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tzi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1625冰封帝國笔趣-第六十四章 川藏風雲(8)風雲變幻讀書-tuufu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三日后。
朋素克大军到了,他的手下经过了与罕都连番大战后还剩下八千多骑,都
是有甲胄的骑兵。
罕都一到,达延汗身边就有了接近两万人马,这内心一下便安定下来。
还不止如此,这三日,就在瀚海军眼皮子底下,他们挖掘了两道壕沟,不仅将瀚海军紧紧封锁在白河南岸、东岸,还将秦峰他们过来的道路挖断了,想要从那里穿出去就要先过壕沟。
令达延汗、索南群培等人吃惊的是,他们这几日挖掘壕沟是让跟随他们而来的藏人农奴进行的,瀚海军并没有阻拦,大大方方让他们挖掘,最后在两座对峙的山丘之间形成了两道高、宽、深都达一丈左右的壕沟,壕沟完成之后,他们还在壕沟后面布置了防线,强弓手和长矛手布置在后面。
与此同时,后面的达赖乌巴什那里也挖了两道壕沟,如此一来,两万瀚海军就被牢牢困在这处长宽都约莫四五里、以安曲寨为中心的地方,其南面、东面是壕沟,西面、北面是白河,壕沟后面,又是一处宽约四五里的沼泽地。
“哈哈哈!”
山顶大帐里,达延汗终于一改连日里愁眉苦脸的模样,得意地大笑起来,他看着自己最骁勇的儿子、今年年仅二十一岁的朋素克越来越喜欢。
朋素克的母亲来自绰罗斯部,是巴图尔的侄女,他并不是长子,不过自从他十五岁以后,每逢大战,都不惧生死冲到第一线带兵,深受达延汗的喜爱,眼下,他的地位已经超然卓立,若是没有意外的话,下一任和硕特汗国大汗的位置就是他的。
至尊小白臉
何况,朋素克在十八岁那年娶了索南家族的女儿,而索南家族是当下藏地最有实力的家族,索南群培还是达.赖喇嘛的首席助手,整个藏地事实上的摄政,更进一步加强了朋素克的威望。
与玛齐克相比,朋素克倒是一幅典型蒙古人模样,五大三粗,头上也是典型蒙古人的发式。
“阿布”,眼下,朋素克正在达延汗的大帐里禀报自己带兵南下攻打罕都的情况,“罕都先后纠集了和硕特、藏、羌诸部一万人马与孩儿抗争,不过几战过后这厮的手下除了和硕特人,藏人、羌人都跑光了,他一路向南逃,最后占据了甘孜城,依城据守,孩儿正欲攻城之时,阿布的命令便到了,故此……”
“好了”,达延汗摆摆手,在汗国内部,自然以当雄八旗最强,青海诸部加起来也就四万部族骑兵,各人寻常的常备军都只有一两千,当朋素克攻过来时,罕都还能聚起上万的人马也算难得了,不过想要同朋素克抗衡还不够。
“抓到多少俘虏?”
“阿布,孩儿一路狂攻,对于抓到的藏人、羌人骑兵头领都斩杀了,不过和硕特部的骑兵本来就不多,孩儿向彼等许诺过,只要抛弃红教,皈依黄教,大汗将既往不咎,不过要转投孩儿的旗下”
说完他偷偷瞄了达延一眼,达延汗却并没有对他这种私自做主的行为恼怒,反正将来整个藏地都是要交到他手里的,“好了,不说这些了,将来若是打败了瀚海军,甘孜便成了孤城,不难攻取,再说吧”
“你既然来了,眼下敌我两军的形势你也知晓了,以你来看,我军该如何行事才好”
“阿布,既然挖了壕沟,又布置了防御壕沟的人手,对面来到此地时并没有裹挟当地的牧户,便只能让自己的兵卒前来填壕,这一去二来,十日便过去了,呵呵,十日一过,再等个五日,敌人必定疲累已极,届时,我等或坐等彼等消亡,或主动进攻,都是两可……”
说到这里,他也有些奇怪,“阿布,我军在挖掘壕沟时,他们难道没有出兵阻挠?就坐等我等将壕沟完成?”
仙道至尊 五一
婚從天降:惡魔總裁別亂來
达延摇摇头,“我也有些奇怪,不过既然敌人犯傻,本汗也没有停下来的道理,加起来长约十里的壕沟,竟在三日便完成了,现在他们就算醒悟过来也晚了,他们火器再利,也不可能用来填壕!”
朋素克想了想,也想不出敌人有何古怪,不过他还是说道:“听说前几日又来了一拨敌人?”
达延汗点点头,“是明军,估计是前来投靠大夏的,只有区区几十骑,在我军的打击下大部被杀,只有少数被彼等营救过去,本汗也是有些奇怪,这山外的汉人就算要投靠大夏,何不从甘肃过去,为何要巴巴地跑到这战场上来?”
朋素克笑道:“多半是彼等知晓了大夏与我军在此地作战,想要向新主子邀功,便不顾危险跑了过来,区区七八人实在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就算他们熟悉此地的地形,不过前后左右都被封住了,他们也出不去……”
“轰……”
正说着,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轰鸣声。
父子俩对望一眼,眼睛里都透露着一股难解的神色,“壕沟刚挖好,援兵刚过来,你才开始进攻,难道就不怕晚了?”
饶是如此,父子俩还是来到帐外,在一处方便瞭望的地方,二人都举起了望远镜,一看之下不禁大惊失色。
只见远处的山下,一溜摆开了上百门火炮,火炮分成了好几层,处在前面的火炮炮口低平,而后面的却抬得高高的。
“轰……”
正看着,后面那抬得高高的火炮开始轮番轰击了,一开始两人都没有放到眼里,在英国人五倍的望远镜下,远处的火炮也只是看一个大概,想要打到这里只是痴心妄想。
不过,约莫过了一刻的时间,对面很快用事实告诉他们这不是痴心妄想!
一枚碗大的炮弹打上了山顶,非但如此,还将一名站在上面的和硕特骑兵击倒,当达延汗过去查看之时,顿时被眼前的惨状吓了一跳。
那人的头部正好被炮弹击中,炮弹携带的巨大威力一下将此人的半个脑袋削掉了,骨渣和着鲜血混在脑浆里,情形着实可怕,这还不止,这枚炮弹削掉此人的脑袋之后,余势未消,又击穿了一个骑兵的胸部,造成了一个碗大的血洞,这还不算,这枚炮弹落到地上后,又弹了起来,又连续撞死撞伤了好几个人!
一开始只有零零星星几发炮弹打到山顶上,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打到山顶的炮弹越来越多,最后敌人竟然用上了烧得炙热的红弹,当那枚炮弹击中帐篷时,立即燃起大火!
“转移!”
此时,不光是达延汗大惊失色,来了一向沉稳的索南群培也慌了,他不禁同意了转移阵地,还主动承担了殿后的任务。
两个小时候,山顶上几乎没有人了,不过对山顶的炮击还没完,敌人的炮击还在继续,那些炮弹似乎长了眼睛,竟能越过山头,落到山丘的另一边!
与此同时,山下的那些炮口低平的火炮也开始轰响了,它们对准的是在壕沟后面用木头、土石垒成的防线,半日过后,防线全部垮塌,后面再也藏不住人了!
到了下午两点左右,第二道防线也全部垮塌了。
这下达延汗、索南群培都慌了,在瀚海军散弹的疯狂打击下(十二斤尼布楚青铜炮散弹的射程高达四百米),两道防线很快丧失了,瀚海军用装满土石的草袋子填了几段壕沟,大队的骑兵冲了过来!
我真的是宰相兒子
达延汗撤退了,他们留下了三千骑断后,剩下的骑兵疯狂向后跑,他们似乎忘了,就算瀚海军冲过来了,可他们要打败自己,还是要通过骑战才行,不过这一日的几乎没有停歇的炮击让达延汗和索南群培都慌了神,由于他们很早都来到了藏地,和硕特人并没有像准格尔人那样对火器有很深的了解。
在上一次以及上上次瀚海军与和硕特骑兵的战斗中,虽然也带了步军旅,不过战斗都在骑战中便分出了胜负,火炮还没有大显身手战斗都结束了。
我的夢幻青春 姜菊
当瀚海军花了一番功夫将达延汗留下来的三千骑歼灭时,天色已经晚了下来,此时,达延汗带着大军已经远去了。
晚上大约十点,秦峰带着一些骑兵回来了。
“将军,敌人正在此地以南大约四十里的地方扎下了大营,那里有一条河流汇入白河,附近也是沼泽地,敌人占据了附近干旱的地方,并依托沼泽地、河流布置了防线,看样子,他们并不甘心”
“哈哈哈”,杨廷玉仰天大笑,“现在醒过味儿来了?已经晚了,对了,后面的敌人有何动静没有?”
左勷答道:“并没有,由于沼泽地的关系,达延汗想要与达赖乌巴什取得联系只能越过白河,从对岸北上通知他们,我等一直在瞭望台上观望,但没有见到敌人的骑兵”
草木春秋演義
重生之庶女嫡妻
傭兵少主混都市 本命庸才
杨廷玉说道:“多半会在晚上进行通知,算了,不管他们了,眼下机会来了,你等看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陈文盛答道:“自然是派出部分兵力穿插到前后敌人的后面,约定好时间,届时一起进攻,大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才是”
杨廷玉却摇摇头,“有这位雅州商队掌柜在,还这样行事未免保守了,本将决定!”
众人都站了起来。
邊緣 張海錄
“陈将军”,杨廷玉来到陈文盛的面前,“眼下敌人的实力我等已经摸得清清楚楚,除了地形,彼等并没有半点办法可以胜过我等,如今地形我军也掌握了,就可以看得长远一点”
“诸位,之前陛下说过,青海之地,能拿到自然是好,拿不到也无妨,我等的重点还是在四川,眼下有一个一举两得的法子”
“陈将军,由你带领一个骑兵旅、一个步军旅,对了,步军旅的青铜炮就不带了,全部带可以用驮马驼载的两百斤小炮,让秦峰带路,绕道南下,直抵甘孜!”
“到了那里,若是罕都仍在自然是好,你等就在那里补给,然后继续南下,直抵雅州!记住,千万不要让罕都跟着去,到了后,如何行事,陈将军你应该清楚”
陈文盛一听,暗忖:“这是要将我当邓艾来使啊,还是有向导,路线更好走的邓艾,这是将偌大功劳给我啊”
想到这里便挺起了胸脯,“将军放心,末将必不辱使命!做好这奇袭雅州的邓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