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reg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比薩餅-第2185章 直落(三)看書-jze4p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离开阳春白雪的时候,竟是凌晨半夜,夜色深重,他们各提了一个马灯而行。
江边雾起,道路隐匿,马灯也不过照亮了前方一点道路。
不过沿江一带皆点了大灯火,又把道路给照了出来!
離婚撿到愛
如今南京城也用起了南华油料,晚间点灯,提振夜间经济。
不过,也不是处处点灯,只有这处地区近着渡口才有市政灯火。
如今陈子龙、丘祖德与唐元楫走在深夜的沿江路上,他们当然不是作犯奸科,而是赶鬼市!
打开怀表,看到凌晨三点,他们走进一个不见光的江湖。
进入之前,丘祖德告诉陈唐两人此处的约法三章。
里面有些不成文的、必须要遵守的江湖规矩。
一是买卖之间全在黑暗中进行,人们只能挑着马灯来这里逛摊,而且马灯只能照商品,不能照人脸。
二是所有交易全凭一厢情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不能问真假,不能问来源,不退不换,天一亮,人走货移,不能再有纠缠。
三是如果你看上别人正在看的东西,不能问价,也不能抢来看,必须等人家放下后,确定不要了你才能接上询问。
强行争购的第三者,后果自负。
是的,鬼市!
就是民间集市,属于半夜开始运作,天亮即完结的特殊集市,
摆卖货品一般是拾荒回来、收买破烂回来的二手物品等,初时属于弱势团体凭自己双手挣两顿糊口的地方,只限于江北区沿江路,江南其它地方实际上实行一定程度的宵禁,毕竟是京师!
江北区的鬼市渐渐“出名”,物件越来越多,一些古董商人、古玩掮客和有闲阶级的附庸风雅的人物及文物爱好者与收藏家涉足其间,每当吃完夜宵,便手提马灯,身怀鉴定文物放大镜,徜徉其间观赏,希冀沙里淘金,猎取一二珍奇宝贝。
此处是灰色地带,官府只眼开只眼闭,于是有各地盗墓者,撬开古墓棺椁,盗取陪葬的饰品。亦有破落世家,养尊处优的二世祖,当其家财耗光,便将家藏古董文物出卖以供挥霍。也有一些小偷扒手盗得古玩杂物出售,不可问出处。
所以,来此捡漏者甚多,都认为自己有独到眼光,能够找出好东西来。
陈子龙、丘祖德与唐元楫正是今晚的其中之一,他们不想花些冤枉钱,就是他们想要收集古董,正常渠道购买则是太贵了,
無限定制 小小boy
丘祖德与陈子龙无话不谈,曾经让陈子龙观赏到他从鬼市里淘回来的两件宝贝,一是怀素和尚的狂草贴,二是春秋时楚国春申君用过的印章,都是极品!
陈子龙兴趣大起,即请丘祖德带路!
丘祖德介绍道:“这里是特殊角落,就算没有人预告、没有人宣传、没有人吆喝,前往的人仍然络绎不绝。当云雾拨开,天光初现,它会自然地消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惡魔傳記
“是为鬼市!”丘祖德道。
唐元楫冶学,说他记起在唐朝郑熊的《番禺杂记》中,就有“海边时有鬼市。半夜而合,鷄鸣而散,人从之多得异物”的记载。
“没错,鬼市深夜而开,清晨而散!”丘祖德说道。
在南华,官府过了十二点就宵禁,因此鬼市不可能,另外,鬼市的货物,在南华也不可能有。
他们去到的沿江路上但见得“鬼影幢幢”,卖家陆续而出,买家随即而来。
沿江路上的灯火熄灭,两边的道路陷入黑暗,拉着小推车或背着东西的鬼市摊主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有的竟然在路边已经睡了一觉,醒来后收起一张厚棉被,从身边的袋子里取出“货物”,准备开市。
人越来越多,鬼市成形!
陈子龙、丘祖德与唐元楫皆手提马灯,巡视货摊。
陈唐两人大开眼界,发现货品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有破洞的旧衣服、长满锈绿的铜器、不知真假的旧玉器、好象是从南华来的鳄鱼皮包、发臭的猪骨头、过期的药丸、断了脚的玩具车,未上漆的木头……还有一堆烂饭!
“这,这烂饭也有人要啊?”唐元楫觉得不可思议。
“当你饿上几天时,这些几乎等于白送的烂饭,也就是救命的仙丹了!”丘祖德幽幽地道,手指那个卖烂饭的人道:“他做的是胜造十级浮屠的好事!”
“受教了!”唐元楫拱手道。
“存在即合理哪!”陈子龙说道。
丘祖德来过多次了,带着他们到达一个区域,那里令陈子龙与唐元楫双眼放光!
有铜器、玉器、书画、前朝器皿、陶瓷、木器、钱币、珠宝等等,琳琅满目,有的在灯光下闪耀。
陈子龙拿过几件东西看过,立即知道都是真的!
都市之我的完美世界 想飛的金魚
囚寵之姐夫有毒 顧南西
那个年代,古董多着呢。
而且也经历一个“好时期”,那就是结束不久的北方战乱。
乱起时秩序破坏,官府无力,各地的牛鬼蛇神哪还不借机大干快上!
萌娃當道:廢材娘親很囂張
比如某地兵乱之后,那些家伙即到,就势开挖,让地底下的好东西重见天日。
網遊之追風戰魂
这样的事情多着了,好多古董啊!
见识到一些老玩家,不仅有知识,有眼力,还特别容易认。
邪王獨寵逆天醫妃 荼蘼青
他们的装备比别人显得专业许多,研究宝贝时也更加专注。
我的幻獸是美女
年纪稍大点的会举着放大镜,转着瓷器反复观赏;年轻些的则会提着小巧的马灯,拿起玉器左右查看。
可以看到鬼市里的交易不断,火爆而热烈,紧张却无声。
去你身邊的路
陈子龙深吸了一口气,对丘祖德道:“我要是应天府尹(就是南京市长),来上一次严打,人赃俱获,那我就发达了!”
“我也想!”丘祖德深表赞成!
“那你干嘛不干?”陈子龙知道丘祖德曾做过一任应天府尹的,为什么不干呢?
丘祖德回答得很妙道:“我怕捉到一个陈大樽!”
意思是说捡漏者有朝廷高官,真要是捉到了,固然那人颜面扫地,而丘祖德得罪人了,陈子龙不禁失笑!
……
差不多五更时,三人撤退,都有收获,陈子龙买到了一份王羲之所写的残贴、三件春秋时的铜器和一大包的齐国刀币,背得他气喘吁吁的,但他十分开心!
他们坐船,返回江南,过江上了岸,出了渡口,就在道路边上吃起了柴火馄饨。
吃完一碗后,陈子龙只觉得满血复活,精神抖擞,一夜的疲乏似乎不翼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