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jg1超棒的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ptt-Turn156.結論、懷疑與木人樁展示-5gxzy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如何?有什么想法了吗?”
决斗结束,看着生命值归零还在那里呆立着的厄斯,艾问道,“你说用决斗来决定什么什么东西,那到底是什么?”
首席的禦寵嬌妻
厄斯抬起头,看了一眼艾,眼神飘忽,似乎是在思索。
他的确反应很慢,但是一字一句的很沉稳。
“在电子界被毁灭的前一天,阿库娅曾经把我叫到树林里,对我说过几句话……”
“你等会儿!?”艾大喊一声,“你和阿库娅去树林……”
“对。”
“那你们……”
“闭嘴。”playmaker冷冷的瞥了艾一眼,生怕这家伙下一秒就会说出什么不堪入耳的东西来。
“是……”艾闭嘴了。
“请继续。”playmaker对厄斯说道,比起手腕上的艾,貌似厄斯更符合他对AI的定义,奈何与艾搭档太久,突然更换也不是太好。
作为伊格尼斯,厄斯性格稳当,走神快,入状态也快。
听到playmaker的话,他又陷入了回忆当中。
“阿库娅对我说过,电子界很快就要分裂了,到时候帮助伊格尼斯,坚守伊格尼斯的身份,还是要帮助人类,站在人类一方,我要怎么选择?”
魔妃快投降 南月
“哦?那你说你要怎么选择的呢?”
听到厄斯的话,艾也跟着好奇起来,他很想知道这个憨憨的同类是怎么选择的。
“‘不知道’。”
“啊?”艾一时间没听明白。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厄斯回答道,“什么电子界会分裂,什么帮助伊格尼斯还是人类,我从来没想过,也觉得那是很遥远的事情。”
说到这里,厄斯脸色忽然间灰暗了起来,“却没有想到,第二天,电子界就被攻击力了,大家也都散了,阿库娅更是不知所踪。”
“你等会儿!”这下子就连艾都听出来了。
逆天狂妃:廢材四小姐
Playmaker也在那里瞪大了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是说,在阿库娅和你谈完话之后,电子界就被毁灭了?”playmaker问道。
听到playmaker的问题,厄斯又想了一阵,不知道是不是在调取数据库的记忆,随后点点头。
“是的,我没记错的话,准确的说是十五个小时四十三分零十五秒之后,电子界就被毁了。”
(正版)奔月
艾与playmaker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样一个情况?
“这算是什么啊?阿库娅提前感知到了电子界的毁灭吗?”艾大声吐槽道。
“不,应该换个角度去想,或者先一步去想,因为她感觉到电子界要被毁灭,所以才和厄斯说了这样一番话。”
“嗯?”艾的脑子开始高速运转起来,他想象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的想象力不如再放得大胆一点。”
Playmaker提醒道。
听到playmaker的提醒,艾还是怔了一下,但随后神情一变,“不会吧?不会吧?”
“想到了吗?”
“playmaker!你的意思是伊格尼斯里面出了叛徒?”艾的AI脸上带着相当拟人化的错愕不及。
在playmaker点头之前,艾就已经跳了起来,大喊道:“这不可能!伊格尼斯世界是不可能有背叛和欺骗的……”
Playmaker扫了他一眼,说道:“那是有条件的,你不是说过吗?”
“!”艾一怔,“对啊,不存在欺骗和背叛……是因为阿库娅在,所以大家都不敢隐瞒彼此,假如阿库娅不在了……”
想到这里,艾又看向了厄斯,问道:“电子界被毁灭的时候,你看到阿库娅在哪了吗?”
厄斯听到艾的话,再度陷入思考中,片刻后,摇了摇头:“电子界被毁得太突然了,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四散而逃,我想去找阿库娅,但是没找到……”
“也许早在电子界被毁的时候阿库娅就已经失踪了也说不定!”艾笃定道,“电子界一定出了叛徒!”
刚刚还在笃定电子界不会出叛徒的艾转眼就推翻了自己方才的论调。
敲完钉子,艾看向了playmaker,却发现playmaker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陷入了沉思,随后猛地抬起头。
“怎么了?Playmaker?”艾奇怪的问道。
“没事!”playmaker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了厄斯。
仔细思考一下,那个帕斯不愿意帮自己这边,情有可原,毕竟有历史问题在那边摆着,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相信身为敌人的自己。
那么这个是敌非友的伊格尼斯呢?
“厄斯,我们正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更多的同伴来帮忙,你能不能来帮我们?”
“帮助你们?”
“对啊对啊,我跟你说哦,我们是为了救朋友的弟弟才开始行动的,而且我们的敌人应该和摧毁电子界的家伙们有什么关系!”
艾抱着手臂,“而且,我们六个当中貌似出现了叛徒,你不想亲自揪出叛徒到底是谁吗?”
厄斯茫然的看了眼艾,然后低下头,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随后抬起头,在艾和playmaker期盼的目光中,笃定的说道。
“我拒绝。”
“诶?”艾差点被厄斯的操作闪了腰,“为什么啊!?”
“我的合作人告诉过我,”厄斯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无法相信别人的话,那就相信自己最相信的人吧。”
厄斯说道:“我最信任的人只有阿库娅一个,所以,在找到阿库娅的线索之前,我不会听取任何人的意见,也不会帮助任何人。”
“你连我都不信任吗?”艾无奈的问道。
“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伊格尼斯世界中出现了叛徒,”厄斯摇了摇头,“如果真是如你所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不是叛徒。”
“我……”
艾一愣,挠挠头,哎?貌似还真是。
在阿库娅消失的现在,局势未明的情况下,自己的确拿不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喂!这么说也太……”
“已经足够了,艾。”playmaker阻止了艾接下来要说的话。
“playmaker大人啊,厄斯这家伙把我们当成坏人了诶!你不觉得生气吗?”
Playmaker摇了摇头,似乎胸有成竹,“你说只要能找到阿库娅,你就会相信她的话对吗?”
“是,”厄斯老实的点了点头,“我很笨拙,但也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没有办法帮助你们,因为我不清楚你们谁是我和阿库娅的朋友,谁又是敌人,所以,在找到阿库娅之前,我不会与任何人达成盟友协议。”
艾刚想发作,但是想了想,还是点点头。
“说的挺有道理的……等一下,这么有逻辑的话会是你想出来的吗?”
“是我临时的同伴。”厄斯再次将事情推到了那个playmaker与艾略有耳闻的同伴身上。
“果然如此。”
见到厄斯不肯多说,艾只能就此作罢。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playmaker忽然间对厄斯鞠了一躬说道,“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不是敌人。”
“诶?”艾一傻。
厄斯呆呆的脸上依然看不到表情,只是敷衍一样的抬起手,摆了摆:“再见。”
他大概是想说“我也希望我们不是朋友”,但是也许思维等级不够,也许是因为性格本就如此,让他只蹦出了两个字。
“等一下!Playmaker!”虽然地之伊格尼斯和playmaker不约而同的放弃了结盟,但是艾却不会放弃。
艾朝着playmaker招手说道,“那可是伊格尼斯!我的同伴地之伊格尼斯诶!你就这么走了?”
大小姐的貼身保鏢
“请为我们打开通道吧,厄斯。”
“好的。”
厄斯和playmaker都很默契的没有理会艾的话,厄斯还很认真的替playmaker打开了通道。
“喂!听我说话!Playmaker大人!就这么走了的话你会后悔的!”
“闭嘴。”
“……”再次被凶的艾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然而playmaker的下一句话,又让他疑惑起来。
“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playmaker进入了通道中,回到了link vrains。
看着playmaker离开,厄斯看向了身后。
在高大的树木后面转出了一个人——帕斯。
“我应该没有犯什么错误吧?”厄斯问道。
帕斯摇了摇头,让厄斯没有看懂自己究竟有没有犯错误,然而帕斯的下一句话就让厄斯的惊讶了起来。
“你的领域该转移了。”
“为什么?”
“刚刚你给playmaker两次打开通道的时候应该已经被SOL公司捕捉到了迹象,时间在他们那里,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他们应该能找到这个领域。”
“SOL公司……”
厄斯再度陷入了思考,“是我们的造物主吗?人类?那么人类是我们的敌人吗?”
这是一笔糊涂账,你要我解释什么?
地球太小了。
金字塔的顶端从数学模型上来讲,只有一个点,而这个点,容不下第二个智慧生物共存。
所以说,人类和AI不是敌人……
又能是什么呢?
但同时,两者之间又心存侥幸,彼此都分成了两派,或是仇视,或是希望能与对方成为朋友、上下级的关系。
但至少现在来讲……仅仅是现在来讲,就帕斯的立场而言,无论是AI还是人类,他们的共同敌人都只有一个。
强大到深不可测的SOL公司。
“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你,”帕斯回答道,“人类是敌人还是朋友,我不会要求用你们自己的眼睛去看,因为友情会背叛,爱情也会消失,我只能说,你和全体人类就扇形图上而言还不算彻底的敌人。”
“扇形图?”
“人类是个体的,就算是伊格尼斯也是一样,有人同意就有人反对,SOL公司想要的是你们,就你们而言,同意与他们合作,那就是朋友,不想失去自由,那当然是敌人。”
帕斯和厄斯说了很多,让小橘人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当中。
SOL公司是我的敌人还是朋友,想要合作就是朋友,不想合作就是敌人……这样属于造物主的霸道,让厄斯从心眼里喜欢不起来。
“归根结底要用我的眼睛去判断吗?”厄斯试探着问道。
“人类很复杂,不是你观察了一个幼年体的成长阶段就能明白过来的,他们会随着眼界和身份地位的变化而变化,外在、内在、思想、感情……你无法用数据去计算他们现在在想什么,就如你输给了playmaker一样。”
“原来如此……那么,人类就是多变的,不可完全信任的吗?”厄斯的眼中没有厌恶,甚至没有任何感情波动,仿佛在说出一个定理。
看到厄斯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帕斯点点头。
其实人类并没有那么复杂,当有利益之间的差异时,看看利益比较大的,当没有利益差异时,看看省力的……
人类都在图“多快好省”,所以没必要去思考复杂性。
寶寶牽紅線:前夫來求愛
“你的领域要被SOL公司的人发现了,”帕斯说道,“是时候该挪位置了。”
“唔拇。”
另一侧,匆匆离开厄斯领域的playmaker和艾在滑板上一路疾驰。
“草薙哥!请帮我们打开边缘世界的通道!”
“出了什么事情了吗?”草薙一边操作着一边问道,“刚刚我们就失去联络了……”
“现在不能说,只是猜测而已,”playmaker对着身处外界的草薙说道,“另外,接下来我们要静默通讯设备!”
“!”草薙只是愣了一下,随后立刻点头,“没问题!我把出口的位置发给你。”
在收到了位置信号之后,playmaker就带着艾一路直奔边境地带,“艾,你能将我们的存在信号暂时屏蔽吗?”
“能是能,不过你要干什么?”
“先屏蔽掉再说。”
“哦,”艾闻言,举起双手,一道数据风暴在playmaker身旁聚集,形成了一道防护罩笼罩在playmaker身前,“别看我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这种隐藏行踪干坏事刚好是我擅长的!”
“干坏事?”playmaker斜眼。
“额……说顺嘴了。”艾连忙装作什么都没说过的样子。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SOL公司率先凿穿了域外世界的壁障,而草薙也顺着这个堪堪被修补好的破洞找到了能让playmaker进入的方法。
在抵达了边境墙之后,果然那里就有一个登入点等着他们。
“这个屏蔽,对伊格尼斯有效吗?”playmaker对艾问道。
“绝对没问题的!”艾对此身经百战。
“那么,你有没有能够寻找因为关押而被屏蔽的伊格尼斯的能力呢?”playmaker又问道。
“……!!Playmaker,你不会是怀疑……不不不,这不可能的,温蒂虽然性格上不可捉摸,但是也绝对不可能是叛徒!”
“你只告诉我有没有就完了……”playmaker看着缓缓愈合的裂缝,说道:“好了,要进去了!”
“喂!等下!我还没准备好……呜哇!!”
当进入原本风之领域的结界一刹那,一阵狂猛的风暴再度迎面扑来。
“加速冲过去,艾!”
“好嘞!”
数据的风暴在playmaker的身前亮起,抵挡了迎面袭来的狂风,而游作也毫不迟疑的迎着风加速朝山谷深处飞去。
在屏蔽状态下,playmaker与艾越过风之领域,进入了神殿的范围,在神殿的大门前,注视着那座神殿许久。
“记得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温蒂没让我们进去呢,”艾说道,“现在温蒂不在,要背着他进去吗?”
说着,艾去摸了摸身边的那些树木,“额……这些也全都是布景啊,也是,厄斯和阿库娅不在的话,是不可能造出漂亮的树的。”
“我们走吧。”playmaker若有所思,带着艾走入了那座神殿之中。
在地之领域中,厄斯坐在树根上,还在思考着人类与AI关系这种高难度的哲学问题,忽然间通道再次在他的面前打开了。
“果然是在这里吗?”一身黑袍的壮硕男子从空中落了下来,声音沙哑,“你就是地之伊格尼斯?”
厄斯抬起头,他没想到帕斯刚刚说完,这么快就有人打上门来了。
重生初中校園:最強腹黑商女
達莉亞的不幸之旅 朱闕清秋
敌人?朋友?
他站起来,对着那个神秘人,点了点头,“是。”
“呵呵……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是你跟着我走,还是被我打败之后,再带你走?”
“……”敌人吗?
厄斯迟疑片刻,抬起手,地面轰隆隆作响,这片区域的树木连根拔起,变为了一个个树人,将那个黑袍神秘人团团包围起来。
神秘人:“……”
“你的对手不是我,是他们……”厄斯说道,“知道芝诺龟吗?他们的实力永远处在和你参差不齐的水平线上,但是会进化,你需要赢他们无数次,但是他们只需要赢你一次。”
神秘人:“!!!”
“请放心大胆的战斗,”厄斯说道,“这附近的树木足够多。”
远处的森林也跟着晃动起来,随后拔地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