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禁跨省、聯合貸款”限槓桿”,網絡小貸新規對螞蟻影響多大

嚴禁跨省、聯合貸款”限槓桿”,網絡小貸新規對螞蟻影響多大

(原標題:嚴禁跨省、聯合貸款“限槓桿”,新規下網絡小貸牌照價值幾何)

作者:杜川 責編:林潔琛

嚴禁跨省展業、聯合貸款出資不低於30%、自然人單戶餘額不超30萬元或年均收入1/3,網絡小貸迎來新規!

11月2日,爲規範小額貸款公司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統一監管規則和經營規則,銀保監會會同中國人民銀行等部門起草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下稱《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就在兩日前,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專題會議強調,既要鼓勵創新、弘揚企業家精神,也要加強監管,依法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有效防範風險。監管部門要認真做好工作,對同類業務、同類主體一視同仁。要監督市場主體依法合規經營,遵守監管規則,完善公司治理,履行社會責任。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網絡小貸新規基本符合“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對同類業務、同類主體一視同仁”的要求,避免監管套利和監管不公。

《徵求意見稿》重點明確了網絡小額貸款業務應當主要在註冊地所屬省級行政區域內開展,未經銀保監會批准,不得跨省級行政區域開展網絡小額貸款業務;明確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在註冊資本、控股股東、互聯網平臺等方面應符合的條件;提出網絡小額貸款金額、貸款用途、聯合貸款、貸款登記等方面有關要求;不得誘導借款人過度負債;明確存量業務整改和過渡期等安排。

當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晚間,螞蟻集團作出最新迴應,會深入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沿着“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的十六字指導方針,繼續提升普惠服務能力,助力經濟和民生髮展。

朗逸雅居 已開盤 最新均價13000元/㎡

目前,螞蟻集團正啓動滬港兩地同步IPO,計劃11月5日掛牌。

相關閱讀:

央行、證監會等四部門約談馬雲等人

螞蟻回覆監管約談:深入落實意見,穩妥創新、擁抱監管

銀保監會官員:花唄等與信用卡沒有本質差別,但手續費高

嚴禁跨省展業

美媒:美國疫情嚴峻態勢超出預期

網絡小額貸款業務,是指小額貸款公司利用大數據、雲計算、移動互聯網等技術手段,運用互聯網平臺積累的客戶經營、網絡消費、網絡交易等內生數據信息以及通過合法渠道獲取的其他數據信息,分析評定借款客戶信用風險,確定貸款方式和額度,並在線上完成貸款申請、風險審覈、貸款審批、貸款發放和貸款回收等流程的小額貸款業務。

凱得文化廣場 即將開盤 三居95~127㎡(2020-10-29 06:14:21)

《徵求意見稿》規定,小額貸款公司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應當主要在註冊地所屬省級行政區域內開展;未經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批准,小額貸款公司不得跨省級行政區域開展網絡小額貸款業務。

探訪深藏太行的“掛壁公路”

對於存量跨區業務整改,新規規定,對未經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批准已經跨省級行政區域從事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應當在辦法規定的過渡期內完全達到辦法各項規定的要求;逾期仍不符合辦法規定的,不得跨省級行政區域開展新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過渡期爲辦法施行之日起3年。過渡期內,未取得跨省級行政區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經營資質的小額貸款公司,應當將跨省級行政區域網絡小額貸款餘額和貸款戶數控制在存量規模之內,並有序壓縮遞減、逐步清零。

中國小家電企業註冊量出現井噴,3-4月新增3.6萬家

但現實是,目前大量網絡小貸公司大多存在跨省域經營的問題。這意味着,未來三年,這類機構需要經歷整頓,未獲得銀保監會批准開展跨省域經營的,無疑將要面臨在過渡期內清退存量不合規資產的問題。

曾剛認爲,禁止跨省域經營對現有的網絡小貸產生較大影響,甚至對網絡小貸牌照的價值產生影響。

探訪清邁紙傘村 全球獨一無二

曾剛表示,從長遠看,納入監管框架中,對行業規範有利。“網絡小貸基本被納入銀監會的監管體系中,與此前歸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管理相比,監管主體、監管強度和銀行業比較接近了。”

世界頂級跑車布加迪兩門敞篷跑車預定

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數字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文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考慮到跨省經營的網絡小貸實繳註冊資金門檻較高,大量網絡小貸面臨轉型,但對於網絡小貸行業而言,三年的過渡期時間窗口相對充足。

前10月33家基金公司總經理變更

聯合貸款“限槓桿”

能動口絕不動手 小鵬P7語音交互讓你愛上聊天?

在聯合貸款方面,《徵求意見稿》規定,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開展助貸或聯合貸款業務的,在單筆聯合貸款中,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

這一比例對於很多小貸公司是一個非常大的限制。以螞蟻集團爲例,螞蟻自營放貸主體爲兩家小貸公司,分別爲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和重慶市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兩家小貸公司的註冊資金分別爲120億元、40億元。截至2020年6月末,兩家小貸發放貸款和貸款餘額總計362億元,通過資產轉讓業務實現的貸款餘額1708億元。螞蟻集團目前有共計21540億元信貸規模,其中98%的資金來自合作銀行和發行ABS。截至2020年6月末,螞蟻集團促成的2.15萬億元信貸餘額中,1.73萬億元是消費貸,0.42萬億元是經營貸。

專欄作家嵇少峯日前撰文指出,在螞蟻與銀行合作伙伴共同發放的“聯合貸款”中,螞蟻子公司根據協議約定比例少量出資(這部分出資計入表內貸款),與此同時,螞蟻集團全面參與貸款審批、風險管理、還款等流程,並承擔貸後管理職責。螞蟻集團沒有詳細披露螞蟻集團子公司與金融機構的出資比例情況,但按螞蟻披露“至2020年上半年,由金融機構進行放款或已實現資產證券化的比例合計約爲98%”來計算,螞蟻聯合貸款的出資比例應爲1:9。

《關於加強小額貸款公司監督管理的通知》規定,小額貸款公司通過銀行借款、股東借款等非標準化融資形式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1倍;通過發行債券、資產證券化產品等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形式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4倍。也就是說,小貸公司合計槓桿規模不得超過淨資產的5倍。

有觀點認爲,將出資比例提高到30%,意味着驅動同樣規模的聯合貸款需要更多的表內貸款,而根據表內貸款最多5倍槓桿的原則,小貸公司的資本金則需要進一步擴充。

“實際上是在限制槓桿。以現有的規模,能夠轉出去的少了,自己持有的就要增加,資本充足率的要求肯定會導致對資本金進行補充,初步測算槓桿水平會跟銀行業差不太多,也體現了監管一致性的要求。”曾剛表示,現在的聯合貸款中很多小貸公司出資比例低於30%,在此背景下意味着小貸公司的槓桿會被縮小。

陳文認爲,將出資比例提高到30%有兩個作用:一是,防止幾個網絡小貸聯合貸款做大單筆貸款規模,從而確保網絡小貸小額、分散;二是,防止網絡小貸將大量信貸資產風險轉嫁給銀行、消費金融公司等,確保網絡小貸放貸比例下限,從而有效約束其謹慎信貸行爲。

此外,《徵求意見稿》規定,網絡小貸還需符合,主要作爲資金提供方與機構合作開展貸款業務的,不得將授信審查、風險控制等核心業務外包,不得爲無放貸業務資質的機構提供資金髮放貸款或與其共同出資發放貸款,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主要作爲信息提供方與機構合作開展貸款業務的,不得故意向合作機構提供虛假信息,不得引導借款人過度負債或多頭借貸,不得幫助合作機構規避異地經營等監管規定。

年均收入1/3限額,杜絕校園貸

58現租房虛假信息 經紀人:爲引流 租房業務壓力大

早在2017年9月6日,教育部明確“取締校園貸款業務,任何網絡貸款機構都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髮放貸款。”然而,學生羣體超前消費、“入不敷出”,很容易被校園貸所吸引,這也成爲一直以來校園貸屢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在貸款金方面,《徵求意見稿》規定,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應當根據借款人收入水平、總體負債、資產狀況等因素,合理確定貸款金額和期限,使借款人每期還款額不超過其還款能力。對自然人的單戶網絡小額貸款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人民幣30萬元,不得超過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該兩項金額中的較低者爲貸款金額最高限額;對法人或其他組織及其關聯方的單戶網絡小額貸款餘額原則上不得超過人民幣100萬元。

憑這個價格又是冠軍,最便宜的大衆朗逸來了

“考慮到網絡小貸大多還是用於個人信用貸的現狀,通過這一條防止個人過度負債問題,事實上是建立合格借款人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也杜絕了諸如校園貸等諸多針對不具備還款能力的借款人羣體的網絡貸款行爲。”陳文表示。

曾剛認爲,這一內容實際上是爲了保護消費者,對個人授信不能過度,要在合適的範圍之內,消費者可承受。不因過度貸款引發後續風險。“現在好多小貸公司可能給學生髮放貸款,學生沒有收入來源,按照這個規定,未來網絡小貸發放的主體可能受到一定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