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68bp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唐殘 txt-第1055章 簫鼓流漢思(續)閲讀-n0aqp

唐殘
小說推薦唐殘
而在河中府的蒲坂城(山西省永济县蒲州镇)内,正当年富力强的少壮之期,而额头宽大、眉骨突出的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却是表情森冷的看着面前回复的信使:
“这么说那太平贼夺了函谷道和陕虢,害了我的兄长之后,犹自还要继续与我为难下去么?”
夢中修仙傳 伯昏無人
“节上,不敢相瞒,小得一行人等,才到了夏阳就被拦下来了,更莫说是前往长安求见了。。”
使者却是战战兢兢道:
“你这么说,难道是有人求功心切暗中作梗,想要坏了议和之事?”
王重荣身边一名粗脖子大眼的军将,不由喝声道:
“小人却是不知啊!彼辈有言,战阵上拿不到的事物,莫想凭嘴皮子就轻取得。。”
使者却是越发谨小慎微道:
“好了!”
王重荣却是意兴寡然的摆摆手道:
“既然彼辈无意罢兵,那也唯有继续在战阵上见分晓了!”
然后他又转头对着帐中诸将道: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尔辈可都听明白了,非是我河中不愿各安其土,乃是那太平贼兴兵好战,欺人太甚!得陇望蜀还要谋夺我军的立身根基,日后军中再有言语彼方议和者,当如此案!”
话语之间,只见他抽出宝剑手起案落,精美漆彩的雕案顿时就轰然断做了两截。而帐中诸将亦是噤若寒蝉一般的大气不敢出,遂又变成齐声应和:
“唯以大帅死战却贼!!”
只是当众将都退下,留下王重荣一个人端在空荡荡的正堂当中时,他却是微不可见的长叹了一声,却是望着天顶上彩绘《舜都》历史典故的雕梁陷入了沉思当中
他如今的局面虽然不是最糟糕,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以河中府又晋、绛、慈、隰五州之地,再加上额外兼领陕虢二州的商道,安邑、解县的大小盐池之利,让他可以饶有余力的轻易征发和调集起五万大军,屡屡向外东征西讨。
但是现如今的情况是,他已经失去了陕虢观察使名下的两州田土财赋丁口;又不得不将近两万人马部署在新夺得的汾、沁二州;以防备和阻挡来自太原府方面的了可用所部的乘势反攻。
而这两州饱受战火荼毒而人口凋敝,几乎没有任何像样的田赋财税的产出。所以只能依靠来自后方的输供和维持。然后,在晋州一带他又不得不分出万余人马,来防备可能出轵关陉的河阳军和镇压地方的骚变。
而在黄河北岸王屋山南麓的大阳桥一带,他同样也要维持一支人马,来阻挡来自对岸河南境内的都畿道兵马,和来自东面河北境内河阳军的双重威胁。
最后在渡河失利反被突袭、流窜于后方之后,他又为了确保安邑、解县盐池的周全,又再度分兵前往维持和守备。这样的话,在他所亲自坐镇的蒲坂城内,可用之兵已然不过两万余。
就算他以及紧急从河中府境内,又征发来同样数量的新卒,以及一万多民夫;但是依旧感觉是不敷所用的。因为,现如今何中正可谓是四面皆敌而处处用兵不止;
而仅仅是与太平军隔河对峙的日夜靡费,对于尚且保全完好的河中镇各州,同样是一个尤为可观的负担和压力。尤其是近些年的河中池盐也开始滞销,又失去了输转塞外和关西的途径之后。
而相对坐吃山空的预期,对于任何一个节镇蕃帅而言,都是尤为可怕的前景。因为那将意味着入不敷出之下,不仅仅是无法在维持体面而奢侈的排场,还有来自粮饷和犒赏不足的军队反噬,乃至是易帅的传统。
獵戶出山 陽子下
要知道,当年他就是利用在老家起兵叛乱,而割占了安邑、解县盐池,把持了河中镇最大财院的既成事实,来逼迫身为朝廷委派的正任节度使李都低头,最终才得以完成取而代之的。
所以,他掌权之后就一直小心谨慎的努力维持着地方割据的事实,而不惜向草贼出身的大齐新朝称臣纳贡;又在西军反攻之后就毫不犹豫的抛弃之,而支持自己的兄长夺取和截断了关内与中原往来的孔道。
另一方面,他也一次次兴兵攻打已经露出颓势的河东镇,就是为了消耗掉那些对自己家族长久统治河中镇,可能造成威胁的不安定因素;也是通过新夺取州县土地上的财帛人口,来喂饱自己麾下虎狼之师而令其愈发归心。
若不是从代北之地杀出来那个朱邪氏的沙陀小儿给横插了一手,让他的大军不得不饮恨与北都晋阳城下,只怕他早已经一统河东而坐拥表里山河之富美壮丽了。
逆天法師
然而更让人挠心的是黄王的大齐新朝固然是覆灭了,但是郑堂老的偌大西军联合也败了;最后能够入主关中的居然是那在南方风生水起,而今亦是羽翼丰满之势的太平贼了。
要知道古往今来,就久未闻有以南伐北,最终还能取得成功并站稳脚跟下来的例子呢?无论是刘牢之还是陈庆之,最终都要难免功败垂成饮恨在外的。
因此在南方能够成事的势力,在先天格局和根基上就要弱过北地群雄一筹,而基本都是留待日后一统的南朝偏安局面;就算偶有一些豪杰强项,那也多不被人放在了眼中。
但就是这个崛起于岭外蛮瘴之地的太平贼。让他一次次出乎意料的受到了挫败和损失。所以说在军事冒险的利益和收获当中逐渐冷静下来,而竭力求稳占据上风的王重荣心中,有代价的谋和并不是什么耻辱的事情。
毕竟,他这个节帅的位置是在河中镇危难之际乘势发难夺来的。所以,他也不能确保在河中镇再度遇到危难之际,是否有人回想着乘势而起抛弃他这个领头人,或是取而代之的可能性呢?
而被迫屡屡分兵在外而四面迎战的现状,却又变相的加剧了这种忧虑和趋势了。因为单独引兵在外的机会,也意味着更多接触和笼络到士卒的机会。
因此这些关键性位置和要任,都是掌握在王氏一门及其相关人等手中的。当年王氏三兄弟具在的时候,身为老二的王重荣坐镇河中、兄长王重盈监守陕虢(观察使),还有另一位弟弟王重简则是同州防御使。。
由此形成三足鼎立的呼应之势,几乎是游刃有余的对应着来自各方的挑战和威胁;就算其中王重荣出征在外,剩下来的另外两位自然而然也会互为抵角的稳住后方局面。
末世蟲潮
但是现在,在早年王重简奉命支援长安却不幸战死在同州,如今的王重盈和形同羽翼的陕虢二州一同失去的情况下;他也只能以威望和资历都相对逊色的诸儿、诸侄儿,来作为替代。
但是除了养子王珂等少数几个还算弓马娴熟的人选之外,其他就只能作为领军监阵所属了。这就让他对于军中的掌控力难免下降了不止一个层次。
所以,他必须小心保全和亲自掌握住河中军最为精锐的部分,才有可能对于其他方面的形成足够的威慑和制衡之势;更不能令其在与太平贼的战斗中遭到过大的损失。
所以,在亲眼见识过那些太平贼战船,轻易轰碎营垒和桥渡的威势之后。他除了下定决心全力夺回已经被太平军所夺站的大禹东渡(关)之外,却并不想与之再起更大的冲突和扩大战端了。
哪怕有攻杀兄长王重盈的血仇在前;但是,相对于王氏一门的长久富贵和举族安危,暂时的低头和忍耐,却又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代价了。
但是这一切的前蹄,还是得将大禹东渡的太平贼拿下,才有一场足够称道的胜利来对内服众;同时对外作为足以隔河共存的筹码和凭据,与对方重开交涉之门。
依照他目前所获的消息和见闻,这太平贼乃是自蜀地一路转战而来,又入关中与西军力战催之,自然也是要难免损伤甚众的,又要经略和弹压四方,防备河陇的反扑。
更兼关内历经大战不止,而数年未得休养生息过,地方残破而人口凋敝;太平贼在当地得不到多少协力,反而要靠南方远途竭力奉应和输供以为维持。
因此,就算是太平贼之前暗中出奇行险,出其不意的夺去了函谷道和陕虢二州,那也势要分兵守备的弹压的,断然没有多少余力久持于河中方面的。
大唐刀聖 瘋子你好
而彼辈的战船火器固然犀利,但是却是无法上岸或是深入威胁的;因此,在三方威胁的敌势当中,最为优先的就要与隔河相望的太平军罢战。
只要太平贼有所收缩,那河阳诸葛爽只是乘火打劫的枯冢老狗,在独力难支下自然就会知难而退。而在王重荣眼中,河中军最大的威胁,始终还是那居于河东高屋建瓴地形胜势的沙陀军。
或者说是那手握代北藩骑和各族健儿,形同芒刺在背的朱邪氏小儿;光是相互攻杀这几年下来,早就结下了弄得化不开的血仇与宿怨了。
若能够与太平贼一盒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籍以共同对付河东的沙陀军为由,交换到到对方的援力;而获得足以对付沙陀藩骑的火器军械呢?
想到这里,王重荣突然开口对外询问道:“近日可有汾州境内的消息?”
老夫少年狂
随后就有人回复道:
悍婦 泡水檸檬
“回禀节上,除了例行的军情通报之外,汾州近三日内就再没有其他消息送还了。。”
“不对,快派人北上去探明。。”
王重荣闻言做了回去,随即又猛然站了起来:因为他当初把自己的亲侄子(王重简之子)王连,留在汾阳城作为粮料转运判官的时候,就一再要求每天都要有信使往来呈递,哪怕没有任何事情只是通报平安也好的。
因此,哪怕是王连有所懈怠了也好,但是负责经手之人却是王重荣指定的。或又是在路上有所意外耽搁了也罢,那延迟当不至于超过两天以内的。所以,王重荣只能有备无患的按照最坏的接过去考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