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0pij精华小說 皇兄萬歲笔趣-98.月宮之劫,滿月飛昇(第一更)相伴-e9gro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数月之后。
錦衣血途
正值中秋。
中秋月圆满。
越是圆满,越易孤单。
而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到,那皎洁的冰轮竟然变黑了,就好似从额顶开始流下的黑色血液。
那长短不一的黑线竖画在明月上,显得十分诡谲。
继而,月球与大地之间的空间好像变得奇异起来,灵气如碳炉上已经沸腾的水液,开始“咕嘟咕嘟”地剧烈翻滚,化作一波又一波的浪涛拍打向那夜色的长空。
各个大陆,各大宗门,各个王朝的城市乡镇村落,几乎都能看到这一幕。
百味記
那是一道道纯白的潮水前仆后继,正在向天空而去的瑰丽场景。
这些纯白的“潮水”,都是极度浓郁的灵气所化。
此时,这些灵气正在远离大地。
随着灵气的远离,人间也在发生剧变。
凡间王朝还好,不过是枯萎了些仙花仙草,不过是一些仙赐的灵丹变成了药渣。
但对宗门而言,这几乎就是毁天灭地的大变。
无数修士,不得不御剑飞起,远离自己所在的宗门,
然后再半空之中,默默看着此时的变化,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
轰轰轰轰!!!!
宗门所在之浮空之山,抑或是各种奇瑰的山峰都开始破碎。
其上,湍急的灵气飞瀑化作一团团巨大的水块,往天而去。
遊戲之三國誌
山崖山峰先是粉碎,
然后如化作了一丝丝棉花、被来自于月球的强大吸引力牵动着,
向上空争先恐后竞逐而去,
大小不一的巨石彼此激烈碰撞,宛如万道雷霆,发出连绵不绝的巨响,传遍整个人间。
轰轰轰!!
无数修士惊诧地看着这一幕。
但其中也不乏有识之士。
“这当是十五境之劫到了吧,又是一阵天翻地覆,让老夫想起当初的山河之劫啊。”
“不错,山河之劫是大陆分开,如今这劫,却不知又会将我等引向何处。”
“无论何处,我人间修士与怨灵终究势不两立,只是此后修行道路越发困难了。”
“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我辈自然早就做好了陨灭的觉悟,诸位看那天穹…明月浩瀚,正当天中,老夫先走一步了。”
英雄聯盟意識王者
早安,老公大人
说罢,那人便是掐指一点长空,足下踩踏的飞剑顿时顺从了他的心意。
嗖!!
剑如长虹,破贯天穹,那修士衣袂飘飘,显出几分洒脱之感,双目之中却充满了坚毅。
无独有偶,更多的修士几乎做出了和他一般的选择,众人就如从大地飞落向天河的流星,随着此时这天地崩塌般的末日之景,向宇宙而去。
经历了种种事情,这片大地上的天骄何止数人?
人人自有一股心气,一股傲气,一股无畏之气。
但是,也有不少谨慎之人。
“人间灵气在减少,越来越少…我们去不去?”
“暂缓观望…固然我们会缺了机缘,然而却也能谋定而后,看清楚了再说。”
“嗯…”

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想法。
白叶孤一身玄袍,站在一座漆黑冷峭的山崖上,仰头看着此时空前的壮景。
他身后则是一个大小姐气质的白衣女修,这女修是他的妹妹——白小叶。
逍遙劍 雲劍英
白叶孤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不曾多讲半句自己如今已是一个特殊存在…他的心开始理解黑潮,开始觉得黑潮的所作所为,其实都是这贼老天一手造成的。
然而,他终究不可能肆无忌惮,因为他与人间还有着另一丝联系。
某召喚師的少女計劃 我就是鏡子
这联系,就是白小叶。
白小叶对于兄长能活下来,虽然震惊,但却也没有震惊到那般程度,因为兄长从来都是一个能创造的奇迹的人。
她在开心之后就恢复了冷静,此时担忧地仰望穹苍,喃喃道:“兄长,我们该不该去?”
白叶孤自然感受到黑潮的到来,感受到那更高位的存在已经莅临了月球…
他的心便陷入了矛盾。
白小叶问:“怎么了,兄长?”
“小叶,你怎么看黑潮,看那些怨灵?”
“啊?”白小叶愣了愣,本能地就想脱口而出“怨灵是我们的死敌,我们自然与他们不死不休”,但女人的直觉发挥了强烈的作用,她侧头看了一眼相伴两千年的兄长,只见他脸庞明灭不定、犹是沉浸在某种介于光明与黑暗交替的灰色里。
白叶孤也很了解自己的妹妹,见到她嘴唇刚动便又合上、双眸陷入沉思,便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于是,他道:“小叶,我觉得玄武尊者人挺好的,踏实稳重,也很有魄力,似乎对你也有些好感,你这么大了,总不能一直跟着我。”
白小叶瞪大眼,刚要说什么,却被白叶孤抬手挡下。
無限之天魔魅影 雨夜落楓
“小叶,去找他吧。”
“我…”白小叶想到玄武尊者的样子,心神也有些晃摇,从前她只是听说了这么个人的名字,后来在“人族修士最后防御战”里,她和玄武尊者并肩作战,两人也是互生了写情愫,只不过却都被压着而没有互诉衷肠。
“哥哥,其实我觉得无论怨灵怎么样都不重要…我…”
白叶孤打断了她的话,温和道:“小叶,去吧,你有自己的世界。”
“可是,哥哥,我想随你一起…你让我找谢琼峰,你自己呢?”
“我?”白叶孤想了想,笑道,“我也有了心仪之人,所以才想独立离去。”
“你骗人。”
两人沉默下来。
白小叶道:“兄长,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奇奇怪怪的?黑潮是什么,怨灵是什么,与我们有关系嘛?无论你怎么想,我都与你站在一起。”
白叶孤没有回头,他不想把妹妹卷入这般的事件来。
他不可以让小叶站在人类修士的对立面。
这不是小叶想要的。
于是,他做出了决断,左手猛然一撇,空气顿时凝聚,黑色光潮构结成牢,将白小叶束缚了起来。
白小叶是没想到兄长会突然对自己出手,一脸诧异,但她旋即感到了兄长只是束缚了她,却没有伤害,于是心底忽的一突,恍然了过来。
“哥哥!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和我说,我…我可以…”
“不必了。”
白叶孤仰头,看向那正流淌着“黑血”的满月,玄袍边裾如魔火焚烧,烈烈而扬,他侧头再看了一眼那熟悉的脸庞,“去找谢琼峰,然后跟随着他。”
说罢,他再不犹豫,身形张开,宛如一只孤傲的黑龙冲上穹苍,他非劫,却是因劫而来,何况在他理解了这一切之后,自是会为了黑潮而挥刀。


“家主,我们去么?”
“我看许多修士都已经飞升而上了,若是缓了,怕也耽误了机缘。”
“其他四大家族有不少人已经飞升了…我们…”
一片星光般的湖水边,包裹着火金色华袍的女子正仰头望天,她身后随了许多修士,只从气息来看,这些修士都是实力极强之人。
然而,即便再强,却也对那女子尊重无比。
因为,这女子乃是自苏家跨入超凡时代一来的唯一家主,她实力也许并不是最顶尖的,但综合水平却是极高,她如是镇压着苏家的一根定海神针,使得这些年苏家在发展之中,竟是直接成为了五大家族的第一。
她名苏月卿。
两千年前,曾有过一些谣言,后来这些谣言又被拿出来说了几次,说苏家家主其实早就被替换了,家主的真名根本不是苏月卿。
甚至还有的人寻到了证据,说家主其实姓安,可能是当初一个人间渔村里的小丫头,名为蓉蓉。
然而…
苏月卿自如深海神石,任由风吹雨打,潮起潮落,却岿然不动,反倒是那些声音逐渐平息了,有的是被折服了,有的则是“消失”了,还有的死于“意外”。
总之无论如何,苏家家主乃是一代雄主,这一点无人可以否认。
到了如今,家族里几乎所有人都对她忠心耿耿。
此时,苏月卿正抬头望月。
老祖们失踪了上千年了,她也有很久没看到自家老祖了,但她犹然记得老祖曾经说过的一些劫数。
譬如人仙,地仙,天仙…
所以,她只是看着,而后缓缓道:“如今的月宫定然危险无比,我苏家不可举族飞升。”
众人默默听着…
有人道:“那不如派遣先锋数十人,先去查探消息。”
苏月卿反问:“若是这天梯,只能上,不能下呢?”
那人顿时哑然,也觉得自己的思虑确实过于草率。
众人正犹豫之时,苏月卿身侧一名白衣身影忽然道:“我去吧。”
苏月卿侧头看向那男子,却没有同意…
这男子用刀如神,只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刀却软了下来,因为多了感情,所以刀就不够锋利了。
而这是夏极的弟子,也算是夏极临终托付给自己的…
自己虽然没有能和夏极在一起,但心底却也以师娘自居,于是轻声道:“吹雪,不急于一时。”
风吹雪低下头,他虽然木讷内向,但却也不傻,自然明白苏月卿的意思,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关心,他心底暖了暖,开口道:“师娘,没事的。”
说罢,他缓缓道:“我去天上一年之后,无需再查,你们可直接过来。”
此话里藏着无穷的霸气和信心。
300億盛寵:腹黑總裁愛不夠
说罢,他也不再等苏月卿同意,便是一袭白衣,飞升入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