范畴,涉及到宇宙观了。
罗文本以为艾泽拉斯的魔导师,不会有宇宙这个概念。没想到麦迪文的一席话,将罗文对传统法师的固有观念,全部粉碎。
魔法在另一个国度,就是科学,这话一点都不假。
“另一个宇宙?让我缓缓,这可不是什么好的消息。”罗文血压上涨,心中忧虑。
麦迪文没有追着向罗文解释宇宙这个概念,按照他跟罗文之前交谈的科技学识和奥术理论。
显然罗文在科学的理解上,要比他们这些魔导师们,更加深刻。
“另一个宇宙,就代表着不同的物理规则,不同的能量运作方式,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种族,这一系列的麻烦,会牵扯出更大的利益碰撞。宇宙浩瀚,或许我们艾泽拉斯存在的宇宙体系,仅仅是冰山一角。”罗文按压着太阳穴,继续说道。
麦迪文微微颔首,认同罗文的看法说道:“可现在宇宙中最大的势力燃烧军团,拿到了这份宇宙之外的来物,我们别无选择。”
“罗文少爷,这是灾难还是宝藏,只是一念之间。”麦迪文顿了顿,继续说道。
罗文慢慢的接受了现实,对于艾泽拉斯的土著而言,现在发现宇宙之外的来物,是好事。
不然等到燃烧军团,真正融合了这份类似于星灵神族的水晶科技,届时燃烧军团将会利用这些传送高塔,向艾泽拉斯注入无穷无尽的恶魔大军。
毕竟,眼前水晶使用的能量,已经脱离了奥术和邪能及所有宇宙初始能量的规则。
它象征着艾泽拉斯与扭曲虚空链接固定规则的破灭。
没有虚空与现实需要大量能量供应才能开启传送门的规则,单纯利用眼前的水晶就能提供传送,那将是多么可怕的未来。
“那我们就启动对这光能水晶的研究,由我们开启宇宙之外大门的钥匙,总好过燃烧军团拿它毁灭我们的世界。”罗文下定决心,决定一探水晶背后所包涵的文明和星球。
麦迪文将光能水晶,提前带回了魔法工业区。
他有麦迪文之书,可以无限制的施展长距离传送法术。
在将光能水晶交给阿洛迪和斯凯文两位守护者前辈之后,麦迪文迅速传送到诅咒之地,守望堡。
黑白雙生之我的公子 赫連瑾
重建的守护者协会,再次承担起了许多责任。
麦迪文忙里偷闲,连续加班一个星期,才暂时甩开了手中工作,决心去一次曾经的悲伤之地。
是时候该跟过去的自己,做个交代了。
麦迪文做过许多对不起族人的事情,但犯下这么多过错,更多的是受到了萨格拉斯的蛊惑。
要说麦迪文真正心中有愧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最信任,最器重的学生,卡德加。
这是麦迪文最喜欢的一位学生,他在卡德加身上倾注了许多心血。
即便那时的麦迪文,心中狂热,做事不按常理,令人无法理解。
可麦迪文的日益混乱的意志告诉他,他终归需要守旧,需要重视传统,重视没有被自己改变的过去。
而承载这一切的,都是卡德加。
重回诅咒之地,黑暗之门依然耸立在巨大的山谷中央。
风吹日晒,黑暗之门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变得颓圮,残破。
战争的破坏,时间流逝,乃至两个世界不同地脉能量的冲突,让这座巨大的星球传送门,多了些许沧桑的味道。
阳光炽热,诅咒之地不分四季,此地常年炎热。
麦迪文摘下灰色兜帽,顺着台阶,一步步向上走去。
渐渐的,麦迪文的耳边响起了兽人愤怒的怒吼,士兵搏杀和平民悲惨的哭声。
暴君的小妾
傀儡新娘:撒旦公爵的逃妻
往日的回忆在此地交织,麦迪文的步伐渐慢,但最终还是走到了黑暗之门之下。
他拭去了额头上的汗水,将披风和埃提耶什搁置在一边。
麦迪文长舒一口气,心说这趟旅程,可比他在工业区加一个月的班还要累。
不过麦迪文没有强行压下往日回忆在他心中浮现,恰恰相反,他反而不间断的激起这些痛苦的回忆,来改造他的心境。
久而久之,麦迪文的眼圈重新变得发黑,面色重归凝重,仿佛回到了在卡拉赞生活的模样。
这时,麦迪文将传送之术拿出,平铺在青石板上,而后利用牵引法术,将紫色水晶提升至黑暗之门两侧。
紫色水晶稳稳当当的落在持剑侍卫塑像的手中,简单的仪式,算是完成了一半。
曾经,麦迪文开启黑暗之门,是因为门内有另一个兽人术士,在响应他的呼喊。
仙道我為首 紫氣仙帝
如今麦迪文没有了这个‘帮手’,他必须在漫长浩瀚的虚空道标中,寻找德拉诺世界的锚点。
真鏡
这也是麦迪文带来传送之术的最关键原因。
麦迪文双手高举,宽敞的长袍顺着他的手臂自然坠下,他仰面向着黑暗之门的龙首,默念咒语。
虚空再一次通过星界,呈现在麦迪文眼前。
一望无际的浩瀚星河,一颗颗闪耀着瑰丽光芒的行星,那些星球,对于麦迪文而言,都是未知的宝藏。
狼少別太囂張
如果麦迪文没有任何牵挂,现在的他,也许会在这些星球中,悠闲自得的进行着自己的星界旅程吧。
可惜,麦迪文还没到退休的时候。
星空无垠,麦迪文却没有一丝慌乱,他按部就班的寻找着星河之间的规则,最终锁定了一颗星球。
这颗星球已经碎裂了,每一块大陆被仅存的地心引力牵扯,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裂出去。
聖 骷髏精靈
麦迪文有些无奈,他第一次发现德拉诺的时候,德拉诺是一颗和艾泽拉斯同样美丽的自然星球。
对于催生生命的星球,麦迪文对于这样的星球,心存敬畏。
它们就像是母亲一样,承担着哺育生命的责任。
可燃烧军团,总是那么残忍的拿着这些星球开刀,杀死母亲的孩子,有些甚至连孩子的母亲都不会放过。
一番感叹,麦迪文建立了与德拉诺之间的锚点。
届时,黑暗之门重新被激活,一张用奥术编制的巨型大幕,在麦迪文的凝聚召唤之下,填补了黑暗之门的空缺。
光影在门内浮动,一片满是白骨和荒芜的道路,呈现在麦迪文的眼前。
麦迪文微眯着眼睛,深吸一口气,消失在了黑暗之门前方。
鬼王嗜寵:逆天小毒妃
外域·沙塔斯。
今天是卡德加从虚空中回来的第二年,虽然时间已经很长了,但在虚空中游荡的记忆,仿佛就在昨天。
黑暗神殿的战斗结束,德拉诺天崩地裂,耐奥祖最后的疯狂之举,终究是毁灭了这个荒芜的星球。
卡德加和他的同伴们,被流放到虚空,再无联系,而他的意识在混乱的扭曲虚空中沉睡过相当长的时间。
幸运的是,纳鲁一族,将卡德加救回到了现实世界。
可惜,卡德加无法回到艾泽拉斯,他只能在这个兽人曾经的国度生存,在这做废墟之下的城市站稳脚跟。
“你看起来,有点不太舒服,卡德加爷爷。”衣着干净皮甲的圣骑士女孩,端着一杯水,来到卡德加身前。
“我没事,伊瑞尔。”卡德加挤出一抹微笑说道。
在伊瑞尔眼中,卡德加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爷爷。
他的容貌和先知一样,他们都是具有远见卓识的强大施法者,可以控制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强悍能量。
先知维纶忙于沙塔斯的重建和埃索达要塞的制作,伊瑞尔平常见不到他。
年轻的小女孩,却时常跟这位老爷爷待在一起,说出去可能对先知有些不尊敬,伊瑞尔认为卡德加爷爷要比先知厉害多了。
他的魔法能制作许多有意思的东西,而且最关键的,他可以想去哪就去哪。
之前有一股血环兽人前来泰罗卡森林找事,卡德加爷爷几乎是一瞬间,就把这些邪兽人全杀了。
“爷爷,我在水里加了些草药,有宁神效果。哦,对了,中午我烧了小麦饼,一起过来吃饭。”伊瑞尔很喜欢跟卡德加待在一起,在他身边可以学到许多东西。
刚开始,伊瑞尔还只是一个普通德莱尼女孩,现在的她,都能参与一些小型的任务了。
卡德加点点头,表面慈祥,实际内心非常难以接受。
我不是你爷爷,我是你哥哥啊。我只是长得老了一点,但年龄比你大不了几岁。
唉,天天被伊瑞尔叫爷爷,卡德加不得不想尽办法,维护自己慈祥老者的人设,年轻人能做的事情,他全部藏了起来。
妈个鸡,甜甜的恋爱,就这么没了么?
卡德加也是无奈,好多德莱尼小姐姐,看到他之后,都是尊尊敬敬的,把他当作先知。
最可气的是,先知维纶明知道他的过去,也是如此,搞得他们就像是同龄人一样。
烦死了!
“谢谢伊瑞尔,你还是这么乖巧可爱。”卡德加点点头,继续埋头搞着德莱尼人留下的奥术构装体。
由于沙塔斯城的大主教奥萨尔背叛了德莱尼人,法师阶层留下的奥术科技就出现了断档。
卡德加来了之后,重新将这些奥术学识收拾了起来,并意图重建德莱尼人的法师体系。
伊瑞尔脸一红,没说什么,低着头走了。
中午在伊瑞尔那里吃了午饭,伊瑞尔的萨玛拉热情的招待了他。
其实两姐妹早就把卡德加当成了自家人,他们在一些节日,时常会在一起聚餐。
卡德加回到城市,来到自己的房间,继续忙于自己手中的工作。
眼下沙塔斯城虽然重建,但依然危机四伏,玛瑟里顿这燃烧军团的走狗,依然觊觎着这座复兴的德莱尼之城。
之前多次交手,奥尔多都没有占到上风。
先知维纶也为此头痛不已,卡德加更是想把这混蛋恶魔砍了。
呼,一阵熟悉的能量气息涌起,屋内的魔法灯盏竟然熄灭了。
卡德加警惕的起身,望着四周,屏住了呼吸。
他神性外放探查的同时,一抹诡异的蓝色光影,悄然出现在了他身后。
“哦,我的学徒你还活着,真是好久不见。”
卡德加猛然转身,与麦迪文四目相对。
卡德加瞪大了眼睛,眸中满是震惊。
假面權婦
“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