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m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戰錘神座 起點-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人生贏家-x8iv7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PS:5100字大章,天子努力回馈大家!
众所周知,全世界只有绿皮和古墓王是没有X欲的。
吸血鬼这方面也是可以的,别的不说,莱弥亚血族可是这方面的行家,那些女吸血鬼们勾搭人类贵族一个比一个厉害,根据体验过的人类男性贵族的原话是“舒服得不得了,感觉就连骨髓都被吸出来了”。
血祖内芙拉塔本人也是一个男女通吃的家伙,只有姐妹会中地位最高的莱弥亚吸血鬼可以有资格和血祖本人磨豆腐。
现在震旦龙帝最宠爱的妃子也是一个女吸血鬼,但不是莱弥亚血族的。
至于曼光头,那也是有的。
冷情王妃太妖嬈
曼弗雷德-冯-卡斯坦因可是血祖弗拉德-冯-卡斯坦因的血裔,而弗拉德可是有名的情圣,在他还叫瓦沙尼什的时候,弗拉德就轻松以他的幽默、强大、英俊赢得了内芙拉塔的芳心,之后莱弥亚陷落,瓦沙内什在潜伏了多年之后变成了弗拉德,他伪装成人类贵族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情挑希尔凡尼亚选侯奥托的唯一独女伊莎贝拉。
但和自己器大活好能说会道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实力强大治国理政行军打仗无一不精的血祖不同,曼弗雷德对这方面没什么兴趣,而且他很多时候有意地就是要和弗拉德反着来。
比方说弗拉德对吸血鬼的方针是团结,而曼弗雷德对吸血鬼的方针则是打压、暗杀和恐吓。
比方说弗拉德很注重维持自家猪圈里面猪的数量(指希尔凡尼亚的凡人),弗拉德欢迎和建立了很多“希尔凡尼亚皇协军(凡人军队)”,甚至弗拉德还允许努力试图驱逐亡灵,复我河山的邓肯霍夫骑士继续在希尔凡尼亚活动。
当然,弗拉德不是什么好心的家伙,这些希尔凡尼亚的骑士们只是经历一个悲惨的过程,为了光复希尔凡尼亚而努力——被弗拉德猎杀——悲惨死去——隔一段时间被复活——为了光复希尔凡尼亚而努力。
曼弗雷德不同,当第二位吸血鬼伯爵康拉德战败,由曼弗雷德执掌希尔凡尼亚之后,曼光头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彻底摧毁和杀死了希尔凡尼亚邓肯霍夫骑士们和他们每个人的所有家族成员,他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所有人他和弗拉德不同,同时曼光头不会忍受任何凡人还在自己的领内活动。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最能令曼弗雷德感到快乐的,就是将这个世界上一切美好和宝贵的事务揉碎了,让对手露出极端绝望和震惊的表情,让他们失去一切,社会性死亡。
“你真卑劣,我的儿子。”就在这时,一个冰冷、优雅的声音传入曼弗雷德的脑海中。
曼弗雷德的脸色一僵。
弗拉德还活着,他始终活着,作为一个血祖,弗拉德从不会真正死去,他的意志随着流淌在曼弗雷德体内的黑暗血液,始终延续着,弗拉德正在冰冷地注视着一切,即使距离吸血鬼战争已经过去了好几个世纪,弗拉德的名字始终在传唱着,就在那些食尸鬼的低语里,就在那些古老的墓碑上,就在那世界的尽头,就在那邓肯霍夫城堡的深处。
弗拉德始终活着,他只是没有了肉体:“我的儿子,你一点也不像我,你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位淑女,你应该给予她基本的尊重,就算要杀她,也应该体面。”
“够了!老东西!”曼弗雷德不耐烦地大吼,他对弗拉德既崇拜又鄙视,既尊敬又蔑视。
“你一点也没继承我的智慧,你的能力并不匹配你的野心……”血祖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时,监牢侧面的重击声打断了弗拉德的话语,也让血祖的力量暂时沉浸。
“轰!”监牢的墙壁瞬间爆开,数枚深红色的光弹从破碎的墙壁中飞出,直接轰击在了人群中。
原本压在艾丽萨拉身上的恐狼啊食尸鬼啊墓穴恶鬼还有两个吸血鬼被瞬间炸飞,但身下的小女王却毫发无伤,艾丽萨拉劫后余生地继续往后退,她腿上的丝袜已经被撕开了几个口子,小脚上的圆头公主鞋都没了一只。
一队队尼科哈拉宫廷守卫现身,然后是巫妖王阿克汉,这位古墓王此刻的声音极度愤怒,他似乎被曼弗雷德的行为彻底激怒了:“曼弗雷德!你这个沙漠里的秃鹫,金字塔里的尸骸,你在做什么?”
“做什么?”曼弗雷德脸上表情不变:“你看看他,我的巫妖王,你看看这个小女王,她的身上哪里还有哪怕一点点作为一个囚徒的觉悟?她比我们看起来都更像是这座城堡的主人!”
“这座城堡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死灵之主纳伽什,我们都是他的仆从!”阿克汉抽出了自己的神器——阿克汉古墓剑,巫妖王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令他感到愤怒的过去:“够了,曼弗雷德,我警告你。”
“我不需要你警告,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曼弗雷德不甘示弱,最后的吸血鬼伯爵抽出了自己的亵渎之剑。
阿克汉瞬间迎上,两把神器就如同幻影一样,极速交锋,眨眼之间,巫妖王和最后的吸血鬼伯爵就在监牢里面交锋了十几招。
曼弗雷德很快就被眼前之人的实力所震惊。
最后的吸血鬼伯爵的出手速度如疾风,似暴雨,吸血鬼血脉的力量让曼弗雷德拥有无与伦比的速度、强大的腕力和凶残的肉体强度,在曼弗雷德看来,眼前这块只懂得玩弄巫术的咸肉不可能在近战上是自己的对手。
但在一阵激烈的交锋之中,曼弗雷德的每一个剑招都被阿克汉洞查,巫妖王的脚步灵动迅捷,他的防御坚不可摧,吸血鬼伯爵每一个志在必得的攻击都在阿克汉的剑刃之前止步。
曼弗雷德猛地向前突刺,阿克汉闪开。
亵渎之剑一击不中,往上挑起,阿克汉格挡。
吸血鬼伯爵顺势挥砍而下,阿克汉再挡。
而就在这一瞬间,阿克汉突然将剑刃转移到了自己的背后,就在那里,曼弗雷德从阴影中现身,他势在必得的这一击背刺被阿克汉几乎完美地拦下了。
“铛!”阿克汉古墓剑的剑身牢牢地拦住了亵渎之刃的剑尖。
更多的尼科哈拉宫廷守卫们从外面冲进来,曼弗雷德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击败阿克汉的最佳机会,吸血鬼伯爵立即收剑,同时朝着巫妖王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看起来之前的一切交锋都没发生过:“剑术不错,从哪里学的?”
“当你拥有几千年的时间慢慢地锤炼你的剑术、你的智慧和你的战争艺术时,你也可以和我一样。”阿克汉漠然地说道。
巫妖王的近战能力和统军能力完全是从赛特拉身上学来的,自从赛特拉复活之后,阿克汉就跟赛特拉打打停停,赛特拉麾下的所有古墓祭司加起来在法术上都不是阿克汉的对手,但是单论战争艺术和近战能力,阿克汉又远远不如赛特拉。
因此,阿克汉选择和赛特拉时战时和,他趁着和赛特拉交战的时候拼命学习赛特拉的战法、统军艺术、指挥能力和磨炼自己的近战技艺,眼见着打得差不多了就果断求和,赛特拉往往会欣然答应,阿克汉就会安静个几年称臣纳贡,然后找准时机再次反叛和赛特拉战场对决,如此周而复始。
豪門恩怨
巫妖王的军事能力和近战技艺就是这样硬练起来的。
“我只是想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曼弗雷德的脸上露出了真诚可靠的笑意,他大手一挥,亡灵怪物们全部退下,十几个吸血鬼也慢慢地走到了曼弗雷德的身后,最后的吸血鬼伯爵十分真诚:“反正我们只是需要一个祭品。”
“这没有意义。”阿克汉定睛看着曼弗雷德,巫妖王眼中的火焰闪烁不定,似乎在重新评估曼弗雷德的威胁:“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命运,因为那是纳伽什赐予我们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但我们至少要让她安静而且没有痛苦地离开。”
“那又有什么区别?!”曼弗雷德不甘地说道,他愤而反问:“你就没有一点自己的快乐么?你就没有一点点自己的想法么?”
“我的快乐不是这个。”阿克汉冰冷地摇头:“高贵的尼科哈拉人绝不以侮辱他人为乐,尤其是一位纯洁的少女。”
重生文娛洪流
“那么你就愿意让她侮辱你?哦,你可真是条舔狗,舔够了内芙拉塔现在转性了,来舔我们的小女王了?一场祭品和祭司的惊世爱恋!哇呜,多么感人……可惜屁用都没有。”曼弗雷德不屑地说道,随后他立即转身离开:“随你便吧,愿你那无用的仁慈别害了你,我的巫妖王。”
阿克汉目送曼弗雷德离开,随后巫妖王转过身,对着正倒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的艾丽萨拉说道:“我们换个地方吧,以后我来负责看守你,你不会再受到那个家伙的打扰了。”
“你……你保证?”艾丽萨拉受到惊吓过度,实际上曼弗雷德对付小女王的方法是完全正确的,艾丽萨拉很清楚,如果她真的被这样两三百个连人都不算的东西玷污了一遍,那比杀了她还要残忍百倍。
“我保证。”阿克汉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巫妖王示意尼科哈拉古墓宫廷守卫们为艾丽萨拉打开镣铐,但是封魔环没有被解开。
“真令人惊讶,你的内心中居然还有一点人性和怜悯。”身为永恒小女王,艾丽萨拉自然可以轻松地感受到,阿克汉是真的不希望自己受到伤害,她环抱着森林女王阿莱儿送给自己的小小白面鸮,鸮鸮的眼里有大大的疑惑:“不可思议,无论如何,谢谢你。”
阿克汉十分优雅而且得体地说道:“不胜荣幸,我曾经遇到类似的事情,一个和你相似的……囚徒,她叫内芙拉塔,毒药和背叛害死了她,她在死前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所以我发过誓,我不会让这一切重演。”
“内芙拉塔……”艾丽萨拉被古墓守卫架着走路,小女王冷笑几声:“所以你依然会将我献祭?为了你的主人?所以你救我有什么意义?”
五行修神錄 泓杉
“一切都是主人的任务罢了。”阿克汉摇头:“我必须扮演好我的角色,直到末日来临,主人是极少数的,有能力对抗毁灭之潮的存在,他必须复活,否则我们的沉默王国就会陨落。”
“可内芙拉塔没有死。”艾丽萨拉艰难地迈动着步伐,她的脸上湿漉漉的,丝袜上破了好几个洞,还沾着不少墓穴恶鬼的口水。
“她死了。”阿克汉强调了一遍,巫妖王告诉小女王:“只是之后复活了。”
“我不想跟你说了,哪里是我的新牢房?”艾丽萨拉冷漠地说道。
“我隔壁。”阿克汉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好好休息……你有什么愿望没有?”
“放了我。”
封疆皇後:皇上別惹我!
“这个做不到。”
“那就不要这么虚伪。”
“……抱歉,但我真的做不到,主人的复活需要一个无比纯洁的灵魂,一个强大的神力储存器,和一个合适的驱壳载体。”阿克汉认真地解释着一切:“只有你可以作为无比纯洁的灵魂,强大的神力储存器我原本属意布列塔尼亚的湖神女巫莫吉安娜,可惜……”
“可惜有太阳王和他的那个半神兄弟在是吧?”艾丽萨拉冷笑,同时小女王心里不禁感到十分后悔,早知道就对那兄弟俩多假以辞色了。
她知道纳伽什扎有多少亡灵军队,几十个亡灵军团,上百位亡灵巫师,数百米高的城墙,令人绝望,而且阿克汉的力量或许丝毫不输给自己的叔叔泰格里斯。
“战争女神米尔米迪亚的大主教也还算差强人意了,至于合适的驱壳载体。”阿克汉似乎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说那么多,巫妖王转了声调:“抱歉,你的衣服被撕坏了,你的行李我会让人拿给你,我记得地下室里面有一些尼科哈拉时代的女性衣服,等等拿上来给你试试,还有,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跟我说,我会尽量满足你。”
“放了我,我就让阿苏尔不再追究你。”
“这个做不到。”
“你尚未完全死去,阿克汉,你还有心,你为什么甘心于给死灵之主当走狗呢?”
“不,我没有!”阿克汉终于有些恼怒了,巫妖王示意将艾丽萨拉重新关入监牢之中,在最后,巫妖王终于叹了一口气:“在主人复活我的那一刻,我的命运就已经不再属于我了。”
在离开监牢之后,阿克汉伸手,他心爱的殭尸猫跳到了他的手臂上。
巫妖王默默地低语道。
“我们这些做仆从的,唯一能够决定的就是怎样迎接毁灭而已。”
…………我是毁灭的分割线…………
另一边,枫丹白露宫的会议也还在召开。
“还有一个议题。”莱恩坐在主位上,太阳王沉声说道:“关于马林堡的事情,我们都知道,马林堡的那群商界王子们已经嗅到了即将到来的巨大动乱,他们正在四处吃进货物,囤积居奇……”
坐在外面的欧若拉听到了莱恩的话之后瞬间双眼发光,她闻到了商机,如果莱恩打算对付马林堡的那些商界王子们,那自己和特蕾莎是不是有机会参与进去,谋些好处呢?
这倒也不是欧若拉胡思乱想,军情七处确实在马林堡有不少暗桩和影响力,而且还有个最重要的帮手——暂时居住在马林堡作为舒尔茨首席魔法顾问的女沙皇卡塔琳,她可是欧若拉的至交好友。
不行,不能吃相太难看,欧若拉转了转眼珠,她朝着坐自己身边的特蕾莎低声说道:“女儿,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你去问一下,是否中午干脆就在这里赐宴好了?总不好让我们都饿着肚子开会吧?我可是很想再尝尝莫吉安娜殿下的手艺。”
“母亲?这种事情,怎么都不可能轮到我来问吧?”特蕾莎知道自己妈妈又要卖女儿了,女术士无奈地低声说道:“莫吉安娜她从来只给湖中女士、莱恩和苏莉亚夫人等寥寥几人开小灶,我们能不能吃到只能看运气。”
“哎呀,这有什么,你是他的女廷臣,上去问一句都不行了?”欧若拉根本没考虑特蕾莎的意见,这时正好莫吉安娜手里提着几个食盒路过,看起来是湖神女巫带来了几盒糕点,后面两个湖神先知还端着几盘隆冬时节少见的鲜果,于是欧若拉直接朝着莫吉安娜喊道:“我的殿下,军情七处有机密消息要传达给陛下,能不能让特蕾莎她进去跟陛下说句话?”
会议大厅分外厅和内厅,欧若拉等女廷臣自然算是骑士王内庭的核心人物,但依然要坐在外厅,而且要坐在塔列朗和文森特几位大臣,还有诸如两位圣域大圣杯图拉斯-尚格尔侯爵,朱利安-卡洪伯爵、掌旗官阿曼德男爵、德文伯爵赫克斯等人后面,外厅的人只能听内厅的人讨论,没有他们主动询问不可以开口插话的。
莫吉安娜一听到是欧若拉的声音本能地皱起了金色的娥眉,湖神女巫一向很不喜欢这个圣域女巫,不过莫吉安娜对特蕾莎倒是没什么恶感,她们母女也是军情七处的负责人,刚刚立下大功,想想也不好拒绝,于是朝着特蕾莎点了点头:
“跟我来吧。”
特蕾莎顿时急得都快哭了。
有这么卖女儿的么?你让我去跟莱恩怎么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