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sou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ptt-魔童哪吒2-第一百七十三章:姜子牙發難閲讀-ufec5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三日后的大朝会上,你必须向纣王奉上袖口中的那份罪证。”见他迟迟不肯答复,文殊冷漠说道:“否则的话,短时间内你是别想再见到自家夫人了。”
官途 怎麽了東
“呵呵……”姜子牙低着头,目光望着地板,以至于文殊无法看到他眼中的清寒:“师兄,你刚说了,不会以家人胁迫我的。”
“这不是胁迫,而是帮你避免走上歧途。”文殊道。
吞天 鐵馬飛
姜子牙眨了眨眼,飞速收敛起其中的冰冷清寒,抬目道:“三日后,我会在朝堂上揭露费仲的罪行,但并不保证可以扳倒他……”
文殊道:“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即可。”
抗戰王牌軍 莫少卿
不久后,面容冷峻,浑身上下带着浓烈阴郁气息的姜子牙缓缓踏入国师府,拦住一名婢女道:“你们家国师大人何在?”
“国师大人出去访友了,不出意外的话,日落之前便能回来……”婢女躬身道:“姜大人如果不着急的话,可去花圃凉亭中等待,国师大人但凡是回府,肯定会去那里坐坐。”
姜子牙认真道谢,可就在他即将走进花圃时,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转身返回卧室。
他并非是一个犹豫不决乃至瞻前顾后的人,可申公豹要他做出的决定太大了,大到上连诸圣,下牵万民,对整个三界都有重大影响。所以哪怕他现在心里再怎么对文殊不爽,再怎么恼怒文殊的做法,也没办法这么快就下定决心,选择背叛玉虚宫,与申公豹合作。
“道爷,刚刚姜子牙找过你,不过听说你不在,便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回房了。”日落之前,苏瑾甫一踏入国师府,一袭红色长裙,宛若火焰精灵的九尾便带着星星点点的火光,凭空出现在他面前。
苏瑾点了点头,盯着她美艳的容颜看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以后你就暗中监视的姜子牙罢,不仅要记好他每日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还要努力去揣度他的想法,最好能够做到心意相通的程度。”
“监视他没问题,揣摩他也没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一旦我出现在文殊面前,恐怕当时就会暴露,我可不是这老倌的对手。”九尾摊手道。
苏瑾翻掌间取出一座流光溢彩的金色宝塔,递送至九尾面前:“此为八荒塔,乃是我当年拜入截教门庭时,通天圣人亲自赐下的攻伐至宝。这些年来我一直将其藏在识海中祭炼,如今已经将其炼化为身外化身,拥有种种神妙。今日暂且先将此塔借你使用,日后你再执行任务时,可头顶八荒,我保证文殊不会发现出丝毫端倪。”
九尾目光热切地望着八荒塔,身躯颤栗着将其握在手中,瞬息之间,她发现自己好似突然多出了八种大神通。
升云,降雨,搬山,覆海,虚空,时光,隐匿,雷霆。
“道爷……这是?”细细体会着那无比真实的感受,九尾震惊地张大了红唇。
苏瑾道:“是我在八荒塔内留下的八个大阵,你只需将仙气灌输进不同的阵法内,就能通过八荒塔施展出相应神通。只要你隐匿起来,纵然是文殊放出神念犁地虚空,也找不出你的踪影。”
“多谢道爷。”九尾将八荒塔放在自己头顶,以仙气凌空托举,时刻保持着与宝塔的互通。
苏瑾摆了摆手,却是没有告诉她,当她头顶八荒塔,借助着八荒塔施展神通时,她的生死便已掌控在自己一念之间。
重生之韓棋 斫染
只要他念头一转,就能驱使着八荒塔震碎九尾毫不设防的灵魂,令其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一晃眼,两日平淡无奇的时光就这么过去了。第三日清晨,这次不用苏瑾来敲门催促,姜子牙很自觉地便早早起来了,洗漱过后,主动来到苏瑾卧房门前。
“申师兄,我们该去上朝了。”
“吾今日身体不适,就不去朝堂了,子牙师弟自去即可。对了,你今日到达金銮殿后,依旧站在三天前的那个位置。”苏瑾的声音紧跟着自房间内传出。
姜子牙神色一顿,迟疑道:“师兄若在,那么我站的位置就是第二排,虽有逾越,但有师兄的威慑在,旁人不敢说些什么。可若师兄不在,我站的位置就是第一排了,我担心……”
“不用担心,你是被我放在这位置上的,无论我去或者不去,没人敢在此事上面向你发难。”苏瑾断然说道。
姜子牙抿了抿嘴,对着房门拱手道:“我知道了,师兄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去上朝了。”
未几,当姜子牙的身影消失在国师府后,苏瑾打开卧房木门,抬目望向风和日丽的苍穹,轻声说道:“就这么耗着吧,高高在上的阐教金仙们,你们还能撑多久?”
“道爷,出事了。”两个时辰后,一团白烟突然飞入国师府,于苏瑾卧房内显化成一只狐狸模样。
青春從遇見他開始
“姜子牙对费仲发难了?”苏瑾盘膝坐在床榻上,淡淡问道。
九尾的妖气化身一愣,惊愕道:“道爷你一直在关注着姜子牙?”
苏瑾摇了摇头,道:“没有,猜的。站在文殊的角度上来看,朝歌的一众重臣之中,只有费仲尤浑二人最好欺负。
冷血惡少的小萌狐
絕色一品妃 若有所濕
而在这两人之间,尤浑比费仲多出一个内务府总管的身份,是纣王的钱袋子,显然更难对付一点。综上所述,他能用来开刀的第一个大臣,唯有费仲。”
九尾化身道:“道爷英明,算无遗策!今日在朝堂之上,姜子牙确实是对费仲发难了,拿出了一整本费仲受贿的证据,公之于众,纣王就算想压下都没能成功。”
苏瑾想了想,道:“芍药,你去王宫外等着,朝会结束后,第一时间将费仲带到国师府来。”
卧房外,苏瑾的贴身小侍女苏妲己颔首应是,转身快步走出国师府……
未时一刻,满脸郁气,饥肠辘辘的费仲跟随在芍药身后,踏入国师府,来到后院花圃,苏瑾面前。
“卑下费仲,拜见国师大人。”对着苏瑾的背影,费仲长揖至地,声音中饱含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