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qln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 愛下-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老師來了看書-xggds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我知道,我不对。”
孟绍原一脸写满了真诚:“你两次要杀我,我虽然两次把你放了,但都不应该对你那样的。”
这是一上来,就把自己放在了道德高地。
是你要杀我,我才那么做的啊。
“我咎由自取,死不足惜。”孟绍原叹息一声:“可一夜夫妻百夜恩,我这些日子,还是经常会想到你。今日心想事成,终于能够再次见到你了,也算了了我的心愿。”
成仙 倪匡
千万不能和孟少爷搭话。
这人眼睛一眨就是一个坏主意,多少无知少女就是被他这么骗的。
许依依哪里是他的对手?虽然成了孟柏峰的关门弟子,可一点本事都还没有和老师学过呢。
孟绍原这么一说,许依依又想起了那两次之事,虽然心中依旧怨恨,可他到底是自己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啊。
许依依的眼眶居然又红了。
重生之穿梭萬界 冰冰的雪天
有戏,有戏。
豪門寵妻有妖氣 梵凡
孟绍原巧舌如簧:“我知道,你必然不是一个人行动的,还有帮手,但我求你一件事,我不是贪生怕死,从我为国效命以来,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我孟绍原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顶天立地,报效国家,誓死捍卫民族尊严。日本人闻我之名丧胆,汉奸听我之声遁逃。
我也算是个大英雄,像我这样的人,不能死在其他人的手里。要动手,你来动手。死在你的手里,我死而无憾,依依。”
一句“依依”,让许依依竟然有了手足无措的感觉。
谁都知道孟绍原血战上海,孤岛弹丸之地,却如中流砥柱,和日本人抵死一战。
在民间传说里,可没有他好色贪财的故事,清一色的都是他的英雄事迹。
这样的人,休说许依依本来就没想真的杀了他,就算要动手,怎么下得了手?
谁杀了他,谁就是大汉奸。
軟妹嬌妻,總裁大人寵上癮
军统的即便不找她们麻烦,民间的口诛笔伐已经让她们再无容身之所。
而且,他,他竟然愿意死在自己手里?
许依依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孟少爷,是上海滩顶顶阴险狡诈之人,日本人尚且被他玩得晕头转向,何况这么一个小姑娘呢?
孟绍原察言观色,知道有转机了,于是又是一声叹息:“人生自古谁无死,从我做这行第一天起,便已经有了这样觉悟。可恨啊,我竟然没有死在抗日的战场上,子弹,应该从我的前胸打进去,我的身子,应该是朝前倒下的!”
“你别说了。”
许依依的眼泪到底还是落了下来:“孟绍原,我恨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可你说的没错,你是大英雄,还有很多日本人等着你去杀。我放了你,等到抗战胜利了,我再来取你的首级。你好自为之吧,孟绍原!”
孟绍原大喜过望。没想到三言两语居然就成功了。
眼看着许依依来到他的面前,手已经碰到了帮着他的牛筋上,却忽然歪着头看了他几眼,又喃喃说了声:
“师父说,你的话一句都不能信。”
“什么?师父?”孟绍原傻眼了:“谁是你师父啊?”
“我师父姓白,白爷。”许依依慢慢离开了孟绍原身前:“我还认了一个干爹,干爹也说,孟绍原一定会巧舌如簧,诱骗我放了他的。”
白爷?
谁是白爷啊?孟绍原一头雾水:“你师父是谁?让他出来见我!还有你干爹,他妈的,敢动我?”
“她师父不在,可我动你,你敢怎样?”
一个人忽然走了进来,冷着脸寒声说道。
一见此人,孟绍原如同耗子见了猫,一声惨呼:
“老师,我错啦!”
他就一个老师:
何儒意!
原本该在太湖训练基地的何儒意,此时却就活生生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完了呀。
虞雁楚的事情东窗事发了,老师杀到上海来扒自己的皮了!
想明白了,想明白了。
整个圈套是老师设计的。
嗯,老师一定威胁了吴静怡和老葛,没他们的协助,这事成不了。
所以自己出了事,李之锋这些卫士一个都没出现。
白爷?白爷?
孟柏峰?柏?
都市天王
白爷别说自己爹吧?
不对,老师怎么会和自己亲爹认识?亲爹为什么要联手对付儿子啊?
何儒意冷冷问道:“你错了,错在哪?”
孟绍原垂死挣扎:“那么久没去见老师了,学生有怠慢之罪。”
“再说。”
“老师来了上海,学生没有亲自去迎接,大罪。”
“再说。”
“我到现在都没把日本天皇给杀了,死罪。”
“好,好。”
何儒意笑了:“绍原啊,出息了,见到老师,谎话连篇,老师呢,老了,老了嘛,就老糊涂了,可老师还是有一点力气的。”
他拿起桌子上的皮鞭,“唰”的一鞭就抽了上去。
“啊!”
孟绍原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这一鞭的力道,可比许依依的大多了,她如同杀猪般的大叫:
“别打了,我不该对虞雁楚动了坏心思,老师,你饶了我吧。”
心中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得到证实,何儒意面色发白:“畜生,畜生。依依,你先出去,把门关上了。”
“依依,救命啊!”
英雄聯盟之唯我獨尊
可惜到了这个时候,孟少爷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你这个畜生。”何儒意几乎是在那咬牙切齿了:“那次,我一再的警告你,不许对虞雁楚有任何的想法,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孟绍原无言以对。
他看的出来,老师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我早就听说过你,好色荒淫,无法无天。”何儒意怒气不消:“可我想,你到底是我的学生,老师亲自交代的话,你总不会一句都听不进去吧?你的胆子再大,我的侄女你总不会去动吧?可我还是低估你了,低估你了。”
在孟绍原的记忆里,还从来没有见老师生过那么大的气。
这次真的有麻烦了。
“我这次既然来了,要不好好的收拾收拾你,我也不配为人师表。”何儒意看起来是下了决心了。
“老师,老师。”
孟绍原慌里慌张地说道:“学生那里一大堆公务呢,不是我敢忤逆老师的意思,实在是,上海区离开了我不行啊。”
“是吗,离开了你不行?”何儒意气极反笑:
“你以为这么说我就拿你没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