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ap0好看的都市小说 北齊帝業 愛下-第四百三十五章虛僞邦交熱推-d74vb

北齊帝業
小說推薦北齊帝業
苏威帮高颎作弊其实也不难理解,苏威与高颎几年好友,相交莫逆,属于政治上的同盟关系。
帝少無恥:寶貝乖乖讓我抱
苏威帮助高颎在大齐朝堂上大刀阔斧的改制,早就和高颎脱不开干系了,高颎一倒,苏威绝对会遭到清算!
因此,于情于理苏威都该拉上高颎一把,不能坐视他倒下。
而高颎面临的最大危机,恰恰就出现在他自己身上!
高颎富有才气,为人高傲,说话也一贯直爽,丝毫不给人留颜面。他还未做上宰相之前,虽然同样耿直,但到底还存了三分小心,对强权存了几分敬畏。可自从他做上宰相,并一力主导朝廷中枢及地方的改制之后,高颎就有些飘飘然不知所以了,居然连陛下都敢顶撞!
高颎以为做了对的事情,自觉荣光万丈,殊不知陛下对他的容忍已经渐渐接触到底端。
冷眼旁观的苏威就看的十分明白,陛下只是碍于大局才没有立即发作高颎,一旦陛下有了另外的宰相之选,觉得高颎并非不可替代,那么高颎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苏威看了也暗暗着急……
高颎此人,未得志前听得进劝,得志之后怎么反而不明白明哲保身的道理了呢?
从古到今,君王与臣子之间就是这样一种对立而又统一的关系,维持着君臣之间和谐的,乃是利益,而绝非什么忠义!君臣划分,也从来不是以什么所谓的血统和忠义,而是权力的强弱、势力的多寡!君王和臣子之间的利益,最终绝不会走到一块去的。
星球執法官
臣子可以说,君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为寇仇。
君王同样会觉得,君要臣死,臣敢不死?
这种对立的矛盾,就决定了,不管在什么时候,君臣之间的博弈是永远也不会停止的!高颎还沉寂于主导改制的荣耀和掌握权力的快感之中,皇帝对他的支持,让他掌握了主导一个庞大帝国发展的机会……可他也渐渐忘记了,他并非陛下的唯一选择!
陛下离了高颎,陛下还是陛下,还是那个让万千黎庶敬若神明的九五至尊;而他高颎离开了陛下,他还能算什么?他还是个什么?
龍日一,你死定了1
故而,皇帝的信任和偏袒,才是高颎危机四伏的仕途之中最大的保障,如果失去了帝心,在四面树敌的情况下,高颎绝对会引来一个极为惨淡的收场。
这就是挑衅皇权的下场!
陛下只用一道轻飘飘的任命,就将高颎的自信撕了个稀碎,他连招呼也不打,直接将张延隽扶上了朝廷中枢,让他掌控掌握着大齐所有户籍、赋税的户部,这等同于迎面给了高颎一记响亮的耳光。无法掌握户部的右相,跟被斩去了双臂的废人并无区别。
網文寫手古代生存錄 令狐BEYOND
而这只是陛下的第一个动作而已。
一抹深重的阴影逐渐爬上高颎的心头,高颎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恐惧。他选择了低头,陛下召集群臣至太极殿照会突厥使臣之时,高颎头一回选择了沉默,全过程一言不发,如果不是自己分内应做的事情,就算是别的同僚当众问起,他也是不会轻易开口的。
他冷眼看着那代表阿波可汗的使臣伏在阶下,一脸惶恐的对陛下恳求道:
“……我家大汗娶的是大齐的公主,当年结亲之时大汗就私下与小裴侍郎约定,与大齐永结盟好。即便后来先汗与大齐交恶,两国陷入纷争,大汗依然初心不改!
“族老们逼迫大汗休弃可敦,大汗都并未答应。
“大汗视大齐皇帝陛下为父兄,陛下安忍背弃大汗?”
重生之回到唐朝當王爺 我愛大包子
“……摄图和庵逻那两个不忠不孝的逆贼,他们篡位谋逆,不但更改了先汗遗命,诈称先汗传位庵逻,更欲出兵加害大汗。大汗与之争斗,不敌,败走到达头可汗处寻求庇护,他们依然不依不挠,非要置大汗于死地不可!摄图凌迫达头交出大汗,达头不是摄图对手……
“外臣赶到雁门时,听说他们已将大汗的营地兵围数重了……”
突厥使臣说道此处,顿首于地,嚎啕不止:
“大汗已命在旦夕,若是陛下不尽早发兵去救,大汗唯有一死了!”
他哭的凄惶,但可惜大齐朝堂上冷眼旁观的多,响应者却寥寥。
两国邦交一贯就是如此,平时嘴上说得如何好听,心里却巴不得对方出事。
况且突厥这样一个恶邻,大齐君臣早就想除之而后快!听到突厥内部生乱,绝大多数人都感到心里畅快,没当场笑出声就不错了,还指望他们能掉两滴眼泪咋地?
但,想归想,做归做,游戏却不是这么玩的。
既然外交本来就是虚伪的游戏,何不将虚伪进行到底?
沉默了许久,突厥使臣几乎都要放弃希望之时,那高高的龙椅之上终于传来了他所期盼的声音。
“朕与佗钵可汗斩白马立誓定盟,相约两国互不侵犯、睦邻友好,从此之后便视突厥为亲友,也希望两国情谊能一直维持下去,佗钵可汗是朕的岳丈,他指定的继位者就是朕的兄弟。庵逻与摄图,为人臣不忠,为人子不孝,这等不忠不孝、穷凶极恶之人,岂能窃据汗位?”
皇帝浑厚而清越的声音在大殿里回荡,虽然语调不轻不重,但每一个字都仿佛充满了力量:
“朕,自当发兵助你家大汗讨逆!”
大臣们听见以头触地的声响,那突厥使臣惊喜之下,早已语无伦次,颤颤巍巍,激动说道:
無上皇途
“陛下果然信守承诺,实不相瞒,我家大汗在我出使之前便反复交代过了,若陛下果真出兵助大汗平叛讨逆,大汗从此之后以陛下马首是瞻,再不令狼骑越过长城半步……”
天才醫生混都市 東流無歇
他顿了顿,又说道:
銀鎖金鈴記gl 黃連苦寒
“不但如此,击破摄图等逆贼之后,一应牛羊子女任凭陛下取之!”
西風雕碧樹
“既为兄弟之邦,帮点小忙是应当的,朕难道是那种贪图牛羊子女的人吗?”
高纬故作不快,好似真是从心里觉得理所应当一般:“摄图狼子野心,若让他掌握突厥大权,大齐与突厥来之不易的和平恐怕又会毁于此人之手,朕与千千万万的大齐百姓和突厥子民,绝不答应!”
高颎眼皮抖了抖,他总感觉刚才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忽然混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