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vfx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兇靈祕聞錄 愛下-第五百九十六章:可怕的規則施加相伴-ydo8k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客厅内,随着平头青年话音出口,早先低头沉思的赵平竟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略微一滞,旋即猛然抬起头,目光死死盯向了姚付江,当然,不单是他,同眼睛男一样全都深知此意的其于执行者也纷纷将目光集中至姚付江身上,一时间,姚付江就这样成为了众人关注焦点。
“咕嘟。”
和陈逍遥不同,姚付江可不是那种喜欢卖关子之人,果然,感受到旁人目光,又看了眼彭虎怀中昏迷不醒孟菲,瞥向门外,待确定客厅只剩执行者后,青年收回眺望,咽了口唾沫,最后边流冷汗边对众人说出一段比早先话语更为惊人的颤栗话语:
“其实当被害者第一次看到女螝时就已经处于被攻击状态了,只是所有人看不见而已,而当被害者第二次看到女螝时……人就已经死了!”
………
用一句惊悚话语作为开头,接下来姚付江开始叙述,把之前他误用驱魔炸弹、黑烟导致女螝短暂显形以及无意中看到女螝切割方敏身体等等事宜如实告知,如实叙述给众人。
结果和想象中一模一样,听罢叙述,在场诸人集体打起哆嗦,反应和最初的姚付江基本相同,个个冷汗淋漓,个个毛骨悚然。
是的,虽说在场众人并没像姚付江那样曾亲眼看到过,可这并不妨碍他们通过叙述自行发挥想象力,想象一下,一只你完全看不见的螝始终跟着你,始终存在身边,除跟随外还不断用刀切割着你,一点点把你的身体慢慢割成上百块,最后还把你脑袋从脖子割下,而是你却对此茫然不知!
天呐,这,这是凌迟啊!
简直就是一种既看不见又察觉不到的隐形凌迟!.
这种让人肝胆俱裂的死亡方式实在太诡异太恐怖,已经超出人类理解极限!
“其实还有更可怕的,确实如姚付江所说那样,当你第一次看到女螝时女螝就已经开始在切割你的身体,第二次看到女螝则代表着对方切割完成,也就是说那一刻你就已经算一个死人了,至于为何没当场死亡则来源于规则束缚,规则不允许你立即‘散架’所以才使得你明明已化为一堆碎尸但仍未死亡仍能继续存活一定时间的原因所在,唯有第三次看到女螝时你的身体才会彻底崩塌,同时代表规则束缚解除,规则一旦解除,那么早前女螝将你身体切成碎块的实际反应才会立即变成现实。”
“以上,就是我对女螝杀人逻辑的个人看法。”
当程樱将个人分析连同猜测看法告知众人后,多数人无言以对,彭虎虽有错愕但思考片刻倒也若有所思点头赞同,周遭其余人亦同样纷纷点头表示同意,逻辑已经理顺,手法现已清晰,不过,一想到螝竟然能够以此种方式杀人,一时间,众人除胆寒恐惧外本就存在已久的绝望感却也愈发浓烈,翻倍提升,尤其是方海,待得知女螝竟能在人毫无察觉情况下将其杀死这一可怕真相后,中年人被吓懵了,他的冷汗遍布背脊,他的双腿频频发软,身体打起摆子,瞪大的双眼接连看向身侧,中年人如此,和方海同为新人的高继坤以及月晓也强不到哪去,同样身体发颤,同样冷汗直冒,唯一不同的是细节状态,听完程樱分析完,高继坤目光就一直没从赵平那面无表情的脸移开过,月晓则是不时把视野扫向依偎在赵平身旁的钱学玲。
至于赵平……
俏漢寵農妻:這個娘子好辣 朵寂
陈逍遥猜对了,在突然而至的线索面前,眼镜男早已没心思琢磨高继坤为何没被干掉一事,精力果断转移至线索层面,随着程樱分析结束,赵平先是维持一段时间沉默,几分钟后,男人缓缓抬头,伸手扶了扶鼻梁金丝眼镜,继而盯着程樱道:“根据姚付江所言陈述,你的这段分析很新怡,同时也让我得出了部分推测,先不提你的分析对错与否,如果,我是指如果,如果种种分析正确,那么便证明我们之前那一系列实验是错误的,即,不管我们如何实验性保护被袭击者又或是试探性出手干扰,种种行为全属无用功,毕竟第一次看到女螝时被害者就已经处于被攻击状态,而一旦第二次看到女螝……后面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没用,反正第二次看到女螝时人就已经死了,计算第三次死亡时间亦随之失去意义。”
重生之買來的媳婦 金乖乖
言语一顿,目光扫视周遭,确认无人提问,长呼一口气,眼镜男继续道:“所以,我们目前面临着一个最大难题,那就是不知能否在看到女螝后阻止女螝对人的身体切割,假如我们能在看到女螝后成功阻止对方接下来的袭击,那么后面的死亡便不会发生,只不过……”
“从驱魔炸弹都办不到将其驱逐来看,其他道具我估计也悬。”.
“赵平,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就算不幸看到女螝,只要有办法阻止女螝对你的近身攻击即可,如此便不用死了,唯一担心的是灵异道具不一定对女螝起到效果。”
随着眼镜男总结完毕,一旁认真聆听彭虎忍不住发表个人理解。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事情并未结束,得到对方肯定,光头男若有所思,摸了摸下巴胡渣,最后蹦出句话:“既然如此,那就简单了,步入咱们做个试验如何?”
“什么实验?”
受好奇促使,彭虎此言一出,不少人异口同声加以追问,然,接下来正当光头男打算继续发言公布答案时,对面,陈逍遥却非常不合时宜的摆手打断,一边打断发言一边摸着肚嚷嚷道:“打住,关于分析实验什么的咱们先等等,我好饿,大家有什么话等吃完饭在说不行吗?”
受此干扰,一时间众人大多有些发懵,但转念一想,陈逍遥说的其实也没错,毕竟从早上开始大伙儿就米粒未进,如今都中午了,不单陈逍遥饿得难受难受就连他们自己也腹中饥饿,不过……回头看向客厅中央,看着方敏那凄惨无比的尸体,这食欲却又怎么都提不上来……
“哎,我来吧!”
和親公主:腹黑王爺藏太深 隔岸罌粟
沉默片刻,彭虎在叹了口气后当先起身,离开沙发径直朝尸体走去,姚付江则很有眼力劲的跑去厨房拿了条麻袋,很明显,光头男打算外出抛尸,其实这也是必须的,就算在饿,估计也没人愿意在一处存有碎尸的环境中吃饭。
很快,接过麻袋,戴上手套,彭虎忙碌开来,用最快速度把沉积客厅的几十块残尸统统装入袋中,处理完一切,拖着麻袋赶往门口,可,走至门口之际,不知为何,男人忽然停住脚步,就这样背朝众人一时失去动作。.
停止期间,如仔细观察,则会发现彭虎眉头紧锁表情复杂,他似乎刚刚想到了什么又似乎正犹豫着某件事。
好在犹豫没有维持太久,数秒后,慢慢回头,目光看向身后,看向某眼镜男子。
“赵平,过来跟我一起去抛尸!”
………
正午12点25分,小镇某街道。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看似如此,然山区特有的潮湿空气仍时刻笼罩周遭,让人不太舒服。
哒,哒,哒。
哗啦,哗啦啦。
街道中,彭虎正拖着鲜血淋漓的麻袋走在最前,一路走来路面就这样被拖出一条长长血痕,身后,赵平一言不发缓步跟随。
同桌女神的福利
dota傳說
两人就这样双双保持沉默共同行走着,诚然出门前彭虎曾点名让赵平出来帮忙抛尸,但事实上所谓的帮忙全然没有,前方,手拖着麻袋的彭虎丝毫没有一丝让对方帮忙的意思,而赵平也依旧神色淡然尾随其后。
直到……
直到脱离街道远离镇中,直到即将抵达小镇边缘,原本行走前方的彭虎停下脚步,由于前排停止,一直尾随身后的赵平亦是随之停止前进,与此同时,镜片后一双眼睛则也慢慢盯向最前,看向已转身回望的彭虎。
待同眼镜男对视了几秒,彭虎才当先打破沉寂,当先开口,说出一句莫名所以的话:“有些事我认为不适合我来处理,就连让连程樱处理都略欠稳妥,毕竟这事和我俩无关,所以我认为还是由你来处理比较好。”.
“什么事?”
待听过对方那句让人毫无头绪的话后,赵平没有如预想中般面露出疑惑,只是两眼微眯提出询问。
很明显,以眼镜男的智慧他自然能看出对方喊自己出来一定有事,而这也是为何他肯乖乖陪对方外出抛尸的真正原因,结果不出其右,随着抵达小镇边缘,随着彻底远离旁人,在临近树林的交界处,光头男打开话匣,叙述实情。
“月晓……似乎打算对钱学玲不利。”
不错,彭虎终于对赵平说出那件他一直隐藏于心的事,同时这也是他特意把对方单独叫出的原因所在,以往曾多次提及,别看彭虎长着副鲁莽大汉外表,然实则心思细密,如当真鲁莽那他也绝无可能活到现在,事情经过并不复杂,早在当初他踹门进入栋民宅并发现钱学玲两女时,他就察觉到很多不对劲的地方,首先就那是无缘无故锁住的大门,这事表面上看确实很容易让人往灵异方面想,但对于已知晓螝物杀人规则的彭虎而言他却从始至终没有往灵异方面想,反而轻易看出房门被锁十有八九乃人为所做,第二点则来自于所见所闻,走进厨房他除看到钱学玲和月晓置身其中外同时还注意到月晓身后某一物品,注意到女人身后灶台,注意到一把被明显摆错位置的水果刀!
水果刀旁便是墙壁刀架,很多刀具皆陈列其中,然为何仅有那水果刀放于灶台?放在距离月晓最近的地方?
通过观察,结合最初房门被刻意锁住,很快,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猜测就这样浮现于彭虎脑海!
“钱学玲一直对你……这点大家都明白,另外昨日月晓曾单独找过你的事我和程樱也知道,所以我认为这事只有你才有资格处理,旁人没资格插手。”
“嗯,我知道了,谢谢彭哥告知。”.
如上所言,怀揣着忧虑,光头男将所见所闻如实告知,不料赵平在得知此事后却基本没啥反应,整个人平静如常,回答口吻也同样淡定,看得彭虎一时错愕,但转念一想又旋即释然,反正事情自己已经告诉对方了,对方有何反应或怎么处理都不管自己事了,果然,随着思绪打开,想通这一点后,光头男不再理会此事,当先转移话题,摸着下巴朝赵平咧嘴笑道:“呦呵,真是稀奇,你小子很少叫我彭哥的,怎么这次不单叫了还特意向我道谢?”
可惜这一次赵平没有回答,只是沉默,沉默片刻,最后重新抬头,抬头朝彭虎提了古怪问题:
“你身上有几张金光符?”
………
二十分钟,当抛尸完成的两人重返民宅时,钱学玲刚好做完午饭,客厅血迹也早已被清理的无影无踪。
后面的事非常简单,吃过午饭,无需旁人提醒,剩余人皆自发聚集客厅讨论开来,重点无非是女螝杀人问题,也是直到此事彭虎才终于将中午未曾说出的个人言论告知众人。
“我的意思是,咱们已知晓女螝会优先攻击剧情人物,亦知晓只有把剧情人物杀光才会轮到执行者,既然如此,我认为咱们暂时不用管女螝杀人如何诡异,先想尽一切办法保住孟菲性命如何?这很有必要啊,只要孟菲没不死女螝就一直无法攻别人,这岂不代表咱们也安全了吗?”
客厅内,光头男用一段细致入微的口吻叙述起个人看法,而此言也果然引起了现场绝大多数人共鸣,确实,正如彭虎刚刚所描述的那样,假如在执行者的帮助下女螝一直杀不死最后一名剧情人物,那么按规则排在后面的执行者自然安全无忧,结果可以预料,随着彭虎叙述完毕,一时间,不单高继坤、月晓、方海三个新人顿觉一喜,就连钱学玲都赞同此番提议,毕竟在几人看来,只要孟菲不死,执行者一方确实无需担忧女螝袭击。
至于如何帮助,如何保护?.
答案毫无疑问,使用灵异道具必然为最佳手段,通过姚付江叙述,反正执行者已知晓女螝会在被害人看到其第一眼就展开攻击,既如此,应对方式自然简单无比,那就是,当被害人首次看到女螝时立即对被害人使用护身道具,从而阻断螝物攻击,迫使那看不见的粉裙女螝放弃切割。
“呵呵,呵呵呵。”
然,诡异的是……就在几人强烈支持彭虎建议时,一串突如其来的冷笑却当场把几人喧哗给强行压了下去,兀自一愣,刚忙寻声看去,却见笑声主人非是旁人,正是许久未言的赵平!.
眼镜男就这样笑着,一边目视周遭一边肆无忌惮冷笑着,听着笑声,不知怎么的,除面无表情的程樱和始终面带微笑的陈逍遥外,其余人包括彭虎在内竟清一色心脏提起,刹那间寒意顿生,一股难以言喻的不祥预感瞬间笼罩心头。
许是察觉到众人神色变化,冷笑过后,赵平先是伸手指了指沙发对面昏迷不醒的孟菲,旋即用不屑语气对众人说道:“救下孟菲?只要此人不死执行者就不会有事?嗯,这个办法表面看貌似很好,毕竟大伙儿皆已知晓被害人看到女螝第一眼就已处于被攻击状态,按理说应对方法很简单,只需在被害人看到女螝时立即使用道具即可,可惜……诸位仍忽略了一件事。”
忽略?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一愣,大部分人狐疑露出不解表情,似乎都在琢磨这条办法的漏洞所在,遗憾的是想了半天仍无答案,见状,一直对眼镜男万分反感的姚付江忍不住了,瞥了眼对方,最后冷着脸出口反问道:“那你说,我们到底忽略了什么?说说你的高见!”
嫡女重生:王爺跪下唱征服
面对冷言质问,赵平没有理会青年话中嘲讽之意,依旧神色平静,目光环顾四周,直到视野扫过每一人,眼镜男才双目微眯张口回答道:“很简单,首先我们不确定道具有没有用,而在我看来道具有效的几率很低很低,单从驱魔炸弹无法驱离女螝就能轻易看出,对此大伙儿可理解为这场灵异任务中道具基本发挥不出作用,对女螝几乎无效。”
言至此处,眼镜男话锋一转,目光转移,径直投向对面程樱。
沉默,凝固,鸦雀无声,随着眼镜男撂下分析结果,客厅内,因太过无法理解,众人全在这一刻面露狐疑显露不解,为什么?为何那赵平敢直截了当的说灵异道具会对女螝无效?
这不可能啊,要知道这场任务可是一场中上级灵异任务,一场允许使用道具的任务,既然允许使用,那你又为何说道具对粉裙女螝无效?无效?别开玩笑了,就算那粉群女螝再强也仍属厉螝级别,厉螝巅峰级又如何?实则仍未达到地缚灵档次,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地缚灵,就算是那堪称无敌的贞子,道具仍能或多或少对其产生影响,不料如今眼镜男却用肯定口吻挑明道具无法对粉裙女螝产生效果!?
怎么回事?.
金牌縣令
火影之曉欲天下
旁人如是猜想,被赵平紧盯不休的程樱亦同样有此想法,不过,随着双方接连对视,随着时间一秒秒过去,片刻后,眼镜男主动公布答案:
“原因在于女螝受到了规则保护!”
话音方落,不知怎么的,程樱表情变了,竟刹那间从最初狐疑转变为一脸惊骇,嘴里下意识说道:“莫非,莫非你是指……女螝杀人延迟这项规则虽对执行者有利,有利于执行者提前防护,但女螝也同样处于规则保护之中!?”.
“不错!”
程樱言罢,赵平当即打了个响指,认同对方见解,接着身体前倾,一边扫视着众人一边解释道:“其实这并不难理解,我举个例子,比如某些灵异任务里诅咒发布任务时也经常会附加一些特殊规则,先不提规则如何特殊,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但凡存在规则,无论是执行者者还是螝物都必须遵守,双方皆不可违反,一旦违反不论是螝还是执行者皆会遭抹杀惩罚,这点大家都很清楚。”.
“毫无疑问,目前我们所执行的这场灵异任务依旧存在附加规则,但,和以往灵异任务唯一不同的是,之前那些灵异任务的规全部为诅咒所定,这一次规则却是螝定下的!至于原因?原因来自于这种规则设定对女螝有利,我猜测女螝如不按规则杀人而是选择无差别杀人,那么‘她’就绝对不会拥有如此诡异的杀人能力,顶多就是只普通厉螝而已,简单来讲可理解为……粉群女螝自己给自己设置了规则,有规则状态下,女螝便具备堪比无解的诡异杀人能力,优点是杀人手法无解,绝对不会失败,缺点是杀人速度较慢,只能在规则限制下一个个的杀,无规则状态下则不具备诡异杀人能力,优点是杀人速度快,既能无差别随意杀人又能大范围攻击猎物,缺点则是容易被灵异道具影响从而有较大失败率,除此以外执行者亦具备了能凭借道具抵抗保命的能力。”
说至此处,抬起手臂,伸出两根手指继续道:“两种攻击手段,两种屠戮方式,毋庸置疑,站在执行者角度考虑,我们自然希望女螝抛弃规则从而选择无差别攻击,可惜……”
“通过早前剧情人物死亡和驱魔炸弹无效来看,女螝明显是在按规则杀人,而一旦按照规则杀人,虽说杀人速度会变慢,执行者也会暂时免于攻击,但,这种规则式杀人却也恰恰是最为无解最为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