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zep1超棒的都市言情 冰與火之魔山笔趣-0956章 魁爾斯損兵折將看書-d7gc1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象党执政官乔休尔穿着一身锦绣,戴着瓦兰提斯的帽子,上面绣着瓦兰提斯的长桥图案。在他的胸襟上,绣着象党人贵族们的党徽:一头战象。
来自瓦兰提斯运送奴隶的商贸船停靠在魁尔斯的数百码头中的第三个位置。
魁尔斯的码头有数百个,五大港口,除了魁尔斯港口外,就是王室、十三巨子、碧玺兄弟会、香料古公会的专有港口。
魁尔斯城市的港口码头,从最右边的第一个到第十个,都是停靠奴隶船只的专用码头。
我所理解的生活 韓寒
瓦兰提斯和魁尔斯有常年的奴隶贸易,双方都赚了个盆满钵满。
来瓦兰提斯的奴隶贸易船,是深受魁尔斯商人们的欢迎的。
象党执政官乔休尔在瓦兰提斯的奴隶商人们的簇拥下带着数百奴隶和一支卫队顺利进入了魁尔斯城。他们受到了奴隶贸易的本地贵族的欢迎。
这一支有着上千奴隶的贸易商队浩浩荡荡进入了巨大空阔的奴隶市场。
这支队伍里的一千奴隶,都是象党和虎党的精锐士兵装扮而成。
三國之席卷天下
一名头戴着尖刺盔,身穿鳞甲铠的贵族将军来到,傲慢的和一名奴隶贵族商人用本地语言交谈了几句。在商人的引荐下,将军来到了乔休尔的面前,他向乔休尔伸出了手:“欢迎您,我尊敬的远方的客人,我听说这批奴隶都是您的!”将军说一口流利的通用语。
乔休尔微笑,点头,伸出手握住对方的前臂,对方也伸手握住了他的前臂,双方彼此用力摇晃一下,以表示对对方的喜爱。
然后,乔休尔在松手的时候,发现对方更加用力的抓住了他的手臂,他微微不适,正要出言提醒对方,对方将军拿出了一个圆形的精美锦盒:“乔休尔船长,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希望您能喜欢,我希望能和乔休尔船长建立长久的奴隶贸易生意。您的和一千奴隶,我全部都要了。”
“好!多谢将军抬爱。”乔休尔笑道。
将军松开手臂,乔休尔接过锦盒,在将军和旁边的奴隶商人的示意下,他拧开了锦盒,锦盒里,一只色彩斑斓的拳头大小的蝎尾兽睁着一双绿幽幽的眼睛盯着乔休尔。乔休尔大吃一惊,丢掉锦盒急速后退,那蝎尾兽已经跳起,落在乔休尔的脸上,张嘴咬住乔休尔的脸,蝎尾卡摆动,刺进了乔休尔的脖子。
“放出渡鸦!”这是乔休尔倒下前用了全身力量说出来的唯一的话。
身边跟随的数名奴隶商人和船长大吃一惊,纷纷拔刀。乔休尔的随身侍卫队长来不及拔刀,一拳打碎渡鸦笼子,哗啦一声,数只渡鸦飞上了天空。
咻咻咻!
几支箭很及时的射出,一一射中渡鸦,无一只渡鸦逃脱。
对面的将军和他的侍卫们同时拔出佩刀来,刀光闪烁,和乔休尔的商人、船长、侍卫们战在了一起。
混之從零開 山大王要我來巡
惨叫声中,鲜血飞溅。
乔休尔没有感觉到疼痛就倒了下去,恐惧攫住了他的心,毒液迅速的流遍他全身,他的嘴唇发紫,脸色发黑,轰然倒下,全身痉挛。
那只蝎尾兽跳下,在地面飞速前进,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曠世奇材 月影傳說
奴隶广场四周,很突兀的响起了密集的马蹄声,四路伏兵齐出,每一面两百骑兵冲锋在前,后面则跟着一千步兵。四面伏兵很快就把奴隶卫队和一千伪装成奴隶的士兵包围在广场核心,骑兵发起冲击,刀枪齐出,居高临下,向士兵和‘奴隶’们的身上乱砍乱刺。
三百卫队成一个圆形防御阵,举起刀剑抵抗,却立即被敌人的骑兵冲破了四处缺口,缺口移开,后面密密麻麻的步兵层层的裹上来。而在圆形防御阵中的那一千伪装成奴隶的象党和虎党精锐,他们没有铠甲防护,也没有武器在手,他们全部赤手空拳,成了被剑刺枪挑刀砍的靶子。
精装的战士们纷纷倒下!
隱性悶騷 未玄機
战斗结束得很快,这就是一面倒的肆意冲击和屠杀。
四面骑兵一冲一绞,就把圆形防线彻底击碎。
四千步兵和八百骑兵,把这只有三百人有武器的队伍四面围住,步步围砍,枪刺斧剁,乔休尔的军团无一人漏网,最终被全部杀死在奴隶广场。
血腥气弥漫在广场上空,地面,到处都是断肢残体,很多魁尔斯骑兵把瓦兰提斯士兵的人头砍下来,插在枪尖上纵马奔驰,耀武耀威。
广场上爆发出了胜利的欢呼!
*
码头上,数艘巡逻战舰缓缓靠近了乔休尔的贸易船队,一队士兵跳上了旗舰,旗舰留守的大副和假扮成雇佣兵的将军忙迎上来接待,在双方很友善的交谈中,一柄短刀突然刺进了将军的小腹,大副吃了一惊,转身就逃,两把剑从后面刺进,猛地贯穿了他的身体。
一声呐喊,更多的士兵从战舰跳上各商船,抽刀就砍。不管是水手、佣人、船工、奴隶还是护船雇佣兵,一律砍杀。
扑通扑通扑通!
水手船员和装扮成雇佣兵的士兵无法抵挡,纷纷跳下海水。
谁知道在海面,还有长长的窄船在等着他们,窄船上的魁尔斯士兵高大威武,人人手持长杆,长杆上面绑着倒钩刺,只要落水士兵船员一从水里冒出头来,就被一钩搭住,再也无法挣脱,窄船靠近,长刀砍下,人头落水。
一会儿后,三号码头的水域,海水被鲜血染红,尸体漂浮水面,随水波上下起伏。
*
远处的香料码头上,一商贸船上,一只渡鸦贴着水面低飞,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艘香料船是魔山秘密派驻,没有通知东征的海军、陆军和瓦兰提斯的军团。船长是魔山秘密派来的皇家海军副司令阿莎·葛雷乔伊。
当停靠在第三码头的乔休尔贸易船队遭到突然的袭击和屠杀,阿莎第一时间站在楼船上就看见了,为了保险起见,她命令同船的学士学徒放飞渡鸦,但要渡鸦贴着水面飞出这片海域。
随船的学士学徒是专门为照顾渡鸦而来,旧镇学城的学士们训练渡鸦有自己的独到的不传之秘。学徒做到了阿莎的要求,渡鸦仿佛能听懂他的要求,也许是一种命令,那渡鸦贴着水面飞远,和海面上的水鸟们一混,就再也看不见了。
*
百里外海上,南方海域,装扮成商船的百余艘战舰分散排开在茫茫的大海上,向前缓缓而行。为了防止被魁尔斯的巡逻船碰上看出端倪,船队和船队之间彼此保持了较远的距离。船队会在傍晚分五路接近魁尔斯港口水域,只要等到天黑城中火起,他们就会快速攻进港口,烧毁魁尔斯五大港口里的所有船只,并登陆进攻。
魁尔斯的五大港口,停靠着魁尔斯全部的战舰和商船。只要烧毁船只,魁尔斯的战力就去掉了一半。他们要想通过水路逃走或者去找援军都已经不可能。一旦港口船只燃烧,和城市里的大火呼应,魁尔斯必然大乱。
魁尔斯城一面临海,一面是赤红地缘,靠着大海的贸易富裕强大起来的魁尔斯,海军力量远超陆地战力。但一旦船只被烧毁,海军再强大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
海军的总司令是来自青亭岛的雷德温伯爵,副司令是来自盛夏群岛的亲王。雷德温伯爵年少好胜,率领青亭岛的海军船只二十艘,十艘皇家海军战舰在最前面,形成了这只散开的船队的刀尖位置。
后军的三十艘战舰,则由盛夏群岛的亲王指挥。
中间,则是混编的四十艘战舰。战舰和战舰之间,都保持了足够的距离。
在雷德温伯爵的旗舰前面两里海域,有三艘小船,那是舰队的巡逻船队。全部由青亭岛海军战士组成。
当一只渡鸦飞落雷德温伯爵的旗舰上的时候,雷德温伯爵发现在船队的左边出现了一队商船,商船进行的速度缓慢,雷德温伯爵没有放在心上。越是临近魁尔斯城,海面上的船只就会越多。魁尔斯巨城,每天港口进出都有数百艘船。
而在后军的旗舰上,盛夏群岛亲王也发现了在船队的后面,出现了一队商船。那些船体型较小,斥候回报那些船没有撞首,不是战舰,盛夏群岛亲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留下两艘战舰断后,稍微阻挡一下对方商船,迫使他们放缓一点速度。”亲王经验老到,小心起见,他下了命令。
最前面的旗舰上,雷德温伯爵的学士取下了渡鸦腿上的信件,拆开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年轻伯爵微微皱眉问道。
“皇家海军副司令阿莎·葛雷乔伊来信,敌人已经屠杀了停靠在港口里的乔休尔船队人员,进城的乔休尔大人和他的军团可能已经全军覆灭。”
雷德温猛然站起,一把抓过信,目光一扫,脸色就变了。
轰!
一声大响。
右侧,一艘本地渔船撞上了一艘战舰,那长长的窄船的船首尖如一把匕首,扎进了战舰的中段。渔船上,数名渔夫纷纷跳下了水。
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几艘巡逻战舰。
“警戒!”雷德温喝道。
“警戒!”传令官立即传令下去。
于是,号角声吹响,把消息传递到了中部舰队。
只见右侧的海域,出现了更多的船只。暂时不清楚是商船还是战舰。
一战舰的船头上站着一名将军,张弓搭箭,射出一只火箭,火箭划出弧线,落在了插进战舰中段的渔船上,轰的一声,渔船燃烧起来,瞬间燃烧成了一个火球。
很显然,那渔船上装满了火油。
转眼间,战舰也被点燃。
当烟火在海面上燃烧,雷德温伯爵和他的将士们发现前面、左侧和右侧都出现了船队,而且越来越多。
“火炮准备,作战!”雷德温伯爵大喊。
呜呜呜呜!
旗舰上的号角声吹响,这是作战的号角。
最前面的三艘斥候小船迅速退后,而在他们的后面,不紧不慢的,有起码上百艘战舰缓缓的压上来。
“调两艘火炮到正面,其余八艘火炮在两侧。”雷德温跑上了船首,大喊。
传令官把命令飞速的传了上去。
妖孽小農民
“让中军舰队速度会合,让亲王舰队调头,防止敌人的包抄。”
呜呜呜呜!
各种命令的号角在旗舰上呜呜呜呜呜吹响!
紧急作战的号角声中,中军舰队四十艘战舰很快赶了上来。
“推出火炮!”雷德温伯爵不停的下令。
学士在他身边说道:“伯爵大人,现在就推出火炮,恐怕我们的火炮炮弹不会够用。”
雷德温伯爵四面一看,只见三面水域上,远远近近,出现了不知道多少艘战舰。还有很多的战舰在远处,如影子一般向前驶来。
海军战力,魁尔斯要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国王舰队有千艘战舰、古香料公会有超过一千三百艘战舰、十三巨子有超过一千二百艘战舰、碧玺兄弟会的战舰八百艘。
盛夏群岛的亲王得到雷德温伯爵的号角命令,命令战舰调头,布成一个半圆形,向雷德温伯爵的战舰靠拢。
但不管雷德温伯爵和亲王如何布置舰队,魁尔斯舰队都是不快不慢,缓缓的四面出现,这些战舰散开在大海上,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艘。
亲王站上了船首,他看见了敌舰的庞大,一眼看不到边的战舰编队。亲王笑了:“将士们,我们被敌人包围了。”
多罗罗罗罗罗!
亲王的将士们发出了呐喊声!
“弓箭手,准备!”亲王喝道。
弓箭手们在船上排列成阵,一袋袋箭矢就放在他们的手边。
“传令官,告诉雷德温伯爵,我们进攻魁尔斯的战事计划敌人全部都知道了,提前设下了埋伏,国王陛下身边有奸细。让雷德温伯爵放飞所有渡鸦。国王陛下需要知道我们是怎么死的。”
遠東朝鮮戰爭 王樹增
传令官立即把亲王的建议传到了雷德温伯爵的旗舰上。
雷德温伯爵站在旗舰的舰桥上,他看见了四面那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多少敌舰,毫无疑问,敌人是他们的数倍,十数倍,几十倍。敌人把他们包围了,但是并不急着进攻。没有一艘船冒进,他们排列成阵,缓缓压上来,把雷德温舰队的空间越挤压越小。
“学士,给国王陛下放飞渡鸦,告诉他我们被包围了。”
“是,伯爵大人。”
鸟笼打开,几只渡鸦飞上了高空。
信件都是提前写好并且绑在了相关的渡鸦上的,每一只渡鸦,都有自己的飞行目标地。
“给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女王陛下放飞渡鸦,我们需要她的龙。”
“是!”
又是几只渡鸦腾空而起,冲上高空后,向魁尔斯海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