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4iz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天唐錦繡 線上看-第一千零四十章 舉薦之恩-sjxvq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听着房俊一本正经的劝说自己可以趁着房俊即将奔赴西域之时,效仿诺曷钵的“前车之鉴”,论钦陵满头大汗,赶紧连连摇头:“吾噶尔家族传承数百年,固然没有汉人所谓的诗礼传家、诚实守信,却也堂堂正正,不会出尔反尔。今日与大帅缔结盟约,虽只是口头协议,却断然不会见风使舵、食言而肥,更不会背信弃义。”
面对房俊,他着实压力山大。
这位大唐帝国年青权臣不仅杀伐决断极有魄力,且思维敏捷胸怀广阔,令缺乏历练尚不能独当一面的论钦陵颇为拘束,唯恐行差踏错留下漏洞,被房俊给坑一回。
至于房俊所言“效仿诺曷钵之覆辙”,噶尔家族是断然不会为之的。
如今噶尔家族占据青海湖,根基未稳,尚有诸多吐谷浑的残部盘踞各处,需要一一拉拢、清除,方能够彻底掌控青海湖。背后更有赞普虎视眈眈,时刻搜寻着噶尔家族的弱点漏洞,一旦被其发现机会,定然毫不犹豫的发动雷霆一击,将噶尔家族这个威胁他统治的隐患彻底剪除消灭。
很长一段时间内,噶尔家族需要大唐的扶持来抵消赞普的敌视,岂能在这个时候入寇大唐,惹得腹背受敌?
那可真真是自取灭亡之道,再是愚蠢的人也不会这么干。
而大唐眼下也无力扫荡祁连山之南,正好借着噶尔家族之崛起来遏制吐蕃的攻势,使其无后顾之忧。
所以,只需噶尔家族安分守己,默默发展便好。
桃運保鏢 憤怒的紅薯
房俊哈哈一笑,举杯与论钦陵共饮一杯,笑问道:“青海湖固然水草丰美、地域辽阔,可说到底亦是处于吐蕃与大唐夹峙之处,两头受气,腹背皆敌,非是长久之道。令尊智谋无双,教出来的儿子亦是聪敏博闻,何妨前往关中购买一处庄园,将家中妻儿尽皆迁往彼处?大唐政策开明,即便是异族,只要有真才实学亦能够成为官员武将,领受俸禄,加官进爵。若阁下当真有此念头,吾会在陛下与太子面前举荐一番,朝廷定当予以重用。”
论钦陵怦然心动。
早年父亲出使大唐,深受大唐皇帝之器重,曾允诺若是父亲肯留在大唐为官必然予以重用,甚至愿意择取一位宗室女嫁之,可见心意之诚挚。
大小姐的貼身護衛 李狂刀
自己若是能够迁往关中,固然不及父亲所受之重视,但有了房俊的举荐,又有家族眼下与大唐的结盟,身居高位好像也并不难。
倒不是他如何崇尚大唐的官职,而是如今噶尔家族深受赞普忌惮,不得不委身于吐蕃与大唐之间的夹峙之中,缝隙之中求生存,稍有不慎便是阖族灭亡之结局,岌岌可危。
若是自己当真能够迁往关中,岂非给噶尔家族多留下一条生存之路,即便局势最为危及之时,亦不至于阖族湮灭、血脉断绝?
想了想,没有拒绝,却也没有答允,而是谨慎道:“此事重大,在下不敢擅专,还得回到青海湖之后请示父亲,才敢给于大帅回应。”
“自当如此。”
房俊也仅只是提出一个想法,并不认为论钦陵能够马上答允。
若是当真能够让论钦陵一支迁往关中,大唐与噶尔家族之间的结盟将会愈发巩固几分,最起码在未来二十年内,噶尔家族回充当好两国之间缓冲的这个绝色,使得吐蕃投鼠忌器,不敢轻易纵兵入寇大唐。
而二十年生聚,足够使得大唐积蓄足够的力量,一战平定吐蕃。
……
两人言谈甚欢,小酌几杯之后酒席撤去,论钦陵被亲兵带着下去稍做休整,即将前往长安拜会监国太子,毕竟两国之间无论何等盟约,都得落于纸面方才稳妥,即便不能公之于众,却也是约束双方的一个凭据。
房俊固然是大唐权臣,也能够左右太子之决策,可到底只是一个臣子,并不举杯签署盟约之资格……
带到论钦陵去休息,房俊伏案将自己的设想写于信纸之上,然后装入信封,封上火漆,命人将尉迟宝环叫了进来。
“大帅,不知有何吩咐?”
尉迟宝环一身甲胄走进帐内,躬身施礼,恭声问道。
房俊将信封递给他,叮嘱道:“禄东赞之此子前来商谈盟约,本帅与其详谈一番,大体谈好了盟约之框架,却还需政事堂议定,以及太子殿下予以允准。汝且将手中军事放下,护送论钦陵前往长安,路上定要护佑周全,到了长安之后,将这封信交给太子殿下。”
尉迟宝环接过信,心里有些揣测,忐忑问道:“大帅,这信……”
按理,这样的一封信并非机要秘密,毋须他这个河西守将亲赴长安呈递给太子殿下。
既然房俊点名让他前去,必然另有用意……
果然,房俊笑着颔首道:“信笺之中,本帅列数了汝此战之功绩,亲自向太子殿下为汝请功。固然叙功之职在于兵部,并不会出现差错,但至此帝国风雨飘摇、强敌环伺之时,朝廷应当对勇于战争之功臣多多褒奖,以此提振士气。或许,经由宗正寺商议,能捞到一个不入流的爵位也说不定……”
“末将多谢大帅举荐之恩!此恩此德,没齿难忘,纵然衔草结环亦难以报答万一!”
末世生存錄
愛在花藤下
尉迟宝环兴奋得满脸涨红,当即单膝跪地,激动不已。
他虽然是尉迟家的子弟,可是尉迟家的爵位哪里轮得到他?非但爵位轮不到,即便是家中产业也分不到几分。
能成为河西一郡之守将,已然是家族对他的最大助力,往后前程如何全凭他自己打拼,休想再得到家族资源的照顾。
从并未有机会参预东征,便可见一斑……
升官都难,何况是爵位?
但是以太子殿下对于房俊之倚重,经由房俊举荐之武将,岂有不受重用之理?眼下太子有监国之权,不仅可以任免官职,更可以册封爵位,以奖励有功之臣。
更何况,负责爵位审核的乃是宗正寺,而宗正寺的大宗正,正是房俊的姐夫韩王殿下……
这封举荐报上去,岂有被退回来的道理?
即便连最末的开国县男都评不上,可勋位必然大幅度的往上提,若是能上一个轻车都尉……那可是从四品的勋位啊!
總裁接招之米蟲來襲 冷小萌
放在军中,那便是一军之副将……
房俊倒是平淡得多,微微颔首,叮嘱道:“吾虽然为你举荐,但此番功劳,却是你从尸山血海里厮杀出来的,面对两万吐谷浑先锋军之冲击,率部抵抗地死战不退,且身先士卒勇猛无俦,护住大军之后阵,确保河西之战的胜利,是你应得的奖励。只希望你往后能够再接再砺,而非是躺在功劳簿上不思进取。值此帝国为难之时,正是吾辈奋勇争先、报效家国的时候,朝廷又岂能吝啬于功勋之奖励?”
“喏!末将谨遵大帅之吩咐,愿追随大帅荡平贼寇,再立新功!”
尉迟宝环激动不已。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东征,认为那是大唐最后一次大规模获取功勋的途径,且东征之战动用举国之力,胜利乃是肯定之事,只要身在其中,功勋奖励唾手可得。
所以世家门阀、武勋将门都将家中最受重视的子弟想法设法加入东征大军,只等着得胜而归,论功行赏。
似尉迟宝环这等子弟,自然绝无机会加入其中。
可谁能想到,辽东之胜利尚未在望,河西、西域却连番大战,致使帝国形势危急,连关中都遭受威胁?
边疆战火重燃,正是吾辈杀敌立功之时!
尤为重要的是,能够跟着房俊这样不贪功、不苛刻,且权势极大的常胜将军,那可是获取功勋的最佳途径!自己不过是随同打了一场大胜,功劳固然有,却也非是独当一面那般显耀,居然就要窥视爵位了……
军伍之中,与朝廷之上无异,本身之能力固然重要,但是站好队、跟对人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