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qxk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天行緣記》-第兩千二十二章 意外讀書-dl1ts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同无瑕子表明了身份又取出了郑婷云的传讯玉符后易天才算是取得了对方的信任。二人一番聊了一番后无瑕子便引至其私人洞府内慢慢计议婉月妇人的事情。
在此期间无瑕子还将两宗何时来此开宗立派的时间道出,又将其渊源也都讲明白了。
云霄宗是在师兄姬轩辕默许之下来次开宗立派的,至于皓月夫人与其丈夫秋山道人走的则是绯雨剑宗的路子。
易天也知道通常那些厉害的修士在无法进入到宗门内门成为弟子后便会选择到灵界深处开辟新的宗门分支。如此自己成为一宗之主也无需受人约束,至多是需要在上宗要求集结之时出功出力。
至于他们在这翠竹岭内发现了‘凝神洞府’,无瑕子曾经和秋山道人夫妇协同进入查探,可没想到的是内中凶险异常将秋山道人留在了里面。
大叔寵嬌妻 風侍雪
这次婉月妇人再次前来看似做了万全的准备,邀约无瑕子二次探查一番。同时对方也言明找了新的帮手前来,如此才让无瑕子倍感疑惑和焦虑迟迟未能下定决心前往。
重生之賺錢要趁早
对此易天倒也是猜着点婉月妇人找来人的身份,既然是比无瑕子修为还高那必定是合体期修士了。现如今灵界之中有头有脸的合体期修士自己都知道,婉月妇人找来的帮手多半是魔灾大战后残余在灵界未能及时撤走的魔修。
電影劇情終結者 音斷七弦
这些人都是灵修联盟通缉令上的有名人物,既然给自己撞上了易天不介意顺手处理掉这般琐事。
在于无瑕子商议的时候对方也道出了他勘察过‘凝神洞府’后发现的问题,随后给自己道出了那处内中禁制上出现的阵法嵌套的异象。
易天的阵法造诣本就不差,当即便将可能出现如此情形的两种可能道了出来。前者是由布阵之人直接为了防止被人破阵而设置的阵法嵌套,后者则是由若干年后另一人出手布置的以阵破阵之法,想罢便出言问讯了下。
无瑕子面露凝重之色道:“那里必定是后人布置的。”
“何以见得呢?”易天追问道,既然如此肯定那无瑕子必定是在这阵法之上发现了什么端倪才会有此结论。
只见无瑕子取出份玉简递了过来道:“易道友且看此玉简乃是当初我拓下的阵纹式样,虽然情急之下没有将内中所有阵纹都画下,可至少也有七八成了。”
花都神醫
结果玉简摊在手上,易天轻轻的打开后神念扫过。三息后脸上不露声色可心中却是异常震惊,这份玉简之上明明是记载两套阵法。
一套是以魔族文字布下的法阵,另一套则使用金篆文书写的。不消多说那魔族法阵必定是后人前来加上去的,只是这个布阵之人似乎布置完后没有完成以阵破阵的效果,所以才会放弃了去。
想罢易天抬头问道:“既然是两套法阵,未知当年那秋山道人最终是陨落在了那里?”
无瑕子嘴里唏嘘了几句道:“其实当年我们也是几经艰难突破层层险关才走到了这‘凝神洞府’的深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底部了,只是四周有不少洞府护卫在,实力都有分神期顶峰的样子。”
“那对于当时的你们来说确实异常吃力了,”易天道。
“记得当年到了那阵法处后我们三人都异常兴奋,只要破除此阵法说不定就可以将‘凝神洞府’的秘密起出了。可谁知婉月妇人触动了阵法禁制随后大阵开启,那内中阵法原本是被外层阵法所牵制,被触动之后直接射出道灵光要将婉月拉近阵眼之中,危急时刻秋山道人冲上去将发妻推开自身却是被锁进了阵眼里。”
“这么说来婉月妇人这次也是抱着希望想要将丈夫救出了,”易天想罢问道。
“估计是差不多,可谁又能知道千年下来那秋山道人是否还建在,”无瑕子一阵感慨道:“即便是或者可被这大阵折磨千年只怕自身实力也基本上耗得差不多了吧。”
“事在人为嘛,”易天转过身来将手中的玉简合上递了过去道:“依我看这玉简阵图虽然将那处的阵法画下可未得全功。如果当场看看说不定集你我之力还有可能尝试着破解下。”
“易道友也是这么想的吗?”无瑕子说道:“好吧既如此那我即刻就传讯婉月妇人联手去查探下那‘凝神洞府’吧。”
正说着突然无瑕子眉头微微皱起,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面色。‘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急急打开洞府禁制跑出府外,周身灵光一闪施展遁术飞至高空之上然后盯着东南方向仔细的打量起来。
易天知道必定是有事发生,一言不发跟在无瑕子身后飞到高空。神念微微张开朝着东南方向扫了过去,不多时发现在五千里开外的一处山崖下方透出股浓郁的灵力,其浓度明显比外界的强上数倍。
无瑕子面色一沉道:“坏了,婉月妇人这次是一意孤行,她竟然没有再次与我商议便直接前去探查‘凝神洞府’了。”
“无瑕子道友不必多虑,我想她既然找不到你出手相助必定会另辟蹊径,毕竟她身边还联络到了其他帮手,”易天却是对此不以为然道:“那么问题来了,不知无瑕子道友现在准备如何处置,是在这里静等结果还是跟上去呢?”
无瑕子听罢闭上眼睛似乎是在思量应对之策,脸上的神情变了数变后突然睁开眼露出坚毅之色道:“走,跟上去看看。”
“正该如此,”易天笑道:“这般机缘时不待我,错过了便是错过了,所以还是要转抓住眼前的好。”
呂布有扇穿越門 煙雨織輕愁
说罢二人周身灵光乍现之下化作两道遁光朝着那处灵力透出之地径直飞去。易天也不想显露太过身上的灵压波动收敛起来将修为压制在分神后期顶峰的样子。同时为了照顾无瑕子自己还将施展的遁速与之持平。
一刻后二人来到了那处山崖上空,环顾四周此处算起来是翠竹岭深处某座山脚之下,四周灵力较外界也没有强出多少,只是这下面的地洞口内透出的浓郁灵气有些显眼,在空中老远就能将其位置锁定住。
落下云头后无瑕子伸手一指四周的石壁道:“当年离去时我曾经在此设置阵法将入口封住。位置只有我和婉月妇人知道,现如今这里的封禁阵法被破应该是她带人来做的。”
易天神念扫过四周发现这里石洞口的四周崖壁上留有不少阵纹痕迹,看其纹路的深浅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同时心中暗暗留了个心眼,这次婉月妇人找来的必定是魔族合体期修士,所到之处应该会留有些许魔痕残余或是魔煞原力。
神念张开探索了下四周十息后易天脸上却是露出疑惑之色,凭借自己对于魔族的了解只要有魔煞气的残余会第一时间检索到。可现如今来来回回搜索了几遍竟然连一丝魔煞原力的残余都找不到。
难道婉月妇人找的是灵界散修合体期修士出手,照理说这些人刚经历过魔灾大战绝不会有闲工夫来趟这浑水。
带着心中的种种疑问易天随无瑕子落下云头至那洞府门口,抬头看看洞门上沿石壁上刻着‘凝神洞府’四字。无瑕子四周环顾了下后直接取出一份阵盘手中打出几道法诀后将阵盘激活,随即又将阵盘祭起后直接埋入脚底下。
“唰”的一道白色光膜闪现出来将‘凝神洞府’四周方圆百里都笼罩住了。那些动作透出的浓郁灵力此刻都被限制在禁制光膜内没有泄露出去。
易天知道这是无瑕子不想让‘凝神洞府’的事情闹大了,这般布阵也可暂时将事情压下来,待到探索完毕后在另行处置。
接着只见无瑕子抬起头来使了个眼色,嘴里道了句:“易道友随我来吧,只怕这会我们和婉月妇人离得有些距离了,追上去免不了花上一番工夫。”
學霸風雲
说罢他也没什么估计打开了防御罩后便转身一马当先的冲进洞府之中,易天见了也不再多说什么祭起防护罩后跟上前去。
进入‘凝神洞府’后无瑕子神念打开很快就锁定住了方向,而后轻车熟路的便朝前凌空飞去。易天跟在其身后神念打开四处搜索了起来。
鳳棲江湖:紅顏笑 荊釵布衣
明显此处像是有些年头了,从四周石壁上开凿后留下的痕迹看至少也有万年以上的时光。飞了不多时面前就出现了三条岔路,无瑕子似乎是没有怎么做太大分辨就直接循着右侧的那条飞去。
二人的洞府通道内穿梭过一阵,易天心中暗暗估计差不多已经深入地下百里左右了。突然前面带路的无瑕子停下来身形嘴里无端念叨一声:“奇怪了,难道这里千年未至还发生了变化?”
“道友发现了什么么?”易天的声音从后传出问道。
“当年我们三人已经将这里四周的清除过来,可现如今看起来竟然还有阻拦的灵虫,而且看上去数量不少,”无瑕子回道,同时伸手一指面前的石壁上道:“易道友且看这些‘兰莹蛾’已经在通道内筑窝,看起来之前婉月妇人已经出手处理过了。”
顺着而他的手指望去易天看到面前十丈开外的石壁通道前有大量的蓝色灵光闪耀。仔细用神念扫过后发现竟然都是元婴期级别的飞蛾。
原本应该是密密麻麻将内中的通道都封死了,可此时正中破开了七尺高三尺宽的空间,上面还有丝丝血腥气残留着。
易天面色微变这般血腥气有些熟悉,自己曾经好似遇见过类似的灵气。想了下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念头,同时嘴里默默道出了个名字‘血尸老魔。’
曖昧特工 隸書
没想到竟然是他,再次回想一下之前遇见的情况易天心中便有了计较。难怪一路上都没有发觉丁点魔煞原力,原来并不是魔族合体期修士。
当年自己在阴尸界时曾经和血尸老魔的分身有过交集,现在查探起来这些残余的‘兰莹蛾’身上留存的确实是血尸老魔的气息。
出手的是他,婉月妇人这次恐怕是引狼入室了。想了下便将自己找到的结论告知了无瑕子。后者听罢脸上也是露出无奈之色,如果婉月妇人和灵修合作,或者说哪怕是魔族修士都没什么问题。可是与尸修合作那无异于与虎谋皮搞不好还要把自己搭进去了。
想罢无瑕子急忙说道:“如此易道友我们速速跟上去吧。”
点了下头易天则是伸手一指通道口,一缕白色的火焰闪现后将洞口的‘兰莹蛾’都点着了。施展的正是离火九变第七层中的神通功法,在一边的无瑕子却是面色一惊道:“无明火果然厉害,易道友不愧为姬轩辕的师弟,只怕将来神功大成后都有机会稳定离火宗宗主之位吧。”
没想到无瑕子还知道的不少,易天嘴角微微一笑操控着无明火将那些被血尸老魔留存尸气影响到的‘兰莹蛾’都烧尽了。收起神通后才淡淡的回道:“那个尸修不简单,当心被他的尸气所影响。我们这一路上还是要仔细善后否则让此处的尸气滋生起来可不是小事。”
点了下头后无瑕子才再次动身,不过此时他行进的速度有所放缓,神念也是不时的扫过前方事先查探起来。
走不了一刻后突然二人发觉面前的通道深处有一股滂湃的灵力涌出,带动着四周的罡风从通道内刮过。这通道不过一丈高,五尺宽勉强可以两人并排行进。在明知道避无可避之下无瑕子和易天只能打开防护罩盯着罡风往前逆行而去。
少倾只听无瑕子传音说道:“他们定时触动了阵法禁制,不知道有没有惊动这里的守卫。”
“守卫,难道这般洞府还有护卫生灵么?”易天不解的问道。
“都是石质傀儡,但是当年我就发现其炼制工艺并不是我所见到过的任何一种,”无瑕子面色一沉道:“这个‘凝神洞府’内本来就是怪怪的,所留存得东西至少也有数万年之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