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u90爱不释手的小說 祭煉山河 起點-第1851章 入魔推薦-jzfrj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每破碎一颗星辰投影,在星海极深处便真的,会有一颗星辰被打爆。
而这,将会持续性的,对星海骄阳执掌造成伤害,他身体随之轻轻颤抖。
可现在,星海骄阳执掌只能忍受。
因为归墟的的意志,也因为他很清楚,只要整个星海未曾熄灭,他便永恒存在。而秦宇现在做的,顶多就只是让他,承受更多痛苦,遭受一些重创。
但他不会死。
而只要不死,等到此事结束之后,归墟便一定会给他,足够的补偿。
想通这点后,星海骄阳执掌便安静下去,他眼神冰冷森然,盯住此刻手持古神弓,不断射出的秦宇。
看似强大无匹,拥有毁灭星辰之力,但这注定了就只是,秦宇最后的疯狂,等到骄阳碎片被吞噬,他就将陷入万劫不复境地!
滄海月明珠有淚 如果愛卍別放手
他等着这一幕到来。
“秦宇,清醒过来,你这样杀不掉天枢,不要被血脉中的仇恨蒙蔽心神!”
小蓝灯声音,在脑海响起。
可很明显,并没有起效,秦宇眼眸中血色,变得越来越浓重。
轰——
轰——
轰——
古神枪射爆一颗又一颗星辰!
而如今的湮灭虚无战场,已经覆盖整个中荒,正在向周边荒域蔓延。
銷魂情人
牛鼎天带着牛家众人,是众多逃亡大军中一员,虽然他恨不能,有多远逃多远,来自身后的湮灭气息让他心神惊悸,可现在,队伍里说话算数的不是他。
穿越時空之鐵血戰魂 烈陽化海
白菲菲饶有兴趣,看向遥远之外,或许在别人眼中,入目所及只有一片充斥毁灭气息的漆黑虚无。但对白菲菲而言,却可以清楚的,看到战场中心处。
“射日啊……的确是一件,会让人上瘾的事情,一旦开始就很容易停不下。可人力有穷极,星海却无穷无尽,更关键的是小秦宇你现在最缺的是时间啊。就这么继续射啊射的,等到了后来,你面临的结局恐怕不会太好哦。”
淘氣少女的無間道愛情 月星汐
秦七七面露紧张,“我哥怎么了?”
白菲菲摸了摸她脑袋,“没事儿,你哥现在威风着呢,正在乱箭射星辰,一射一个准……说不定,你不用死了,因为就算我不出手,秦宇也会把自己给玩死。”
秦七七咬牙,“你胡说!我哥最厉害,秦皇都被他杀掉了,肯定不会死!”
“你个丫头片子懂什么,秦皇那是你哥杀掉的吗?而且,即便是他做到的,自己干掉了自己,是件很值得光荣的事情?”白菲菲敲了敲她的脑袋,“别在这紧张焦虑了……没用,就你这点修为,根本帮不上忙。”
秦七七陷入沉默,她不愿意相信,白菲菲的话。可直觉告诉她,白菲菲没有说谎,哥哥似乎真的陷入危险之中,而她只能远远看着。
想着想着就红了眼。
牛豆豆远远观察着,见秦七七哭了,顿时急眼,“喂!你对七七做了什么?”
牛鼎天吓得差点背过气,赶紧道:“快住口吧小祖宗!咳……小孩子不懂事,您大人大量,别跟她一般见识。”
白菲菲微笑,“这小丫头,倒是有点意思,看在你这么有意思的份上,就让你多活一会,等我不耐烦了再杀你。”
她伸了个懒腰,回头道:“肉肉啊,现在这局面,似乎我做不做选择,都并不重要了,你确定还要继续跟着?”
唰——
肉肉身影出现。
牛鼎天面露喜意,急忙拱手,“你来了!”
肉肉面无表情,“白菲菲,你到现在还未决定,心中一定是有犹豫。不论最终如何,我都希望你在做出决定前,能够考虑清楚,别让自己后悔。”
白菲菲微笑,“你想太多了,我做出的决定,无论正确还是错误,都不会后悔半点。”抬手打个响指,“赶紧走吧,归墟已经起了疑心,咱们再多说几句,他怕是就要发现了,我倒是无所谓,但你们麻烦就大了。”
肉肉看着牛鼎天,“她要如何,你配合就是,别的不要做。”转身就走。
唰——
消失不见。
牛鼎天脸上,露出一丝僵硬,尴尬道:“肉肉阁下这提醒,似乎太瞧得起我了,老夫可啥都没想啊。”
白菲菲嘴角微翘,“是吗?”她眼神似笑非笑,看的牛鼎天冷汗津津,背后衣衫都浸透。
好在,白菲菲并没有发作的意思,她转身继续眺望湮灭虚无战场,眼眸深处浮现一丝无奈。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还在迟疑什么。她的出现,不就是为了,对抗归一的意志吗?既然如此,杀掉秦宇就是了。甚至于,白菲菲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现身到归墟面前,他就会把一切都处理的妥妥当当。
可现在……
白菲菲叹一口气,女人啊,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她抬手敲了敲脑门,那就再看看,想好了再决定。
天枢皱眉。
因为他发现,随着秦宇不断射出一箭又一箭,他气息非但没因损耗而削弱,反而不断更强。而且他眼眸之中赤红,看似暴戾恐怖,充斥着毁灭万物的疯狂。但在这份疯狂中,居然又诡异透出几分的冰冷质感。
疯狂与冰冷,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天枢心中逐渐,生出更多不安。因为,从交手到现在,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秦宇都不像是一个,能被如此轻易就杀掉的人。而他现在,陷入古族血仇之中,疯狂攻击星辰骄阳执掌的举动,嗯……实在是太过于愚蠢。
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很快,天枢就发现,他此刻猜测并没有错,秦宇突然停止了,疯狂拉动古神弓,攻击星辰投影的举动。
然后,他一双眼眸中,翻滚、涌动着的赤红色,突然间沉淀下去。
没错,用“沉淀”这个词语来形容,实在恰如其分。所有的赤红,都陷入眼底深处,变成一圈深沉的赤红圆环。就像是,为瞳孔镶嵌了一道,血色点缀的装饰。当圆环凝聚,秦宇气息刹那内敛,整个人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根圆木。
他抬头,眼神锁定天枢,被血色圆环眼眸笼罩,天枢心脏蓦地收缩,生出极大惊悸。就好像一头绝世凶兽,于这一刻挣脱囚笼,重获自由!
“杀!”
秦宇吐气低喝,拉开古神弓,这一次与之前都不同,因古神甲覆盖加持,好似细密龙鳞的古神弓,随着弓弦震荡溅出血气,“嗡”“嗡”细微震颤中,血气随之翻滚。
古神枪表面所有纹理,如今都在喘息,它们吸入血气,继而变成深沉血色,释放出无比恐怖气息,湮灭虚无战场发出“噗”“噗”细微闷响,就像是已经湮灭的虚无,再度被可怕力量撕裂。
枪尖所向,天枢脸色大变!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强烈至极威胁,便似张开巨兽大口,猩红舌头扫过面庞,留下一连串火辣辣的刺痛。心脏剧烈跳动,阴冷、绝灭气机,源源不断侵蚀而来,让天枢只觉得此刻,喘息都无比困难。
“啊!”
天枢咆哮一声,抬手向前一握,“轰隆隆”漫天星海流转,交织在他面前,化为一条璀璨星河。
“我说,星河无尽,生灭不息!”
“此界,万物不可闯!”
下一刻,古神枪射出。
一闪消失,下一刻直接撞入,天枢面前那条璀璨星河。
轰——
只一个刹那,就有千百颗星辰,当场炸成粉碎,令璀璨耀眼的星河,浮现小块区域的暗淡。
噗——
星海骄阳执掌吐出鲜血,身体一阵颤抖,他眼珠瞪滚圆,失声低吼,“不可能!”
此刻他的表情,比之前秦宇第一次,射爆星辰时更加难以置信。因为,这一箭的力量,已近乎实现了,质的层次跃升,达到骄阳执掌境界。
归墟面无表情,“入魔。”
袍袖中,他拳头紧握。
主宰阁下看了他一眼,“是啊,入魔。”她摇头,“谁能想到呢,秦宇这小子,居然这么大胆,玩的如此惊险。”
现在,一切都已清楚。
秦宇放任自身,沉陷进入古族血仇,并通过一次次射箭碎裂星辰,提升自身魔性。
于是就有了,刚才的一幕发生。
之后,他降服魔性,以入魔状态恢复意识,令自身实力产生惊人幅度暴涨。
但这件事,说来的确简单,可要做起来……很难,且有着巨大的风险。
正所谓,欲有所得必有所失。
秦宇想要获得,足够实力提升,就必须降服更强大的魔性。
但魔性发自内心,等同于是自身的另外一个意识,这牵扯到心神意志层面的交锋,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被魔性反噬,沦为魔性操控的傀儡。
秦宇如今,得到的力量增幅越大,其之前所经历的风险,也就更加恐怖。
所以,以主宰阁下身份,也忍不住感叹秦宇的胆子很大。
现在,他成功了!
如此强大的魔性,等于另外一个秦宇,而两个秦宇的叠加,足够弥补与天枢之间的差距。
甚至于,实现反超!
也就有了此刻一幕。
主宰阁下摇了摇头,看向归墟,“现在,该轮到我说一下了吧?咱们赌约在前,就安静的看下去,谁都不要插手哦。”
唰——
肉肉身影出现,神色淡漠,“又或者,你现在就翻脸,我给你这机会。”
归墟短暂沉默,淡淡道:“那就看下去吧。”
肉肉挑眉,旋即归于平静。
主宰阁下微笑,“归墟,看来你似乎,还有一些自信,能不能说一说。”
归墟道:“不能。”
“小气!”
主宰阁下撇嘴,打了个哈欠,“累了啊,小秦宇加油,赶紧打完收工。”
下一刻,惊天巨响在湮灭虚无战场,最核心出爆发。
轰隆隆——
肉眼可见的,湮灭虚无震荡,向四面八方横扫,速度惊人,更蕴含恐怖劲气。
古神枪刺入星河,一颗颗星辰破碎,令星河快速暗淡下去。可很快,星河之中那些个,已经破碎的星辰,便再度浮现出来,就像是一座座大山,镇压在古神枪上!
可这一次,星河之中耀眼星辰,却没有办法再镇压住,吸入血气的古神枪。
嘭——
嘭——
嘭——
重新浮现出来的星辰,只维持了不到一个呼吸时间,便再度破碎、分解。
古神枪向前突破。
天枢脸色铁青。
因为他发现,自身降临的意志,居然在崩裂。
整条星河都因此,选入混乱状态,似乎下一刻,就要彻底破碎。
而一旦星河破碎,古神枪便将,刺穿天枢胸膛!
青澀花開,再見青春 失敗稱雄
他逃无可逃。
头顶之上,两块骄阳碎片,此刻清楚感知到了,彼此宿主之间的状况。
代表天枢的大日虚影,边缘区域开始震荡,它试图抽掉力量。小蓝灯趁机反攻,瞬间吞噬回来,部分被掠夺的力量。
“停下!”
天枢咆哮,“本座还能坚持,你现在帮我,只会令局势变得更加糟糕!”
大日虚影归于平静。
“吞噬掉另外一块碎片,我们自然就能赢。”天枢深吸口气,直视秦宇,“就算入魔,你也杀不掉本座!”
“浩荡星河,无边无际……给我稳固!”
轰隆隆——
星河震荡。
秦宇面无表情,一步向前踏落,他竟直接闯入星河边缘。
手握古神枪。
另一只手中,古神弓开始变化,覆盖其表面的古神甲,自动脱落覆盖到秦宇身上。与此同时,古神弓快速弯折,形成一顶古神王冠,落在秦宇头顶。
轰——
当秦宇握紧古神枪时,它爆发出气息,此刻再度暴涨!手臂用力,古神枪震荡中,似陷入泥泞之间,一点一点向前挤进。
手掌与枪神接触,因为承受不住,来自古神枪的力量震荡,崩裂开细小裂纹。有鲜血涌出,沿古神枪纹理扩散,于是便又给古神枪,增添了一抹血色,越发浓重!
枪穿星河!
天枢口鼻七窍间,开始渗出血迹,那是他自身意志,被强行破坏后,所造成的反噬。
可他眼眸间,依旧平静,并没有半点恐惧或是绝望。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场,有你没我的死亡之战。
胜利者,将成功收割一切,夺取另外一块骄阳碎片,成为新的骄阳执掌。
失败,则万劫不复!
天枢没有退路,所以……他只能全力一搏。
要么,是秦宇持枪穿星河,将他击杀。
要么,就是骄阳碎片完成吞噬,使得骄阳完整,他瞬间逆转、翻盘。
这一刻,天地静寂无声。
所有人,包括归墟、归一在内,都在安静等待。
因为他们很清楚,这场输死搏杀,象征着新骄阳诞生的大战,就要落下帷幕。