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rzy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長生種物語笔趣-1036.每個人都在掙扎求存,每個人都沒有原罪……相伴-ptzjh

長生種物語
小說推薦長生種物語
都说,都市、修真体系的小说自始至终逃不过所谓的拍卖会情节,这既是世界的定理也是套路的使然。但是,把这种情节用来体现主角的实力和财力,然后找个装13打脸的由头自然是落了俗。
轮到星刻这里,他自然是想要免俗的,毕竟将似曾相识的套路在现实里演一遍出来实在是太过尴尬和无趣了——但同时他也更不会承认自己曾经也有过对那些令人尴尬的套路信以为真、兴致勃勃的年轻黑暗时代。
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把敖冰盛大的卖出去,他也不会选择奴·隶拍卖会这种充满了对少年儿童的教育非常不好的场所进行交易。单单是星刻从进入这里到寻找掌柜、展露自己显赫的身世和绝强的实力这短短一刻钟的时间里,在星刻的视野里就出现了不下于五场生死大戏,从强大修士现场处决不听话的战利品到半截入土的魔修老妖怪卖掉徒子徒孙换取丹药,再到纨绔子弟当场检验买来的雌性商品是否是原装货,等等不同形式的云罗众生相让星刻这个旁观者十分满足。
毕竟,这些现象在朝歌城的大小奴·隶交易市场都是每天上演的日常,不说什么司空见惯,但遍地开花的程度还是有的,都是些不需要惊讶也不需要拯救的例行事项,遇见了表现的太过火,反而会显得自己是个没见识乡下人。
而且要是在这种场所冒出来一个姓卫宫的正义小伙伴,那场面就仿佛是狗肉火锅店里冒出来一个狂热的爱狗演说家一样让人糟心,反过来看的话,说不定会有一种另类的有趣也说不定。
“掌柜的,你们这里真的是朝歌城最大的奴·隶拍卖场吗?我看你们的人流量也没多么大啊。”星刻坐在拍卖场的顶层阁楼里,看着楼下人来人往的大厅,若无其事的对身后侍立的笑面男子问道。
“哈、哈,李公子,不瞒您说,偌大一个朝歌城上层权贵区,大大小小的场子数都数不过来,没几天就要有几家倒闭,几家新建,其中敢自称最大的场子包括我们在内也有好几家来着,虽然不知道您是从哪里得来的我们家最大的消息,但是我敢保证,您这确实没来错地方。”笑面掌柜陪笑着恭敬道,他可是知道眼前的这一位身份和实力都不简单,仔细候着肯定是有必要的。
“你是想说你们家确实是最大的?”星刻笑着反问。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我们家是胆子最大的。”笑面掌柜的笑容又盛一分,非常坦然的介绍道:“要说货源我们只是前十,要说服务场地我们只是前五,要说中间抽水我们场子也不实惠,人气我们自然也不是最高,但是唯独胆量我们是这一行里最大,什么货都敢买,什么客人都敢接,只要中间抽成管够……呵呵,我们的场子从来不怕沾染因果。”
市長馭妻記 走神小姐
“哦,原来如此,这么说我确实来对地方了。”星刻淡淡的点头附和道:“果然名不虚传传。”
“那是,我们猼訑拍卖行从来都是远近闻名的……”
“不,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你的场子名不虚传。”星刻出言打断了准备宣传自己的拍卖行掌柜,纠正道:“我是说这传说中的【卜卦之术】真的是名不虚传啊,我就随便问了问我应该去哪里买东西才能更加吉利一点儿,卦象就把我指引道你这里来了。而且果不其然就挑中一个胆子最大的,这难道还不能体现这神仙的卜卦之术厉害吗?”
笑面掌柜的闻言愣了一下,没有半丝被打断宣传的恼气,而后连忙恭祝道:
“……啊、公子大才!大才呀~这般年纪就习得了这般法术,将来成就定当不可限量,此真乃我大商之福啊!~”
“好了,好了,你再夸我年少有为,我就要尴尬死了。”星刻面色复杂的赶人道:“你快去准备晚上的拍卖会吧,记住我的要求——我不求你们给我实惠,但是必须要在最短时间里把【猼訑拍卖行有血统纯正的神兽龙女拍卖】这个消息给我宣传的满城皆知,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劳役乞丐全都宣传到位……懂吗?”
末世重生之錯愛
“呵呵,您放心,小人明白您的意思,保准儿您李家三爷的名声一步到位……”
“……哦,你先下去吧。果然我还是觉得站在我身后的人一定要是可爱的女孩子画面感比较和谐。”
“明白,明白,李公子风流倜傥,我这就去给您送一些赠品过来,绝对是本店一流货色。”
“嗯……算你识相?”
“嘿嘿嘿……”
笑脸掌柜就这么笑着离开了,星刻觉得他的好像误会了什么,并且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对的。
折錦春 姚霽珊
在他的外在表现来看,他非常主观的断定了不是为财就是为名,脑补出了星刻一定是想要通过出卖一只龙女而获得名气,打入朝歌城的圈子,并且毫无底线的开始巴结李家的三少爷,也不管星刻是不是真的喜欢女人,只是见到了一点儿风向就要给他送礼物。
寵妻狂魔 櫻花一夢
这种自作聪明的谄媚表现……不得不说,真的很聪明。聪明之处在于他的表现差点儿就让星刻以为自己很聪明,而他很肤浅。
这种非常明显的自作聪明表演法,像极了小说话本里的模板化小人物,他们本身的存在就是为了突显他人的伟大之处,所以才有了存在的必要和价值。
并且,从头到尾笑面掌柜都在自己脑补星刻的秘密,而他却没有表现出半点儿打探星刻有什么秘密的意思,无形之中让星刻产生了安全感,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安全感继而上升到了对这家猼訑拍卖行的信任感,不自觉的感觉以后有什么东西还能来这里卖。
至于说他们在背后是不是会调查星刻的信息和事迹,给他做人格侧写,针对他设套,那就真不一定了……所以说,都是生意人,玩的都是套路。
虽然俗气,但是不傻。
而星刻则是那种虽然不聪明,但是人老了,自然会成精的品种——同样,他是不会承认自己以前被同样的套路坑过无数次,所以长记性了的。
“啊,客人到了,我这卦算的真准。”
………
“国师,你这是何必?想要一条小龙而已,孤直接下令为你要来便是,难道这里的店家还敢拒绝不成?”
此时在猼訑拍卖行的正门口,一个姿态桀骜的玄服少年扫视着周围来往的喧嚣人群,不满的说道。
而他交谈的对象则是仿佛一位和善大姐姐一样侍立在他身旁的黑裙女子。
天地奕 右邊的雨
一紙契約:情陷冷情總裁
“大王有所不知,这场拍卖明里来的非常突然,几乎半天之内就惊动了整个朝歌城里的显赫达贵,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根本不给我封锁消息的机会,就算是大王您也要避免惹了众怒。”黑裙女子笑颜温柔的俯身在身材纤小的少年耳边,为他解释道:
“暗里,这场闹剧其实是针对某特定几个人的招风旗,很不幸的是臣就是被针对的那几个人之一,这其中自有因果啊。”
因为身高差,身着玄服的小小少年像是正在和黑裙大姐姐说悄悄话的小弟弟一般,而且耳边传来的柔风似乎也让他非常不适,耳朵一丝潮红的歪头躲了躲。
“嘻嘻嘻……”黑裙女子笑着离远了一点,调侃道:“大王,您其实可以不必跟来的,这闹剧针对的是臣,您在宫中陪着妲己娘娘她玩乐等候便是了。”
“额……”原本姿态桀骜,一脸霸气的玄服少年,不知为何在听到妲己娘娘这个名字的时候气质微微滞涩了一下,然后硬挺着腰板儿,傲然道:
“既然让孤正好碰见爱卿你为此事烦恼了,那孤就不能视而不见,有孤陪同,国师你想要什么必当手到擒来。”
“嘻嘻嘻,那是,那是,这天下都是大王您的天下,一切手到擒来自然不在话下……”
黑裙女子一边笑眯眯的附和着玄服少年的豪言壮语,一边眯了眯妩媚的眼眸,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狠厉的光。
这一次的事件来的实在是太过突然,申公豹虽然通过卦卜之术算出了是有人在针对自己,同时也计划着什么大事。但是,再具体是什么人、要做什么大事就实在算不清了。
而且……
申公豹看了一眼身侧年少的君王,这个自己从他出生起就开始辅佐的殷商之主——帝辛,这一次的事件发生的时机实在是太巧了,不偏不倚的就把帝辛卷了进来,就像是有比她的还要擅长计算的高人在背后用卦卜之术算好了一样。
意亂情迷 晴了
而自己这边却是自算到敖冰因为未知原因离开东海之后,一切的卦象和命理全都乱了,申公豹原本还能看到一线生机的命运之路一下子回归了混沌,就算付出再多的代价给天道也再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回应。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算到申公豹算到自己生机将尽,在未来一场大劫之中几乎难逃一死一样的绝望和迷茫。
“但是,别以为我就会束手就擒了,太乙算什么,姜子芽算什么,就算付出再多的代价,老娘也一定要让你们滚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