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7pyu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九天劍主-第兩千九百四十二章 我不是神鷹族人鑒賞-tv87a

九天劍主
小說推薦九天劍主
呼喊声坠,无数视线全部聚集在了白夜身上。
神鹰族一向排外。
这是从上到下都有的情绪。
而祭拜先祖皇陵这件事是神鹰族一年一度的大事,神圣无上。
在这种大典祭祀上,邀请一个外人参加….对很多神鹰族人而言,本身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但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人在昨天还杀了他们不少神鹰族的人!
一时间许多人的脸上流露着的是困惑、迷茫与愤怒。
神鹰族长立在先祖皇陵入口处。
他的身旁是大将军及一些皇宫大臣。
今日的神鹰族长依然是一袭白衣,看似无奇,但浑身上下却有一种淡淡的光晕散发,好似神灵。
“白龙主,让你见笑了。”神鹰族长走上前,平静说道。
“如此盛大典礼,何来见笑一说?倒是今日白夜开了眼界啊。”白夜淡淡一笑。
“白龙主,咱们也就不客套了,本族长这就开始典礼,待规矩都走完了,烦请白龙主替我神鹰族取回天之神羽!”
風雷震九州
“好!”白夜点头。
规矩他自然是懂。
这种典礼,白夜只需要在一旁看就是。
实际上神鹰族长不需要等他也行,这不过是给白夜面子。
校花的誘惑 豬油
于是乎,等白夜坐在了一旁,神鹰族长与大批神鹰族便开始了祭祀典礼。
典礼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上香,祭拜,献上贡品。
香没什么变化,祭拜也如寻常那般,但所谓的贡品,却是在场每一名神鹰族人的羽毛。
而更让白夜无法理解的是,神鹰族长居然只在皇陵大门口祭拜,竟不入内…
看到这,白夜已是知晓了皇陵内的情况。
大概一个时辰过后,祭拜结束,神鹰族长转过了身,手中捏着杯酒,平静道:“白龙主,请满饮这杯酒!酒内有祭祀香灰,只有喝下这杯酒的人,才有资格进入先祖皇陵!”
“好!”
白夜起身,很是郑重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请!白龙主,祝你一帆风顺,本族长就在这里静候佳音!

“谢谢。”
白夜淡道,径直转身朝里头走去。
神鹰族的人立于门外,往里头看,很快却是瞧不见白夜的身影了。
“族长,真的没问题吗?会不会有什么变故?”旁边的人压低嗓音小心的问。
“你担心什么?是觉得白夜会使用‘天之神羽’吗?”神鹰族长侧首淡问。
“天之神羽乃我神鹰族之神物,若是被白夜掌握,那可就糟了!”
“这个不必担心,首先天之神羽是只有神鹰族的人才能使用的至宝,其次…白夜就算掌握了这件宝贝,他也不会使用,定会安然无恙的交到我的手中!”神鹰族长平静道。
“族长为何这般说?”大将军忍不住开口问。
封神之我穿越成了妲己
“原因很简单,白夜此番来神鹰族的目的是为求援,他希望我们能够出面去阻拦那个世界的人!所以他并不是带着利来的!如果只为了一件法宝而与整个神鹰族为敌,对他而言是得不偿失的事情!”神鹰族长道。
“是吗?”
众人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族长,如此的话,是不是说白夜取来了天之神羽,我们神鹰族就真的要帮他抵御那个世界的强敌?”大将军再是询问。
“这个,看情况吧。”神鹰族长淡道。
“看到时候里圣州的情况?”旁人小心的问。
“我神鹰族一直隐世,里圣州如何,与我们何干?本族长说的看情况,是看里面的情况!”神鹰族长道。
众人一听,脸色顿变,立刻是明白了什么。
王牌教室:魔法特等生 艾曉蕾
….
神鹰族先祖皇陵。
白夜走进大门后,才发现这是一个独立的特殊空间。
这里的一切与外面截然不同,哪怕是一缕空气,也比外面多上几分炙热,几分死气。
白夜缓步而行,尤为警惕,视线一直朝前方的一座大山望去。
大山上能看到耸立了不少巨大墓碑。
每一个墓碑,都是神鹰族的族长之墓。
大山炙热,山后背有火光闪烁。
或许,那就是神火鹰散发出来的炙热光晕。
白夜深吸了
口气,迈步走去。
然而刚靠近大山,一声嘹亮的鹰鸣声响彻。
随后大山骤然亮了起来。
山的后方,传来呼呼作响的巨大风声。
然后是巨大双翼从大山后伸出,像是雄鹰展翅,紧接着一头足可以与大山比肩的巨大火鹰腾空飞起。
雄鹰双翅展开,足有万丈,遮天蔽日。
那一刻,整个空间都是火红一片。
落跑皇娘
神祈:澀青春系列(獨家 蔡芹芹
苍穹跟燃烧起来了一样。
大地跟要融化掉一样。
它那巨大且炙热的双爪踏着大山,巨大如日月般的双目,盯着白夜。
随后,一个恢弘无比的声音响彻。
秋霽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闯入神鹰族皇陵?你,想死吗?”
“前辈打搅了,在下白夜,特奉神鹰族族长之命,前来取天之神羽,振兴神鹰族,请前辈为神鹰族前景着想,将天之神羽赐予在下!”白夜大声说道。
“天之神羽?”
巨大的火鹰用着那可怖的眼盯着白夜,继而冷哼一声,突然挥动双翼。
呼!!
那庞大双翼间竟喷涌出恐怖的火浪,凶狠的朝白夜这灌输过来。
火焰宛如奔涌大浪,更似洪水猛兽,朝这儿奔涌。
那一瞬间,白夜这边的地面直接化开了,空间都被融的波纹不断。
神火鹰这是打算直接把白夜融了。
好爆的脾气!
白夜眉头一皱,倒是丝毫不惧,反手一抬,一股奇妙的力量从他手中释放。
紧接着…
那些灌涌过来的火焰竟全部被白夜的掌心释放出来的力量吸附了。
眨眼之间,滔天火焰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
神火鹰大吃一惊。
“前辈,有什么话咱们不能好好聊聊吗?如果前辈无法接受,为何不能直言?反倒是用这种方式?这样做会不会显得太草率了?”白夜平静的说道。
“神奇的家伙!”神火鹰凝视着白夜,淡淡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是下任族长吗?”
“不是,我叫白夜!并非神鹰族人。”白夜径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