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ty5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迷蹤諜影 西方蜘蛛-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辦公地點推薦-xjnbj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查,日方在愚园路新增设联络点一处。”
“盯紧了。”
人間鬼事 妖九拐六
正在那洗衣服的孟绍原停了下来:“愚园路历来是公共租界兵家必争之地,日方忽然增加联络点,接下来必然会有所动作。”
“说归说,洗归洗。”
坐在那,喝着茶,看着刚拿到卷宗的何儒意,用鞭子拍了拍桌子:“后面还有几大盆衣服呢,洗完衣服,还有菜给洗了。”
堂堂的孟区长,已经在这里洗了两天的衣服了,还有鬼知道哪来的那么多菜。
报应啊。
英雄三國 許願魔咒
从来只有他孟少爷给人小鞋穿,可现在?
欲哭无泪。
“老师啊,我错了啊。”
孟绍原哀求着:“你要不就放我回去吧,我再也不敢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的话我是一句都不相信的。”何儒意冷笑一声,然后继续念起了卷宗:“我方平凉路联络点负责人徐德安,遭到刺杀,凶手为桥本西博。”
这些都是吴静怡刚才悄悄送来的,可不敢给孟绍原看到他的助理来了。
“又是他!”
孟绍原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人算是日特上海机关比较厉害的杀手了,他自己本身之前是陆军军官,手下的四大帮手,也都是职业军人。论起情报工作,他不行。可是杀人方面,他很在行,不行,命令立刻寻找机会干掉桥本西博。”
这算什么啊?
秦時明月星月
上海区的区长,居然在这个地方用这种方式来指挥军统局上海区的工作?
妖劍仙
“动作快点。”何儒意放下卷宗:“其它方面没有了。”
“老师,这是吴静怡给你送来的吧?”
“是啊,这种资料只有吴静怡才能经手。”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孟绍原哀嚎着:“连我的助理都出卖我啊。”
何儒意冷笑着:“你知道是吴静怡送来的,还知道一些什么?”
“我还知道我压根就没离开过国际饭店。”
“哦?”何儒意倒好奇了:“为什么这么说?”
“老师哎。”孟绍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我目标太大,你担心我被送出国际饭店,转移到其它地方去的时候遇到危险,所以在国际饭店是最安全的……”
何儒意鼻子里冷哼一声:“谁会在乎你的死活?”
孟绍原也不和他分辨:“关我的地方我虽然没来过,但这里设施齐全,还有水源,你每天又要我洗那么多的菜,就像之前的青菜,几个人哪里吃得完,可不就是饭店里要用的?我要是猜的不错的话,这里,是国际饭店的地下室!”
何儒意看了他一眼,又是一声冷笑:“小聪明,这些衣服,半个小时之内洗完。”
造孽啊。
孟绍原心里悲呼一声。
……
“这次,你们犯的错误很大。”
孟柏峰缓缓说道:“保卫工作,不能出现丝毫差错。在被保护对象进入目标地点前,任何微小的地方都不能放过检查,尤其是水源方面……从古至今,水源往往是最容易被人利用的,稍有疏忽,万劫不复。”
李之锋听的非常仔细。
他已经在这里连续听孟柏峰给他上了两天课了,说的重点,都是安全保卫方面的要点。
“你们是行伍出身,半路出家,当然不会掌握的那么细致。”孟柏峰微笑着说道:“慢慢来,把我这两天教你的消化了,自然也就能胜任了。”
李之锋对这位“老白”是真心钦佩。
他不会对你说什么大道理,教的内容简明扼要,一听就懂。
比如遇到敌人袭击,地形差,人数少,应该如何脱身。比如如何分辨不应该在某个场合出现的人或者事物。
这两天的时间,对于他们将来更好的保护好长官,毫无疑问是大有益处的。
仙界走私大鱷
何儒意走了进来,李之锋赶紧站起:“白先生,那我先走了。”
“去吧。”
親愛的,這不是愛情 依人茶
孟柏峰往烟斗里压了烟丝:“怎么样了?”
“基本上都被他猜到了。”
何儒意坐了下来:“他连被关在什么地方都知道了,不愧是我最得意的学生。”
“我儿子。”
魔教妖妃:皇上有種你別跑 顧綰
“我学生。”
“你学生也是我儿子。”
“你尽过几天当爹的责任?是我一手教出来的。”
“你教出来的,还是我儿子,还是姓孟。”
燕傾天下 天下歸元 TXT下載
何儒意气结,恨恨看了孟柏峰一眼:“我不和你吵,我接到准确情报,虞定南快来上海了,但愿他能消气。你说你儿子做的什么狗屁事,虞定南的闺女他都敢碰。当个正房吧,咱们还有说的,可你那宝贝儿子,妻妾成群!”
孟柏峰不紧不慢说出三个字:
“你学生!”
“姓孟的,有好事就是你儿子?出事了就是我学生?你还要点脸不?你们父子俩怎么都是一个德行的啊?”
“子不教,父之过。”孟柏峰摇头晃脑:“可惜,我儿子成长之时,我不在他的身边,所以这一条不成立。教不严,师之惰,他是你教出来的,出了事,你的责任最大。”
何儒意瞠目结舌。
论口才,他是实在说不过孟柏峰。
“成了,给他的教训也差不多了。”孟柏峰这才说到正题:“赶紧的放了,一个区长,总关在这里成何体统。”
“心疼了?”
“哪有当爹的不心疼儿子的?我说老何,将来难道你不要绍原帮你养老送终?”
“我要他帮我养老送终?丢尽了我的老脸。”何儒意骂了几声:“整天胡作非为,重庆多少人在那骂他?要不是戴雨农压着,他在上海能有那么舒坦的日子过?”
孟柏峰一听就不乐意了:“绍原帮戴雨农做了多少事?一手撑起了上海的天,他戴雨农帮着绍原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
“成,成,说你儿子一点不好都不行,我不和你吵,不和你吵。”何儒意直接投降:“让李之锋找两把枪来,咱们去办点事。”
“没空。”
“孟柏峰,是帮你儿子做事。”何儒意恨得牙痒痒的:“有个什么日本人的杀手,一共五个人,给你宝贝儿子添麻烦了,孟绍原正在琢磨着怎么除掉他们。”
“早说啊。”孟柏峰烟都不抽了,赶紧站了起来:“那你还坐在这里做什么?等着有人请你吃饭?”
何儒意哭笑不得:“我做了什么孽,遇到了你们这一对不要脸的父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