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6ph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港樂時代 起點-第474章 共你癡癡愛在鑒賞-sv07v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太平山上,空气湿润。
这个时候几乎是空山无人,肯冒险出来行山的情侣,莫不是生死之交。
但却有一对男女在山间的小道上,走走停停,沿途笑声如风铃一般悦耳。
赵娅之困在家里,静养了一段日子,偶尔也会有几分黑市夫人的幽怨。
她在今晚终于得偿所愿,尝尽了自由,整个人自然变得活泼新鲜玲珑起来。
她可以自由地漫步行走,自由地畅快呼吸,自由地谈情说爱。
絕寵妖妃:邪王,太悶騷!
如果不是身怀六甲,她想即刻化身一只蝴蝶,轻快自由穿梭在这山间丛林。
卢东杰紧紧握着她的手,小心呵护这个弱质女子,不敢有一丝大意。
他的青春物語果然很有問題 無視苦痛笑著
山下的维多利亚海港已被雾挡住,高楼大厦在云海中若隐若现,似仙境般梦幻。
这样的夜,有一种不安份的美丽。
赵娅之忽然打一个呵欠,可爱地掩掩嘴,“我累了,我们找一处地方休息下。”
卢东杰伸手轻轻贴近她的脸颊,“夜晚山上的湿气重,我们还是下山吧。”
這個男人太危險 謝上薰
赵娅之抬起头,一副娇嗔的模样,“你是不是嫌我烦了?”
卢东杰凝视她,只是微微地笑。
赵娅之情不自禁伸出双臂去拥抱他,把头埋在他怀里,觉得愉悦和安心。
她似乎已经习惯对他做这个动作了,这个稳重可靠的男人,可以充作她的避风港。
卢东杰轻抚着她的秀发,微微泛起笑意,“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赵娅之仰起脸,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去哪里?”
車來車往
她一张雪白的鹅蛋脸,脂润粉滑,嘴唇上是鲜红的胭脂,十分妩媚动人。
卢东杰笑而不语,慢慢将怀抱收紧,俯下身去俘获她的红唇,然后是深深一吻。
赵娅之羞涩地闭上眼睛,睫毛如蝴蝶的翅膀般颤动,情动之色,溢于言表。
此时无声胜有声,不需多言。
卢东杰载着她往山下飞驰,转入一条两边都是郁葱葱的大树的街道。
沿街都是一列并排小小独立的别墅,面积并不大,看上去别样的精致。
在寸土寸金的九龙塘,这里的每一栋私家别墅都是价值不菲的。
车子最后停在了一座复式的洋房前,四周有栅栏围住,在静静的黑夜中有些神秘。
赵娅之自然认得这里,她对这里曾对装修提出意见,这里也会是两人同居的家。
她压住心中喜悦,转过头看他,“现在已经可以入住了吗?”
卢东杰把遥控器按下,笑着点点头,“配套的家私早就海运到港了,还空置了两个月。”
“咔咔……”
铁闸门缓缓打开,卢东杰直接把车开进去车房。
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这种花草的芬芳,让赵娅之心里有了更多的期待感。
卢东杰在车库泊车出来后,把外面的灯电闸打开,围栏四周上的灯开始燃亮。
在橙黄的光线照耀下,这座陌生的别墅,开始变得充满了无限生机和亲切温馨。
赵娅之急不可待地推开车门,嗅到树木发出的清香,贪婪地吸一口。
卢东杰轻轻按着她的肩,笑着叮嘱她:“你在此地不要动,我把其他的灯先开了。”
赵娅之微微笑,“你放心啦,反而是里边乌灯黑火的,你自己小心点。”
她站在原地,打量这个洋溢着花草清香的小花园,内心渐渐对这里有了归属。
整座别墅室内外的灯都燃亮了起来,在黑夜里格外通透的,像是童话中的世界。
赵娅之看着楼上身影,笑颜如花。
她知道自己跟对了人,这个男人在大事上果断,在小事上也是认真。
事无巨细,只要到了他的手上,通通能够摆平,不用她担忧操心。
赵娅之抬起头,朝他小声问:“你在这里种着什么花,真的好香。”
卢东杰从窗户探出半个身,“桂花树,还有南天竺,不过错失了花季。”
赵娅之朝他笑了一笑,“明年开春后,我们可以增加其他的品种。”
她站在花园里,深深唤着花香。
卢东杰走下楼,朝她伸出手,“娘子,现在我带你参观我们的爱巢。”
赵娅之扑哧笑出来,递上小手给她,“你这个人最喜欢做煞风景的事了。”
门前的台阶是用云石砌成,进屋是柚木地板,桃木的大门,几乎闻不到什么异味,反而有一丝清香。
楼下的布局,分别是客厅和饭厅,一间睡房房和工人房,厨房还有洗手间。
客厅的中央悬着一盏水晶灯,散发柔和的光,使室内的人感觉十分舒适。
陈设雅致,窗明几净,墙壁柜上水晶玻璃花瓶,插着几束干枯了的花枝。
赵娅之在卢东杰的带领下,每一处都认真查看,确实是出乎意料的满意。
客厅的布置那种居家的风格,大方舒适,很有私人的味道。
尤其这个开放式的厨房和饭厅相连,布置设计构思之巧妙,真是前所未见。
她是这里正牌的女主人,这个一尘不染的厨房,让她即刻有一展身手的冲动。
卢东杰用在这次装修花费将近五十万,为了保证质量,用料都是名厂出产,甚至很多家私都是从欧洲海运回来的。
不过看着这位女主人如此满意,这点钱算的了什么,博得美人欢喜,花再多也值得。
千億聘禮:總裁求婚請排隊
你把青春給了誰 海冰燕
右边走廊是通往二楼的楼梯,卢东杰小心扶着她上去。
赵娅之推开主人睡房的门,里面整洁美观的风格,让她满心欢喜起来。
一张大铜柱床,被褥洁白无瑕,还有一套欧式的小沙发,床头柜上有一盏小小的碧绿台灯。
赵娅之忍不住赤脚踏足进去,脚下还铺着柔软的地毡,踩上去十分舒服。
她回过头朝他笑,语气充满惊喜,“这里虽然没有五星级的豪华气派,但是我非常喜欢。”
卢东杰耸耸肩,“那种风格不适合我们的生活起居,毕竟这里卧室,一切以舒适为主。”
赵娅之拉开紗簾,露出了落地全景窗,窗外有一个小露台,空间容许两人站着的。
她想象日后两人在这里彼此相拥,在耳边说着情话,一起看着夕阳落日。
那种浪漫情景,让她痴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