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86x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討論-第七百五十四章 塞溫失馬推薦-snmll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随着叔侄俩的比斗结束,昆仑园区总算是有惊无险。
曹余生已经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了,人在高楼的玻璃往下看,瞧着园区的工作人员里从防空洞纷纷出来复工复产,嘴里嘬了个牙花子,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死亡天刀 豬豬豬豬鑫
“谁能想到呢,园区自从建成以来,一直防着外部敌人的入侵,安保工作那是密不透风,现在更是请来了刺客信条来负责。
结果千防万防,没防住这对叔侄,损失多少统计上来了吗?”
“设备损失大概五六个亿吧,详实的报告还得等一会儿。”曹冕说道,“人员倒是没伤亡。”
“废话,要是人员有伤亡,我开上龙骨甲就跟林朔这小子拼命去。”曹余生气鼓鼓地说道。
曹冕摇摇头:“那设备损失就得再加上两个亿。”
“什么意思?”
“您这台龙骨甲也得报废了呗。”曹冕摊了摊手。
“你……”曹余生哑口无言,回到自己座位上摸着自己的胸口,然后说道,“我迟早得被你们这群小子给气死。”
“您啊,就别生气了。”曹冕也回到自己的办公座位上,开始翻越案头的文件,淡淡说道,“塞温失马焉知非福,今天这事儿,我看是好事儿。”
“平白无故这么大损失。”曹余生端起桌面上的紫砂壶喝了一口茶水,问道:“还能是好事儿呢?”
“行啦,这儿没外人,您跟我这儿就别演了。”曹冕头也不抬地说道,“当我没看出来吗?您又没真生气。”
“哦?”曹余生脸上现出几分玩味的神色,“那你说说看,我为什么没生气。”
“这还不明显么?”曹冕说道,“咱们昆仑园区这七年来,最大的损失是什么?
绝不是今天叔侄俩这一场架,而是林朔这个总魁首长达七年的缺席。
網遊之黑夜傳說 衍厲
群龙无首,这就导致高层决议没人最终拍板。
您老,苗伯父,还有唐老先生,你们三个人每项决策出台,哪次不是非吵个三四天啊?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七年时间过去,整个园区的发展在我看来是比较缓慢的。
好在是现在局势还算平稳,高层的整体志向也是一致的,所以当总魁首回来的时候,我们这份考卷还算及格。
可随着总魁首回来,又带来一个新的问题。
他在七年前整合了猎门,又收购了奇异生灵研究会,框架搭出来了,这才让华夏高层在猎门身上下注,实施昆仑计划。
现在七年过去了,昆仑园区的发展,基本上没有他的参与。
这就会给人一种错觉,似乎总魁首在与不在,区别是不大的。
再加上猎门其他猎人的成长,原本总魁首最硬的一张底牌,也就是他的个人战力,成色也消退了。
这就导致总魁首回来之后,园区的气氛其实是很微妙的。
七年前他是欧亚大陆的救世主,可现在他是什么呢?
他林朔如何融入现在的昆仑园区,怎么坐稳领导人的位置,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所以林朔很慎重,这才会先在家休息一个月。
而章进跟林朔恩同父子,面对这样的局面,章进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仙本純良
他之前让别人称呼他为‘小林朔’,其实就想在林朔不在的时候,以自身的实力去维持住林朔的威望。
我觉得他这次紧急回来,也是来帮他叔叔的。
目的,就是让林朔最重要的那张底牌,重新亮一次,让大家知道知道。
不仅要让大家知道,还要让大家切身体会一次。
其实说到底,我们整个昆仑园区建设的目的是什么呢?
不就是加强猎门战力,好应对以后的危机么?
如今猎门最强战力是这个成色,所有人有了切身体会之后,心里难道就不触动么?
所以这防空洞的一进一出,再加上章进战败的消息传来,林朔的个人威望,也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曹余生听着儿子的分析,缓缓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这样的想法,倒是说不上有什么错,不过到底还是有些流于表面。
瘋狂遊輪 曠海忘湖
其实很多事情的发展,并不会像你说得那么因果明确,痕迹也不会那么明显。
实际的情况,肯定会比你说得更加复杂,只不过目前的结果,确实是如此罢了。
而对我们来说,意识到这个结果,并且抓住它,放大它,强化它的作用和效果,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綜武俠劍三穿越局奇聞錄
“明白了。”曹冕点点头,“回头我跟昆仑日报的主编说一声,让他们去战斗地点实地勘察一下,出一篇报道,数据详实一些,着重于地形破坏效果,然后跟之前的龙骨甲实验比对一下。
看看目前我们的科研成果,跟真正顶尖猎人的差距还有多大。
至于战斗的结果,报道上不用说,让其他人慢慢猜去。”
“嗯,就是这个意思。”曹余生神情淡然地点点头,呼噜噜喝了一口紫砂壶中茶水,然后似是想起了什么,神色一紧,“哎?这都中午了,我孙子的饭谁做啊?”
脫掉的愛情 陌果
都市王牌教官 弈世
“哎呦。”曹冕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忘了个干净。”
危險關系
“还不赶紧去!”曹余生吼道。
……
重生之時代先鋒 執筆亂紅塵
昆仑山里,林朔跟章进叔侄俩,在老地方燃起了篝火。
苏念秋还是疼章进这个侄子,看到章进跟林朔打完那一架之后饿得都快站不住了,赶紧驱车去了一趟园区农贸市场,运过来三头谷饲的肉牛,顺便把老白也捎过来了。
林朔和章进叔侄俩合力,料理起这三头牛来那是轻车熟路。
到了中午,两头牛整头串着,被两个烤架支起来,底下铺满了刚刚在篝火里烧好的火红木炭。
这两个顶级吃货试了无数遍了,牛肉这么烤起来最香,就是耗时长一些。
大明英烈傳 獨孤紅
老白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剩下的那头牛直接生吃,这会儿正啃得不亦乐乎呢。
林朔在料理牛肉,章进则躺在一边摸着肚子咽口水。
叔侄俩很多话不用多说,都在心里,所以一个做饭一个等着吃,场面很安静。
到了下午两点,老白已经把那头牛解决了,趴在章进身边瘟鸡点头似地打瞌睡。
而烤架上的牛肉,虽然火候还差一些,不过林朔看章进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估计这小子已经等不及了。
于是林朔让他先开吃一头,另一头继续烤着。
嚯,还真是饿死鬼投胎,大块的牛肉撕下来就往肚子里咽,嚼都不带嚼的。
两条牛后腿下肚,林朔发现章进的眼神终于开始聚焦了,知道这小子总算是回神了。
于是林朔问道:“你身上不是有九龙之力么?怎么刚才不见你用?”
“不敢用。”章进晃了晃脑袋,抹了抹嘴角的油花。
林朔点点头:“是不是这种超出自身掌控的力量,一旦出手就没余地了?”
“对啊,那是真会死人的。”章进说道,“叔,你这趟在西王母那边待了那么久,应该也有九龙之力了吧?”
“嗐,一言难尽。”林朔无奈地笑道,“我宁可不要。”
“叔,您说这话就假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章进眨了眨眼,“您跟西王母的契约我听婶儿说了,这多出来的一个四婶儿,她不香吗?”
“滚蛋。”林朔翻了翻白眼。
“哎,那您跟四婶儿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啊?”章进指了指林朔,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们现在可是非法同居啊。”
林朔瞪了章进一眼,随后说道:“过阵子吧,孩子都那么大了,大操大办也不合适,回头请几个关系近的喝顿酒就得了。”
“行,到时候我一定到。”章进说道,“对了,叔,我这趟来,主要就是想跟您请教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您看啊,我今天早上来你家,你们这一家子人够多啊,四位婶婶在饭桌上那是和和睦睦的。”章进挑起大拇指说道,“您这方面可太厉害了,到底是怎么摆平的,有什么诀窍吗?”
林朔割下一片牛肉,搁嘴里试了试火候:“想知道啊?”
“太想知道了,您是不知道,我家那两个婆娘,那是天天打架啊。”章进苦着脸说道。
“天天打怎么可能嘛。”林朔笑了笑,“说话别那么夸张。”
“那倒是,也不是天天打。要是偶尔有一天她们之间不打架了,那就是要一起揍我了。”章进说道,“我现在这身修为,就是被她俩这么逼出来的。这俩娘们联手您是没见过,一个速度贼快,另一个阳八卦劈头盖脸地招呼,我又不能还手,光剩下挨揍了。”
“哦。”林朔点点头,“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就不告诉你了,你看,这是你修为进步的动力嘛。”
“别,我觉得我现在能跟叔打这么久,已经够强了。”章进摆了摆手,“您就告诉我吧。”
“你这是光看贼吃肉不见贼挨打。”林朔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的日子自己过,慢慢琢磨去吧。”
章进一阵无语,然后愤愤不平地又啃了一条牛腿。
这条牛腿吃完之后,章进忽然抬起头来:“叔,我觉得老天爷一边厚待着你,一边也对你不公平。”
“哦?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给了你四个婶儿,同时也拿走了你七年。”章进说道,“要是把这七年还给你,你现在一定会更强,说不定已经超过云家祖师爷了。”
“不能这么说。”林朔抬头看着蓝天白云,悠悠道,“我虽然失去了七年,可你们却更强了,所以这对我来说,更是一件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