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hfg好看的都市小说 首富從地攤開始笔趣-第358章 到美-qxiya

首富從地攤開始
小說推薦首富從地攤開始
6月21号,一架飞往米国的从申城出发。
蓉城没有直达米国的飞机,需要转机,一般从帝都或申城P东机场T2出发,申城最近。
路途遥远,航线路程九千多公里,即直达米国西海岸洛杉鸡市,要十三个小时的航程。
梵天寶卷(舞陽系列)
坐飞机长途可比坐火车长途痛苦多了。
飞机碰上气流会颠簸,而且飞机噪音很大,特别是在机翼后的座位,耳朵会嗡嗡响个不停。
因为空间受限,一般座舱比火车硬座空间还小,坐的时间长了会很不舒服,腿都伸不开。
好奇心强的人,可能会坐窗边,但坐飞机多的人,可能会选择造走道的座位,比较容易伸脚。
况且,飞机到平流层后,在窗边看到的全是层层白云,风景基本千遍一律,看多了也就没啥新鲜感了,可不像坐火车那般移步易景。
再加上飞机上内外气压问题,耳朵还比较难受。
如果是几百公里的路程,有些人宁愿开五六个小时的车,也不愿意坐飞机,就是怕折腾。
这次远航,哪怕给陈石预定的是头等舱,长时间航行很疲惫。
与陈石随行的几人,坐的是商务舱和经济舱,就有些难受了。
这次出国,陈石更是坚定了买私人飞机的信念。
当然,有私人飞机,也不是说随便出国。
想出境,入境他国,还是要办普通人同样的出国手续,跟有没有私人飞机没多大的关系。
现在出国并不难,其实具备护照、签证、钱与卡、机票就基本可以出国了。
这几年办护照便捷,到在户口所在地的就近的公AN局出入境办理处拍个照,填写一下个人信息,没什么复杂的流程,没什么人排队的话,几分钟就办理完手续了,费用二百左右。
接下来就是等拿本子了,大概十个工作日。
加急的话,就是亲自去拿资料,不用邮寄,现在大部分地方都不用额外手续费了。
從西伯利亞開始當神豪 原始酋長
若有关系,属于特殊情况,那可能更快了,这不用多说。
但护照到手,并不是意味就能立刻去所有国家,除了免签国家,华国人去大部分国家都需要签证。
简单的理解为护照是我们在国外的身份证,我们国内的身份证只适用于国内。
而签证是许可证,我们办理签证就是为了得到可以去他国的许可证,所以有了身份证明(护照)就要申请签证(去哪个国家申请哪个国家的签证)。
说到底,签证就是老外对华国人的进入限制。
不同国家签证资料不一样,而且有些还要面试,问各种问题,有些国家提交了齐全的签证资料并且把签证费用都交了,签证结果还不通过。
办理米国的签证比较麻烦,商务签证、旅游签证、探亲签证,不同签证部分材料有所变化。
陈石这次办理的是商务签证,即B-1签证,是米国单位和机构签发给赴美从事短期(一般1-6个月)商务活动的外国人的签证。
持证人可以在米国从事短期商务活动,如商务考察、洽谈合同、订购或推销产品、参加商务展出等。
虽然说商务签证相对其它来说比较简单,但要弄的手续流程还是繁杂,邀请公司的邀请函、个人资料、各种财产证明、英文简历等等。
陈石不懂这些繁杂的流程,交给公司专门处理这事的人负责,需要他本人去使馆就去。
商务邀请函,是神石集团的合作伙伴,米国学术出版社发出的。
陈石的哈利国际英文版,一家是米国scholastic(学术)出版社代理,另一家是欧洲的Bloomsbury出版社代理。
学术出版社1920年就成立了,可谓历史悠久。
它也是全球知名的儿童图书和多媒体软件的出版和发行商,为米国纳斯达克证交所上市公司,员工近万名。
哈利国际英文版,数个月以来,在国际上累积销售达到五千万册(除去华国),销售额将近十亿美元,北美就占了极大部分,已经连续数周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
要知道,学术出版社,去年营收是15亿美元,自从代理哈利之后,今年很容易达到20亿美元。
所以说,陈石就是贵宾,整个公司极端重视,老板及高层,上上下下员员都要做好迎接陈石的准备,希望以后有更多的合作。
氣運之子 悟道人生也
陈石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大金矿。
学术出版社在米国的地位一般,陈石这次出去还多弄了一份邀请函,波音公司的。
波音公司在米国的地位不用多说。
陈石这次去米国,买飞机是主要事情,顺便参观学术出版社。
神石集团由于在国外有业务来往,在国外也有办事处,到了米国有米国分公司的员工陪同。
所以这次与陈石一起出国的随从不多,两名保镖,一名翻译,还有文化公司的总经理,集团副总杨瀚文。
吞噬盤龍之諸天萬界
杨瀚文出国次数比较多,自哈利国际英文版在米国上市以来,又去了两次米国处理公事。
这次杨瀚文也是坐头等舱,长途旅行漫长,实在无聊,两人聚在一起聊天啃瓜子喝茶。
“杨总,这头等舱也不便宜呀,往返都可以买辆十几万的小车了,真是奢侈。”陈石白手起家的时间不到两年,还真有些不习惯一些高昂的物价。
主要是感觉划不来吧,单程机票就要七万多元,就两天时间,一般工薪族上班的话,至少要存半年钱才行。
“呵呵,老板,你都觉得贵,普通人就不用说了。夏季航班,又是中午这个时间黄金段,机票都比较贵。”杨瀚文知道老板在感叹,也知道老板不是抠。
老板一天赚数千万,分分钟数万,当然不在乎几万块的事。
老板喝一杯茶的功夫,说不定就赚十多万块了。
当初买机票的时候,杨瀚文就只想坐商务舱就行了,头等舱他坐过,不过都是短途,长途头等舱他真是没坐过,老板死要求给他买头等舱。
求死
老板打算买私人飞机,杨瀚文倒不觉得多惊讶,以公司的吸金能力,一年买十几架此时他们坐的波音777都不是问题。
等老板私人飞机弄好了,再和老板出差,他会有机会享受一下,真期待。
“嗯,国内航班飞机用波音777还是很少。”
“是很少,这飞机太贵了,国内航班考虑到运营成本,航程情况,也没必要上这类型飞机。要不,老板你可以考虑这个飞机,比A320、港湾之类的稳多了。”
陈石沉默了下,再认真感受一下飞行:“可以考虑,还是到了先看再说。”
两人从嫌弃机票昂贵,到想买十几二十亿的波音777飞机,跨越也太大了。
若不是站在不远处的空姐知道陈石的身份,哪怕坐的是头等舱,也会觉得是吹牛。
航班属于中文公司,机组人员和空姐都是中方人员,对于陈石这个大名人,的确是熟悉。
站在陈石附近的年轻貌美的空姐,一直想跟陈石勾搭着,只是没机会,瞪眼看着与另外一个中年男士聊天,还聊得很嗨。
唯一接触的机会,就是上来帮倒茶。
让她不理解的是,这种富豪却不喜欢喝红酒,要知道,头等舱可提供红酒的。
看这两人的举止言行,她内心是吐槽的。
“哎,富豪的想法,真是奇特,也许红酒对他们来说,还不如白开水好喝。”
“也是什么都能聊,这么有钱了还嫌弃机票贵,但又一会又想买私人飞机,那岂不是更奢侈,一年保管维护也要几千万吧。”
“哎,机票太贵了,还是买架飞机比较划算,这脑洞,我也是服了。”
“哎,房价太贵了,还是弄个房地产公司,自己开发比较划算些。”
国际航班的空姐,并不是说一定比飞国内航班的空姐更漂亮,但服务头等舱的空姐,大多是年轻貌美的空姐。
但也有可能,是年龄较大的乘务长。
张子尹今年二十出头,自诩比一般女明星漂亮,实际上,她的确有这个资本。
身高一米七,苗条,凹凸有姿,皮肤细腻嫩白,穿上修身的工作服,挽起秀发后显得高雅端正,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在学校也是校花级别的美女。
若是一般男人,看那凹凸优雅的曲线,也会鼻翼张大,忍不住偷窥,甚至想上去抚摸一下。
跑国际航班这两年,碰上不少高端商务人士搭讪,甚至有富二代,不过,一般男人她看不上。
何况搭讪她的男士年轻都偏大,多半是已婚,想老牛吃嫩草。
空姐收入本来就不低,再加上大部分容貌都不差,一般漂亮的空姐不会嫁给普通工薪阶层。
她们,大多嫁给圈内人,即机组人员或公司的管理层。
最青睐的,莫过于一代富豪,或者超级富二代中的高富帅。
当然,一般富豪身边也不缺美女,还真看不上出身一般、学历普遍偏低的空姐。
张子尹看到陈石,眼睛就发亮了。
包子在手,老婆不愁
越看陈石越欣赏,越看越帅,要钱有钱,有长相有长相,要才华有才华,反正要什么有什么,反正怎么样看都是最帅。
同时她各种矛盾心理冲突她的脑子,心神不定,不知如何上去搭讪。
如此优秀的男人,她却怂了。
“这种优秀的男人会看上我么,多半会拒绝我。”
“好像他已经有未婚妻了,我应该怎么样选择?”
“如果向我索取,我应该不会犹豫吧?”
正想着,那个叫杨总的男人在叫她。
“女士,麻烦再来一壶茶,谢谢。”
“好的!”
江山入畫
杨瀚文喊了她三次,张子尹才从发怔中醒过来,感觉有些尴尬。
张子尹倒茶的时候,瞥了一眼陈石,看到他没有多看她一眼,又不像是欲擒故纵,感觉自己退败了。
脸上还是职业微笑,但心里却是很不服气,我哪里不美了!
不,我很美。
可能这一类富豪看重的已经不是容貌了,修养、学历、出身背影等等。
絕色帝尊腹黑“獸”[修]
张子尹败退后,站在不远处,偷偷听两人的聊天话题,实在是有趣。
没有俗套的搭讪情节,只是角色转变。
估计以前是别人想搭讪她,如今是她想搭讪别人。
工作职责原因,她不敢打扰旅客,除非旅客主动搭讪。
等到两人聊天完,更想,却看到陈石戴上眼罩和隔音耳罩,把窗帘一拉,回到休息模式。
这回,想偷看帅哥也看不到了。
飞机从下午一点出发,陈石和杨瀚文聊了一会,然后一直睡到下午五点钟。
透过窗口,浓密的白云下,穿过云中间隙,还能看到平流层下的大海,应该是东海了。
飞了一段距离,白云没了,能见度增加,倒是能看到海洋了,不过却是一片深蓝,什么都没有。
看了一会,真没什么兴致。
大爭之 月關
到了下午五点多钟,广播传来晚餐用餐时间。
晚餐还能吃到快餐,当然是从申城做好带上来的。也有可能是真空快餐,飞机上可不像在火车上能烧饭。
用餐后,张子尹顺便问陈石要签名:
“陈先生,我是你的粉丝,能给个签名嘛?”
“可以,也感谢你的服务。”陈石吃完饭,看了一眼这个空姐,正是头等舱的空姐。
陈石很久没有给人签名了,不过在飞机上,也实在没什么事,签一个名不是事儿,同时也是看在这位空姐服务周到的份上。
拿过笔,在她的本子上潇洒的签下自己的笔名,江南雪夜。
真名,陈石是不会随意签的。
“陈先生客气了,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应该的,服务若是不周到,还请见谅。”
“很不错,都不容易。”
“谢谢陈先生,这是我的名片,飞机降落后,若有服务不满,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
“好的。”陈石稍愣了下,然后很快地接过名片,只扫了一眼,没仔细看名字,然后放进口袋。
陈石也没有交换名片或留下电话,真是不方便。
张子尹稍等了下,没等到陈石给她名片,脸上保持着微笑,离开之前,欠意说下:“打扰了。”
“没事。”陈石笑了笑,然后和杨瀚文继续聊天,吃早餐。
用过晚餐,陈石又和杨瀚文两人拿来扑克,玩起拖拉机。
两副扑克,分成四份,就算是两人玩,也不知道对方的牌。
两人还真玩得不亦乐乎,也许是因为实在没什么娱乐。
玩累了,又躺下继续睡觉。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
飞机到达米国旧金山机场。
旧金山,位于米国加利福尼亚州太平洋沿岸港口,米国的第四大城市,世界最重要的高新技术研发基地和米国西部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也是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
两地距离大约9900公里,如果是坐飞机,速度一直维持在800公里/小时,那也需要12小时22分。
昨天下午一点半起飞,上午八点钟到,实际时间有18个小时。
飞行时间当然没有这么长,中转了几个小时。
“终于到米国了!”
陈石站起身舒展了下身体,第一次来米国,还真有点激动。
并不是崇洋媚外,而是对新鲜事物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